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人类与大自然、精神、心灵较为亲近,对超自然界比较能认同。对许多人而言,这不过是一种生活的态度。

古代有许多神秘学院与治疗中心,在这里,入门的求教者学到生命的秘密与奥妙。有些教学内容的主题在于研究与正确使用体内与体外的自然治疗能量。自然界的万物蕴含着一股宇宙的治疗能量、生命动能。由于自然能量的振动频率极为快速,绝大多数人无法感知到它。宇宙的治疗能量能够被导入人体,启动身体本身的生命动能与疗愈能量。学员或入门者会接受古代治疗技法的训练,学会观察人体气场或能量场,与解析气场色彩的意义。除了这些技术外,他们会受到鼓励去开发自身的超感应能力,最终,安身于贡献他人的灵性道路上。

从亚特兰蒂斯到埃及

在埃及时代的数千年前,曾出现过一个重要的文明:就是亚特兰蒂斯这个神秘的国度。古代神秘学与治疗学院起源于此。学院或中心普遍分布在国土境内,有些出现于山区。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曾在《对话录》中的两节——迪迈斯(Timaeus)和格利迪亚斯(Critias)提到亚特兰蒂斯。美国前任参议员以格纳提·唐纳里(Ignatius Donnelly)在他一八八二年的著作《亚特兰蒂斯:远古世界》(Atlantias: The Antedilurian)锁定东大西的亚速尔群岛(Azores Island)为亚特兰蒂斯的所在位置。事实上,亚速尔群岛上依然保留着清楚的遗迹,显示亚特兰蒂斯人进行神圣仪式的地点。

在亚特兰蒂斯岛型大陆灭亡之前,成批的亚特兰蒂斯人在南美与埃及尼罗河河谷兴建起殖民地。根据爱德加·凯西(Edgar Cayce)——美国号称的“沉睡先知”(兰泽插花:爱德加·凯西[1877-1945]是美国最著名的通灵者,他在催眠的恍惚状态下为人诊病以及为别人解读前世今生的命运,甚至预言未来),亚特兰蒂斯的领袖为了因应亚特兰蒂斯预期的灭亡,而筹备部分人民的迁徙以保留文明。这个事件被认为发生于基督诞生前的一万零五百年间。凯西在深度催眠状态下进行的著名生命解读中,获取了这些资讯。

其他人士,如唐纳里提出类似的看法,唐纳里描述亚特兰蒂斯的文化与知识在南美的发展。我们如果研究与起于埃及与南美的高度文明,就不难设想这种可能性。天文学、数学、工程学在这些区域的发展极为先进,这些地方相似的建筑物加深了这种说法的可信度。

亚特兰蒂斯人发将亚特兰蒂斯神秘学院与治疗中心的灵性教导引进这些地点。身为亚特兰蒂斯人的后裔,美国原住民遵循着与大地和谐共处的悠久灵性传承。举例来说,特库姆塞(Tecumseh)、北美印第安人肖尼族(Shawnees)的酋长,是以亚特兰蒂斯信仰为基础的神圣组织之成员。

当初,古代神秘学院设立于埃及,并在此地兴盛。埃及文明在文化与宗教上的发展,部分源自亚特兰蒂斯的学院。古代埃及的祭司阶级在后期变得全能,法老王在形成的体制中必须仰赖祭司阶级的影响力,来取得并保有他们的王位。

这些学院与治疗圣殿提拔了许多天资优异的人物,使他们在个人专精的领域上成为大师。与此教育体系相关的最早期著名治疗师,是印何阗(Imhotep)——第三王朝的医生暨祭司(西元前约二八九0年);他是宰相、建筑师、学者、智者,与左塞尔(Zoser)法老王朝中的优秀治疗师。

印何阗因为著名的治疗能力与药草方面的学问,于西元前约五二五年,即他死后的两千三百年被封为神。他的埃及文名字印何阗,在希腊罗马时代与希腊医师阿斯克勒庇俄斯(Asklepios)牵扯在一起。最终,阿斯克勒庇俄斯因为自己的能力而成为一位希腊神。罗马人接纳阿斯克勒庇俄斯,如同接受其他希腊神祇。阿斯克勒庇俄斯,希腊的医药之神,化身为罗马的埃斯库拉庇乌斯(Aesculapius),阿波罗之子,而阿波罗本身也是罗马众神庙中的一位重要神明。

双蛇缠绕一支棍棒的符号被称作“蛇杖”,象征阿斯克勒庇俄斯希腊医药之神的地位,而最终成为现代医疗专业的标志。你只要注意任何一辆救护车,就能见到阿斯克勒庇俄斯的蛇杖符号。

印何阗因为著名的治疗能力与药草方面的学问,于西元前约五二五年,即他死后的两千三百年被封为神。他的埃及文名字印何阗,在希腊罗马时代与希腊医师阿斯克勒庇俄斯(Asklepios)牵扯在一起。最终,阿斯克勒庇俄斯因为自己的能力而成为一位希腊神。罗马人接纳阿斯克勒庇俄斯,如同接受其他希腊神祇。阿斯克勒庇俄斯,希腊的医药之神,化身为罗马的埃斯库拉庇乌斯(Aesculapius),阿波罗之子,而阿波罗本身也是罗马众神庙中的一位重要神明。

古代学院与神圣习俗及秘密仪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大部分的仪式会在午夜进行,有两个特殊地点专门施行这种神秘的仪式,位于卡纳克(Karnak)的圣湖,与今日开罗市附近人面狮身像的周边区域。

人面狮身像的神圣地点要比圣湖附近的早了数千年。圣湖是一座人造水域,为卡纳克神殿造景中的一部分。而人面狮身像的年龄要比考古学家预测的还要久远(我们发现新的证据显示它至少有一万两千年的历史)。在这著名的建筑物下方,有一个由密室、通道与房间组成的复杂系统。在他的著作中《大金字塔的预言符号》(The Symbolic of the Great Pyramid),史班瑟·路易斯(Spencer Lewis)——蔷薇十字会秘密组织的一位晚期领导,详细地描述大金字塔人面狮身像下方的密室。他于一九三六年首次出版的书籍中,附了一张描绘密室的插图。近代,在埃及古代文物部门的指示下,考古学家们运用超音波的技术进行彻底的探勘,显露出人面狮身像周围沙地下现存的通道。

希望获准进入埃及神秘学院的求教者,聚集在人面狮身的兽爪前,此处的祭坛上燃烧着火焰。一位祭司在当地的夜空下进行着起始的仪式,使祭坛上的火焰益发地明亮,刚入门的成员出了神,进入转换意识的境界。接着,祭司引领着排成一列的团体,进入壮观的人面狮身像胸前下方的巨型入口。所有的求教者

在走进往下的阶梯时,都看到一入口上方装饰拱门的埃及双翼圆盘。“兽爪”之间的入口之后被著名的托特美斯石碑(Thothmes tablet)所封住,遮盖了更为早期的双翼圆盘。

梯末端有一个巨型的招待室,神秘教派的大祭司会在此驻足等待。他身着白衣,披挂着紫色的袍子。接着,大祭司引导所有的求教者进入巨型密室,在他站立于房间的北方边缘时,指示他们围着他形成半圆圈。此时,大祭司进行起古老的仪式,启动或“开启”在场每位入门者的顶轮与第三眼。藉由特殊的发声或唱诵,及一座巨型水晶,仪式的所有参与者活络他们内在本身的能量,启动一个精神与灵性的过程,以唤醒他们未开发的心灵部分。第一个或首要的入门仪式,对于那些将要开始古代神秘学院密集训练以达到灵性觉醒的人,会是一个重大的盛事。

在入门训练的过程中,人面狮身像下方的密室还会进行更多次的仪式,学会们会经历不同阶段的学习或进级,每次晋升到下一级时会需要进行点化或仪式。资深的学会最终会从地下的玄关被引领进入大金字塔——而于此处接受最后一次的点化。圆满完成所有的学业与点化,使学员成为神秘家、医师与祭司,在此时,他们已准备好开始服务于自己专精的领域。

招待室的北边有一个入口,可由此进入通往另一个较小型密室的长廊,有三道走廊接通较小型的密室:一条通往北方,就位在大金字塔的正下方——它与进入此古老文物主体的秘密通道相连;另一条朝西北的方向,通往一座古代遗迹;第三条走廊朝正南方,抵达一座祭拜与治疗用途的神庙下方——有一道隐藏的阶梯从这个神庙连接下方的通道。

第二条通道极为重要,因为它最终会进入亚特兰蒂斯的记录圣殿。这个地点储存了庞大的亚特兰蒂斯智慧,以类似图书馆的方式排序。多色的水晶置放于此,供应场地的照明与机能。如此特殊的地点,好几世纪以来皆由埃及神秘学院的精英会员所维护,但终究还是被后世文明遗失或淡忘。在不久的将来,记录圣殿将会再次对世人展现。

今日,对于人面狮身像与大金字塔的真实历史有争议。日前发现了与此争议性主题相关的一些证据。有几位地质学家认为,人面狮身像与建于我们口中的古埃及文明之前;他们相信人面狮身像在将近一万两千年前打造。透过科学家,终有一天,人类能够揭露更多兴建此结构的古人机密。

最终,古神秘学院散布于世界各地。西藏、印度、希腊、以色列与波斯是一些主要但极为分散的例子。美洲也有类似的体系,出现在玛雅与阿兹特克的中心。虽然许多人相信这些相似的传承是个别发展的,但如果我们想到所有的神秘学院都源自于同一出处——亚特兰蒂斯,就能轻易化解如此的迷思。以下叙述了一些最重要的的神秘学院,透露出它们在世界各地的发展。

遗失的耶稣教导

最初深受古代学院影响的其中一个地点是赫利奥波利斯(Heliopolis),一个位于圣经中称作歌珊之地(Land of Goshen)的城市。此重要学习中心的规模为三平方英里。根据华利斯·布基(Wallis Budge)——十二世纪早期在英国博物馆负责亚述与埃及古代文物的看守员,这个重要的学习中心在当时已被苏伊士运河的水域所淹没。

赫利奥波利斯在古代被通认为是学术中心,而许多天资优异的人士受教于此享誉声望的机构。拿撒勒的耶稣(有时被称为加利利人约书亚)是学院中最杰出的学员之一。耶稣事实上是位资深的师父,重返世间指导与治疗,于“行踪不明的时期”待在赫利奥波利斯,研习古老秘法,如能量治疗、预知、解析气场、导灵或通灵。他透过十二门徒与其他学生或使徒——当中包含数位女众,来散播这些学说。这些女性尤其担任重要的角色,辅助着其他人民。

许多现代的神秘学家发现耶稣与信徒消失的历史片断与教义,当中最著名的一位是爱德加·凯西。当他在深度的催眠状态里进行“生命解读”时,详细叙述了耶稣生平的事迹。史班瑟·路易斯在他的著作《耶稣的神秘人生》(The Mystical Life of Jesus)中,描写耶稣行踪不明的时期、他的神秘学训练,以及众多成为他信徒的人们。

紧接着在耶稣停留世间的时期,基督教开始从原本均衡的系统转变为父权体制。许多耶稣的原始教义此时失去踪影,神秘学在基督教会的操弄下被舍弃。权力、控制与政治,成为这个新宗教的部分要素。耶稣神秘学的教义,源自亚特兰蒂斯与赫利奥波利斯的学院,匿迹了数千年,使民众无法得知。

艾赛尼教派

耶稣当年的时期,一支称作艾赛尼的神秘宗教支派(又称古犹太修行教派)遍布在古代以色列的社区。此支派教徒写下的手抄本是我们口中的死海古卷,与赫利奥波利斯略有关连。

事实上艾赛尼教派分为两个不同的分支,其中一支是位于昆兰(Qumran)死海沿岸的苦修教团,另一支教团由已婚夫妻所组成,位在加利利行政区。这些人当中有许多是天资优异的治疗师,运用宇宙的治疗能量;他们全数在埃及的神秘学院接受过古老的秘训,包含治疗决窍。

即使这些人被视为犹太教的一个分支,他们对于古犹太宗教的其他主要派别,法利赛教(Pharisees)与撒都该教(Sadducees)有所评断。艾赛尼教徒认为,这些教派并不了解他们与神之间的盟约。然而,他们相信是由他们的圣信来为“受膏油者”或“公义之师”,及新世界秩序的降临来铺路。

希腊、罗马与其他犹太人曾谈论艾赛尼教派团体的特性。举例而言,亚历山卓的斐洛(Philo),一位西元一世纪的犹太哲学家,在演说中描述这个族群(波威尔·戴维斯[Powell Davies]的死海古卷释义中曾引述):

“他们是一支犹太的教派,居住在叙利亚的巴勒斯坦,为数超过四千人,被称为Essaeis,因为他们的道德崇高;hosis[希腊文]——‘神圣’与Essaeus是同一个字。”

加利利人耶稣(或约书亚)来自以艾赛尼教导为基础的神秘学背景。同时,马利亚与约瑟、他的双亲与表兄、施洗约翰,宣称与这支教派及其教诲的关联。

多亏一九四七年发现了死海古卷,对艾赛尼教派才能有更多的了解。今日,我们知道他们分布的范围比当初想像的还要广泛,他们的许多信条与教义最终被纳入新约。兰卡斯特·哈丁(Lankester Harding)——晚期的考古学家,与约旦古代文物部门的负责人,曾谈到古卷的重要性(史班瑟·路易斯所著之耶稣的秘密学说曾引用):

“目前发表之艾赛尼教派文献中最惊人的发现,在于这支教派于基督时代以前,就已具备常年被视为专属基督教的用语及仪礼。艾赛尼教徒旅行受洗礼,并在礼拜中由教士主持麦饼与葡萄酒的圣餐分享,他们相信灵魂的救赎与永生。他们最重要的领袖是一位神秘人物,称作公义之师,救世主先知——蒙受天启的教士,他受到迫害,最终罹难。”

犹太卡巴拉秘教

艾赛尼教派虽然不隶属于犹太教的内部分支,仍与其他的犹太教团体和睦的生活在一起。大体而言,犹太人的宗教要求一种服侍仪典的态度,即使从事生活中最基本与世俗的活动也是如此。这意谓艾赛尼教派与耶稣时代的犹太教信徒,将灵性当作是一种日常的宗教素养、启示与伙伴。

由于犹太教的习俗涉及全面生活,神秘界被视为个人与神圣本源达成沟通的最高支点。所有类型的犹太教都含有神秘学的信仰,解释进入神秘意识的方法。与此相关的许多说法,源自卡巴拉(原意为“传统”)教导的著作。

卡巴拉是一个受到诺斯替教派(Gnositics),希腊哲学与西元世纪初新柏拉图学本影响力最大的是《光辉之书》(Zohar)以及《创造之书》(Sepher Yezirah)。

《光辉之书》于十三世纪所著,而《创造之书》在西元三到六世纪间完成。书中的教导最初遵循口耳相传的方式,由一位老师传授给他的学生们。

艾赛尼与其他神秘学或灵性团体的教导,也采行这种口述的传统。

印度教

古代神秘学遍及东西方,印度教是最久远的例子,于印度发展了数千年。今日,它是全球现存最古老的宗教之一。

在印度宗教的核心,有三位神明坐镇:梵天(Brahma)——创造神,毗湿奴(Vishnu)——守护神,以及湿婆(Shiva)——破坏神。这是世上最古老的圣三位一体(基督教的圣父、圣子与圣灵于日后才出现,源自“三元神性”的同样概念)。

印度教,一个具有将近四千年历史而依然原封不动的宗教,提供信徒一种生活方式与系统化的宗教体制。印度教中并没有正式的教条或严格的规章;反之,信徒可以选择最接近他们俗世愿望与需求的神明。

佛教

在印度教起源于印度后,另一个古代学说进入此区域的例子是以佛教的形式。佛法的教义对西藏与北印度具有稳固的影响力,轮回观是此宗教的核心。佛陀如同耶稣是一位成道的师父,对众多信徒传授古代神秘学。

释迦牟尼佛于西元前约五六三前生于尼泊尔。这位诞生在尼泊尔的王子,本名为乔达摩·悉达多,之后被尊奉为“佛陀”,意谓“开悟者”。

乔达摩太子多年来享尽荣华富贵。一天,当他出游到领土的某个区域时,见识了人民的疾苦。从此,他卸下自己的贵族身份,成为一位追寻智慧的人。

一开始,乔达摩钻研印度的神圣古典,《吠陀经》(Vedas)与《奥义书》(Upanishads;西元前约八百年所著),印度教最重要的典藉。《奥义书》的本质较具精神意义与哲理,而《吠陀经》阐述神话的故事。它们虽然重要,但这些作品并没有答复乔达摩所寻求的解答。

苦修多年后的一天,乔达摩在菩提树下静坐时,突然接收到上天的启示。瞬间的顿悟使他成了佛。他以成道者的身份,创立了佛教,一门以他个人深刻体悟为基础的新宗教,并且融合当初研习印度教古老教义时所获得的智慧。

波斯琐罗亚斯德教

另一个接受古代教义智慧洗礼的区域是波斯(现代的伊朗)。约于两千六百年前,琐罗亚斯德(Zoroaster)——一位伟大的老师,以古老的光的信仰形式对波斯人民传授这些奥秘,在今日被称为祅教(Zoroastrianism)。这个宗教谈论光明与黑暗、善与恶之间的对战。传言中,琐罗亚斯德由童贞女所生,这是耶稣基督与这位波斯灵性导师诸多明显的雷同处之一。

琐罗亚斯德可能诞生在波斯王国的北部。传说阿胡拉·玛兹达(Ahura Mazda)——光与善之神,施展光使一位女子受孕,透过人神的结合,琐罗亚斯德因而诞生。如同耶稣,琐罗亚斯德也是一位聪颖的小孩,能与大人博学地侃侃而谈。年届约三十岁时,琐罗亚斯德转向宗教。在阿胡拉·玛兹达神净化他后,进入沙漠青翠与寻求灵性的开悟。在此处,琐罗亚斯德接受了上天赐予他的启示。

在成道时,他以一部圣典——阿维斯陀经(Zend Avesta)传授他的教导。这些神圣的文献探讨一神的信仰、神无所不在,是真理、光以及生命的力量。琐罗亚斯德教导他的学生要心存慈悲并对人行善,人类灵魂的纯净是他个人哲理与灵性教导的重点。

今日的印度中,有一个团体称作帕塞斯(Parsis)(译注:原义指来自波斯的人。指印度波斯系的祅教徒),他们依然遵循琐罗亚斯德古老的光明信仰。同时,波斯人后代在健康与世界各地依然奉行琐罗亚斯德的仪典。

古希腊罗马

 

希腊人在许多特定的宗教中心融会了古代的神秘学。最著名的是埃勒夫西斯神秘教派(Eleusinian Mysteries),盛行于地中海的国度。最终,这些神秘教派在罗马社会竖立起它的地位。成千上万的人们来到埃勒夫西斯(Eleusis点化入教,皈依者参与在圣地与附近神庙所进行的秘密仪式;它是经由埃及传到此地的亚特兰蒂斯古代神秘学的延续(兰泽插花:“导师”一词便源自希腊语,原指古希腊埃勒夫西斯秘密宗教仪式的主祭司,主要工作是神秘宗教庆典中呈上圣物,并对初入教者解释秘义)。连罗马皇帝都曾接受点化仪式进入埃勒夫西斯神秘教派;马可·奥勒利乌斯(Marcus Aurelius),西元一六一年上任到一八0年身亡的皇帝,是其中一位入教者。

我们从希腊人那儿衍生出神秘(mystery)这个字。他们的mystes一词指的是隐秘的学问,有别于今日我们以一般非宗教性意义的使用;现代的用法遗漏了当初这个词汇最重要的宗教意涵。古希腊人的秘教或“秘密传统”是古代神秘学院的中心要素。

对于希腊神秘学院的热中,透过罗马帝国的拓展而遍及欧洲、北非及中东,使得这些区域的后世文明,最终将他们的宗教特性归因于希腊人。他们当初的习俗至今还能在许多近代的仪式中发现。

梅卓

当罗马帝国拓展到地中海国家时(基督在世时期),这里住了一批称作“梅卓”(Magi)(译注:Magi可译为博士、魔法师、贤士等,此处取音译)的智者(梅卓为梅格斯[Magus]的复数名称),字面意义为“明智之人”。大部分梅卓来自波斯,其他则居住在巴比伦与埃及。梅卓都是琐罗亚斯德的弟子,受过治疗与形而上学技法的高超训练。许多古代中东的统治者对他们极度推崇。

梅卓是占星术与天文学专家,他们研究星辰,并将心得融入他们的宗教习俗。多半现代人之所以知道梅卓是占星术士,是因为新约曾提到宣告耶稣诞生的“三位贤士”是梅卓。然而,仅有少数人知道许多神秘学院都曾企盼着一位成道师父的降临,这被反映在“东方三贤士”的故事中。

事实上,梅卓、艾赛尼教徒、埃及神秘学院会员,与其他人士之间流传着一个预言,预知灵性先师或弥赛亚(Messiah)(源自希伯来文的moshiach,“受膏油者”)的降临。这号人物的诞生是这些团体的主要论点。对于熟知星象的梅卓,一个天象的出现,人们所知的伯利恒之星,是“救世主”重返人间的征兆。

密特拉教派

 

当梅卓寻找着上天的迹象,起源于印度的密特拉教派(Mithraism)在罗马帝国各地的势力逐渐扩大。这支教派散发着浓厚的波斯风格,它极度讲究神圣的仪式与点化,此特点吸引了一向容易接受新思潮的罗马帝国社会。这支教派的核心是密特拉(Mithra)——光明与真理之神。

当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最有势力的宗教时,它采行密特拉教派的许多仪典与习俗来试图改变民众的信仰。焚烧乳香与没药的香,点燃蜡烛,由身着祭袍的教士进行的神圣礼仪,以水施行的受洗礼,都是今日教会组织的一部分。全数取自敬拜密特拉及类似它的“异教”神明之古老宗教仪式。

基督教与精神主义的流失

正当罗马帝国扩展到最大版图,从不列颠群岛延伸至波斯湾区域时,在巴勒斯坦兴起了一个宗教抗争,持续了数百年之久,超过帝国年龄一千五百年。打从耶稣在世上的教导,基督教开始日渐普及,同时,使希腊罗马的异教信仰相形失色。最初,许多信奉希腊罗马神明的罗马皇帝曾迫害基督徒。举例而言,多米田(Domitian)皇帝(西元约八十一年间登基为王),宣布基督教为非法,惩戒排斥罗马神祇的人民,奖赏“基督教秘密信徒”的告发者。

对于基督教的迫害一直要到康士坦丁大帝于西元三0六年上任为止。人们所知的“首位基督教皇帝”,协助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在他死后的五十年间,所有非基督教的信仰从整个帝国中被驱散。

不幸的是,当它成为欧洲绝大部分区域、亚洲与非洲的主要宗教时,教会成为其他信仰的迫害者。位于埃及亚历山卓的重要图书馆被基督教的暴民信徒放火焚烧,无数卷轴与籍册所保存的智慧,在整肃异教徒文学与思想下永远地消失。当这支教派在罗马凌驾其他更宽容的团体时,基督教会的主教得到至高无上的地位。很快地,教会成为一个权力强大的政治与宗教机构,推崇政治而忽略真正的精神教义。在此时,主流基督教偏离了耶稣正统的教导。

第一世纪,在基督教压倒罗马异教后,许多中心信奉耶稣教导的团体暗中聚会,并传授他们的智慧。诺斯替教派(Gnostic),其中一支遵循耶稣真实教诲的教派,挑战基督教会([Gnostic]的名称源自希腊文的gnosis,意为“知识”)。他们信奉耶稣的灵性教诲,甚至有时被称作“耶稣教派”,但遭受到教会压制与迫害,最终转为地下化,它的灵性智慧也因此连带沉寂。诺斯替教派似乎被灭了迹。

基督教试图歼灭敌对信仰,并在全欧洲取得势力,它对于性、神秘学主义与人类个体性变得更加压抑或保守。在西元一四七0年代后期,压制进入到一个非常黑暗的时期。任何运用神秘学或古代秘教的人,长久生活在对宗教裁判所的畏惧之下,它的专员专门揭发、惩罚与消弭任何另类或反对的宗教观点。宗教裁判所在西班牙的态度尤其残酷,迫使更多人民与团体转为“地下化”,所有的学习都在隐密的地点进行,完全保密。共济会与蔷薇十字会的会员,是净光兄弟(Great White Brotherhood)或古代神秘学院的代表,隐密谨慎地保存着源自古代亚特兰蒂斯与埃及的教导。

其他抗衡早期基督教会的团体还有塞尔特人(Celts)与德鲁伊教徒(Druids),他们代表一个极为多元的团体,有着类似的文化素养,同样含有强烈的精神主义及亲近大地的态度。塞尔特人的宗教基础源自于对大地之母的崇敬,一个它子民眼中养育者、守护者与供应者的存有;许多塞尔特的仪式依照日、月的周期进行,但如此的习俗并没有延续下去,因为当塞尔特人民转信基督宗教时,他们忘却了自身文化与传承,使基督教得以盛行于不列颠群岛与中、北欧的部分领土。其他“异教”,比如说发现于斯堪的那维亚与欧洲农业社会的教派,也在这次宗教意识形态的转换下消失。

最终,当欧洲人探险并移民到美洲时,北美印地安人战败与被欧洲化。这些原始居民灵性的生活方式几乎灭了迹,而土地与资源从他们的手中被掠夺。欧洲的贪婪与现实驾驭了美洲的精神主义,其来源孔明古代亚特兰蒂斯的教导。

文章出处:《古代神秘学院入门书》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