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有时候,你无法建立信任。有时候,你无法建立信任,即使涉及到的是我。你也许能够从理论上理解我之无所不知,你当然会把我称作诸如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等等。是的,你会的,你很可能会的。然而,当涉及到你生活中的具体事件,你就不是那么确信上帝的无所不知了。

亲爱的,关键之所在,就是你不可以把生活打成零碎来看,你无法依其表象来了知生活。当然,你希望你的生活里有玫瑰,你希望自己亲手采摘花儿,你希望一切都是美妙可爱。问题是,你看到的是零碎和片断,你没有看到全局及其目的。你可能会认为,如果你爬山,山坡无须如此陡峭。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提供更多的立足之处。你可能在到达山顶后还在纳闷,这样的攀登目的何在?现在你的视野更广阔了,但眼下的问题是你得下山了。

你可能会把你的青春比作是爬山,把衰老比作是下山。可以理解你有此问:为什么会是这样,但追问带给你的是绕来绕去的答复,答复并没有为你的疑心解惑。

你生活中的每一刻都是宝贵的,每一刻都是非常珍贵的时刻。看起来生活似乎是以渐增的方式来到你的面前,然而,正如你听说过的,只存在当下这一刻。如果你能够不悔恨过去、不奢望未来地来体验当下这一刻,你就是把握住了这一刻,你且会将它看作是珍贵的宝石,如它所是的价值。但正如显现出来的那样,你倾向与于只见进步、退步、攻击。你于此刻地球上的生活之上,或添加些或削减些,然后你反对、抗议。

即使你的生活乱了阵脚,如你看待它的样子,你一样也可以喜乐。如果你能够单纯地接受生活的奇迹,接受你之真正所是的奇迹,你的生活自会采用一个崭新的韵律。音乐有很多种类、舞蹈有很多种类,无论你如何喜欢音乐和舞蹈,你抗拒改变生活的音乐、舞蹈。你想要持久地保持在一个调上,你只想要一种音符,并且是高音符。这是你不变的想法,是你喜欢的想法。

你可能以为生活应该以某种方式展开,但生活以另一种方式展开了。

亲爱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生活不是只会唱一个音符的小男孩,但你告诉自己你就只喜欢它的一种形式。你不仅相信你的这种喜好,你更相信你应该拥有它只因你如此期望。当你的生活没有如愿以偿,你感觉很不自在。无论你的生活或者生活本身在你看来是多么的可怕,你无法对生活指手画脚,你无法命令它。但你可能引导了它。可能正是你把它带向了你,但你抗议。在这样的时刻你怎能信靠神---从你的角度来看,从你有限的视野所见---你觉得我在犯错,有时甚至是大错?你坚持认为生活应该是不同的,但生活就是这样,并且,你的生活就是你认为它所是的样子。

如果你不作评判又当如何?若你必须评判,那么以不同的标准来评判又当如何?如果你能够接受狮子的咆哮、老鼠吱吱叫、接受生活就是它滑向你的样子又当如何?如果你能够了解,你所看到的生活之背后还有更多的意义存在又当如何?如果你能够真正了知,生活不只是在某一个方面,而是在各个方面都堪称礼物又当如何?你在地球上活着,其后自有深义,你无须总是抗议和反对。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you-cannot-know-life-by-its-cover.html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