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产快速上涨的希望与焦虑

 

(2017-11-08 10:44:41)

 

 

11 7 日,全球不少国家的股市持续上涨到了十年新高。比如香港股市上涨到 29000 点,澳大利亚、越南、印度股市也是如此。美国三大指数尽管昨天走势有些微下跌,但这段时间来也一直在创历史新高。

 

日本的日经 225 指数 7 日是低开高走,收涨 1.7% 22,937.60 点,为 1992 1 月来最高收盘水平。而日经 225 指数今年以来已经上涨了 19% 了。更有市场分析员预测,日经 225 指数到 2019 3 月可望站上到 2,5000 点,更有分析员预测该指数可望涨到 26,000 点,甚至于上涨到 30,000 点。投资者都看好日本股市。

 

全球的股市全面普遍地上涨,如果以实体经济相比,或以企业的业绩相比,股市指数的上涨已经远远超出的实体经济表现,投资者对此肯定会十分担心。股市的价格涨得这样高,是不是已经出现了巨大泡沫。如果股市出现了巨大泡沫,这个泡沫又在什么时候破灭。就如美国三大股市一样,道琼斯指数迈过 14000 点、纳斯达克指数迈过 4000 点时,就不少投资者在担心,当时的股市是不是有泡沫。如果投资者当时担心股市有泡沫而出,那么当前道琼斯指数已经上涨到 23000 多点,纳斯达克股票指数已经上涨到接近 7000 点,这轮股市上涨的投资机会就会错过。

 

不过,投资者一定要注意,这轮全球股市持续上涨,特别是美国股市持续上涨快到 9 年了,并非是实体经济繁荣,更不是企业业绩有多少好,也不是大数据时代的新经济有多少好,这轮全球股市上涨最为核心的问题则是全球各国央行基本都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只是不同的国家央行所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形式有可以不一样而已,比如中国的量化宽松的货币与美国的就有很大程度不同),而且这种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宽松了再宽松,量化再量化,没完没了,从而使得让整个市场的流动性泛滥。

 

当前市场的流动性泛滥,但实体经济又不见起色时,这时不仅银行不愿意向企业贷款,而且投资者及企业也不愿意贷款投向实体经济,因为这种投资是否能够回收存在严重的不确定性。在这种情况下,央行体系涌流出的流动性不是流向实体经济,而是流向各种资产。欧美国家主要是流向股市,中国则主要是流向了房地产市场。这就是为何全球的市场流动性泛滥,资产价格快速飚升,但 CPI 则永远趴在极低的水平。

 

当前资产的价格快速飚升,甚至于如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那样十年价格可上涨 10 倍,而各国或全球的 CPI 水平永远趴在极低水平,这既与大量的流动性流涌向各种资产有关,特别是涌向房地产市场有关,也与当前全球的国民经济核算统计体系存在严重的缺陷有关,特别是中国的国民经济核算统计体系缺陷更是严重。

 

因为,在这种国民经济核算统计体系下,资产的价格很少纳入央行的货币政策量化模型,也不是央行所关注的价格变化因素。而住房既可投资也可消费,既是投资品也是消费品,但是国民经济核算统计体系则只是把住房作为投资品,住房的价格上涨与 CPI 无关。在这种情况下,住房的价格可以快速飚升,则完全不影响 CPI 变化。资产的价格可以快速飚升,但 CPI 则永远处于极低水平。而 CPI 是决定央行货币政策最为重要的指标, CPI 不上升,利率永远处于极低水平,央行货币只能是宽松,大量的流动性只能从央行体系涌出。可以说,只要各国央行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改变,大量涌现出的流动性还会继续推高股价。所以,全球的股市泡沫特别是美国股市的泡沫在什么时候破灭,就得看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如何变化,目前是完全不确定。

 

至于中国股市,为何没有因为中国式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也创历史新高,或至少回到 10 年前的水平,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中国有一个比股市更为赚钱的房地产市场,从央行体系流出的流动性,并没有流入股市而是流入房地产市场。可以说,只要这个暴利的房地产市场存在,中国股市很难走出当前全球各国的股市行情。政府是希望通过增加直接融资来替代过度的间接融资,以此来降低中国企业的融资成本,降低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但是如果中国股市不能够繁荣,或如当前全球股市持续创新高那样,最多的公司上市所起到作用是十分有限的。因为,股市不繁荣,投资者不进入,上市公司融资的资金是十分有限的,尤其有一个暴利的房地产市场存在更是让投资者不愿意进入中国股市。对此,政府考虑到了吗?

 轉自:社科院易宪容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377371197

 (图片来自互联网)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