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是的,你的脾气就象是某种气压计,忽上忽下,你的小心脏总在走着极端。不论你想还是不想躁动,你依然躁动不安。你抗拒,你的反应好像相当急切,你看起来都耐不住哪怕一个小时,对你而言这是个很要紧的事。活在当下并不表示要将其他人快速地复原到他们本来的位置。

你的位置在哪里,亲爱的?

你觉得表现自己很要紧,仿佛这是一场棒球赛的最后一分钟,仿佛现在是你很重要的本垒打。实际上,当你火冒三丈时,你用的并不是你的大脑,可靠地讲你也没用你真正的心,而是,你情绪化了的心。鲁莽的情绪接管了你,这一点你已习以为常了,对不对?鲁莽占了上风,而你也将自己的话都倒出来了?

是,或许你不必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下次你觉得你一定要面对他人的话,记住,在你的内心,那儿有我的心。要适应我的心,让我的心无遮掩,进入我的心,我保证你的躁动会平息消失。当前,经常地,在你面对某人之后,你可能很愿意等到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再说事。

嗨,亲爱的,在你陷入仇恨之前为什么不和我先说说?一些人说的话或做的事触发了你,提醒自己,你的按钮就是你的按钮。

现在,我要说说相反的话题。也许你发泄怒火的时候也到了,也许你已等了很久。在你能以一种更友好的方式处理问题之时,也可能很久以前你就该申张自己了。既然如此,你又让怨恨累积,然后你以增添彼此敌意的言语将怨恨爆发了出来。

因此,你的课程可以毫无保留地倒出来了。

打个比方,你乘坐一趟错误的火车好一阵了,但是你没有讲出来,之后你很可能牵怒于列车长。事实上,你是被自己给气坏了。你,也许是因为先前的羞怯,之后,最后,你的烦躁越来越盛,你愤怒于自己的怯懦。这不就是你的故事吗?总是,时常,偶尔?那么,当你讲了出来,你就过度补偿了你的延误?

是什么阻止你在暴跳如雷之前将问题说出?你害怕某人会揍你?当然,你知道他们不会揍你。你可能担心你会伤害他们的感情,但是,有可能,你真正担心的是他们可能伤害你的感情,你担心他们可能再也不喜欢你了。

你是我们此刻正在探讨的那一位,你可能倾向于保持长期沉默,直到你忍无可忍。不是责怪,亲爱的。真的,不责怪他人,不责怪自己。忘记过失,忘记相互间的责怪。

你或许认为要到下一次才能学完你的课程,当你再一次学习时,又是另外一种重播了。

听我说,你有权将你的想法说出来,你花费大量时间来权衡你之所想的是非曲直,之后,你伤害了人们的感情,比你最初估计的还要严重,及时讲出来可能更好。

你选择哪个?太迟?太快?中庸?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oo-soon-or-too-late.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