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2 08:30:31)

 

双脑同步(身心平衡)是生命高质量的基础。以「意识层面」而言,就是让左右脑运作时能够同步化。那为何要双脑同步呢?罗杰‧史培利博士,因大脑二分法的理论,在1981年获得医学诺贝尔奖。他的理论简述如下:人类大脑分为左右脑,左脑属于「意识脑」,而右属于「潜意识脑」。换个方式说:左脑具有思考、逻辑、分析、判断、理解、数字等等功能。而右脑具有创造、想象、记忆、直觉、图像、声音等等功能。而左脑跟右脑之间有一块胼胝体,这是由神经束所组成,负责将左脑的数据与右脑的数据做一传输沟通。我们大脑的两个半球,就像两个信息处理的单位。两个都是复杂的认知系统,都是独立而平行的处理信息,当某些意识状态需要独特的双脑半球进行的形态时,就需要两个脑半球相结合。一个人的认知思考、有能力去感知实相的世界,以及每天需要面对的日常生活,就必须有各种不同的意识状态。

 

 

《双脑同步的好处是什么?》

 

双脑同步(身心平衡)是生命高质量的基础。以「意识层面」而言,就是让左右脑运作时能够同步化。

 

那为何要双脑同步呢?罗杰‧史培利博士,因大脑二分法的理论,在1981年获得医学诺贝尔奖。他的理论简述如下:人类大脑分为左右脑,左脑属于「意识脑」,而右属于「潜意识脑」。

 

换个方式说:

 

左脑具有思考、逻辑、分析、判断、理解、数字等等功能。

右脑具有创造、想象、记忆、直觉、图像、声音等等功能。

 

而左脑跟右脑之间有一块胼胝体,这是由神经束所组成,负责将左脑的数据与右脑的数据做一传输沟通。

 

我们大脑的两个半球,就像两个信息处理的单位。两个都是复杂的认知系统,都是独立而平行的处理信息,当某些意识状态需要独特的双脑半球进行的形态时,就需要两个脑半球相结合。

 

一个人的认知思考、有能力去感知实相的世界,以及每天需要面对的日常生活,就必须有各种不同的意识状态。

 

如同我们小时候玩的团康游戏:「蜈蚣竞走」。我们可以把左右步伐看作是左右脑的运作,每一步所跨的距离和速度都要是一致的。

 

把参与者比喻成大脑中的各项能力:想象、记忆、逻辑、注意等各能力,大家各司其职、专就其位,那么这个队伍将占有很好的优势。

 

倘若左右脑的运作不协调,不仅影响到行为,也会影响到学习、思想、认知、情绪及生活上各个层面的表现。

 

所以双脑同步的概念与我们意识上的所有一切,其实都是相互关连,密不可分的。而在学习或生活上,大脑的各项能力都会相互影响,就拿整合能力来说。要整合一件事情,必须要先提取脑中的旧有数据,这时需要拥有清晰的记忆力和回忆力。

 

回想数据时,脑中大多先产生图像或声音的方式寻觅取得信息后,由理解力及判断、分析的思考能力处理,加上逻辑顺序的组合能力,透过语言方能表达出来。所以左右脑必须合作无间、同步协调,如此才能发挥大脑最佳的实力。

 

生理而言,科学家发现,可用音波、光波、电流刺激等心智科技,促发左右脑半球的脑波波形在频率、相位、振幅、结合方面完全的同步化,让大脑的运作更和谐,而双脑同步的过程,也提供了个人扩展自身的能力,有机会去经验一个更大范围的意识状态。

 

什么是双脑同步Hemi-Sync Process

 

双脑同步(Hemi-Sync)是由美国蒙罗机构创办人/Robert Momroe先生所开发出来的「音频–指导系统」专利,它提供了进入有益的意识状态。

 

双脑同步意味着一种过程,一种程序,这种程序是每一个人愿意藉由注意力集中的过程,在多重音频「双耳波差」的组合下,而达到双脑同步的效果,这些组合包含了音乐的混合、粉红色声音(最佳状态的声音,又称为白色的声响,就像当电视收不到电台的讯号,而停止传输任何画面时所发出来的声音,这种声音对人体的听觉而言是对等的。低频率的组件己经被放大,高频的组件被减低,因而创造出一个更悦耳的自然声音),以及/或者海浪的自然声音。

 

在大多数的情况之下,双脑同步过程包括了呼吸的练习、放轻松的指导、肯定的话语及视觉投射。双脑同步的双耳波差过程,可经由脑波测量时,大脑所呈现的反应而显示出来。很多研究也显示出音频刺激在头顶百会穴的反应记录,这都可由脑波测量机测量出来(Smith,Marsh,& Brown 1975年)。

 

简单地来说,假设音频刺激是40Hz,脑波测量机也会出现40Hz,双耳波差的刺激,与双脑同步相混合的效果,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意识状态的。在众多使用者不断的报告中,肯定双脑同步的效果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意识状态,及生理上的转变,并且有很多的文献记录可查。

 

1990年,莫理(Morris)对音频组合的双脑同步改变报告,1990年威尔森(Wilson)及1993年罗德(Rhodes)对放轻松、冥想、减轻压力、疼痛控制及改变睡眠的报告,1994年肯耐理(Kennerly)的丰富学习环境,1995年海乌(Hiew)的创造力及1993年麦梦耐格(McMoneagle)的遥测、通灵及灵魂出体经验报告。目前双脑同步科技包含了知名的自我控制呼吸的自律效果、渐进的放轻松及视觉投射。本文的目的,将讨论的范围放在大脑的生理学、大脑–心灵模型、脑波及意识的行为心理学,以及平衡脑波及意识在网状的作用系统。

 

双耳波差及大脑的生理学

(Binaural Beats and The Physiology of theBrain)

 

 

「双耳波差」频率上的改变之所以能够被侦测到,是由于物种头盖骨的尺寸。这种相位的差别,一般是引导听者能够判别方向,双耳波差在低于30Hz的频率时不容易被听到,这种频率却是脑波测量机最适合量测的范围。

 

双耳波差的知觉现象以及频率的顺次反应,目前已广泛的运用在脑波及各种意识状态的调整上。目前也有愈来愈多的研究报告指出,意识上的改变与双耳波差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聆听双耳波差的主要效果为放轻松或者增加刺激,这主要是依据不同程度双耳波差的频率刺激。根据报告指出,δ波(1- 4Hz)以及θ波(4 - 8Hz)的双耳波差,有利于放轻松、冥想、创造力(Hiew 1995),以及被用在帮助入睡(Wilson 1990Rhodes 1993),α波(8- 12Hz)的双耳波差可增加α脑波(Foster 1990),β波(16- 24Hz)的双耳波差可增加注意力集中或警觉性(Monroe 1985)、改善记忆力(Kennerly 1994),以及对于成人的智障,可增加注意力的集中(Guifoyle & Carbone 1996)。

 

消极及被动地听「双耳波差」不会自动产生意识上的改变。

 

双脑同步包括了很多的程序,而双耳波差只是其中的一项要素。我们保有心理的体能上的动力,一种体内平衡,它会抗拒双耳波差的影响。这种体内的平衡状态,一般是被生命状态以及意志的行动所控制,亦即意识及潜意识。一个人对于双耳波差刺激反应的主观经验,也会被一些及其它的媒介因素所影响。举例而言,一个人愿意去放轻松或者集中注意力,那么双耳波差会使目前的状态改变作出很大的贡献。对双耳波差的觉知是会被白色声音所附加上去的信号所提升,所以白色声音经常地被当作是背景。

 

「音乐、放轻松练习、引导想象以及口语上的建议」都是用来增强双耳波差效果状态的改变。其它的练习,像发出嗡嗡声、呼吸练习、自体内生成的练习,以及/或者生物回馈等,皆能够被用来去阻挡抗拒体内平衡的主要物。

 

脑波及意识(Brainwaves and Consciousness)

 

 

早期的希腊哲学家对心灵与身体关系的自然法则一直有争议,而关于大脑、心灵及意识等的存在问题,到今天也未能解决。现代的神经学家认为心灵是在大脑里面,因而认为意识是电子化学上神经学上的活动结果。当然,愈来愈多的观察,对这些主张的完整性皆有挑战。

 

没有任何的神经生理学的研究,总结地显示出高度的心灵层次(直觉、内视、创造力、想象力、了解、思想、理解、意图、决定、认知、意志、精神或灵魂)是位于大脑的组织内。

 

对于高度心灵、意识及心灵–肉体的问题,昆西(deQuincey)于1994年提出,必须将知识论转移到认知的超理性之外,而不是单单以神经化学性大学研究就可以理解的。

 

1995年,欧文(Owens)说:「我们是对意识研究的焦点的革命的中途。」

 

偏菲(Penfield)–一位杰出的当代神经生理学家,发现即使大脑在麻醉之后降低了它的功能,人类的心灵还是继续地工作着。脑波虽然消失了,但心灵与醒着的时候是一样的,没有改变,唯一不同的是意识内容的经验。

 

延续偏菲的工作,其它的研究者汉特(Hunt1995年的报告说,在昏睡的病人中,有些是清醒的。

 

1992年,Jevning提出更多的证据显示出,当保持意识觉醒时,降低大脑皮层的刺激是可能的。这些状态是指冥想、失神、催眠及日落–学习状态。

 

最近生理学家研究高度的催眠及熟练的冥想者指出,降低大脑皮层的刺激而保持凊醒是可能的,有些人天生如此,有些使用特别的技巧也可以办到(Sabourin, Cutcomb, Crawford,& Pribram1993)。更多的科学家质疑神经学家的「大脑 - 心灵」模式,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回答关于一般经验的许多问题。他们也躲避了神秘及精神经验的解释。很多证据显示出,心灵意识不是存在脑的某一个部位上,它不是一种局部的现象。由遥视可以得到证明。

 

假如心灵意识不是大脑,为什么科学家要把脑波的频率与意识的状态及心智的作用扯在一起?那又为什么「双脑同步」的过程包括了「双耳波差」的科技,而这种科技可以改变脑波?

 

第一个问题可以以仪器的关点来回答。

 

没有客观的方法可以用仪器去测量心灵或意识。「心灵-意识」看起来好像是肉体与大脑神经上结构之间的一个接口的领域。(Hunt 1995)一个人无法以目前的仪器直接地去测量这个领域。另一方面来说,肉体的电流位势能够很容易地测量出来及定量。任何一个时代的科学皆喜欢事物能够被测量及定量。但现在的问题在于观察地过于单纯化。

 

在大脑皮质上测量的脑波波型,是大脑电子神经上活动的结果,但大脑电子神经上的活动不是「心灵-意识」。脑波测量只是间接的评量「心灵-意识」与大脑结构之间的接口。

 

很明显地,脑波测量依据脑波的各种频率,一直是研究者用来评量意识状态的一种依赖的方法。另一方面来说,在历史上,特定的脑波波型一直与特定的意识状态有关连,虽然不是绝对,但它是有理由去假设的,在脑波测量的文献上,假使一个特别的脑波波型浮现,一般是伴随着一个特定的意识状态。

 

至于第二个问题就需要更复杂的来解释。

 

「双脑同步」的过程包括了强而有力的「双耳波差」科技。因为大脑的电子化学环境改变,允许心灵-意识去得到不同的经验。当脑波移入较低频率并且是保持着觉察,一种独特的意识状态就浮现。双脑同步过程的参与者称这种状态为–「心灵是醒着但肉体是沉睡着」。

 

稍为高一点的频率能够引导我们进入超高的意识状态。持续的较高频率也是需要的,以便警觉、注意力集中及处理各种不同的工作。感知的实相是依赖感知者的意识状态来决定的,意识状态像药物一样可以改变,特别的意识状态也能够去学习,以便去适应需求环境里行为应有的表现。

 

双脑同步提供了一个更为宽广而不同的另类意识经验,也是更多想探索意识领域之人的一条通路。

 

蓝海潜能—

Discovery证实「双耳波差」的音频可以启动人类的潜能()

https:///watch?v=64V8r5XKzm4

 

蓝海潜能

Discovery证实「双耳波差」的音频可以启动人类的潜能(下)

https:///watch?v=a_5ALByci4g

 

蓝海潜能—

核姆共振 Discovery证实音频人体的影响

https:///watch?v=zl4t4Zk_2Cs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8261200102x4i3.html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