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社会,什么都求个“快速”和“批量”,

 

就连修行“开悟”、“见性”也不例外。

 

网上网下,轻易就判一个人开悟没开悟、见性没见的不在少数。

 

 

古之大德催生一个明性见性的弟子,没有数载,鲜有宣说的。

 

就连慧能这样的人,明心见性了其师也未公开宣判,于十五年后,

 

也是让法来说他见没见性,而不是人说他见没见性。

 

 

眼下一些道场,有人闭几天关,师与谈几句话;

 

甚至有些网络道场,未见其人,基本是隔山对谈……

 

其师也会宣称他“开悟”了、“见性”了,

 

多么轻率啊。

 

 

古师肯定一个弟子,察其言,还得观其行,然后才能对其点一点头。

 

象这样动不动就说这个弟子“开悟”了、那个弟子“见性”了的非多见。

 

你说你见了,见什么了?你说你明心了,明什么心了?

 

即使你真见了那个空性本来,三分路也只不过走一分嘛。

 

从有到空,到不空,到空不空,没几个回来,怎敢轻易说“我见了”呢?

 

 

网上网下,眼下为什么突然冒出了那么多见性、开悟的人?

 

原因无非有二:

 

一者师者轻率地宣布弟子开悟没开悟;二是其师也不知开的哪门子悟。

 

师者轻宣弟子有没有开悟,降低了开悟的门槛,因此,开悟者也就批量增加;

 

二则师也是个半熟,师以自己的标准来衡量弟子,当然接近师的也多。

 

如此一来,师成见性批发师,开悟弟子批量涌现,也就不奇怪了。

 

 

轻易宣称弟子见性(开悟)会产生什么后果?徒自生了一批狂徒!

 

师者指只空以为本来,弟子抱虚空以为有成,

 

于是师感有成就,弟子也得意,一派大好喜人景象。

 

于是,师走四方,扬眉吐气;以为我知,无所不谈;幽说幻化,以为神通。

 

于是弟子,四处论法,辩才无碍;思辨滔滔,大现我能;俊机雄毅,以为我是。

 

 

指空以为本来,令弟子抱空以为抱宝,使弟子偏空慧而无真定,得少为足;

 

以不学为圣学,对事玩忽,对人轻率,以为世间一切皆空,必何那么认真?

 

工作不求上进,在家不敬父母,出门邋遢随意,失却国土庄严……

 

如此轻率说人以见性,与于弟子,有何益哉?

 

 

更有甚者,以空相以为空性。有弟子求空心切,于打坐或闭关期间,

 

忽然进入空冥,其身大若无边,其见圣光妙有,其感好不快哉……

 

于是,有师说“见了,见了”……何见之有?

 

妄认空相为空性,错认空魔为空佛,盲人指路安可信,徒把他乡当故乡。

 

 

亦有师者:人多时,堂堂以言正法,人少时,私私以说迷象。

 

将过去修行途中邪思幻象,以为真实神通,私说弟子,以为满足,以述我能。

 

三界一真,不动不摇,有见皆妄,何来真我凌空飞翔,穿墙透壁,以为实相?

 

一身正气,不生邪法;若有法邪,正气安在?当自思维。

 

 

安坐道场,轻微细惑,迷人一片。

 

不守正觉,不在正等,师偏一分,弟斜万里;邪中飞翔,几日返回?

 

不能审除细微惑,哪堪于十方界坐道场?

 

有菩萨心,没诸佛智,道场岂可轻易坐!

 

 

道场者,师是定海神针。师慧,则道场祥和;师定,则道场清净。

 

若师心摇,则道场震动,十方弟子心不稳;

 

若师心偏邪,师功则与魔王家输送弟子;

 

十方师者皆是佛头,头动则身动,头坏则心病;

 

为师者慎应慎于弟子,不可轻言轻行矣。

 

 

善知识,见性不是修行的重点,亦不是修行的终端。

 

见不见性,之于一绕修行,只是一节。

 

见性犹如开花,植物开花,只是其从种子到果实之中最普通平常一环也,

 

其“重要”、“美好”岂可超过芽、苗、茎、叶、枝、果等?

 

 

况且:见性前,人智没少一分;见性后,心慧没多一点。

 

见不见性,都是其心,都作其用;若心无想,一切自然。

 

只可能,假如你一心想求见那个,那个会闷煞了求见人。

 

但若你有那份定力,有情下种,埋头修行——在正确的路不断地精进,

 

开悟见性,成道结果,迟早的事矣,何须急见?

 

姑娘大了要嫁人,怀了孕就要生孩子,岂可要人妄操心也?

 

 

为师带徒修行的,无须强调见性;

 

作师的只须把弟子带上正确的修行路,正念觉知,老实用功即可。

 

如同种地、种花,把种子播下,只须辛苦照顾土地就是了;

 

不需多想,时间到了,芽自长,叶自抽,花自开,果自结,不用多操心。

 

播下种子就期待开花,加肥加料,只催畸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