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8 奥修

 

 

  在哈古音禅师所住的那个村子里有一个女孩怀孕了,他的父亲逼问她,叫她说出她爱人的名字,最后为了要逃避惩罚,她就说那是哈古音。她父亲就不再说了,但是当那个小孩出生,他立刻将他带到哈古音的面前丢给他。 「似乎这是你的孩子。」他说,同时极尽侮辱之能事,冷嘲热讽地痛批这件丢脸的事。

 

  哈古音只是说:「喔!是这样的吗?」然后将那个婴儿抱在他的怀里,从此之后,不管他去到哪里,他都会带着那个小孩,将他裹在他破旧的袍的袖子里。在下雨天和暴风雨的夜晚,他会跑出去向邻居要牛奶。他的很多弟子都认为他已经堕落了,因此就反对他而离开他。哈古音一句话都不说。

 

  就在那个时候,那个母亲发觉她无法忍受跟孩子分离的痛苦,所以就坦白承认那个孩子真实父亲的名字,他父亲冲到哈古音禅师那里,俯卧在他的面前请求他的原谅。哈古音也只是说:「喔!是这样的吗?」然后将小孩子还给他。

 

  对一般人而言,别人的话太重要了,因为他没有他自己的东西。任何他所认为的自己只不过是别人意见的搜集。有人说:「你很美。」有人说:「你很聪明。」他就一直搜集这些资讯,因此他总是在害怕──他不可以做得让人家对他有不好的评语,他不可以做得让人家对他失去尊敬。他一直都在害怕别人的意见,害怕别人怎么说,因为一切他所知道的他自己就是别人对他的评语。如果他们将那些评语收回,他就会变得赤裸裸,那么他就不知道他自己是谁,到底是丑的,还是美的;是聪明的,还是不聪明的。他对他自己的本质存在没有概念,甚至连模糊的概念都没有,他依靠别人。

 

  但是一个静心的人不需要别人的意见。他知道他自己,所以别人怎么说是没有关系的,即使整个世界都说了一些反对他自己的经验的话,他也只会笑一笑,最多就只会有那个反应,但是他不会采取任何措施去改变别人的意见。他们是何许人?他们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还试图要给他贴标签。他会拒绝被贴标签,他只会说:「我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这就是我的方式。」

 

  ~ 奥修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