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挖掘火星》

 

(視頻: Frank Tsai)

 

 

(騰訊視頻--來自網路)

 

 

 

文字整理:塔莎极光

内容提要:

古代建筑种族在月球被损坏的月球玻璃穹顶

火星建筑真相

40年代初德国纳粹坎坷的火星殖民之旅

传送口技术

火星生物与火星土著

 

大卫威尔科克:欢迎来到《宇宙揭露》!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本期节目我们将会说到德国人的火星之旅,当然还有以前节目中一些非常重要却没有得到解答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在月球上我们发现的古遗迹在火星上也发现了,所以我们要说说自从德国人在两个星球上发现这些以来,月球上的史前古遗迹和火星上所发现的有哪些不同。这将为我们了解德国人在火星上到底做了什么理清思路]所以本期节目中将会提到这些。科里,十分感谢你能来参加我们的节目。

科里古德:谢谢。

 

大卫威尔科克:那么科里,在上一期节目中我们谈到了德国人在月球上的进展,据说这些都是古代建筑种族创造的,你怎么看?那些月球上的古遗迹是他们第一次有能力登月开始做研究的时候发现的吗?

科里古德:是的,整个太阳系中,遍布着古代建筑种族的遗迹,地球的地下也有。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在月球上发现了什么特殊的古遗迹吗?

科里古德:我认为你可能感兴趣且最有意义的一点是,许多这些古遗迹,显而易见的是为一些很高的族群建造的,除非他们是一些特别喜欢大空间和高高的走廊和门框的人类。

 

大卫威尔科克:你说非常高用英尺为单位来说,那些人大概有多高呢?

科里古德:一些石座和门框,按现在标准来有六七、八十英尺以上。

大卫威尔科克:六七、八十英尺高。

科里古德:真的很高。

 

大卫威尔科克:你刚才说石台它们是什么样的?会是我们在地球上看到的这样或者相似的吗?

科里古德:他们称之为宝座,但是那些石座它们是沿着墙朝外摆列着的,我想那更像我们在古堡中看到的一个有许多宝座挨着墙摆放,陈列宝座的屋子。

大卫威尔科克:这些座位是只做了基本的加工,还是有什么华丽的装饰?那座位是怎样的美感?

科里古德:石座上面曾有过一些文字和标示,还有一些符号但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喷砂或者消除了。那些建筑的其他区域也都有各种各样的文字、字符或者图画的标示。它们被抹去就像一个我想,他们在说胜利者总能书写历史。当然也可能是数千年前,其他的外星人登陆并决定我们要书写历史,我们不想成为任何人们要被奉为神明,于是他们抹去了那些文字。

 

大卫威尔科克:那这些宝座是不是就像我们在地球上所看到的总统山一样是在山壁上雕刻出的呢?还是在室内?

科里古德:它们是室内的,这很有技术含量,这很显然需要很精细的操作,超出常规的精细处理。

大卫威尔科克:那么向我们描述一下,你是怎么找到屋子的?你看见了一个圆顶?然后就进去了?它是建在山壁内吗?还是在地下?你在哪真正的看到这些房间的?你怎么进去的?

科里古德:它们几乎是完全被月球表面的灰尘和流星的残骸所覆盖着的。它们已经存在很久很久了,但是肯定有一部分已经被挖出来了,确切的说可能有十分之一露出了地面,就这样才被发现的。如果想要挖出其余的部分他们就得进去进行挖掘并检查内部。

 

大卫威尔科克:在月球的对地球面和背面都有那样的建筑吗?

科里古德:是的,都有。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他们看到了那些建筑通常是正方形还是更多的是圆形的?我说的形状是指一个基础,而不是月球不规则表面上的什么地方。

科里古德:这些建筑根据建筑环境的不同呈现出不同的形状,而且是用各种不同的材质造成的,包括以前提到的透明的铝合金,或者大部分的建筑是用这种材料建造的。

 

大卫威尔科克:许多建筑的墙体在从月球的风化层下被发现的时候你可以透过他们看到东西?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理查德霍格兰开始广泛地讨论那些月球上的玻璃穹顶,而且他认为穹顶的内部是可承压的,你可以在里面播种植树。

 

 

 

你有没有证据证明那里真的有玻璃穹顶

科里古德:那里各种的玻璃结构基本上都毁坏了。

大卫威尔科克:包括穹顶?

科里古德:包括穹顶和玻璃塔。

 

大卫威尔科克:你说到毁坏,会是谁干的?

科里古德:可能被什么,由一个大灾难(摧毁)。许多月球上遗留的物品都说明这里发生过一场大规模战争。相当大的一部分出自更久以前的物品和材料被遗留了下来。时间的海洋就是这么神奇。不同的种族在表面上所遗留的物品和建筑的数目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大卫威尔科克:那么我们来谈谈在月球和火星上发现的各种物品的相似程度吧,因为德国科学家,我们得说幸好他们不都是纳粹,当他们前往火星,他们是否发现了和月球上相似的建筑呢?

科里古德:是的,那些古代建筑种族和其他的族群,进入了我们的太阳系,随着时间的沉浮,为了统治太阳系而战斗,统治,被推翻数千年后又回来,就这样持续了数千年。他们的建筑已经在太阳系的各个角落被发现,我们的太阳系遍布着各种遗迹。

 

大卫威尔科克:你以前提到过在我们太阳系边缘有一个通往其他银河系的大型传送口?

科里古德:那是一种传送系统,是宇宙网络的一部分,而我们的太阳系恰恰处在一个令人垂涎的位置,而且传送系统不止通往其他银河系,同样也通往我们银河系的其他星系。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我们就好像在一个高租金区。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你是不是想说相比一般国家地区,我们的太阳系有着更多的殖民和历史?相对于像这样一个都市化的区域?

科里古德:据说我们基本上就是宇宙丝路上的绿洲。

 

大卫威尔科克:近日美国宇航局传出在火星表面有着一片至少占一半面积的深1.5英里的海洋,好像在北半球。美国宇航局是这么说的,你觉着他们为什么要说这些?

 

 

 

科里古德:我觉得在人类的潜意识中每当谈及火星,就会觉得非常荒谬想要逃避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许多人都有看过卫星拍到的地地球和火星的卫星影像,把它们并排放在一起,地质上可以证明地球和火星表面有过同类型的地壳运动。

大卫威尔科克: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或者听说过,火星曾一度和地球很像?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你提到过小行星带曾是一个被摧毁的行星,霍格兰和其他人都曾说到火星原本就是那个行星的一个月亮,你听到过类似的说法吗?

科里古德:根据智能平板显示,火星曾一度是存在于小行星带位置的一个超级地球的卫星。

 

大卫威尔科克:那么火星当时是否有水和海洋呢?

科里古德:它曾经有海洋和厚的大气层,在偏离原轨道形成小行星带的过程中都被吹走了。

大卫威尔科克:当你阅读一个像托马斯弗兰盾博士那样的天文学家的作品时,那些被他称作行星爆炸论(简称EPH)的研究,我们可以知道火星一面全是环形坑,而另一面却十分平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