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1

 

 

我相信我们的身体心灵会摄取、处理三种基本类型的养料

 

第一个层次就是我们吃进体内的物质。我们吃了些什么、如何吃下去、身体心灵如何加以处理——这些因素当然都会影响我们的生命状态。

 

第二个更重要的层次是我们所吸收的信息。我们摄取了哪些信息、如何加以吸收、如何加以处理,同样也会影响我们的生命状态。

 

身体心灵营养的第三个层次就是能量、情绪和精神的层次,我相信这是最重要的层次。在这个层次里,我们摄取了那些会让自己觉得健康、快乐的情感和态度。我们如何摄取这些情感和态度、如何使它们与身体心灵结合为一体,将会大大影响我们的生命状态。

——·戴奇沃迪

  

1

 

假如你看到我,也许会认为我很健康,体型匀称。如果你是医生,你可能会说我的身体状况良好,有一副活力充沛、骨肉匀称的身体。

 

可是当我仔细观察自己时,我看到的是各种各样的不平衡、混乱和尖锐的棱角,突显于我的身体结构里,也盘踞着我的灵魂。这些冲突不仅精确地造就了我的身体,也具体地塑造出我的个性和生活。

 

事实上,我的身体非常不对称。我的右腿比左腿长,我的左手比右手小,我的右肩比左肩低,我上半身的肌肉比下半身发达,我的骨盆稍微往顺时钟方向偏了一些,我的脖子有点往右倾斜,我的脊椎不够挺直,我长了一双扁平足,我的右手比左手协调,我的左腿没有右腿灵活……这些不对称和不平衡的地方说也说不完。

 

我不够优雅,因为我的生活并非总是一帆风顺;我不够平衡,因为我的情感也并非平稳和谐;我不算对称,因为我的行动原本就不对称;我全身的肌肉力量不均衡,正如同我的兴趣也没有平均分配在生活的各个层面。

 

从某方面来看,我的身体就好比地球的外壳,可以从山岭、峡谷、河床和起伏不平的地形推断出它的历史和形成过程,而我的身体也就表现出我这一生所经历的无数考验和突破性变化。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反映出我自己的某个层面,它由心理向外延伸,化为具体的血肉,不断面对我所承受的欲望和挑战。

 

在我试图深入探索自己生命及其存在的意义时,我发现我的身体和我的心灵是彼此对照的,而我的人格所赖以形成的情感和经验,也会影响肌肉及组织的形成和结构。我愈来愈了解自己已往的历史和生命各种可能的极限,也渐渐发觉某些方法可以发掘、观察并改进身体与心灵的关系。

 

当我们探索身体心灵的不同层面、观察它们如何具体呈现时,请不要以这些内容来挑剔你自己,而应该欣赏你自己的特色。当你学会如何阅读自己的身体心灵时,别忘了欣赏你的肌肉和四肢所诉说的故事,那些活生生的故事充满了过去的经验、眼前的热情及未来的憧憬。你愈能了解自己身体心灵的特性,就会拥有更高的自觉。

 

以我自己的生命而言,我早就放弃追求“完美的身体心灵”或“理想的生活”了,因为它们根本不存在。我宁可花更多的功夫去了解自己本身的潜能,借此发掘出“最符合”自己需求和梦想的独特生活与身体心灵。当我以这样的心态致力于自我成长和自我探索时,这些工作不但不显得琐碎,反而成为一项充满乐趣的探险之旅。

 

 

2

 

身体心灵的成因,传统上,影响人类身体心灵形成的五大因素为:

1)遗传

2)身体活动

3)情绪与心理活动

4)营养

5)环境

 

遗传包括我们与生俱来的各项因素。这方面的信息与结构由父母传给我们,因此,毫无疑问,遗传是构成每个人独特身体心灵的重要因素。显而易见,我们很难孤立地考虑由遗传所控制的身体与心理层面。

 

第二个重要因素是身体活动,包括我们一生所经历过的所有身体行为、活动和经验。走路、睡觉、骑自行车、做运动、用指甲敲东西、坐着、生产和弹钢琴等活动都足以塑造我们的身体心灵。我们自己做了些什么、怎么做的、多久做一次、做了以后感觉如何,都会由肌肉、骨骼和肌肉神经共同表现出来。

 

虽然身体活动往往能够让我们以健康、充满活力的方式成长发展,不过它也可能造成限制,使身体心灵无法获得最大的发展。威廉·舒茨举例说明了这种可能性:

 

生理创伤可能干扰我的自然成长过程……就像修剪树枝可以使一棵完全成长的树木变成迷你型盆栽。

 

假设在我小时候扭伤脚踝,休养期间为了让自己走得更平稳,我会把身体重心往前移至脚趾上。如果不弥补这种不平衡状态,我就会前倾而摔倒。于是为了维持身体平衡,我会收缩后腰的肌肉。如果这些肌肉变得太有力,我会向后倒,因此我必须采取另一项补救措施,也就是把头部向前伸,当我以这种方式获得平衡时,我的腿部、背部和头部肌肉都拉得很紧。

 

要是我一直维持这个姿势,肌肉所承受的紧张压力最后演变成长期压力,连结的组织不断成长以协助肌肉维持这种僵硬的姿势。结果肌肉便丧失了弯曲及适度放松的能力。

 

 

 

第三种因素是情绪及心理上的活动,这也是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因素。虽然大多数人都能接受情感、态度和经验会影响身体心灵状态的这种说法,可是影响的程度有多深,大家的看法却大不相同。

 

举例来说,如果我很紧张,觉得胃不舒服,我自然而然就把生理上的征兆归咎于心理压力。或者,如果我刚和女友吵了一架,事后觉得脖子僵硬,头痛愈来愈厉害,我大概会告诉自己:是争吵引起了这种压力。

 

可是,这种身心性的联想可以解释一切吗?如果我喉咙痛,我会把它和自己压抑的怒气联想在一起吗?如果我扭伤脚踝,是不是因为我正处于情绪不平衡状态才发生的?如果我气喘发作,会不会是因为我无法平息闷在胸中的怒气?如果我得了痔疮,是不是因为我过于压抑所有的感受?如果我觉得幸福快乐,会不会是因为我的身体心灵正处于松弛而整合的健康状态?

 

大多数人可能不会把情绪经验和生理症状联想在一起。反过来说,有多少人会从身体结构追溯自己的个性与情绪经验?然而,越来越多证据显示:我们的情感和态度会直接影响姿势、动作、呼吸和成长;正如身体活动会让我们形成部分的自我,某些情绪活动和经验也有相同的作用。

 

例如,想象你现在非常紧张沮丧。这样的心情下,伴随而来的是腹部不适,也许还有呼吸急促的现象。如果你每天必须让这种身心状态维持好几分钟,连续几个月之久,结果会怎样呢?经年累月之后,你的腹部和胸部肌肉为了应付这种紧张状态,在压力与阻碍之下开始变形。 

 


或者想象你很不快乐,情绪很低落。让自己的身体根据这种心情摆出姿势:你可能耸起肩膀,胸部缩进去,全身反映出一种沉重的感觉。

 

肌肉所承受的情绪刺激和身体活动一样会对身体造成类似的影响,只不过我们比较不容易找出心理刺激的来源,也比较不容易察觉它的影响。我们的身体根据情感塑造成形,反之,情感也会被局限在身体组织里而变成习惯。以此观点看来,身体心灵在某种程度上可说是我们情绪经历、心理活动及身心习惯的产物,在我们一生中不断地更新。

 

构成身体心灵的第四个重要因素是营养的摄取。我所说的营养泛指身体心灵吸收消化以提供再生及继续成长的所有能量,无论心理或生理能量都包括在内。至于哪一种能量最健康、最适合我们,可能每个人所持的看法各异,不过大部分的人都认同:营养在身体心灵的创造和维护上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环境是最后一项重要因素。环境是指我们生存所面临的一切生理、社会及心理处境。就像遗传一样,环境因素是我们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出生时自然接受的;不同的是,我们有能力改变环境因素——只要我们采取措施改变这些因素,或者干脆换个环境,我们就能改变它对个人发展的影响。因此我们与环境的关系可说是处于随时可以改变、重新安排、重新创造的动态过程中。我们很难与环境分开,因为从某方面来说,环境在我们体外,也在我们体内。

 

 

3

 

为了方便教学,我常把这五种构成因素分开讨论,然而事实上它们是无法区分的。在本书中,我将讨论重点放在影响身体心灵形成的第三类因素:情绪活动与心理习惯。虽然这类因素与其他四类的关系密不可分,但它对人类身体心灵持续发展的影响却是最深远的。

 

我了解情绪经验、心理选择、个人态度和形象不只影响到人体机能的运作,也强烈影响人体的结构与形状。当然我并不是说遗传、生理活动、营养和环境不会影响身体心灵,而是说当上述这些因素集合起来形成人类的身体心灵时,精神力量的影响力是最强大的因素。

 

当我们探讨情感经验、情绪表达和生理结构有什么关联时,我们会遭遇另一个困难。这是一个老掉牙的问题: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到底是情绪经验和心理信仰形成了身体的结构组织?或者是身体结构较倾向于产生某些特定的情绪和态度?答案应该是两者皆是。

 

心灵转化为物质和物质转化为心灵似乎是一种循环回馈系统:当每一点信息与经验进入组织,接着就会成为产生其他信息与经验的因。所以如果我们要想诠释身体语言、结构或心理,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有认识它们之间的关系,因为鸡和鸡蛋有时候根本无法分开谈论。

 

研究心灵与身体间存在的关系不是一门新学问。这是所有未知领域中最珍贵也最令人迷惑的学问。只要人类思考着健康、生存、情感、思想、梦想、生命及“自我”等问题,我们难免会对这个未知的领域提出数不清的疑问。

 

传统上,以印度和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化认为肉体与心灵是不可分的一体两面,这可以从东方人的健康疗法、教育形式、宗教组织、心性修行等方面看出来。他们一直以这种观念看待生命及自我发展,认为经由探索和发展自我,一个人可以获致身体心灵的和谐,从而达到快乐、幸福的境界。

 

而在西方,人们却将身体与心灵一分为二:一半是存在于头盖骨之内、两眼之中的“心灵”,另一半是在心灵之下生存、活动的“身体”。这种心灵/身体二分法明显反映在西方人的机构与文化过程中。由于大家在认知上把自己分为两个部分,对于各项活动也就区分得更精细,结果更倾向于心灵/身体二分法,而非二者合一。由于这种分裂情形,难怪心灵和身体经常互相竞争、争论不休,缺乏整合的力量。

 

事实上,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在组织及功能上与其他任何一个细胞都有关联。同样的,所有的思想、信仰、恐惧和梦想在心灵组织与功能上也密切地联结在一起。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的细胞与思想之间存在着极为直接的相互关联,而且超出你所相信的程度。

 

生命的每一个层面一直都以某种独特的方式与其他任何层面紧密联结。如果你能发现并整合它们之间的关系时,你的身体心灵就会更和谐,进而也能消除内在的冲突,使身心更健康。

摘自《身心合一》

肯·戴奇沃迪 

邱温 译

 http://mp.weixin.qq.com/s/k2g92aDvTp2qRwJz3vGpOQ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