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7

 

问题:钟爱的奥修,我尝试了很久,要写一张关于钱的问题给你。问题非常复杂,我甚至动不了笔。它涉及到友谊、自我形象、诚实正直、信任、聪明才智、认同、放手、执着、内疚、关系,最重要的是我的门徒身份。在这个问题及其答案上请帮帮我。

 

OSHO 奥修 :

 

钱是个奇怪的东西。

 

如果你没钱,事情很简单——你就是没钱。事情不复杂。但如果你有钱,它肯定会让事情变复杂。

 

钱带来的最大的问题之一,是你永远不知道别人爱的是你,还是你的钱,是你有魅力还是你的钱有魅力。要搞清楚非常难,以至于人们更喜欢没钱,至少生活会简简单单。

 

几天前,哈夏跟我讲到亚里士多德·欧纳西斯的女儿。我记得见过她的照片,在欧纳西斯还活着的时候,那或许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她是一个美丽、身材匀称、迷人的年轻女孩。

 

但欧纳西斯死后留给她一大笔钱,那让她进了地狱。从那之后她结了三次婚,每段婚姻都失败了,因为她认为对方爱的是她的钱,而不是她。

 

这从一开始就开始了,结婚日真的是离婚日。结婚当天,她得到了男方的承诺——在法庭上公正的一份法律文件——他不会要她的钱。万一离婚了,他不会索取钱财。

 

现在你能想象这种婚姻值吗?第一天女方就要你在法庭上签署协议,你感兴趣的是她,而不是她的钱,万一离婚了,你不会伸手要钱。离婚已经发生了。

 

在第四段婚姻里她越陷越深。在我描述这第四段婚姻前,我需要额外讲点别的。她变得越来越肥胖、丑陋,好像她内心深处想证明,“无论我漂亮与否,身材匀称与否,你都爱我——你爱的不是我的钱。”

 

她现在变得非常丑陋,以至于她躲避摄影师跟媒体:她会躲起来,不想被拍到。或许那是因为她不确定对方爱的是她,还是她的钱。最有可能的是,跟她结婚的男人是为了她的钱,而不是她。她没有被爱。证据是她开始过量饮食。如果你被爱着,你是如此充满爱,内心如此充满爱,以至于你不会吃太多。

 

我一直在印度旅行,住在不同的家庭里,我遇到至少三个女人跟我说过同一件事,当我住在他们家时,她们吃不下饭。她们第一次告诉我时,我说,“这很奇怪。为什么你吃不下饭?”

 

她们说,“我不知道,但我也不觉得饿。我感觉好极了,从没像现在这样健康。你住在这的三天里,我们吃不下饭。我们会再等上一整年,你来住个三天,那三天成了一个美好的回忆。”

 

当另一个女人告诉我,第三个女人告诉我……我必须看清事实——到底怎么了?她们感到如此被爱,她们非常爱我,以至于不需要任何食物,就像爱已经足够滋养了。三天后她们看起来也不饿,她们看起来并不饥肠辘辘。

 

这三个女人中有一个是耆那教教徒,她说,“现在我知道真正的断食应该是什么了。”她差不多断食了十年,每年断食十天之久。

 

在耆那教传统里,那些耆那教教徒非常传统,他们每年会在雨季断食十天。这个女人差不多十年来每年断食十天,她跟我说,“现在我知道那不是断食,那只是忍饥挨饿,因为我总是不停的想吃的,满脑子全是吃的。因为饿,晚上我睡不着,即便睡着了,有几会儿或好几小时我也会梦到食物。我会想着食物,我会梦见食物,我脑子里除了食物啥也没有。你住在我们家的那三天,我明白了什么是断食。我从没想过食物。事情很自然,我完全不饿,我感到非常满足。”

 

欧纳西斯的巨额财富让这个可怜的女孩进了地狱,让她觉得自己不被爱。她没有跟一个像我这样能告诉她事实的人联系……问题不在于你应该被爱,问题在于你应该去爱。

 

为什么要在乎对方为什么爱你?你有想过自己为什么爱对方吗?为了什么?然后你就能明白了。

 

或许是因为他的头发?那么你并不爱那个男人。或许是因为他的双眼?那么你并不爱那个男人。或许因为他的鼻子?那么你并不爱他。如果你有任何爱他的理由,那么你并不爱他。所以为何你要对爱这般小题大做?

 

你应该去爱,你应该被爱,跟你的钱相比,你本人更应该被爱。这本身没有任何错,你有一些其他女人没有的东西。否则,每件事都会开始造成问题:你有一张漂亮的脸蛋,那就是为什么这个男人爱你——他并不爱你。

 

如果你有一张麻子脸,这个男人就不会爱你了。因为你有眼睛,这个男人爱你;如果你瞎了,这个男人就不爱你了。你在给自己制造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男人当然爱你,爱你的全部,你的钱是你的一部分。为什么要把它区分开?你有钱,就像有人漂亮;你有钱,就像有人是舞蹈家。但舞蹈家不会问,“你爱的是我还是我的舞蹈?”如果她那么问,她就有麻烦了。

 

在第四段婚姻里,欧纳西斯的女孩遇到了一个富豪,就只为了确信“他自己够有钱了,他会爱我的,他不会爱我的富有——他本人是个大企业家。”

 

因为这一点,她没有让对方婚后当庭公正,让这个人提供一份证明,万一离了婚他不会索取钱财。看到这个男人是如此富有,这么要求很荒唐。但这个男人结果真是狡猾,因为没有证明,他跟她离了婚,拿走了她一半的财产。

 

现在,像钱这样的东西,本来是一个极大的快乐,结果成了极大的痛苦。但导致这种结果的不是钱,是你的头脑。钱有用处。有钱本身没有罪,没必要内疚,否则每个人都应该内疚。

 

我应该开始内疚,“为什么我开悟了?世上还有这么多人没有开悟。我应该自杀,因为世上全是没开悟的人,我自己开悟了,我真是太自私了。”

 

我不问你,“为什么你爱我?你爱的是我,还是我的开悟?如果你爱的是我的开悟——那就了了!你并不爱我。”但为什么要有那些区分?头脑就是这样制造痛苦的。

 

你有钱,就好好享受!如果有人爱你,不要摆出这个问题,因为你把对方推进了一个真的是很糟糕的情形里。如果他说爱你,你不会相信,如果他说爱的是你的钱,你反而会相信。

 

但是如果他爱你的钱,那么整件事情就结束了。你内心深处仍然怀疑他爱的是你的钱,而不是你。但这本身没任何错:钱是你的,就像你的鼻子是你的,眼睛是你的,头发是你的,这个男人爱你的全部。钱也是你的一部分——不要把它分开,那么就没有问题。

 

试着过一个复杂尽可能少、问题尽可能少的人生。它就在你手里;我们不停的制造不必要的问题。至少跟我在一起时,你应该学会所有的问题都是制造出来的,没有真正的问题。

 

这个问题来自于 Avirbhava 。她一辈子都因为这个问题而痛苦,而这毫无必要。你的钱应该让你的生命更丰富,更可爱,而它却让生命更困难。

 

每当有人开始爱你,你总是会想到钱,“这个男人感兴趣的是钱,不是我。”即便他对钱感兴趣……谁对钱没兴趣?他也是人。他不是个佛教徒,他对钱感兴趣。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你没兴趣。他对你更感兴趣,因为你不只是女人,你是个有钱的女人。享受这一想法,永永远远的放下这个问题。

 

译自: OSHO Beyond Psychology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