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5

 

 翻译:艾丽斯的凯史科技实验室
发布:2017723
来源:网络

瑞克:欢迎各位来到人类和平蓝图教学第10天,今天是2017717日,周一,这是凯史基金会的作品,将由凯史基金会的凯史先生为大家进行教学,我相信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哈喽,凯史先生,可以开始了吗?

凯史:是的,早上好下午好,无论你身处何时何地收听这个教学,跟往常一样,我们将启发那些对这项知识感兴趣的人。我必须在周五停下来,因为,在精神上和方式上我都分享知识,但是在现阶段,有更多的知识我认为人类还不适合去接触。我最头疼和伤神的事情就是怎么样让你们自我思考并将这些知识归纳起来,因此,我将继续同样的话题和教学,同时让你们以正确的方式去理解它,你能连一下我的笔记本到屏幕吗……我们所教授的都是最前沿的科技,也就是等离子科技,这给很多人都带来了困惑,也启发了很多想了解这项新科技的人。文思,我需要连接到我的笔记本。

文思:我看您没在会议聊天室里呀。

凯史:我还在等它,上面显示请等待主持人开启这次网络会议。

文思:您能重新登录一下吗?

凯史:……作为教学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要了解这项知识的整体,必须要了解这项知识会带来什么。你们很多人都知道物理和等离子交互的过程,这种场体的交互过程会导致……重新开始,我正在进去,看能否进去……理解场体是如何变成中子、电子和质子的,那么,从各方面……我们得等,别别别。

凯史:这个交互和连接的过程导致了一个新的思考方式和新的理解方式。很多人都在等着理解统一场理论,而我们在等待去理解场体的连接和交互的过程及其导致磁引力场体,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护盾。从各方面讲,我们都必须要理解引力旋转和磁力旋转的过程。我们教学中的很多部分都是在讲一个概念性的或者说非现实的理解,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别光用这个……场体在现实当中的交互过程,以及这些场体如何产生了运动,产生交互,产生场体或者护盾,产生所有我们知道的东西。从各方面讲,我们都还未理解……请稍等……很抱歉,我们必须把这个网络问题解决掉,已经很多天了。

09:05

凯史:哪一些是我们需要理解的重点呢?正如我说的,我们理解整体的工作原理,但是我们不理解其中的动态原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这是一项新的知识。我希望能把这个录下来,我要求我们的字幕人员将这些新的知识单独分开公布,而不是跟教学一起,但是现在还没完成。

凯史:如果你看一下一个原子和核子的等离子流,它是一个方向性场体,我们总是盯着我们所做的实验,没有人从现实当中去理解,你们都是用左手和右手转向,我一直在说,在现实中是无所谓左右的,因为宇宙中的场体作用力决定了转向。你们所注重的左转和右转,实际上是场体自身创造了右,或者正,或者负的流的方向,而不是人,你的内核的转向是无所谓的。因为,如果你们看这个内核,它的场体出来以后,与场体的交互决定了旋转方向。这也是很多人在学习等离子物理时,将概念性的知识转化为现实中经常遇到问题的原因。

凯史:如果我们看一下类似地球这样的行星,我们看到北极,或者说排斥极,释放出场体,而这些场体与周围传递过来的场体进行交互,从引力这端决定了这颗行星的旋转,而不是通过内核的旋转来决定场体的旋转。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很多人在反应器研发当中碰到问题,但是我们必须要经历那个阶段。现在,根据对等离子流的理解,它变得非常非常明确。当你将甘斯放入反应器当中,你并不需要旋转你的内核。最重要的是,要创造甘斯的旋转。而这些甘斯的旋转,由于这些场体的动态结构,是由场体的交互方式,以及我们如何强制这些场体交互所产生的。

凯史:回顾一下之前的很多教学,我重复了很多很多次,地球按逆时针旋转,水星按顺时针旋转,天王星围绕自己的轴旋转。地球有旋转倾角,土星围绕中心线。这些(旋转)都不是由马达产生的,而是由场体的交互,每颗行星都是根据其自身相对于中心点,也就是太阳,的位置进行给予和接收的。因此,如果你能创造一个很强的磁引力场场体,你就可以控制你的哪一个甘斯从哪一个方向上在反应器中流动。因此,如果你理解了这个的话,你就知道根本就不需要用马达,不需要也绝对没有必要使用任何机械系统来使甘斯产生旋转。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我曾重复过很多次,我们有这个视频存档,其中,我们可以看到甘斯在盒子里往某个方向流动。通过对不同的反应器以不同的组合进行定位,你就能控制旋转速度和旋转的场体交互,你也就控制了我们所说的磁引力场。正如我所说的,我们会尽力消除教学中含糊不清的地方,但是你们必须要再次理解,如果你们没有用反应器在物质状态中进行过测试和练习的话,你们是无法理解这个的。而物质状态旋转和等离子状态的旋转导致了很多人理解上的混乱,正如我说过……

凯史:能听见吗?

瑞克:是的,请继续。

凯史:我们掉线了,我用另外一根线上来的,那样我们就可以修复原来那根了。因此,物质状态是我们习以为常的环境,但是,并不是我们自身。这是我们必须澄清的误解。我们的身体,我们的情感体,我们的生命,我们的肉体,我们的灵魂,都不是物质态的环境,而是甘斯态的环境。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就像我们手里拿着,比如说手机,而手是甘斯态的,这就造成了我们这种理解上的混乱,而现在我们进入了等离子物理的世界,并理解了场体的全部,那么,能够将参考点与现实中的整体结合起来,并根据每种旋转状态自身对其进行分离就变得非常重要。如果我们将这两者分开,我们很快就会理解,我们很快就会明白,磁引力场,磁引力旋转可以使甘斯旋转,而不需要任何马达。如果你们还记得上周的教学,我们已经进入了没有马达的维度,我们开始在这个水平上进行工作。因此,你们就更深一步的理解了,我们在往哪个方向上发展这项科技。你能帮我连一下笔记本吗?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明确自己是和什么在打交道是很重要的。我们是在与环境中的等离子态的磁引力场体打交道?还是在与等离子甘斯物质态……这对我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这是我们需要理解的。如果我们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很快的……

瑞克:哈喽,凯史先生。

凯史:我们就能很快的建立这项太空科技,那样我们就可以工作在一个全新的维度。意思是我们就能操作场体和方向,那样,我们就可以用我们自己的思想不受任何控制的决定自身的命运。如果你们回顾一下多年来我们的教学,我重复过很多次,现在的计算机科技已经淘汰了,已经绝对的过时了,如果你理解了等离子的原理的话。我们无法以现在计算机的速度进行通讯,我们可以用思维的速度来进行通讯,它是即时的,而且可以跨宇宙通讯。那么,今天早上的教学中,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我们需要理解的呢?实际上,你们所做的是通过马达的磁引力场的旋转来产生旋转,而没有在磁引力场体的旋转本身上进行研究。这是我们必须理解的结构的一部分,是这项知识的新的分水岭,物质状态还是等离子态。但是要记住,我们可以在宇宙的任何地方返回物质状态,只要在那个观测点上的磁引力场体是协调的,并且被创建出来。我收到后台发给我的一条通知,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斯坦利:没什么,凯史先生,我晚点再跟您说。

凯史:什么?

斯坦利:我晚点再跟您说。

凯史:能修好吗?

斯坦利:正在修,您先继续,很抱歉打扰您。

凯史:OK,没问题,我看到你的信息了。如果必要的话,我可以休息5分钟再回来,我需要白板写字……请稍等。

22:20

凯史:因此,我们所理解的和我们所看到的是这个研究的整体,我们在开始将彼此的真实维度进行连接,我们开始研究单独的物质态和单独的甘斯态。达到这一点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这样我们就可以正确的同时在这项知识的两面上进行操作,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怎样才能通过观察将这些知识从物质态转化和翻译成甘斯态,或场体态的知识,我们都已很好的运用了这些马达,我们也很好的理解了马达转数的含义,但是我们现在碰到的瓶颈就是甘斯的速度远超过马达的转数,现在我们需要开始控制这个旋转,我们需要去理解这个整体,那样我们就可以实现运动和定位,而不需要使用任何马达、引擎、火箭或其它任何我们常用的装置。重要的是,我们要能够翻译这些知识,而不要混淆这两者,或迷失其间以致片面错误的理解。

(凯史先生交待斯坦利修复VPN

24:45

凯史:我们现在必须要理解的是,我们了解了整体,实际上一个等离子体的内部与外部是相同的,或者说没有不同。等离子内部所拥有的(东西)控制着其内部场体的运转,而那些逃逸出它自身边界的(场体)则成为了外部的交互。内部是我们自己的身体这个等离子体,而外部的皮肤是无关紧要的,因为,人的身体的场体,例如,不仅仅停止于人的皮肤,皮肤是相对于环境的物质态。如果地球的磁引力场强度稍有不同的话,那么我们很可能会发现,如果引力稍微变轻,强度变低,在他的位置上的引力的影响比磁力更少的话,那么人体就会变得要大得多壮得多。如果引力更强的话,那么我们可能会变得更矮小。但是环境的压力也有直接的作用。从各方面讲,我们都需要理解这一现实,要理解怎样才能搞定,那样我们就可以扩展我们的知识,来全面的认识我们知道什么,我们拥有什么,如何才能理解其运用方法,那样,我们就可以通过运行一个系统,通过理解场体内部如何彼此交互,创造它们自身的环境,并根据外部的场体来在不同的强度和不同的集合中显化自己。这是什么意思呢,例如,我们观察一下太阳的结构。太阳具有自身的内部磁力场交互,从而产生了它自身的引力和磁力。它创造了自身的物理尺寸,但是在它外侧,它的场体作用力跨越了距离自身表面亿万公里的空间。因此,同时有两个(东西)在运行,一个内部一个外部。理解这一点很重要,这是我们能够理解(内外)两侧的交互作用的基础。重要的是,我们能将其内部的,其外部的,其自身一部分的,独立于其自身的场体联系起来。如果你们能理解这个的话,你们就能够理解我们上周所讲的,中子是如何在中心场体作用力,或者我们所说的主源物质里的诞生过程中,根据外部场体作用力的变化释放或创造一个条件,使其失去主源物质从而变成电子。如果我们能在整体上理解这一点,那么我们就能理解造物过程中的整体的结构。当一个(中子)在收集最大场体强度的过程当中达到一个临界点时,环境的场体作用力迫使其内部的场体作用力,也就是场体作用力的中心,无法保持住其整个结构,从而创造了一个新的维度。那样,你就得到两块(碎片)。然后,其中一块就创造了中子等离子体的另一个场体作用力中心,而电子自身则在其边界外部创建了大气层和磁引力场体作用力来确认其自身的存在。这就是磁引力场,这就是宇宙是如何运转的。我们理解得越快,我们就能将这项知识翻译得越快,我们就能理解一件事情。质子就像碱,是引力,而电子是磁力,或者说是给予者,因为它必须去给予,它拥有太多,在其给予的过程中,根据质子来定位其自身。因此,这个结构就维持着一个平衡的状态,现在我们就创建了两块独立的结构,其中一个是给予者,拥有更强的场体,成为了电子,另外一个是接受者,那就是质子本身。因此,这就改变了原子核物理甚至等离子物理的整个理解。这些是新的知识,我们必须去理解,这些是依据事实,而不是根据我们一厢情愿的认知,或凭空假设而言的。

凯史:文思,错了,斯坦利,你能进来吗,因为我没法授权,第二根线不对……请稍等

32:32

凯史:整体上的这个过程变成了理解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要理解,从内看与等离子有什么关系,与甘斯有什么关系,从外看与控制着等离子体状态的环境磁引场有什么关系。这就是客观存在,这就是我们所有人需要理解的重点,这就是对所有人都很重要的。我们能越快的理解,我们就能越快的把握住这个整体概念,存在的和产生的是两个不同状态的等离子态引力场条件。因此,我们需要理解,我们在内部所产生的必须与实体本身发生关系,而实体本身从它的磁力的(出口)到外部的释放,根据它所在的环境决定了其状态,而来自外部的场体的交互,则根据其内部的场体作用力决定了旋转的速度。很大程度上,我们能转多快,是由我们从外部加入的阻力所决定的。我们把轮子装在电机上,然后我们又会加上一个刹车来产生阻力。如果不刹车的话,电机想转多快就能转多快,但是外部的场体作用力就是我们加入到系统中的刹车。因此,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很容易的理解大气环境条件就变成了汽车的刹车部件。内部作用力就是汽车的引擎,而场体交互作用决定了旋转速度。如果你刹车踩得狠点就转得慢,如果你松开刹车你就会得到更高的转速,这与引擎的速度,或者和引擎的马力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能理解这一点的话,我们就能够更形象的理解引擎内部,也就是刹车前面的,是甘斯态,会产生它自身的场体,而位于外部的也会产生其自身的磁引力场作用力,但是,这次是一个较弱的场强在与较强的进行物理性的交互。而这较强的场体能够扩展到一个临界点,届时它必须能够发送人体的场体,扩展到整个宇宙的维度。如果能够正确的理解这些观点,将改变这项太空科技的整个程序,这项太空科技的整个结构,整个的燃料,整个旋转,整个的太空旅行。这些是对这项科技的部分理解。因此,当我们谈论中子,在其与环境变得不平衡,或者创造了一个压力,那么,此时,中子就会产生一个条件让自己释放一个质子,那样,我们就从实际内部结构中将中心脱离了出来。我们必须要理解这一点,那就是我们可以扩展这项知识,创造出无马达的系统。当你实现了这一点,你就理解了由于内部结构场体是处于甘斯态的,那么它们就处于与人的喉管交互的同一层级。这就是这项太空科技如何实现通讯和太空旅行的。有人提问吗?趁我们还没掉线。

瑞克:有人有问题吗?

阿扎:早上好,凯史先生。

凯史:阿扎,早上好,阿扎。

阿扎:¥……(*&……#@

凯史:你能再说一遍吗?

阿扎:好的,中子产生质子和电子,电子的质量非常小而强度高,质子质量稍小。那么是否可以说中子已经不存在了,变成了一个幽灵,因为它变成了质子和电子。

凯史:不,这就好像你把苹果分成两瓣,当你把它们拼在一起,它还是一个苹果,但是你没法再把它们粘回原来的样子。中子,如果你理解了,斯坦利,好了吗?

斯坦利:先坚持完这节课,下节课再说。

凯史:OK,没问题。意思是我不会再断线了呗?

斯坦利:我看到您的笔记本网络信号很弱,估计网速会变慢……

39:50

凯史:因此,很大程度上要看我们如何理解,如何去与其打交道。一个中子不会就变成一个质子和一个电子,但是,如果你更长远的看,它的延伸操作,正如我上周所解释的,你有一个中子,现在它的中心变成了电子,而平衡导致了质子的产生。而这个实体(质子)和这个实体(电子)由于其内部场体的交互,导致了其自身中心磁引力场的产生,如果这是中子1N1),现在这个就变成了中子2N2)和中子3N3),而其内部产生的材料或物质状态的场体交互根据彼此的场体和等离子外部的作用力,其自身又依次继续变成了一个质子和一个电子。而这个(N3)也再次变成了一个质子和一个电子。而这个过程将一直持续下去,如果你们看一下我的书,第三本书所说的大宇宙(统一宇宙),你们在这里所看的我们总是认为整体,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瑞克:能,能听见。

凯史:因此,如果你们仔细观察一下这个我们所说的中子衰变,现在就变成了宇宙的衰变,它就变成了大宇宙(统一宇宙)的造物。那么我们所看到的这个结构,随着我们更进一步深入关注更纯粹的更小的维度和更强的场体作用力的造物,由于现在周围的场体变得更弱,被抛在后面,而这中心(右下电子)就变成了新的造物,因此,某种程度上,当我们进入亚物质层级时,与我们打交道的是位于更高阶的更强的磁引力场,而不是更低阶的物质状态,因为我们知道电子那部分会变成更强的场体,这个亚物质质子仍然会导致新的质子的产生并持续下去。在未来的太空科技中,科学家们将拥有一个场体来摆弄这些东西,因为,它实在太简单了,你唯一需要做的是,当你进入中心,你就能以一百万倍的101000次幂,而在这里(外侧),你只能达到110次幂的速度。如果太空科学家能理解这一点的话,深层太空的旅行就变得像过家家一样简单,因为,如果你能进入足够低,你就能进入造物主的源头的场体强度。但这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什么是造物主?我们称什么为造物主?造物主与我们有什么关系?这样,就重新回到了造物主的起源,那样,正如我所说的,我们所理解的就会变成人的灵魂的一部分。我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因为,如果你实际看一下的话,这个,在这里的这个,总是会在这里,而且总是存在于整体当中。这永不会变。是我们从它表面拿走了更多,才导致了最原始的造物的本物的显化。看我们能达到什么程度,看我们能理解到什么程度,那样,它会再强制自己回到整体,回到起源,因为,在这整个过程当中,我们创造了所有来自衰变的分裂,我们也称之为核子转化,其中总会有残渣产生,而这些残渣又会变成新的维度新的场体,而物质状态或质子、中子、电子的等离子体则必须根据它们来显化自身。因此,我们能从这项新的物理学中领悟到的是,生命的创造,生命的循环是永恒的,它永远不会终结,如果它终结,则又会回到起源,然后重新开始新的循环。因此,启动这个宇宙或者统一宇宙并不需要太多东西,只需要很少一点点就能实现。有时当你站在造物主的角度的话,就会知道这一切都像小孩过家家一样,但是创造它并维持它的整体又是另外一个维度。这个过程一旦启动,它就会自动的重复,你不需要进行任何干预,因为你知道,届时如果你改变环境的场体作用力,你就控制了这逃逸,那样你就可以让位于中心的中心场体作用力从自身剥离成为更高阶。别忘了复习一下之前的教学,我们经常说的,在所有的书当中,我们所说的是,中心的主源,过渡物质和物质,它老是一会能用一会不能用,不过这个设备是用的电话上网,连接不好……

凯史:从各方面看,我们所理解的的就是,在物质状态中,对整体的理解没有任何变化,它就像一个洋葱。你从一个强大的中心开始,随着它慢慢展开,变得越来越弱,但是它在扩展开。如果你有一个洋葱,开始从外表剥皮,你会看到它的外部分层非常容易剥离,但是越往里面就越紧。这就跟光的等离子是一模一样的。因此,对于你问题的回答就是,是一个质子和一个电子在新的循环当中,一旦它们将自身显化为一个质子和一个电子,那它们就变成了中子,然后它们就开始了给予、获取和分享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然后它们就分裂,然后进入另一个循环,这是我们需要重点理解的。如果你们理解了这一点,现代物理学当中一半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实际上,现在物理学当中的一大半的问题,都是我们从一开始自己造成的,而我们一直都没理解。因此,我们只不过是在解决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那些实际当中并不存在的问题,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奥地利人现象,在奥地利,视而不见的就是不存在的。这是他们工作时的一个现象,因为,你们当中那些奥地利人应该很清楚这个。因此,这是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错误假设,然后我们又在它上面制造出更多的错误假设,而现在我们理解了整体,因此我们发现根本就没这东西,它是如此简单,它的简洁性就是最好的回答。我们会回到造物主吗?我们会。我们是造物主吗?是的,因为一旦我们的灵魂离开了我们的肉体,我们就变成了整体的一部分,明白了吗,阿扎?

阿扎:凯史先生,是的,明白,那么现在,当灵魂是这个中子,然后主源物质当我们接触它……

凯史:灵魂是位于中子内部的电子,但是我们把它整个称为一个中子,当内部或者外部的工作状态发生变化时,中子就变成两个部分,带有物质状态或过渡物质状态和种子的那部分就是变成电子的那个主源。然后,它们每一个都必须与环境进行交互,现在,它们就拥有了一个新的位于内部的物质状态等离子体,并必然的根据外部环境发生内部的交互。因此,你现在有了两个中子,一个具有更大的个头,一个具有更高的强度,一个你称它质子,一个你称它电子,而在当前状态下,它们又重新开始了同样的进程,试图集中场体作用力到中心,那样它们就可以根据外部环境来保持自身的存在。那么你现在有了两个中子,一个具有更大的体积,一个具有更高的强度。

阿扎:谢谢凯史先生。

凯史:另外,阿扎,我听说你跟德克先生进行了一次很好的沟通,他想说服你他的灵魂不是黑色的,不是阴暗的灵魂。

阿扎:是的,他的确是这样说的,不过没事。

凯史:好吧。他们很勤奋的在背后搞事。

阿扎:我其实也没说什么,因为,您知道的,对于我来说,别人怎么看我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谁,我们心里真实的感受是什么。我的意思是,如果他是一个男子汉,如果他认为他是个好人,那么他就是一个好人。我的意思是,我们得看他将来的表现,别人认为你怎么样其实并不重要,关键的是自己的灵魂是怎样。

凯史:这没错,我很欣赏你的思维方式,但是实际上他十几年来一直在背后破坏基金会的运作,转移人们视线,诽谤污蔑,你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我们看到上周他们给阿曼发信息。他们非常的忙碌,他们的黑手已经伸开,他们想对接近凯史基金会的人下手,想对我们造成最大的打击,进行最后的垂死挣扎,但是我们也对他们做出了相应的回应,不要讨论任何事情,直到特定的行动完成,我很尊重你的回应方式,就像上周我们所做的那样。他们一直在忙于他们那些勾当,当我们去开会,达成协议共同开发,他们就会在背地里发那些邮件来诽谤我们。我们在比利时待了十年一无所成,现在,我们都可以看清他们的手段了,但是这些对我们是有利的,因为我们终于盼来了这次起诉。还有其它问题吗?

葛同:我有个关于电子的问题,当它重组为一个中子的时候,是否先变成一个质子,然后再变成中子,还是直接……

凯史:当然,中子变成一个质子和一个电子,但是从本质上看,当电子在其运行当中,因为在相同的磁引力场当中,当它释放了一定数量的能量后,它的维度就变成了中子的维度,因为它不得不变。我们不看整体,然后它就拥有了更高的中心场强,但在特定的时点,它就会发生变化,它会扩张来融入(环境)。当你丢失了一定的磁引力场强度时,那样它就会再重复之前的,然后它又会展现出同样的行为模式,就如同它的产生。

葛同:我不太确定……

凯史:你说啥?

葛同:我不太确定我是否完全理解了,我的问题是,当中子分裂成一个电子和一个质子,然后这个质子又变成了一个新的中子,然后这个电子也变成了一个新的中子。我的问题是,在一个电子变成一个新的中子的过程当中,它是否在某个时点上先变成质子然后再变成中子。

凯史:不不不,这样解释吧,你有一包场体,而这包场体必须要让它们的场体作用力集中于中心点,这样它们才能保持其整体,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就产生了我们所说的中心场体作用力,也就是主源物质,然后这些给定了边界的物质、甘斯和等离子场体作用力必须维持与中心的主源的连接,而当这一中心开始与其变得较低阶的内部损耗(的场体)共享它的场体时,或者由于外部环境的变化,而释放出它更多的场体,这样它就创造了一种不平衡,然后这个中心,也就是主源能量就被释放出来,就被其所产生的部分中分裂出来,而这个过程将一直持续下去。一个质子不会变成一个中子,除非它为自己建立了一个中心系统。当它做到这一点,这整个过程又会重新开始,一旦它创建了它自己的中心场体作用力,这整个过程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葛同:非常感谢,凯史先生。

凯史:谢谢。还有其它问题吗……哈喽?

瑞克:我在看留言板,凯史先生,有个叫尼克的说,早上好,我根据新的灵魂的教学练习,当我直接进入我的心脏,我注意到那里有一个通向宇宙的连接,直到我的头顶,我顺着它超越了我的肉体,超越了我的房顶,超越了地球的场体,越来越远,直到我最终发现它像一个透明的太阳。它是否就是宇宙的中心呢?还是我想太多了?谢谢。

凯史:我不知道啊,因为我不是个魔法师,我说不好。莫战(Mozhan)学员们学了一些关于控制的技巧,我听说他们其中的一个人曾设法做到他们所说的304,在很大程度上,当你知道了你灵魂的位置,那样你就会变得能够很轻松的掌控它,就能够不是去操纵它,而是能够去补充它。对灵魂的整个结构和灵魂的位置的理解,就是要理解我们怎样去给予我们灵魂补充,而不是去阻碍它的运作方式,因为如果你那样做的话,就意味着你还处于物质状态,你的思维与现实相去甚远。你必须要意识到,人的灵魂将会变成一颗新的星星,一个新的太阳系,一个新的星系,这都取决于灵魂所吸收和所携带的能量。还有其它问题吗?

瑞克:有个叫罗莹的问,有点长,用于过滤场体的等离子脚手架,第一个等级是纳米涂层,第二等级制造甘斯,第三等级压缩场体来产生主源场体等离子体,也就是中子,第四等级往上,压缩主源等离子的场体来获取越来越高的主源场体的维度。问题是,使用环形磁铁这种物质级别的磁场能否不仅仅是用于马达的旋转,而是用来聚焦和集中甘斯的场体呢?因为凯史先生曾经提到,在做生命杯的时候,将甘斯滴到环形磁铁上。

凯史:也可以这么做。我没法分享我的屏幕,不然我就可以给你们看一些很有趣的东西,你们很多人都在研究它,你们很多人都花了大量的时间来制作这个东西,而实际上当你们利用它们的时候,因为你从物质状态中创造了它们,你仍然关注着它们的物质状态。我有个小窗口,我希望我能分享给你们看一下。让我很简单的跟你们解释一下这个,嗯,我想分享的这个,我希望我还没有断线。这就是我所解释的,这就是我在所有教学中所说的,我要是共享这个,其它的全共享出来了,因此,什么是重要的呢?你们要明白,我们所产生的场体的整体实际上是来自一个动态角度和一个动态强度的场体自身,而不是来自其它地方,那是它自身的一部分,并显化为场体的旋转结构的一部分。我们需要理解这一点。这听上去很啰嗦,但是如果你把它分成一小截一小截的话,它解释了很多关于宇宙的原理。它解释了运动是如何产生的,解释了我们怎样在太空科技的研发和应用当中运用这些理解,当你们讨论场体的运动时,你们必须要明白场体来自哪里,并通过它获得你们能够旅行的强度和速度,主流科学家们花了很多时间来试图理解这些,但是他们从来没搞明白,因为他们从没想过其自身的磁场作用力也就是其自身的引力。这就是那个秘密,我总是说,当你剥香蕉的时候,外皮是引力的,里面是内部,也是引力的,但是如果没有皮包住的话,它的引力就变成了自身的磁力,我们总是把磁力就看成磁力,而实际上你的磁力对于我来说就是引力,因为我接收我吸收你所给予的,对于我来说给予的是磁力,但是你是作为引力去接收的。这就跟声音一样,当我唱歌时你们就是听众,如果我唱那首歌很好听,你们就提升了自己的灵魂,你们就感到很高兴,如果我唱了一首忧伤的歌曲,那就意味着在这个过程中我所获得的比我给予的多,因此,我会感觉压抑,因此,我就创造了一种状态,对于我来说是磁力的,对于你们来说是引力的,而实际上在你的磁力场中,我取得了更多的你们的引力,这就是这个理解中的一部分,还不完整,如果你们理解了这个,就解决了另外一个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画那个螺旋线,然后在它旁边画另外一个,那样你们就理解了什么是引力的什么是磁力的。而在这个螺旋线中,磁力和引力总是同时存在的,而这就是这个系统工作的方式。你的引力就是我的磁力。因此,我决定给你什么样的速度,那就是我的等离子体创造的旋转速度,并以此来显化其自身。

凯史:让我向你们解释一下我向其他人所解释的,你们看这是4个星型反应器,然后上周你们看到了18个内核的反应器的旋转。我们看到阿曼展示的这18个内核反应器在往一个方向上旋转……

1:06:28

凯史:因此,你们所看到的星型反应器和这18个内核,实际上你们看一下这些场体导致了整个场体的旋转。但是如果你们看一下这18个内核,它们导致了立体维度的产生,但是你们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星型结构的组合,但是如果你们仔细看一下这些蓝色和绿色的场体,你们都见过的。你们称它为宇宙飞船,或者医疗线圈,90°的线圈。如果你们看一下这个90°的线圈,跟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完全一致的,场体的产生,而这个外部环决定了场体的大小和旋转速度。我的教学是前后连贯的,但是需要理解它是怎么回事的是你们,如果你们理解了的话,你们就能将一个知识转化为另外一个知识。因此,你们当中那些想制造飞船反应器的人,你们早已经知道有了这个90°的线圈你们就有了一个飞船反应器,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这个空间内去旋转它。瞧吧!根本没必要花那么多钱,但是你们必须要理解你们释放到环境当中的场体是什么强度。我们所看到的来自亚利桑那的漂亮的反应器和我们在医疗系统中看到的线圈是完全一样的……内核会在这里产生旋转,我们根本不需要产生一个运动。我们可以创造这种场体作用力来使内核中的甘斯运动。这个是物质状态的旋转,而这个是等离子态的旋转,如果你能把这个(星型反应器)放到这(90°线圈)里面,那样你就能创造我们在太空科技中所见到的真正的维度结构。

凯史:正如我所说的,我们会把很多知识结合在一起,我们会把你们很多的理解都衔接到一起,理解了更多,我们就能以更简单的方式去运用它。有人提问吗?

瑞克:凯史先生,您刚才画的那张图跟我们常见的基督教的十字架很像,是一种场体的十字架……

凯史:是的,我们也谈过这个。

瑞克:当然它也不光是基督教的,就是这种交叉的十字。

凯史:你看到的十字架形状实际上是到地球的连接,是这颗行星的场体作用力,它造就了人类的外形。复习一下以前的教学,你们很快就会理解。

瑞克:那太空中的十字架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凯史:它是一种非常紧凑的包裹,等离子,直到它开始互动,你看这个,如果我有相机的话,我可以拍给你看,我给莫战(Mozhan)学员们看过。找一小块面巾,然后把它卷起来,在它的尾端,你可以找到一个活动的边角,然后你把这个等离子放在你的手上,然后拉这个边角,然后你就看见面巾展开了,然后你会看到面巾的最上面那部分就变成了人的大脑,而它的长度和你拉它时所使用的引力场强度就是作用于这个等离子体整体上的环境引力的作用,它也就决定了人的外形。这在所有维度当中都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如果你看一下十字架水平线上的两点和垂直线上的一点,而正面的尖端是第四个空间点。这就是你给予一切的地方,这就是你给予所有能量的地方……

瑞克:抱歉,凯史先生,我们看不到你画的图,我们只看到那个螺旋线。

凯史:我没在画画啊,现在。

瑞克:好的,抱歉。

凯史:OK。因此,如果你们看这个,这就是你们的螺旋线,这是你们的基台,这是尖端,它是引力场作用力,这个是朝向地球的还是朝向宇宙中的位置呢?实际上这要看你怎么去拉,以及你施加的场体作用力。任何动态等离子内核启动的时候都有一个中空的部位,很快你们就会明白你们甚至连内核都不需要。随着教学的深入,你们会知道它会成为你们灵魂的一部分,并会创造另外三个内核。我曾教过莫战(Mozhan)学员这个,如果你们注意过的话,你将你的一部分能量转化为一次握手,那么这个握手是一个很大量的能量的给予,那么你跟你自己握手会怎么样呢?集中注意力,用手抓住或握住你所给出的那些场体,还是老规矩,要理解你的情感决定了定位,因此,你可以从自己的灵魂当中创造出电子,然后这些电子也可以用来组成星体反应器,这对你们来说是很难以置信的,但是将来你们会理解,人类可以在他自己的造物的本源上创造出场体而不需要任何瓶瓶罐罐,任何球体、反应器和马达。因为,一旦你释放了它,它就必须根据你的灵魂来给自己定位,然后它就产生了自身的旋转。不要忘了,你的灵魂就在你体内自由的转动,是一个场体作用力。这不是说你转脑袋然后感觉头晕那种。因此,一旦理解了你能从意念中拿出什么,就是我们所说的这个部分(十字架下端),根据你分出的场体强度,你就能将它们变成你的那个旋转的球,并带给你转动的实体。根本就不需要马达,如果人们理解的话,在实际的系统当中用来帮助旋转的就是它自己的灵魂。它就是如此的简单,因为你只需要一个反应器来让其余的旋转,而你的灵魂是动态的,而且时刻有效。因此,对你来说创建这个很简单,但是你必须要理解到足够程度,那样你才能够传递大量的能量来实现。当你用拳头去打人,当你去打沙袋,当你用手砸墙,当你搬东西的时候,这些能量都是我们没有进行转化的,只是简单的把它释放到另外一个物体上,如果你们能想办法把这些能量转化到你们的手上,那么,既然你们能够用这么多场体去打一个沙袋,那么你也能够将它作为能量传递给星体的基座,就是这么简单一回事。我们总是错误的将我们的能量运用在物质态当中,实际上我们可以将这些能量以等离子态传递给我们的胳膊,并在手掌上将其变成内核(反应器),变成外侧,而内侧就是等离子,然后你就可以释放它,并在宇宙中定位,这需要大量的理解。还有其它问题吗?

瑞克: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喜欢跳舞,但是他们是用胳膊来转动。

凯史:估计是我们在寻找能量的平衡当中所给予这颗星球的和这颗星球所不需要的给我们的导致了这种额外的场体作用力,正如我所说的,我们不需要每次都搞满三个小时……

1:17:57


凯史:将来我们会对整体的本质进行教学,很大程度上我们可以设计这个整体,如果我们能理解这一点的话,我们就能够通过我们的意念来设计,通过使用从物质状态转化到等离子态的能量,我们就能创造任何我们能想像的东西,我们所有的想法都可以变成能量的转换,甚至从物质态转化到等离子态。如果你把用来打沙袋的能量转化到你的手掌,变成等离子态,那样你就能看到你能创造出威力多么巨大的等离子球。实际上,如果我们能够不去打这个沙袋,而是在手上创造一个小的场体,等离子的能量就会转化为它,并变成它的一部分。你可以把它释放出来。然后就看你如何转化它,将这个等离子体集中在你手掌中心点的周围,并根据大脑的情感的振动,那样你就可以创造出火球和冰球。如果你放置正确并且知道怎么控制的话,你就可以创造出你自己的飞船,这就是如此的简单。这是人类从未理解的,转化不光是元素的转化,还包括将场体传输到另外一种。你们总是在考虑视差,而我们考虑的是你们所说的另类运动学之类的,但是,你们从没考虑过将这些能量转化为等离子,而现在是人们应该开始的时候了。如果你会做的话,你就像打沙袋那样伸出你的双手放在一起,但是将那股力量放在你的手掌上,并集中注意力到你的灵魂,要知道在中心处有来自你灵魂的更高阶的场体,向着你手掌中心方向移动。而且,它是较弱者,会吸收你本发出用来击打的能量进入等离子态,这样你就创造出了这个球。而且它会发光。它就是这样造出来的,这是对人类知识的另一个补充,将机械场体的能量转化为磁场场体作用力来创造动态的等离子体。然后你就会发现你的手就变成了一个内核反应器,因为你用手就可以拿着它,并创造任何你需要的东西。

瑞克:劳伦问如果我们释放出了三个等离子体,怎么让他们聚拢到一起而不是到处飞呢?

凯史:交给它们,它们自己会决定的,除非你能控制它们。

瑞克:劳伦问我们能否制造出爱的等离子水,来让心脏更加靠近我们的灵魂?

凯史:没什么不行啊,他们称之为爱情魔水。不必非要用水,只要携带着爱的能量场体就行了。你们听过《爱很受伤》这首歌吗?这要看他是被什么打击了,因为只有当你接收了的时候才会受伤,爱情的打击是所释放出来的能量,你无法吸收,因为它太多了,那样你就不得不对它进行转化。回顾一下教学中关于等离子场体运动的部分,或者我们所说的磁引力场。这样能让人们更加理解造物的本质就是造物主的灵魂。如果我们能够理解,本质上所有的实体的中心都将自身显化为一个等离子体,并用造物主的灵魂提升强度,那么我们就知道了位于人的肉体中的灵魂对于我们在同样的磁引力场强度中成为造物主的一部分有多么重要。它不是类似一根弹簧那样,它是场体的作用力,具有极高的速度,并且根据其被创造的地方的场体强度与造物主时刻保持着连接。如果人类能够理解这个,就能按照造物主的意愿去遨游太空。为什么我会碰巧在这里?因为这是你们的愿望。你们对我的愿望也就是你们希望自己成为它的一部分,成为它,而这是整个造物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即使我们想成为它的一部分,我们也需要认识到我们的愿望也是造物主愿望的一部分。我想成为一块肌肉,一个细胞,一根臂膀,而同时使用这根臂膀我就能成为爱的创造者,我就能成为爱的奉献者。因此,可以说人就是太阳,而人的肉体的整体就是他的造物主。如果人类理解了我刚才所说的话的真正含义,人类就进入了造物的新维度,那样人类就知道了每一个努力,每一个行动,每一个想法都会导致新的维度的诞生。我们就是小的上帝吗?还是上帝的一部分?实际上,我们就是上帝,因为我们的中心,我们的主源就来自本源。我们来自它,因为我们具有同样的场体强度,我们是一样的。我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还有其他问题吗?

012602

凯史:我说这宇宙中有人吗?

尼古拉斯:是的,凯史先生。我认为我们在这里,我是尼古拉斯。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我的问题……

01:27:46

凯史:他掉线了吗?

文思:估计是的。

凯史:今天,我们已经要求宇宙委员会在周末之前举行一次会议,与会讨论写给世界领导人们的信。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跟他们联系之前,要理解每个国家的文化。有人跟我说过在中国向领导人发大量的信件只会导致负面作用。正如我说过的,我们要理解整体。人们实现和平的愿望应当采用人们能够接受的方式去进行。我们没有发送任何信件,只有少数几个人发给了他们的领导人。请中国社区理解你们的文化,当你们发出这封信时,要提升这个国家的领导者的灵魂,而且要通过你的灵魂去祈祷提升你们的领导人,所有的领导人。用不同的方式去传递和平的信息。我们之所以关注一位总统,是因为对我们来说提升灵魂很重要,我们要提升整体的灵魂。当我们选择了一位领导者,就意味着我们倾向于分裂,对整体的分裂。因此,例如我所说的,请中国社区不要制作大量的印刷品去推动政府实现和平,而是要理解并感谢他们为你们的国家所创造的和平的环境,并将这和平传递给宇宙,传递给整个星球。要按照你们的方式去理解,我们知道已经有一两封信发给了世界领导人,我们也收到了其中一个的回复。根据今天宇宙委员会会议的结论,我们将公布对他们的回应,以及我们将如何应对他们的回复,我们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展示哪个国家的领导人还执迷于侵略和战争,哪个国家的领导人愿意选择和平的道路,并加入人类和平进程。我们不得不要求宇宙委员会今天晚上开会决议。我的方式就是赠送我们所声明的这把钥匙,根据我们收到的回应来把钥匙交给这样一个国家。我认为,今天和明天下午的教学我如果不在的话,因为我还在出差,你们自己讨论一下比较好,等到明天,委员会做出决议最终以怎样的形式去展示。我们已经知道一个主要国家的首相没有时间,如果一个国家的首相没有时间实现和平,我很好奇他的时间都去哪了,制造战争?对于每个总统,每个首相,每个国家来说,实现和平都应当是首要任务。因为,这样才能让国家兴旺。因此,我们从一位首相那里收到了一份很有意思的回复。大国之一,而他的借口很奇怪。作为一流国家的首相没有时间实现和平。更奇怪的是,这个国家也不存在边界控制问题。我们先放一边,继续幕后的工作。等这周我们将信发给不同的国家,看看整体的结果如何。如果大家都没意见的话,我们就公布这些国家的名单,做出回应的国家,回应的人的名字。看看是否需要解释一下将这些我们选举出来的人作为还是不作为人类和平的一部分的不同方法。接下来几天,我们会开始深层次的教学,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深层太空中的防护措施,也就是你们所说的防护罩。接下来几天,我会跟我们的大使们和世界领导人们会面,并在这类场合下声明我们的立场。过去几天,我们已经跟一些对政治和军事方面有影响力的人物进行了会谈,我们很明确的跟军方领导人说明了,我们会支援你的国家,用新的科技来实现和平。这就是我们,我们用新的科技去寻求和创造和平。因此,当我们收到各国政府的回复时,我们就知道了他们的立场,同时我们会坚持向同一方向推进。我们会先从少数世界领导人开始,先在他们自己的国家签署,然后我们会要求他们到海法再签署。因此,等他们来的时候,他们早已为自己的国家签署了和平协议。此外,宇宙委员会、地球委员会的成员,也可以为他们所代表的国家或语种签署和平协议。这意味着,我们将传递科技传递知识到那里。

某人:凯史先生,那些无法参加会议的国家领导人是否可以派代表参加呢?

凯史:当然可以了。大使就可以。我们很感兴趣结果如何。正如我所说的,幕后正在进行一些研发工作,如果下周左右能够看到结果的话,我们将会看到一项针对和平的行动,我们将会看到针对那些选择了战争的国家所采取的巨大行动。我不会透露更多,因为我们必须等待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不过就我所看到的是,和平正在很多国家迅速蔓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一两百个国家都在加入中国的行列。从明天开始,就看你们自己如何表达、如何传递这些知识给他们。要非常小心中国,他们有不同的思维模式,我们必须尊重,不要制造群众运动,而是集体的去为整个国家领导层祈祷。我们必须要理解,国家必须要通过灵魂去承载和平,不要制造什么信仰运动,我们不是搞信仰,我们是实现和平,作为同一个国家运用这项知识和技术来实现这一变革。另一方面,其他的国家领导人也必须做出决定……我们开始进入暑假。在讨论过程当中,你们作为知识寻求者,作为网民该如何与政府打交道,在你们所在的区域,针对每一个领导人。你们几百万人要自己决定,你是想请求他们,还是让他们惭愧,为什么你们被拒绝了,我们爱好和平,热爱国家,我们想实现和平,我告诉你们第一个是怎么回事吧,澳大利亚总理已经拒绝参加。他没有时间。如果你是澳洲人,你知道他是谁,问问他如果没时间实现和平,那有时间干什么?我们昨天收到的回复。我们也看到过奥巴马总统的回复,他为所作出的杀戮列举了各种理由证明自己是迫不得已,在上次G20上,他杀死了整个美国。因此,从明天开始,我已经教得够多了,就看你们自己了……还有人提问吗?

01:43:45

贾瑞德:你好,凯史先生,我叫贾瑞德。我有两个问题。我们需要对我们的祖先所做的事情负责吗?因为我们之间有连接,也可以说我们有这样一个愿望,在这个充满敌意的星球,如此多的战争和杀戮。

凯史:是的,但是让我再跟你解释一遍。我们不应该去责备谁,是这个星球的结构创造了这样的生态。当我们将人类带入太空时,我们将变成和平的人类。

贾瑞德:您总是说,我的愿望就是我的命令,这是否也适用于我们的祖先呢?因为这是他们的愿望。

凯史:很大程度上,我们可以说他们的愿望可能就是我们现在想要做的。

贾瑞德:OK,另外一个问题。来自我灵魂的电子,来自主源处于更高阶,是这样的吗?

凯史:不,他们都是同等的。你没法比创造了你的更高阶。

贾瑞德:OK,谢谢。

凯史:永远不要感觉自己比其他人更高,那样你只会处于更低阶。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很谦逊的在教学

贾瑞德:噢,不,我是指我们从这项知识中所学到的

凯史:都一样。你知道在波斯语中,当树木生根发芽,长大成才,它结出的果实的引力让树木变得更加谦恭,因为树枝会谦虚的弯下来。

贾瑞德:OK,其实在阿拉伯语中,我们也说学生是半个老师。

凯史:是的,学生是半个老师,因为这个老师没有理解整体。老师和学生在知识上应该是平等的。

贾瑞德:OK,这个说法不错。谢谢您,凯史先生。

凯史:我之前在西罗尼大学举行讲座的时候,很多学生、讲师、导师和教授都参加了,我向他们介绍这项科技,他们都坐在那里。物理系的领导说,现在我们所知道的都一样平等了。因此,当你分享知识的时候,人们会将其中最好的去为自己或人类谋福利。你们没有更多了,我们刚刚收集的是还未放入拼图的部分。对于我来说,有太多的知识可以分享,但也正如我所说的,因为生气我停止了教学,但是我知道还有很多知识我必须要传授,但是我也清楚如果我教的话,会给很多政府造成混乱。我要解放人类,但是我们必须实现和平,让这场灵魂的运动变成和平的运动,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做的。我可以在一秒钟内教会你们所有人如何用宇宙能量来养活自己,飞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但是,如果我真这样做的话,你们当中有谁愿意落于人后?但是,我们必须先解决这颗星球存在的问题,动物界也还有同样的问题,它们也还在杀戮。在我们离开这颗星球之前,我们必须先变得和平。还有人提问吗?

瓦勒利:你好,凯史先生,我是来自特纳里夫的瓦勒利。我有个关于上周教学的小问题。当时,您介绍了氘和氚在反应器里的使用。但是,我现在没法做出氘,不过我有纯的氘。我的问题是,如果我用这种氘会有什么效果?

凯史:你的氘是等离子态的还是液态的。

瓦勒利:是液态的。大概有10-11%

凯史:OK。你必须想办法生成它的等离子,然后将这种等离子放入反应器的中心。当我们提到氘、氢、氚的时候,指的是它们的甘斯等离子和场体,而不是物质态的。因为,在物质态的话,你就得把它混合到液态的水当中。然后,你就会有物质态问题。你没法提升更高,你仍然与这颗星球的结构保持着联系。当你理解了如何创造等离子场体,然后作为氢、氘、氚的场体将它放入反应器的中心,你就实现了整体的理解。而且我已经告诉你们怎么做了,甚至今天都说了。阿曼说,啥?在哪?

瓦勒利:OK,太谢谢您了,凯史先生。

凯史:不客气。它非常简单,是最容易创造和产生的就是氘。氘和氚是最简单的甘斯和等离子场体科技之一。我再给你们一个提示。我希望上帝不会关掉我的屏幕。OK,所以你们要趁它消失之前抓在手里。

015122

凯史:你们还记得我是怎么说的吗?还记得那里是最高阶吗(螺旋线中心)?还记得你们做了一个盒子吗,如果你们把这个盒子浸入氘甘斯里,如果你们还记得要放进去反应器,当你们创造了中子,你们传递了氚的场体,不是物质态的,到内核的中心。因此,如果你想知道怎么装载氚到你的反应器,但是虽然你们有甘斯,你们还是有水在里面,你们想要的是等离子的场体作用力。你们还记得三层内核吗?在外层放入氚,你们用其他材料来让它产生旋转,那样它们就会创造出场体作用力。然后你们在中心就有了场体作用力,不是物质态的,当你把它取出来就变成了那个电子。你们还记得吗?(这是讲给那些知道造物的奥秘的人听的)因此,当你有了氘,想办法把它变成甘斯,而这个,就是为什么我跟你们讲中子的分裂和人的灵魂。因此,你所做的事情就是得到了一个纯的氘反应器。磁引力场作用力,没有物质态。而当你去掉它,你就拥有了那个状态的反应器,但是你必须把它保持在动态的位置,意思是你必须在两边放上氢和氚,而它们全都保持在等离子态……如果你……顺序和分层,哇塞,你就拥有了你所……明白了吗?阿曼?

瓦勒利:这也可以用来创造物质吗?

凯史:啥?你为什么要创造物质?没错,你可以,但是你必须反过来做。

瓦勒利:……

凯史:不,不,让我给你解释一下。你从这里学会了如何从等离子态场体作用力得到氚的场体作用力。现在如果你反过来做,用氚的等离子态场体,制造一个特定的状态,你就能在这里产生出氚的物质状态。因此,一个出去再回来成这个。但是你必须要反过来做。我以后会教你们这个,我说过当我打开书的最后一页,这个氚场体作用力,如果你做的没错的话,如果你的氘没有问题,非常简单,这是我今天在一些私下聊天中说过的。如果你制造氚和氘的甘斯,然后你能让场体作用力穿过,正如我现在所解释的,你把任何芯片放在中间,里面的碳等离子转化为钻石态就会固化,飞机都会变成石头。因此,这就是我们能多么简单的阻止战争,而我现在在教你们,我教是为了给政府们施压,告诉他们如何瘫痪他们的战争机器。当你无处藏身……别忘了,当你有了氚,有了氢甘斯,你们就很清楚二者之间会发生什么。其中一个必须供给另一个,还记得你们是怎么消除癌症的吗,现在你们看到了你们从每块芯片中的碳氢键中移除了多少氢……现在你们知道了俄罗斯是怎么瘫痪这个系统的。不需要很大的反应器,也就乒乓球那么大。但是为了接触到对方,使用了船作为诱饵,但是这个场体形成了。

瓦勒利:非常感谢,凯史先生。我问你这个是因为想跟你去年那样用黄金去给政府施加压力,用黄金换取和平。

凯史:我很快会教的,周五吧,如果我还记得的话。但是,不要忘了,如果你理解了氚到氢的场体旋转,理解了大规模的基本场体作用力,如果你制作正确,转速也正确的话,你就可以用氚造出黄金。你需要做的就是,如果你有高速旋转的氚,然后你有低速旋转的氘或氢,它们摩擦和损失的能量与黄金的能量相同的话……这取决于你用多大力气去打磨这块金属。

瓦勒利:OK

凯史:你已经明白了?

瓦勒利:是的。

凯史:那就行。现在你有很高很高旋转速度的氚场体出来,而这个摩擦取决于你怎么用氢去推动氚,氘向氚,然后你看你想要小点还是……你不需要任何其它元素,只需要这几个,这就是宇宙中元素的产生方式,而人类从未理解。现在你们知道了,当你把刀放在钢上打磨它就出来了。想要多少有多少。

瓦勒利:OK,非常感谢。

某人A:那马也是按照造物主的形象创造的吗?

凯史:我们都是一样的,都是按照灵魂的形象创造的。

某人B:凯史先生,您在这里解释的内核周围创建的场体是否也可以用于健康单元呢?

凯史:是的,可以用。

某人B:那我们为什么还需要动态反应器呢?

凯史:额,需要动态反应器是因为,正如今天教学的一部分,我们还是使用旋转内核。如果你使用甘斯内核,甚至是我刚说的氚、氘和氢甘斯的等离子场体,也可以说你就不需要任何东西了,因为人体也是通过同样的东西在传递能量。你需要在一边放上氚,另一边放上氢……更加强大,更加更加强大。

某人B:那为什么我们不直接用那个呢?

凯史:你自己决定。我只是在启发你们。

某人B:哈哈,谢谢。

凯史:你们很多人都做了各种CO2、氧化锌和其它甘斯。我也告诉了你们怎么制作CH3甘斯。如果你们理解了的话,我再重复一遍。你有CH3,找一个密封的陶瓷盒子,把CH3放在这里(小盒子),再放上跟你们之前做的一样的东西在这里,一块铝板,制作它的甘斯,然后创造出碳的场体,那这个CH3就会表现为氚。因为碳会漏,塑料容器会漏,你得到的是CH3,但是因为是甘斯态的,它就会表现为这个(H3)。

瓦勒利:是的,凯史先生,我就是这么做的,CH3变成了深红色,但是我把它们晾干就变成了黑色的水晶,像碳水晶。

凯史:是的,你把它变成氘了,因为一部分的能量与单个氢连接了,你应该看到一些水

瓦勒利:是的

凯史:我说的没错吧

瓦勒利:是的

凯史:哇,你给自己做出了干氘。

瓦勒利:OK,所以那是氘

凯史:是的,因为你把它连起来了。如果你知道怎么运用CH3提取,你看我们创造了那个C去吸收那个H,但是H是甘斯态的,因此它是等离子态,所以很容易把它转化为物质态。如果你能维持住那个CH3,方法也没错的话,如果你能创造合适的状态,它应该会在变成黑色之前变成银灰色。那个银灰色的就是你以后造的飞船的颜色,它是无法被破坏的。如果你有的话,我们可以测试一样,它是干的话是无法被破坏的。如果你能得到这种固体,切玻璃就跟切菜一样。

瓦勒利:OK,非常感谢。

凯史:今天就这样吗?我们八点再回来。

020408】为止

 SOURCE: https://mp.weixin.qq.com/s/snPJFTTO0Xo5_4Nw4XnrOQ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