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31

 

 

 

 

 翻译:艾丽斯的凯史科技实验室
发布:2017730
来源:网络

 

瑞克:欢迎大家来到人类和平蓝图教学第10天下午的课程,今天是2017717日。我相信凯史先生已经做好了准备开始今天的教学。

凯史:是的,下午好,如往常一样,无论你身处何时何地收听我们的教学,在今天早上的教学中,我们公开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你们当中那些在研究等离子科技的人会非常感激上节课最后几分钟的内容。你们当中那些寻求燃料,寻求油箱的人,拥有了完全的非物质状态。请非常小心和强烈的理解这一点,我们所展示的装载方法会给能源和石油科技带来新的突破。这是我第一次公开的揭示这样的燃料系统,可以说它打破了太空科技中的所有禁忌。要着重理解的就是,你们当中那些尝试装载用于太空飞船的反应器的人,第一次得到了一个没有物质状态的选项,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突破。理解最后几分钟里的引力场的释放是极为重要的。对于你们当中那些碰到问题的人,很重要一点就是,我们做过气体反应器,其设计与八年前在德黑兰所做的是一样的,到现在有九年了。这给了我们一个新的机遇,因为,即使是抽真空我们也仍然在与物质状态打交道。即使是我们使用甘斯,我们仍然面临着物质状态的问题。当我们使用液态等离子,我们还是有物质状态的问题,在教学的最后几分钟,你们第一次知道了如何仅使用磁场进行太空旅行。意思是,根据从我们所展示的反应器中心的等离子场体中,你所获得的对新的知识的确信,以及根据我们所解释的人的灵魂的存在,现在你们就可以把中心部分取出,并放到自己的反应器当中,没有物质状态,什么都没有,使用这个系统,在宇宙当中就没有人能碰你。这意味着你使用的是自然界中最基础的磁场交互的能量,它带给了我们全新的视野和感受。你所做的事情实际上就是把你的反应器放在这里,你就将指定场体强度的主源能量给圈了起来,现在你可以运行你的反应器,那样你就会发现将来人类的知识会得到更多的增长,进入更深层次的太空。你可以把这个提练到其他更多的(反应器)当中,这将带给你整体的知识。这就是这项科技的美妙之处。能听见我说话吗?

瑞克:是的,嗯。

凯史:因此,你们当中那些跟随了基金会四五年的人,如果你们理解了上节课中最后十分钟的内容,就知道这是一项新的知识。不基于任何物质状态的燃料系统,一种在深层太空中都无法被干扰或改变的燃料,一种非常非常坚固的固体状态。一种非常基础的能量来源,如果你理解了这一点,通过在反应器中装入锌、氚和氘,这三者之间的交互就能制造宇宙中的任意元素。这就是在深层太空中,在星系中,来自太阳中心和太阳表面的等离子的能量是如何被转化为物质的。其所释放的(场体)的整体的交互可以创造任何元素的等离子体,从金到铜到锌,到任何你喜欢的元素。在今天早上的教学当中,我们所解释的内容如果你们理解了的话,将超乎想象的改变整个太空科技的发展,只要人们理解了这项知识的整体。当你使用CH3,然后让CH3的甘斯环绕你的内核并旋转它,就可以在中心处产生等离子体的自由区域和它自身的质量和场体,这个等离子本身具有H3的场体强度,因为正是它导致了CH3的产生和维持。

 

凯史:如果你更深入一步的了解的话,它非常简单。使用非物质状态并按照这个顺序来装载你的反应器。根据你装载方式的不同,这三层之间的交互将导致等离子体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旋转,增加引力或增加磁力,扩展护盾或所潜入水中的尝试(?)。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正如我上周所解释的,这里(中心)是你的酸,这里(外侧)是你的碱。但是如果你处理正确的话,这个就变成了你的酸(外侧),这个就变成了你的碱(中心),或者说这就变成了你的引力到磁力(外到内),磁力到引力(内到外)。如果你知道如何使用氘来改变这两者之间的场体强度的话,人类就可以用超越想像的速度进行飞行,因为你可以增加或降低中心的场体强度,你可以增加场体使其更紧密,这样你就能达到更高的速度,或者你可以降低这个就可以以较低速度飞行,但是具有更大的场体(范围)。

 凯史:在下一步当中使用氢是至关重要的。随着你对这项知识的深入,你会在所有三(层)当中使用氢,你会在所有三(层)当中使用氘,你会在所有三(层)当中使用氚。但是这个知识是更简单的,因为,如果你理解了的话,某种程度上,质量的比例就决定了场体的强度。因此,你不需要操心如何转换,你只需要从一个反应器供给另一个反应器就可以了。并且,通过调整质量比例,这个就表现为H3(外侧),而这个就表现为H2(中层),那么这里(中心)就立即变成了H。不过,这项知识需要大量的理解。我教给了你们无燃料的磁引力场燃料,而这正是人类所梦寐以求的。如果你能实现这个,你能够创造从其中一个到另外一个的转化的话,并且你能够从其中一个的起点和另一个的终点介入的话,你就进入了无穷无尽的宇宙能量当中。即使你将全世界的核反应堆全放在一起,与这个能量相比,也只是九牛一毛。这种反应器的大小不超过510厘米,现在你们就知道了我是如何迅速的将你们带入了科学的最前沿,你们都会如鱼得水般的理解它,就像你们一辈子都生活在水中一样。很大程度上,在人的大脑中,情感的运作也是这样传递在作为氨基酸一部分的氢的线路当中的。氢等离子体的浓度决定了大脑显化自身的结构的密度,很大程度上,这几种形式的氢的组合决定了我们在人的大脑中所看到的(结构)的密度和形状。这也就是为什么你所收到的来自灵魂的信息会被如此容易的过滤掉,因为,其中一种对另一种起作用,或者反过来。唯一的不同就是,H2会根据它的排列方向的不同而表现为导体或者电阻,因为它是唯一具有这种结构的东西。如果你能正确的使用它,你可以在飞机在飞行系统当中把它用于地板和机身。仔细看一下氘,如果你把三个氘放一起,就能得到(碳),如果你把六个放到一起,就能得到其它东西。用氘制作出来的最好的结构可以增强碳钻石的栅格结构,其自身的钻石结构是你用任何办法都无法破坏的。

凯史:随着你们对这项太空知识学习的深入,出于安全的考虑,你们可以使用氘来容纳等离子。我不喜欢使用D来表示氘,这毫无意义。因此,实际上你可以使用氢自身的结构来容纳氢,这意味着你永远都不会超载,因为它自己变成了自己的容器。如果你们在看一看第一本书,特别是第三本书,很多地方我都定义了地球中心内核处的等离子体,书中写到这个中心可以保持住等离子体、纳米材料和这个等离子体的其余部分,那是一种宇宙当中所能见到的任何实体任何结构的必不可少的基础组成部分,由其自身构成并创造了其自身的结构,正是由于它是由自身构成,所以总是能保持在其自身结构的场体当中,意思是,由其自身的磁场所容纳,但是是以一种水晶结构的栅格形态所构成的,这意味着它绝不会漏逸,因为,如果你们还记得纳米材料的磁引力场定位的话,它就是这样的。这个涂层本身就是其自身的纳米态。正如我所说的,我们来到了一个基于宇宙的造物结构的完全无燃料的(系统),在一个岛上,在一节课中,我们就到达了人类梦寐以求的地方。一种安全的燃料,一种在这个星球和整个宇宙中最为丰富的燃料,一种用其自身来容纳的燃料。你们当中那些寻找燃料的人,你们非常焦急,甘斯行不通,CO2又是这个样子,有水和液体,我能不能加碱,我能不能加酸,其实你们拥有一切。

凯史:复习一下之前的教学,质量比例。那样,如果你们理解了更多的话,你们就会理解到一些很有趣的东西。你并不需要很多去增加和从中心提取。你想要材料的话,你可以从这个区域(第二层)提取,你想要元素,你可以在这一层(第三层)拥有,你将看到的是造物的美妙。像太阳那样更高阶的场体强度,往内部下雨,大气层环境(第二层),而表面是固体,内部是液体。你创造了一个与太阳系完全相同的引力系统,就跟地球一样。我们可以控制内部所产生的材料的环境,这超越了大家的理解,将来我会再涉及。有人提问吗?

马克:请问需要内部和外部的门吗?

凯史:你说啥?

马克:如果你在一个钻石的内部,那么你需要一个门可以进出。

凯史:如果你还记得之前的几次教学,我曾说过,如果美国人打开这个系统有困难的话,就让他们知道,你们所需要的仅仅是等离子控制的磁场。

马克:是的,正如我所说的,我们会将这项技术完整的带进中国。我们基本上完成了我们所必须的教学,更好的深入理解,我们才能对这些知识进行补充。我们就像画画一样,已经学会了调色,但是现在,该用画笔把它变成画布上美丽的图画了。现在你们知道了如何改进的话,你们就可以调节这个系统,创造出任何人类可以想像到的东西。从食物到空气,到药物,到能源,到太空旅行,到人类灵魂的创新,任何你能想像到的东西现在都能实现。唯一的限制就是想像力。

瑞克:山姆问,凯史先生,您能不能讲一下如何运用自由等离子。

凯史:怎么用?我们不是一直在讲怎么用它吗?你可以剪它,砍它,嚼它,怎么都行,我认为已经解释得够多了。人类科学家们追求这项技术已经几千年了,现在被免费的公开在你们面前,你们却不知道如何去运用,它就在那,在桌上,特斯拉一生都在追求这项知识,因为他知道他能用它来做什么。

阿扎:凯史先生。

凯史:在呢。

阿扎:我是阿扎,我有个问题,我正在做像上周那样的摘要,我正在学习中子,我的意思是看看自己能否更多的理解目前的教学,然后我们就谈到了那些古鲁大师……

凯史:别提了,那些所谓大师什么都不懂的,那些东西并不存在。

阿扎:没关系的。

凯史:我认为没必要,你知道吗,这就像那位比利时国王,当时坐在我旁边喝咖啡并威胁我时一样,他想表现得自己很有知识,但是实际上却暴露了自己的愚蠢。他跟我说,凯史先生,你能告诉我什么是上帝粒子吗?就是现在研究的那些东西,他知道一些物理学的东西。我跟他说,陛下,当太阳的场体降低了强度,就会显化为物质状态,变成上帝粒子,也就是你和我,我们都是上帝粒子,他无法理解这项知识是能够如此简单的被转化。你们知道他下一步怎么做的吗?他跟保镖说,你能拍张我跟凯史先生的照片吗。

凯史:这就是如此的简单。他们做了大量的假设,他们做了超级多的假设,因为他们做不到,所以大家都认可了。就好像英语里说的,什么垃圾你都能碰上。现在,你们自己就可以实现。你们制作这些反应器,把它们放进去,你站在它们之间,你是医生,你能看到人们身上的变化,现在你们就知道了,这些场体是存在的。但是你们唯一剩下的问题不仅仅是在太空反应器中捕获它,也就是你们常说的反应器,我们没办法去容纳这玩意儿的问题,还有就是如何去旋转它。你们唯一能领略它的威力的时候就是把它变成动态的速度和扩张,那样,它与另外一个动态气体的交互就会显化为光,显化为场体的运动。一切你所需要的,你所需要的一切,都能实现,在这个完整的频谱中,从氢一直到任何你喜欢用的材料。

凯史:在宇宙中,当太阳释放它的能量时,这种能量的包裹在合适的环境中,就会变成这种能量的物质状态。因此,如果这种等离子包裹是黄金的话,当它进入合适的地球大气层中时,那么等离子就会转化为它的物质状态,并在这个过程当中释放能量。因此,太阳并不会扔出一个黄金的等离子体,它扔出的是口袋大小的等离子,当它到达一个给定的环境当中,其中的场体强度与物质状态的黄金相等的话,那么,这个口袋就会因为所进入的环境变成黄金。它就像水蒸气,当它达到冷却点的时候就会变成固态。而这颗行星的磁引力场体就好像是冰,是一个冷却环境,它将等离子水蒸气变成了物质态的冰。就这么简单。有人提问吗?

凯史:太棒了,没人提问,那今天就这样吧,半个小时足够了。

山多:我是山多,凯史先生,我能共享一下屏幕吗?

凯史:你好。

山多:我在思考装载反应器时候的这个质量比例的问题,也就是星型结构,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底座,我知道我们应该让它们其中一个供给另外一个这样去装载,所以我们给它编号成123,那么反应器1的场体就应该比2强,2就比3强,问题是怎么闭合这个循环呢,31怎么办呢?

 

 凯史:就是像你做的那样,有一件事你必须要记住,那就是这个(绿色圆圈)的存在,任何附加的(场体)流都会流向较弱者。如果你使用的质量比例是21号),32号)和43号),而这个是1(绿色圆圈)的话,那么你的线就是这样的,而不是从其中一个到另一个,即使有部分(场体)是那么流的。你的场体流就像这样(蓝色线条)。然后,当它流出的时候,就会形成封闭循环。这个加上来自这里的(2号到3号),再加上(3号)里面的这些(场体)。这是整个场体流的方向(蓝色箭头)。

山多:谢谢您澄清这个。我是看您2014年的教学,当时您将如何启动星型反应器,如果您还记得话,教学里我们先启动底部的三个反应器,等它们创建了彼此间的自由等离子体后再启动顶部的反应器。

凯史:你顶部只需要一个反应器。但是不要忘记了,你必须要如何装在这123号反应器。很大程度上,如果你喜欢更精确的话,就类似这两个,甚至顶部这个也是……它们自己就会创建这些分层。不同的是,当你使用液体甘斯时,你旋转你的材料,这里有水,然后你就有了中心点。而在这个系统当中是没有水的。因此,甘斯就变成了H3,水就变成了H2,而中心就变成了H1。但是,因为它们具有相同的构成,就看你允许多少场体创书通过了,或者至少是创建出场体的传输,在新的太空反应器当中我们扩大了这个尺寸(大蓝圈)。这项知识是完整的。如果,你装入一定比例的碳,或者装入一定比例的氧,或者装入一定比例的任何你喜欢的东西,你就会让那种物质的场体的交互在一起。还有问题吗?甘斯大师们都在挠头哈。我们开发和实现飞行系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凯史:如果你们知道如何控制它,如果你们知道怎么把它综合到一起,你就可以制造出物质状态的水,你就可以创造出物质状态的食物,在太空深处。当你回到你的RNA的记忆当中,即使你从未到过地球,从未见过香蕉,没尝过香蕉,你也一样可以造出香蕉,一模一样的。还有人提问吗?

贾瑞德:我们会作为难民进入太空吗?

凯史:你说啥?

贾瑞德:我是问我们是否会作为难民进入太空。

凯史:难民?我的神哪,神哪,我认为我应该送你去接受再教育。因为,我们从教学一开始就说了,人类会彼此平等的进入太空。

贾瑞德:但是,我们还没实现和平……

凯史:当你能进入太空时,你就会变得和平,因为你要什么就有什么。

贾瑞德:所以我们必须要先接受教育,成为和平的人。

凯史:眼下我会把这个问题留给我们的世界领导人们去回答。很神奇的是,当人们和他们的领导人背道而驰的时候,他们会跟从领导人。我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看到,一个人的意志就将整个国家从北欧分离出去了。

马克:我们必须先实现和平。

凯史:那你们从明天早上开始,我会看你们是怎么做的。我放下一切让你么你自己来,现在你们应该团结一致,感谢它,尝试它,体验它,然后你们就知道该做什么了。你们需要这样做,因为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人类都愿意和平的话,无论敌人还是朋友都应一视同仁。让我们看看他们会怎么写给领导人们的信,另外一个和平协议。这是我们共同的愿望,那样我们就知道谁是真的了。即使是那些写假话的人,现在也不得不写了,如果他们真的是和平的人的话。那就是狼、狮子和羊羔都睡在同一屋檐下了。

马克:只有和平才可行,其他的都不行。

凯史:现在你们手上拥有需要的一切,我已经给了你们实现它的工具。接下来的日子你们就会明白整个形势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们正在关注,正在监测。我正在穿过美丽的国家意大利,很快就会到那里了,然后你们就会知道你们所实现的美妙之处。明天早上当你们作为学生或是知识寻求者到来的时候,你们有一个任务,在接下来的两周之内,把和平带回家,我会在幕后促进这一过程。我告诉你们,它就在那,人类和平蓝图。我花了两周的时间来教授你们和改变科学的进程,这将通过知识来使你们更好的去强制和平。你们知道我们是如何科学的解释了这个水并不是水,而是生命的救星。现在我们可以从甘斯迈进一步到等离子场体。你们需要理解一些比较有趣的事,为什么我会选择这种方式来教学。当我们每次加强能源和健康教学的时候,一大堆人都会跟进,为了让人们确信他们所制造的就是人的灵魂自身,讲述灵魂是非常必要的,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将和平和灵魂一起教学的原因。因为,通过现象理解,当一个系统处于和平状态时,它就有一个中心并完美的运行,那么,人的灵魂应该也是一样的,因此,反应器和飞船系统也应该是一样的。使用等离子场体是没有任何污染的,它是绝对纯净的,你没有物质状态,即使在操作过程当中你可以创造物质状态,而它们自身又会转变为能量或等离子态。请你们明天开始建立和平的时候,如何将和平带给政府、媒体和其他人,请不要致力于满足人们的需求,而应当致力于加强人们的力量,让他们足够强大到能够实现和平,不要吓唬人们说,我们需要和平,否则就来不及了,告诉他们,他们正在为和平奉献,人类将变成和平的一族,世界领导人们是你们的目标,但是你们还有70亿灵魂需要去转变观念,如果你们改变了一两个领导者的话,其他人就会跟随。历史一直是这样的,如何才能确保接受它,但是同时也要记住我们所要求的精神,要尊重中国社区和政府,因为他们有不同的制度和文化。有人提问吗?

贾斯丁:是的,早上好下午好,凯史先生,我是美国的贾斯丁。上周我们展示了阿曼的系统,您说外核应该往外挪一些,然后那个应该是陶瓷的,我的问题主要就是关于陶瓷的成分和特性是什么,如果可以的话。

凯史:陶瓷一般认为是晶体陶瓷,具有晶体结构,非常类似D2H2,氘。

贾斯丁:我们可以使用这种成分的材料是吗?

凯史:是吧,但是如果你听了之前几个小时的教学,就不用再操心这个事情了,你可以用纯净的氢造出纯净的水晶。

贾斯丁:我理解不充分,当您展示了一个反应器放在一个盒子里,我不是很确定,我就问了另外一个学生,我记得您提到那个盒子那个反应器应该也是陶瓷的,对吗?

凯史:我记不起来了。

贾斯丁:就是今天早些时候的教学。

凯史:我想不起来了。

瑞克:凯史先生,冯问,那个纳米涂层是否是H2的或者说氚的强度呢?

凯史:氚,请注意,我的工作习惯不太一样,我的标注方法是这样的(H²)不是这样的(H),这种标注(H)表示原子数量,而这种(H²)对我来说表示等离子,具有两个氢的强度,这个(H³)表示具有三个氢强度的等离子,这个(H)表示两个这样的(两红圈),这个(H²)表示这个(螺旋线),这个表示实际的等离子态,这个(两红圈)表示物质态。还有人提问吗?

利比:凯史先生,我想问一下关于我们思想的力量,还有就是自己跟自己握手来创造我们自己的电子,我们自身灵魂场体作用力,根据我的理解,我们可以从大气层和我们内在拉取我们所需要的,所以作为人类的我们彼此间的意念具有如此强大的和平、爱,可以看着照片来可视化我们的想像,还可以通过我们辐射的光芒与所有的生灵共享,这就是我们所有人需要实现的能力吗?

凯史:差不多,是的。但是必须要理解,正如我们所相信的和看见到,这个圈里面有CO2,不好意思,是H2H1或者什么,然后我们就明白了我们的意念也具有这样的强度。

利比:非常感谢您,凯史先生。

凯史:不客气。现在的问题是,我重复了一遍又一遍,非常多的科学机构和等离子物理学家都声明了我们这一理论的正确性,这一理论在实践当中的正确性。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我教了太多关于人的灵魂和对真相的理解。但是,很快所有的科研机构都会明白这是一切的基础。你们必须明白,到最后,当我带你们实现人的灵魂的定位和人的灵魂的强度,而氢离彼此也不远,但是具有更高阶的强度。它们都来自等离子,也都会回归到等离子,具有不同的形状和状态。心灵的开放程度就是开启太空科技的钥匙。还有人提问吗?

瑞克:我们嘉宾里邀请了一位叫迪迪的,她来自中国社区,你的问题是什么,迪迪?

婉晴:哈喽,能听到吗?嗨,瑞克,你好吗?

瑞克:很好,婉晴,请继续。

婉晴:我是婉晴,来自中国。

凯史:Hello

婉晴:Hello,Mr.Keshe,您会中文呀。

凯史:啊啊,懂一些单词。

婉晴:OK,或许我们可以多教您,彼此学习。

凯史:但是别忘了这个月开始我们会在QQ上对中国社区进行教学。

婉晴:喔,太棒了。也许会有更多的中国朋友可以教您中文。

凯史:我会一些单词,我学过不少。

婉晴:好的,我是来自中国的婉晴,非常荣幸能在这次教学中提问,非常感谢您,凯史先生,多年来一直坚持教学。我自己有很多的误解,因此,在教授灵魂之前,人们首先要做好准备,因此我认为或许教学应该有所调整,针对最近的教学,我想问的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人们的乐趣来自偷窃,有这种习性,您知道我们国家一百年来都遭受外族入侵,那么这样的一种习性我们如何去通过教学来转变和转化到正常的状态,例如,变成和平的人。否则大部分人都会变成他们的奴隶,这就是我的问题。

凯史:这个问题就是当你拥有一个错误的方式,错误的行为,其他人就必须追随,必须纠正或继续同样的事情。最近我在观察,为何美国造出了某种武器,其它国家就必须争相模仿,那样,他们有的话就不会被攻击。而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就制造更多的负担……这真是个好消息,谢谢,这个太棒了,一路顺风,很抱歉。

凯史:所以事实上,一个(国家)的错误行为会导致其他的(国家)为了生存而不得不竞相模仿,我们必须要改变这种习性,与其追随他人的脚步,为什么我们不设立一个愿景,让其他人来追随我们呢?这个很重要,这真是个好消息,我们刚收到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很快我们就会与你们所有人分享它,刚收到,谢谢,它会对中国社区产生极大影响,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我们很快将会公布的,但是这是我们刚听到的一个针对中国的非常重大的消息。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我们都应该明白,我们的确有这些习性,但是我们保持这个习性,我们应该将和平变成一位美丽的情人,让所有的人都会对她一见钟情,作为凯史基金会的我们,需要展示和平的红利,这次是真正的红利,不再有战争。他们说,只要把东欧集团打开就会有和平的红利,但是我们什么也没得到,除了战争,因为,所有的被制造出来的枪械不能闲着,必须被使用,因此就导致了更多的战争。让我跟你们介绍一下是怎么回事,这其实不是一种习性,是我们纵容它变成了一种习性。我们之所以会让它变成一种习性,是因为那样我们才能融入他人。最好的例子就是我们上周末所看到的,俄罗斯和中国协同其他国家一起表明了改变习性的时机已经到来,我们应该去收获这一果实,凯史基金会通过这项科技,我们将能改变很多事情。你们可以看看,仅仅就是看看,未来的七天十天内基金会周围会发生什么变化,我们会把这作为整个进程的一部分,我们将会设定方向,而和平将会成为一种习性。将会有一个种族先签定和平协定,然后其他的会跟进。就像英语里所说的,拭目以待吧,因为我们必须把它变成一种习性,这是和平的习惯,这就是我们的方法。我知道,我很清楚你想说的是什么,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位领导人是如何发生变化的,我们看到了所发生的事情。一两个人就能改变整个国家的习性。你知道吗,在奥地利,很多年前,有95%的男孩都会去教堂,但是当牧师虐待儿童的新闻被曝光之后,就变成了95%的人都不去教堂。那么,哪一个才是他们的习性呢。还是说,是一种盲从,照葫芦画瓢。

凯史:我们会选择两个相邻的国家进行合作,它们会进入一个和平的规划,那样很多人都会大吃一惊。我们会致力于其中,那会像坐过山车一样。问题是,对于所有人来说,战争一直如影随形,无论是非洲、亚洲还是哪里,无论是哪一个世纪,我们总是把杀戮作为解决手段,而这将被改变。现在,这个解决方案就是改变人的灵魂。让大家不再拿起枪支,不再需要任何子弹,这会影响人的灵魂,不是说我坐在这看着你们自己就发生变化,我给出足够的科技,这样人类就再也没有理由去杀谁,将来,如果有人在这个星球上杀生,那将变成头条新闻,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人看到过这种事情,然后他们会说,肯定是意外,人类早就不杀生了。你知道吗,在伊朗,我们很自豪,我们常说我们已经有三百年没有进行战争了,但是我们必须要保卫我们的领土,我很好奇以色列的首相是否好意思说他们建国五十年以来所制造的战争,天知道比整个人类加起来还要多。你们当中那些明天开始和平进程的人,给内塔尼亚胡写信,还有其他的世界领导人,你们会看到这个人心脏病发作,因为它无法适应他的任何一项准则。我的一个犹太朋友跟我说,你知道为什么内塔尼亚胡这么讨厌伊朗人吗?我说,为啥啊。他说,他第一个女朋友就是伊朗人,他没法娶她,所以在报复。什么叫由爱生恨。你明白了吧,所以这并不是一种习性,我们要改变这个习性。我们必须要明白,战争不是我们的一部分。战争并不是单指杀死很多士兵什么的,也包括杀死动物,毁灭人类的劳动成果,任何破坏东西或他人的努力的行为都可以称为是战争,破坏一个鸟巢对于鸟来说也是一场战争,因为那是它们的心血。这个星球也是被建造起来的,但是建造并不是一种习性,如果你们开始传播那些美好的事物的话,让那些战争贩子无立足之地,你们只能看到三个频道,或者说电视频道,CNNBBC和半岛电视台都是同一帮人控制的,而他们通过电视制造战争。中国有战争吗?没有。日本有战争吗?没有。而欧洲一直在给自己制造混乱并发动战争,他们到处进行各种形式的攻击,没人能对美国和美国人表示不尊敬,因为他们利用这个系统确保自身的利益。因此,我们必须要改变我们的领导人的思维方式,然后我们必须改变我们自身的生存方式,那样我们才能够实现和平。它不可能一夜之间实现,它必须先启动,而且已经被启动了。我希望未来的几周之内,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转变,这种希望不是简单的等待事情的发生,我们在对它重构,我们是它其中的一部分。我致力于和平事业很长时间了,但是我也明白,战争是巧取豪赌的最简单的办法,但是它们会改变的,因为我们现在发现了它的弱点,它也就是人体结构的一部分,也就是人体中的锌……我们看到了它的发生,我们看到了锌和镁改变了,不好意思,是锌和钾改变了人的整个行为,那不是一个习性,是我们为了偷窃而说它是习性,我们偷窃生命,我们偷窃他人的劳动成果,我们偷窃一个国家等等。我希望我们想生产多少黄金就生产多少,它毫无价值,然后大家都变成了魔术师。查一下新闻,你就会发现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伊朗中央银行的主管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就像一个魔法师一样,他不小心公开了伊朗的整个黄金储备。而从那一天开始,他们就开始制造对伊朗的攻击。因为他们现在发现了黄金,他们都想得到它,这是一个极为庞大的一笔黄金,是德黑兰央行的两千年的黄金储备,比整个美国的还要多。伊朗战争,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孤立、封锁,就是为了得到那笔黄金……

跳至【1:05:50

凯史:当你们理解了等离子的结构,人的灵魂时,神学只是神学的一部分,这项理论和神学在一起才是完整的。还有其它问题吗?

婉晴:还有一个问题。

凯史:我能问一下你们中国人什么时候上天吗?

婉晴:不好意思,您是说?

凯史:我是问,中国人打算什么时候上太空啊。你们中国有七八个凯史实验室,你们有很多中国人在生产制造凯史基金会的等离子产品,各种各样的,哪些中国人准备去太空啊,你们应该早就完成了这个系统啊,现在,你们是等离子科技领域最为先进的国家哦。

婉晴:这个取决于中国上层的决定,我认为,要靠他们自觉的决定,因为现在军队好像并不是一个整体,等到哪一天他们愿意变为一个整体,就会更容易一些。

凯史:为什么我们不让所有的凯史实验室都团结一致呢,每个实验室负责完成一部分。

婉晴:可能他们不想放弃权利,不想放弃头衔,因为,您知道我们有很多不同的行政区,这要看谁是头,谁是老大,我不是很清楚。

凯史:但是中国的凯史基金会可以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工作啊,大家一起努力实现太空飞船或者其它的。我认为你们中国应该团结所有的凯史基金会成员,你们有很多人,但是没有一个牵头的。现在怎么了?

婉晴:您先说吧,凯史先生。

凯史:继续说,没事。

婉晴:您知道一两周前有一篇文章,所谓揭露凯史基金会和凯史先生的丑闻的假新闻,他们都很担心这项科技是否会被……

凯史:哈喽,哈喽,我们失去她了吗?哈喽,能听到我说话吗?

婉晴:OK,我再说一遍,一两周前有一篇假新闻说凯史先生被判刑了,他们很担心凯史科技会被我们政府或利益集团封杀……

凯史:你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中国政府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说不要在意比利时法庭的判决,这项科技就在国家的手中,另外,这也是一个极好的宣传,因为,劳伦森先生是一个杀手,他什么都干得出来,凯史基金会的支持者们都知道是他谋害了法比奥。当我们这样说的时候,很多人都说这不可能,我们在警察局,在法庭上都能看到他,他是一个恐怖份子,虐待儿童,国际法律将会制裁他。他们写的东西要多少有多少,这个没事,回头找一下那个谁的文章,他现在已经被判终身监禁了。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婉晴:斯特林阿伦。

凯史:对,是他。斯特林阿伦比劳伦森更坏,他知道他会被捕,因为他偷了很多科学家的研究成果。你们问一下德克先生,两年前流窜到深圳,带着一份我的专利的拷贝,叫什么,你们称为喀什米尔效应,试图在深圳注册专利。有6个人都看到他在那,他就是个忽悠。他当时跑去跟深圳凯史基金会的小伙子聊天,他叫什么来着?Soheil,他带着阿曼,他还带着埃利奥特科斯塔瓦博士,他试图用一个国际财团的名义顶替凯史基金会,这就是他们的惯用伎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他踢出去了。后来,他有流窜回阿特拉尼(意大利)试图说服我,我说你就是个蠢人,你明知道我们不会注册任何专利,他试图蒙混过去好制造更大的危害。这个人没有道德观念,他什么话都能写出来。让我向中国社区解释一下,我们需要打这个官司,我们花费了10年的时间争取打这个官司的机会,好把劳伦森先生和他的团队送进监狱。我们期望输掉这场官司,因为他们早已在威胁法官。那个星期我们声明过,我们希望被判决,我们希望被判有罪,我们还告诉他们我们会那么干的,因为我们会把他们送上欧洲法庭。现在,劳伦森先生和列诺尔先生的团队碰头商讨如何干掉我。因为,他们知道无论走那条道都会被我们抓住。劳伦森先生和列诺尔先生正在密谋针对我的暗杀计划。我们看到他是如何搞定警察的,在法庭上对警察下命令。公民是无法命令一位警官的,除非你自己就是内部的高层人士。从那天开始,他们的计划就变成了如何暗杀我。劳伦森先生在牵头策划。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你们中国人就很清楚是谁干的了。我们很清楚列诺尔先生和他的团队策划在我上法庭前进行暗杀行动的细节,或者我们也可以在法庭上声称受到了威胁。我们根本就不希望打赢,我们希望能输掉这场官司,我们需要这次宣判来将比利时国王带进欧洲法庭。一是因为他们对我们所做的事情,第二是因为比利时国王的双手沾满了被他虐待了的孩子们的鲜血。具体人数我们也不清楚,将来我们会查得水落石出的。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会继续,劳伦森先生会被国际法庭传唤。我们在密切关注动向,告诉你们未来十天将会有巨大的变化。我们已经搞定了,政府正在开始行动,他们已经知道劳伦森先生干的是什么勾当。你们要知道,他在贩卖儿童,这一线索是由英国政府提供的。我们不会进行揭露,这应当由总统办公室来做,而不是我们。但是我警告你们最好悠着点。

凯史:如果凯史基金会的支持者们研究一下那个窃取他人劳动成果的人,你们看看欢乐立方(Happy Cube),查一下他的专利,后来他就杀害了欢乐立方的创始人,就像对我那样给他下毒,最后死于心脏衰竭。这就是劳伦森的惯用手法。他给我下毒,在书发行之前拍了张照片,不幸的是他最后自己中毒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有很长一段医疗记录都证明现象跟我第二次中毒时一样。这个人是个凶手,他窃取了很多东西,所以他得不停写东西来让自己不被抓。你知道接下来他会怎样吗?他会假装心脏病发作或中风的,你们瞧吧。他现在开始给很多凯史基金会的支持者们写东西,你们也看到他写给阿扎博士和阿曼的信息。现在,他知道他已经被逼到墙角了。在我们出席的那次法庭上,他伸出了他的黑手,当我告诉他们会有什么下场的时候,他们开始不惜一切代价在宣判日之前除掉我,同时我们也知道他们恐吓过那个法官。我们并不想赢这场官司,告诉中国社区,我们需要被判刑,因为那样我们就可以进行第二次、第三次上诉直到告到欧洲法庭。等到了欧洲法庭你们只需要调查两件事情,一是这位国王的血样,列诺尔先生的血样,劳伦森先生的血样,然后我们就能告诉你他们是如何跟那些失踪的受害者的采样联系到一起的。告诉你们一件事吧,有多少中国人知道这边所发生的事实真相?请你们继续保持坚定,你们的知识应当与(对我的)人格污蔑无关。我们在所有的国家之间平等的传播知识。当人们说,我们与这帮人斗争了十多年时,你们大家都生活在中国这样一个和平的国度,你们不知道当这些欧洲的禽兽成为统治者是是什么样子。你们的一位很顶尖的科学家跟我说了一句很美妙的话,他说,在我们中国,领导人从来都不担心被暗杀,因为没人会这么做。而你们欧洲领导人每天都胆战心惊,因为他们不对,他们不公。我是无所谓的,如果有人因为这次法庭发生的事情而改变对基金会的看法,那么他也不配成为基金会的一份子。因为,不是这项科技本身有问题,而是针对我个人的人格,应该让他们得逞吗?看看爱迪生是怎么对待特斯拉的。没有人比爱迪生毁坏特斯拉(名誉)更严重了,他制造了电椅去证明特斯拉的系统是错误的,他甚至不惜杀人,他还把大象放到极板上,不惜杀害动物。这帮人是铁石心肠。你们要知道,像劳伦森这样的人,有盗窃的前科。你们问问他有欢乐立方的许可协议和专利吗就赚了几百万?那个被你盗取专利的人后来怎样了?同样的死于中毒引起的心脏衰竭。而劳伦森先生什么(技术)都没有。除了恐吓还是恐吓,他也就干了这个。他笨到完全不清楚进入基金会后,我们给了他多少知识。而他呢,有哪怕是参与补充任何一点点东西进去吗?没有,因为他就是来偷的。我这里有证人,你可以说两句吗?你能过来一下吗?现在这个人就是当时在深圳那位,阿曼也在场。现在你们知道他是谁了,他明天会回家去。

某人:我在,实际上当初我并没被邀请,我在那边是在着手筹备建立工厂和中国凯史基金会,那边其实是这样的……实际上那些人到那里去是为了分裂凯史基金会。那是我无法接受的,因为凯史基金会的宗旨是致力于团结全人类。我不能接受他们一开始就上来搞分裂。

凯史:当时都有谁在。

某人:德克,艾丽亚。

凯史:当时他们带你去做什么。

某人:注册专利。

凯史:什么专利。

某人:我们当时是注册喀什米尔效应的专利,我说,你应该把你做的事情给凯史先生看一下,我说,你最好到伊朗去亲自说明一下,我还说,我不想参与其中。我想做一些正确的事情,而不想造成分裂。我不想做一些让我们无法团结的事情。我说你最好把你从开头所做的事情全都说明一下,我需要凯史先生来做这个决定,看他怎么处理。他们当时在卖一家公司,我不想参与进去。从那时起,他们就停止了,所以他们一开始就是错的,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这就是真相。我说过我不想参与那种一开头就不正确的事情,我们必须正确的开始,我们必须团结我们所有的人,我不想分裂我们任何一个,或者是一部分,我就说这么多。

凯史:你们看到第一个做错的事情就是我们公开了我们的专利,而我们没有去注册这个专利,他们想假借凯史基金会的名义在中国注册这项喀什米尔效应专利,他们利用了基金会中中国这个弱点,现在你们应该了解这个人了,他就是个江湖骗子,没办法,这就是为什么他从比利时飞到中国去提交这个专利。现在中国的人们应该了解这个人的品性,他先是偷欢乐立方的,然后又想注册喀什米尔专利,而我们的宗旨是不注册任何专利,而他又如何能去中国注册专利呢。你们太容易相信人了,所以,你们相信这个家伙是你们自己的问题,当然我们也相信过他,但是他也就是个强盗,你们很快就会知道。我们想让中国社区知道,我们就是想被定罪,我们就是想被判有罪,因为这是唯一能够允许我们进入欧洲的司法体系来阻止这类恶行的唯一办法。很多中国的支持者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可以说你们绝大部分人很快就会知道,非常非常快,比利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国际性的针对比利时这样的国家。为什么这个国家40%的收入都会用于研究武器技术,你们知道如果中国增加40%的预算用于武器会怎样吗?最后这个星球上一个活人都留不下。要理解他们的惯用伎俩,而且没错,我们就希望被判决入狱,我宁愿不止被罚一万两千欧元,因为这样我才能为这些人伸张正义,他们早就威胁过法官了,我们很清楚最后的判决结果,他们早就成立了组织来暗杀我,还说,这次一定要把他送上路。啧啧。他在法庭并没有案子在参与却有席位,他突然冒出来并成为了法庭的一员,而当时法庭在场的人看到他向警察下达指令,我也跟警察在一起,一般公民是无法指控警察的。而现在他已经策划了最终的暗杀计划,这一次,就在开庭之后,无论是哪种方式,无论我们采取哪种方式,如果他们撤诉,我们就会去报警,去上级法院,如果我们被判有罪的话,那在欧洲的法律系统中是唯一的办法可以将他们治罪,我们花了十二年的时间来让这帮人被做出,所谓的有罪判决,现在是涅诺尔先生和劳伦森先生,你们不清楚我们是如何跟这帮凶手纠缠的,正如我所说的,你们必须要知道,在中国,你们尊重儿童,而这帮人对儿童没有一丁点的尊重,就是这么回事。另外就是,盗窃。因为他们是辛迪加,你们知道黑帮,这帮人就是黑帮,他是个黑老大。所以他写那些东西给你们,而你们看不到加纳的报纸上的新闻,他之所以明目张胆的写这些东西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快完蛋了。他不得不这样做,他给阿曼发信息,他给阿扎博士发信息,他给所有人发东西,因为,现在他认为他非常正确,因为,这是这项科技所产生的作用,是这项科技带来的这些变化,而不是这个人。我已经随着这项知识被传开,当我一百岁死的时候,没有人会说我是死于心脏病或者是脑袋中了子弹,或是任何他们策划的死法,但是这项知识会证明有多少人被改变。它带来了多少的舒适,这不会变,因为我的知识流传下来了,将来我的名字将与很多其他科学家一样平等。现在几点了?今天午夜,凯史基金会的最高级别会议中将做出另一项决议,你们住在一个和平的国家,中国,你们没有见过西方这些禽兽。还有其它问题吗?

婉晴:OK。您刚才谈到了法庭的宣判,还有那些人的兽行。我的问题是,就算我们把他们送进监狱,又怎样改变西方社会的架构呢,可能有一些文化因素,因为,只有两三个人被关到监狱,是无法改变类似虐待儿童这样的社会现状的。

凯史:相信这点。阿曼说我们并不希望把他们关进监狱,监狱是不应该存在的。如果你关心,如果你在意的话,就不应该有监狱。我们的问题就是,总是通过分裂和杀戮来解决问题,但是实际上这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西方99%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人,就像中国人和其他人一样,只有少数人变了。如果你们看一下,当你能使用正确的处理方法时,我们看到他们利用加纳的部长来攻击我们,而在我们正确和科学的回答当中,这位部长沉默了,他发现了他是怎么被他们蒙蔽了。

1:29:55】为止

 SOURCE:http://mp.weixin.qq.com/s/FojjJz6YLXvdIrrhi1_9IQ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