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主人在山上有个宅邸和一群仆人,他告诉仆人他将要去朝圣:「可能要一年、可能要二年、可能要三年,或者我可能还没完成旅程就回来。可能会在中途随时返回。所以每天要准备好。房子必须保持在我想要的状态。记住我随时会回来。」

 

  仆人们感到很为难。如果他给了一个固定的日期,那就能好好休息和享受。后来每个仆人每天工作一小时;只要一个人看守。数年过去了。事实上他们完全忘记主人要回来,已经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任何经过的人都会停在门口:「多么美丽的宅邸!谁是房子的主人?」

 

  然后值班的仆人会说:「是我。我是这个美丽宅邸的主人。」

 

  但人们感到有点困惑,因为房子的主人每次都不同。值班的人一直改变:每个人每天只需工作一小时。你下次来会看到另一个人,他也会说他是主人。

 

  然后有一天主人出现了!仆人乱扔自己的衣服,赤裸的来回奔跑,寻找他们自己的衣服…一团混乱。

 

  主人说:「怎么回事?」

 

  他们说:「我们要请您原谅。因为你这么多年没回来,我们以为你不会回来了。我们开始用你的东西,为了避免冲突和争吵,我们决定值班看守的人就是主人;遵从他的命令,但只有一小时。之后你仍是一个仆人;换另一个人是主人。」

 

  葛吉夫常常说这个故事来象征我们内在的世界。有很多个人格——而且他们不断轮替。像扶轮社。每个成员都能轮流担任主席。每个人都希望轮到他。

 

  如果你持续观看…不要干涉这些人格,因为那会造成更多的混乱,更多的困惑。只要观看,因为观看这些人格会使你越来越觉知到,在那些来来去去的人格中,有一个不是人格的观看者。人格无法观看人格,因为人格没有灵魂。这使得一件事情非常清楚:有个东西不断的观看内在的人格游戏。那就是你。所以越来越集中在观看,这些人格会消失。一旦没有人格留下,你的实相——主人——就回家了。

 摘自《渡岸法光(上)》

 http://mp.weixin.qq.com/s/QJR2ZKrOh62JsIeAAK71A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