2020-07-25

 

 

 

当我们讲“信任”这个主题的时候,我首先要说一句很直接的话,如果我们要的是廉价的信任或简单、容易的信任,那么我们也不用到人间来了。

 

大家可能会问我:“爱情值得信任吗?这个世界骗子这么多,我要信任谁?许医师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你叫我们去信任不是叫我们去送死吗?”

 

也许我们都是心灵受过伤的人,也许你也曾遇到过爱情的骗子,也许你在生意场上也曾被欺骗过。在生活中,你甚至可能被你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所欺骗,于是你的心灵受伤了,你可能不再信任自己,不再信任别人,不再信任生命,不再信任命运,不再信任宇宙。

 

对于这种情况,我只能说我可以理解,我可以接受。我们不断地生活在地球上,请你不要期盼廉价的信任。

 

现代社会有个很有趣的现象,大家都很精明,都警惕着不要上当受骗,人与人之间也少了很多信任,可我们的社会却又天真地奢求廉价的信任。

 

我们的社会出现了这样两极化的现象。所以,如果一个人十分好心且事事为你着想,你通常不会轻易信任他。

 

可是,假如有人承诺,你出一百万,他就会给你百分之二十的利息或高利率返现。你出一百万之后的前两年,每年你都拿到了十万,你特别高兴,可是不要忘记你还有八十万在别人手里。第三年,当你又拿到十万时,你就会觉得可以信任他了。

 

所有的骗子都预设了你会不相信他,所以他会用很廉价的方式取得你的信任,而你很快就上钩了。所以,我们在不信任他人的同时,却期待着廉价的信任。

 

我也有同样有趣的经历。我的家人或亲近的人,有时候会觉得面对我时,不知道该不该信任我。我身为一位心灵大师,却让自己最亲近的人说出这样一句话,我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有时候,我二姐会对我说:“我很难信任你啊。”周遭的人有时候会对我说:“你对我很好,可是你对我也很残忍。”或“你说你特别照顾我,可是我都感觉不到。”

 

周遭的人常常会告诉我:“许医师很偏心二姐。”可是我二姐不但没感觉到我偏心她,反而觉得我常常找她麻烦。我母亲的感受也是如此。全世界我最在乎的就是我的母亲了,可是她感受到的却不是这样。

 

从这点来说,我相信我们很多人都深有同感。你们可能是最关心孩子的父母,可是你的孩子却觉得父母才不关心自己,父母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父母根本不了解自己。

 

你可能很关心你的亲密伴侣,可是他(她)的主观感受却是你不在乎他(她)。我们要开始认真思考这种现象。

 

大家可以做一个实验。你去问你最爱、最在乎的人:“你觉得我在乎你吗?”他(她)会说:“不觉得。”你去问你的孩子:“你觉得爸爸妈妈关心、在乎你吗?”他们很有可能会说:“没有,你们只是在乎我的功课好不好,或是十二点前有没有回家。”大家也可以问问你关心的人或你在乎的人,自己是否值得信任。

 

我常说,一个自卑的人常常会从别人的眼光中觉得别人瞧不起他,觉得别人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回到“信任”这两个字,我们很多时候想得到的信任,其实只是廉价的信任。

 

廉价的信任就是,你对这个人有求必应。我听过一个案例,有个人想创业,准备跟哥哥借两百万,哥哥说自己资金不够,没办法借他,结果弟弟就跟太太的娘家借了两百万,从此之后再也不跟哥哥说话了。

 

信任是要经过选择的,信任是要经过挫折的,信任是要经过学习的,信任绝对不是一种廉价的东西。真正的信任是要经过学习的,真正的信任是要经过心灵的深厚的开悟,真正的信任是你看尽了一切,再回过头来相信这个世界。

 

今天我们讲的信任,绝对不是廉价的信任。廉价的信任是没有经过我们心灵“反刍”的信任,廉价的信任是没有经过成长历练的信任。

 

比如,你喜欢那些声光效果,那些外表漂亮的事物,你觉得符合了你认知的才值得信任,只要让你不舒服你就不信任。只要让你觉得他不了解你,你就不信任。只要让你觉得他不关心你,你就不信任。这些都是一种廉价的信任。

 

在这些要求中,自我发挥了太大的作用。只有符合你的需求与认知,只有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以你所要的方式给你想要的东西,你才觉得是对你的一种支持吗?对不起,这不是支持,这是欺骗。这不是信任,这是讨好、委屈、演戏。这样做的人,其实他心中根本没有将你当作一回事。

 

在寻求信任的过程中,我们常常过度使用了我们的自我。比如,你做了符合我认知的、让我喜欢的,我才信任;你不符合我,我就觉得你不值得信任。这些要求都来自我们头脑的标准。

 

真正的信任是要经过选择、挫折与学习的,我们要学着放下自我的限制,感受来自心灵的信任。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爱的心关系》

文字整理|荔枝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