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物理层面,这个周期表是正确的。在等离子体层面,也有你们所说的元素这一同样的名称和它同样的行为。所以我们不能说周期表是正确或错误的。根据并理解了这个表,就能帮助我们去开发技术和创造生物类型。现在正如我所说的,周期表跟物理学——物理科学有关,而与等离子体科学无关。

 

因此,在等离子体条件下,周期表是指宇宙的运行,而不是指物质状态。若我们把处在甘斯状态的东西叫做实体的等离子体,那么你对整个事物就有不同的方法、不同的理解。

 

这样认识周期表就不会出错。但在等离子体中,我们看不到电子,因此当你进入那种等离子体状态,首先会对整个周期表产生混乱的认识,因为以前认为周期表演示一些电子和质子和中子的运行,我们现在不能有这种认识了。因此,我们现在只好用我们能理解的等离子体的运行方式来建构一个新的知识体系,就是关于它们表现出来的相同形状和大小、它们的运行、它们的表现、它们为环境创造的条件。

 

因此,用等离子体技术,我们打开了等离子体结构,它看上去像一个氧化铜甘斯。看看CO2甘斯吧,你不能看到一些质子,你不能看到一些中子,你不能看到电子。

 

因此,这个知识体系将把我们引向何方呢?但我们看看CO2甘斯和氧化铜甘斯的表现,那么就能明白:就是我所说的这个新的等离子体科技与与以前整个物理学有什么不同,因为我把物理学看成是一个物质状态是不会错的,因为作为这种状态,我们必须承认并认为物理学是与那种物质自身表现出的状态、那种方式有关的,因此如果你把一个电子、一个质子放大,放得越来越大,你就能看到等离子体发生了什么,它正是氢,它自己表现像氢,但我们看它里面却没有任何间隙。

 

因此,需要有一个新等离子体的知识,因此,怎么才能让你理解,我们又怎么能确认、区别一个电子等离子体是来自另外一个等离子体的呢?

 

用一个十分简单的方式,我们必须设计新的能测量系统,能测量等离子体释放出的磁场、随着磁场而带进来的的引力场强度。(2845。凯史在白板上画了两个圆圈,有一个大有一个小。)它们之间的差异是它环境中等离子体的强度,因为地球条件下同一等离子体能有这个尺度;但当我们进入另一太空位置,相同的等离子体能有另一尺度。(凯史在旁边画了一个更大的圆圈,代表那个更大的等离子体)那么我们就看到环境允许等离子体变成什么、获取什么。

 

也许在另一宇宙、另一星系部分中有很强的斥引力场,氢等离子体的大小将是较大的,因为它是在这个区域的环境允许它获得这种尺度。

 

这就是我常说的。在较大尺度上,星系中的“太阳单元”是一个等离子体,它的大小是由整个星系自身的斥引力场决定的。我们所说的这个区域决赛和允许太阳是这样的大小。如果你回到人类身体,胸腔的斥引力场和大小允许和决定了心脏和肺的大小。但这是物理的预制。同样的事发生在宇宙。但胸腔的骨骼的斥引力场也决定着它心脏的大小。如果你几天前甚至今天在线,你就能清楚地明白这个问题。

 

如果系统的斥引力场收缩时,它让我们能听到收音机发声;当它由于压力而膨胀时,我们不能听到收音机发声了。这是物理的观测。因此,我们怎么依据等离子体斥引力场强度确认宇宙中的元素呢?从人类的视角来看有两条途径:一是通过颜色来观察,这是你们在第三本书上所看到的,我们加进颜色或雨单元;二是通过探测某个环境中相互作用那个点的斥引力场不同强度来观察。(凯史在白板上的大圆圈的边缘画了一个红色的线)在等离子体的边缘,一旦我们测量到斥引力场,我们就能知道这个点是CO2,还是碳、铜、氧,因为它有“指纹”特征,它有强度水平。

 

另一方面,如果等离子体在相同区域发生相互作用,相同环境中就有相同尺寸,这就是为什么,比如在某个环境中CO2就是这样大,我们看到在这个点上氧化铜CuO加上了蓝色,我们看到在同一个点上的CO2却是白色。它们是相同的等离子体。回忆宇宙中元素结构的知识,无论什么斥引力场都位于宇宙中并螺旋——像发条一样展开。(凯史在白板上画了一个像钟表发条这样的很多圆圈。然后他在外面画了一点来表示二氧化碳,再往里面一点画了一个点来表示氧化铜)在这个点上是CO2,在这个点上是氧化铜。当你看圈内的物质,越往里面它的强度就越低,越往外面它的强度越强。

 

因此,通过颜色,我们就能看到我们有什么成分。这是对等离子体运行的不同认识。我前几周曾告诉知识寻求者,用这种方式不能估测你在反应器中创造出的等离子体的终点是什么。

 

一旦我们通过了太阳系的斥引力场,那么我们的寿命和肤色就与在地球大气层中的完全不同了。前段时间,我也在儿童教学中讲解了这个知识。如果你在一个蛋中,你是一个小鸡,你只看到蛋壳白色,但当你打破这个壳,你看到树的全部颜色,也看到了一切事物的颜色。

 

这并不意味着你在蛋壳内比别人视力差而看不到其他任何颜色。但你所在的环境决定你看到什么、在壳内什么对你是可用的。我们看到那些并认为那是宇宙的颜色,我们看到不同颜色及其渐变,他们说这个行星内有这种物质、那个行星内有那种物质

 

他们看到这些东西处于什么原子结构的物质水平,但事实上伴随着等离子体的发展,就能更容易地看到,因此,当我们及时地把等离子体技术从我们所说的物理学方面分离出来作为一个新科学,作为一个创造的基本原理,那么我们就认识到过去科学家制成的周期表任何方面都毫无错误和任何不足。(3500)

 

唯一的是,我们总是爱从宏观上看。(凯史在白板上画了并列的两条横线,以此来表示在我们看问题要从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来进行)我们去看一个原子,然后去看我们所说的“1+1”的分子,再去看我们用分子建构起来的分子聚合物。现在,我们朝相反方向去看,我们从微观方面去看,我们来到微观世界,那么呈现在我们前面的东西看上去有点奇怪,但事实上,你不能在没有地基情况下去建起一个建筑物。

 

物理界建立在像岩石那样凹凸不平的基础之上,因为没有人知道它的基础是什么,这样我们忽视了它,因为人们不了解它。现在当我们打开这些书时,人类当前认知水平也只能了解现在等离子的真实运行情况。但是,这还不是基础。现在人类有了一个更深远、更微观的认识水平

 

我们将适时宣告,我们这个时代人类物理学界是建立在等离子体基础之上的。因此,就像我们在儿童教学中所说的那样,用一个十分简单的方式,(凯史在另外一张白纸上画了一些图,表示从等离子体到物理学,再到化学,再到生物学。并且在等离子体层面的左边画了一个基础部分。)我们进入将等离子体引入物理学,我们进一步将等离子体进入化学,然后我们引入到生物学,但在等离子体水平之下,就触及到了整个宇宙造物的基础,它比人类的认识更深刻。人类伴随着物理学发展已产生了足够多的问题,甚至我们谈到等离子体时,他们很像对待人类所说的“地球是圆的”那样不可接受。这是他们把自己放进了一个你所说的“绞索”里面了。

 

等离子体结构不是造物的源头、基础。存在着比等离子体更小的微粒,它是造物的基础、终端。我的第八本书就深入到那个造物过程,我在书中写着磁场粒子并说明了它是造物的源头。(凯史用绿色的笔在表示等离子体的那个圆圈里面画了一个方格来表示这造物的源头)因此,你所说的门捷列夫周期表的内容,(凯史在表示等离子体的圆圈里面用笔画了几下)你谈到了这个部分,你谈到物理学,你处在这个区域的边缘位置的部分,你所说的内容就是以前物理学所研究的等离子体。(3805

 

所以,你在化学元素周期表中所看到的内容都毫无错误。但你是在物理学领域谈论电子和质子,而我们是在等离子体科学领域谈论斥引力场强度。如果你把一个等离子体加入另一个等离子体的整体中(凯史画了一个大圆圈,然后在里面画了一个小圆圈),你不能增加等离子体个数,但新等离子体的边界的强度将改变,你在新等离子体的中央团块增加了用克数表示的质量。那么,这个中央团块会发生什么呢?它具有了更大的场强。因此,在这儿你之前有一个电子,或让我们说另一个电子等离子体加进去了,你将看到这一点变蓝了。

 

现在,你加进了另一种物质,提高了等离子体中央的场强,在同一点上你看到了蓝色,但你看到的是相同的等离子体。因此,如果你回到我们开始说过的内容(之前凯史就画了一个类似于钟表发条的一个图来解释等离子体的场强分布情况,从内向外逐渐减弱。凯史又在那个大圆圈里面,再次画一个发条状的多重圆圈。3920),实际上逆时针螺旋运动,是电子打开另一个等离子体磁场进入到其中最恰当的方式。在这一点上,你看到了蓝色,(凯史画了两条蓝、黑线,先后螺旋着向外画)但是如果你随着黑线来看,你也给它加了一个等离子体,黑的螺旋线是它个,它场强比蓝线小,所以你看到的它呈绿色。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变化,我们看到了我们的等离子体内所发生的变化,就是在那儿带来的变化

 

那就是等离子体新工艺、新知识。它是斥引力场,因为你随着或高或低的斥引力场强度到达了同一点,你创造出不同的颜色。如果你是较低场强,你就呈现某种颜色;若你是较弱的场强,你就呈现另一种不同的颜色。这非常像我以前解释过的,你怎样用力搓你的手,如果慢慢地搓你的手,你得到较低的热量;如果你非常冷,你不较快地搓你的手,那么你得到较高的热量。同样的手,只是由于运动快慢不同,产生的热量就不同。但在等离子体内,只是斥引力场强度不同。所以,这引起了你回忆,如果你明白你呼吸时物质在人体内怎么变化。

 

因此,它改变了物理学、生物学和化学的创造的整个知识基础。因此我们所说的看上去是奇怪的、变化的、与众不同的。在某种角度来看,我们凭等离子体来说的,你凭物理学观点按物质状态来说的。因此,我们在怎样吸收、我们怎样吸引、我们怎么看事物等方面,是不同的。比如,我们甚至在实验室看到氧化铜甘斯很快地沉到容器底部,由于它的斥引力场质量,它比CO2更重。它是非常简单的。

 

当斥引力场强度较高时,引力场就比斥力场更强,在地球条件下它就是物质。这与我们的知识相悖,但你看到的这个效果正像你在物质生活中所看到的那样,重的东西下沉得快些,但是事实上是通过等离子体中心处的质量比率来组合成颜色的,因为等离子体斥引力场经常与地球发生相互作用,因此它看上去是彼此相同的物质。

 

所以,对整个事物过程的不真实的观察,导致了很多方面的混乱,因为氧化铜大小与CO2大小有点儿相同。这正是相对于环境的斥引力场强度发生变化的地方。如果你把氧化铜的斥引力场放到太阳系的边缘处,你将看到它在不同位置出现不同的颜色,因为这个场体允许它膨胀到那里。如果你保持在那一点,你将看到不同颜色,因为事实上你在太阳系不同半径或直径的新环境中有不同的场体,你看到了它们相互作用。

 

那么,现在回到艾丽娅医生讲过的内容。她试图把我们解释过的物质伴随着能量怎样穿过肺壁的情况联系起来。当你跟儿童说话时,你必须用他们能理解的语言来进行解释,所以当你跟人类说话时,你最好用人类相同的语言。在第一部分,像我们说过的,整个教学结构的改变由于你们所说的“物质到等离子体”。(凯史看到马可在线了,就和马可开始对马可说话)。是的,他正站着打开他的耳朵来聆听这新知识,当我们说到“你必须谈一下”时他就来了。他想说:“你知道,在你第一本书中谈到了物质和反物质”。那么人类可能知道最初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对你解释了氢、氮变成氧和氦,但是如果你能明白前六周说过的,有一点你全错了,但你听到它。

 

人体内血液系统中每一个细胞都是“的士运输”的机制。“的士运输”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能把燃料运到目的地,就像一辆的士到达目的地乘客下车后车内就没有别的东西了。这样,能量可穿过肺壁。人体各部分吸收多少能量,不是由肺来决定的,而是由细胞来决定的。红细胞决定我需要多少能量从肺到脚尖去,决定一定的能量到脚尖细胞中去,或我正需要这样多的能量到脑部去,这个正好几厘米远。因此,那就是的士目的地来的地方。因此,这就回到了我们上周谈到的肺的活动,在呼吸空气的过程中,能量怎样通过肺的液体把物质转变成甘斯态,像你在容器中所做的那样把物质转变成甘斯态,在甘斯态中把能量传递给壁。当血细胞通过壁这个点进来时,它决定它选择多少必需的物质。

 

因此,能量不是建立在电子的基础上的。你所说的“电子磁”磁场强度的转换是建立在斥引力场强度的基础上的。因此,我们说说氮来到了肺,它穿过肺泡腔内的水,但它从不接触肺泡壁,它从外界进来后必须与这水发生相互作用,它在穿过液体的过程中变成了同样大小的甘斯。(凯史在白纸上画了一些图,他用黄色的圆圈表示空气中的氮经过泡腔内的水变成甘斯态的氮。然后在氮的旁边画了一条黑线来表示肺壁)这是肺壁,当它接近肺泡壁时,全部元素都有相同大小,它们都释放出相同的能量,它们给肺泡壁充能,就像血细胞那样给血管壁充能,给它们需要的东西充能,给很多来回循环要经过很长距离的乘客充能,因为在它们结构中,当红细胞在骨髓里产生时,脑部就已经决定了哪些血液细胞需要运输多少能量到身体哪里去。

 

所以,现在当能量释放后,什么返回到了液体中,当它回来时,当它决定什么物质时,它将出现。这就是为什么你能吸进呼出、这样非常容易迅速地转换能量,因为它处在斥引力场水平,它不是处于物质水平。如果你通过斥引力场或我们所说的0时间,就像你发出一束波或你发出诸如此类的消息到月亮,它携带这样多的波或信息去那儿,它会非常快地发生转换。在这个过程中,一些氮正在穿过肺中等离子体条件下的水,可它从不接触肺壁,因为它在“电子磁|”强度水平上运行,所以它通过一些环节把能量传输给下一个细胞是即时的、0时间的。

 

这就是生命生存的方式。人体的生命活动不是在电子、电流层面的。生命的存在、红细胞是在等离子体层面的,它是在斯态下组合,那么,你想现在给它充不同的能,那它就表现出绿色、黄色或其它颜色,但它呈球形。因为它是“的士运输”机制,若它们的目的地都是纽约,那这些的士都是黄色的,但它们必须从机场去一个特定的目的地——火车站,而不能去旅馆。(4930)

 

心脏能从红细胞中吸收一些骨髓,但它需要推力,心脏瓣膜为了推动骨髓和红细胞,就推动淋巴通过它自己的淋巴结,然后通过返回到血管,从而为人体供给了营养。它成为一个简单的系统。

 

我本周对艾丽娅医生说过的。我说:因为你一旦了解了这个人类身体或任何身体有关情感、感情和生殖从开始到停止的全部循环周期,我们就必须再用点时间把我们过去五六周内的教学内容串起来讲一讲,不再是一个器官一个器官地讲,(凯史拿了一张纸,画了一个图,先画一个骨头,再画肌肉,然后再画头部,再画胸腔内的心脏、肺等等)从这儿开始的东西是骨骼和附着在它上面的肌肉,然后具有作为主人的脑,然后主人怎么决定它的运行,接下来是心脏和肺。隔膜放在这儿,这是你人类的存在方式。(接着凯史在心肺之下画了一个矩形)这里的腔是为了消化,它成为吸收者,是为了情感部分的生存。

 

人体底部部分与灵魂关系不是那么紧密,因为灵魂独立生活,不需要肉体。丘脑与灵魂紧密相关所以生殖器官离丘脑-灵魂尽可能地远。因为那是肉体部分,它没有东西和情感部分发生联系。接下来,这是手臂和脚(凯史画了双手、双腿),它是肉体到处获取食物来喂养自己的工具。

 

那么,你知道造物的整个结构,整个人类为什么看上去像这个,或鱼看上去像那个,或不同环境中的动物看上去不同。一旦你有了肉体,你就陷入了生存的循环,为了物理部分的生存、情感部分的活动,能找到适应的栖息地。

 

大量混乱进入了医学界,甚至这个对人类结构就不能继续存在了,更进一步来说,行星也是这样,因为你已知道:什么给了情感和灵魂、什么给了肉体,它们彼此之间就没其它什么事了。它就像你生活在一个社区,有一个人是面包师,一个人是屠夫。屠夫没有面包时不能整天吃肉,面包师没有肉时不能整天吃他自己面包,于是他为屠夫烘烤面包,屠夫也给他一些肉。这个恰好是生活中发生的事。(5321

 

这就是物理部分为什么要去联结顶部脑的情感部分的原因。我们看到人体一些器官需要去联结神经系统的情感部分,这些器官就建立起了自己的站点,当我们来看这个站点时,我们叫它“腺体”。无论哪儿都有一个腺体,它对情感部分至关重要。有一个说法,情感部分作用于器官的两部分,当危及器官的生命时,如果其中一部分发生故障,另一个还能支持。其中一个例子就是两个肾。我们在肉体任何地方也看到这种情况。当我们来看肾脏时,我将对你解释我们为什么有两个肾。这不是物理部分的决定,这是情感部分的决定。另一个方面,一个肾也能做两个肾同样的事。

 

你没有两个胃,你没有两个肠,因为它们必须有腔穴才会有两个,但当它谈到肾、脑、情感部分的丘脑时,就决定它们有两个部分,像肺有两个,同样像心脏内也有两个心房。因为这对它们有必要。当我们说到它时,我们将解释这个。(5427)

 

“老板”安了一个“办公室”在每个器官中,这样对情感部分是重要的。我们把这样的“办公室”叫做“腺体”。肾有一个腺体,靠近肾的肝脏有一个腺体,消化系统有它自己的腺体。

 

正在产生或能产生问题的每件事,对情感部分的实体活动是十分重要的。这个“老板”放了一个“办公室”到腺体内,一些人去关注,我老板就控制你器官的物理部分了。因此,当涉及到腺体时,我们将解释更多的细节。元素怎样从一种变成另一种,再返回到原来的那种元素呢?元素又返回到甘斯的转化,然后为什么进入人体内呢?当甘斯来到某个已知的点时,就进入到斥引力场环境中,产生它自己新环境,它就变成铜、变成锌或它变成一些其它的东西,然而它像甘斯那样运行。

 

你了解到:甲状旁腺中一个非常小的腺体怎样决定把钙转变成钾或把钾转变成锌,钾、锌是人体必需的。做的这一切都允许等离子体中央团块的质量增加或减少。这个转变处在物理层面,它们作为物质状态来展示它们自己。这是如此地简单。比如,磷光剂用在某些疾病中就变成了钙。这是由于它等离子体中央团块的质量(就是我们所说的“主源物质”)的某些信息指令发生了磷光剂中的磷发生了一点儿变化。

 

回到我昨天给你们解释的。用一个非常简单的方式,我们不能通过电子控制反应器,但我们用神经冲动、引力场脉冲控制它。因此,举一个例子,你能离地球100米;再举一例,你能离地球10000米。你不是通过增加旋转速度来进行控制的,你是通过斥引力场的脉冲去改变磁场强度来进行控制的。

 

这就是甲状旁腺所做的,它们能改变等离子体内的斥引力场的强度,器官中的斥引力场自己表现物质的可见形态,比如将磷光剂变成钙或锌。这就是它进行活动的过程。这就是甲状旁腺如此重要的原因。这个腺体恰好在你胸部的顶端。那么你就知道:癌、其它疾病能怎样被控制;你有如此白的牙齿,你有红色的肌肉组织,然后你有白色的肌肉组织,还有其它各种结构。因为通过胸腺、甲状旁腺的指令来释放出的斥引力场,就决定了器官细胞在它自己需要的位点上其中部分磁场显示出物质可见状态。就是这样简单。

 

它不能决定多少器官电子、多少质子将处于什么化学合成状态。甲状旁腺、胸腺都是通过B12斥引力场的信息来实现的。B12含有钴,正是钴添加了辐射,钴在辐射方面同时具有磁场有斥力场和引力场两种场体。但人类只知道并测量过它的斥力场。因此,现在你知道了,人体内元素从一种转变成另一是多么地简单,这种转变是通过由“老板”脑通过它的“下属”腺体来控制和决定器官、细胞需要什么,并由胸腺来执行的。因为许多辐射添加到了原子核,它决定核将处于什么状态。这就是分布在你全身的等离子体为什么是透明的,并且你所说的“等离子体”是相同的。在腺体内,腺体的等离子体中央团块发出的信息到达器官、细胞中某一点并被接受后,器官、细胞中中的等离子体自己变成可见的物质如钾、钙。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肝囊中,肝某一特定厚度的层决定多少场体去穿过它、环境给出什么、结构将处在什么状态。因此,你不需要把碳酸钙送在肝那里去或放质子或钾在那里,不需要搬运作为整体的等离子到肝那个点上去。接下来,你横切肝,在同一地方重复切,你横切肾,你看到它们有相同结构都有各自的腺体去控制它们,你看到它们有不同的形状。

 

然后,你知道它们内部曾经没有空气,食物和物质穿过人类的肠运输给它们,运输的每个东西都是作为等离子体斥引力场能量的,但因为它食物是处于胃的盐水中,那么它就变成了你所说的等离子体甘斯。比如CO2吧,它看上去不存在,但一旦你创造了条件降低气温,它自己显示为液体。然后,让我说,当它进入肾时,或者让我说它让你获得了骨,它变成钾、钙。(6120)脑根据器官对物质的需求量而释放出斥引力场,这个需求让器官中的一种物质转变成另一物质。如果器官某种物质有缺乏,就由甲状旁腺、胸腺释放出斥引力场,器官就显示出固态水平的物质,物质自己就显示出来了。

 

因此,你现在能看造物的整个结构。我需要去做的全部都是取决于脑中情感部分,我将带你到宇宙中任何地方,你在一个宇宙中将有20条脚,而在宇宙另一部分中你将有14条脚。那是宇宙居民怎样生存的地方,这是人类必须了解的情况,这是我慢慢地讲的内容。我们打开了这本你能看到的书,你不必惊奇。

 

你制造出了甘斯,现在你看到了它的表现。你制造出了氧化铜甘斯,现在你看到了它的表现。你放很少的一块甘斯在反应器内核中,你会十分激动,你看到重量为12公斤、14公斤、13.8公斤,然后你看到重量降到10公斤或5公斤。在将来,你将看到这种减重现象,或你能涉及到无线电,它不会发声,不会产生任何噪音以及其它的。事实上,在星体构造的结构中,你有心、脑的运行你能看到磁场怎样决定你将听到什么、不能听到什么、什么东西在哪里。这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对你们讲要对你造的反应器进行祈祷的原因,因为反应器制造出了你所说的自由等离子体,自由等离子体有生命,并且它决定它周围会发生什么。因此,你变成了造物部分。

 

这就和释放磁场一样:在你体内,脑发出的指令,通过胸腺,某个器官细胞中的一个位点上的等离子体就变成钙或钾。在胸腺外一直存在这样的事。这就回到我曾对你们讲过的,在物理肉体中,20%的信息是通过神经系统来传输的,80%是通过斥引力场来传输。这就与作为造物主的上帝的爱相同。你变成这个星球位置上的人类,有2条腿和2只胳膊,而在另一个维度同样地,你有14只胳膊,因为你需要这样;否则,你不能从宇宙的这个地点达到另一个地点。

 

所以,你现在知道造物的过程了。你必须知道这个过程携带了责任,并且你必须知道这份责任由造物主赋予的,不是由被造物所给予的,因为被造物能做他喜欢的任何事,但得创造条件才能这样做。你能跳上跳下,条件不能改变,因为这是由它所处的环境决定的

 

这就是为什么又回到以前教学,你不能看到一些人有14个心脏、20个肺,因为你所说的DNA结构也是甘斯态,它们具有斥引力场,它们创造出了某种强度的磁场。DNA那些相互作用的磁场决定了肉体的结构。这是人类从未明白的知识。

 

DNARNA的奴隶,RNA不是DNA的奴隶。但这也是人类按自己的习惯就其物理来说的。你看到有DNA结构,就说有RNA,但RNA也是值得重视的。RNA的位置和强度决定DNA的结构将处于什么状态。通过RNA,你获得了造物主才具有的条件,因为RNA是无量纲(校对者注:对无法用具体的单位去量化的指标就用“无量纲”来评价,就是没有具体的量化指标。比如对臭味浓度的评价,只能靠评价师个人去嗅,然后定出级别为一、二、三级)且运行在与DNA同样的磁场强度水平上。

 

因此,周期表没有错误,它是100%正确的。每个科学家都承认这个表对某些人来说是理解这个表的一个途径,这些人不明白这个表还有另一种说法,他们对这个表的认识水平还处在物质层面、物理学状态。在等离子体状态、在宇宙造物层面,物质是处在不同磁场强度的相同东西,它依赖于你所处的观察位置、斥引力场力的循环周期。还有其它问题吗?(6655)

 

XX:有,我有一个关于阑尾的问题。阑尾有什么作用呢?

 

凯史:我们不用它,它没有作用,任何人都不需要它。

 

凯史:在某个历史时期人类需要阑尾,你为了食物就习惯于用这样多的方式去吃食物,你就需要它。我想对我的一个儿子说,事实上阑尾变成了如我所说的像你的第四个肠管(校对者注:人体内有大肠、小肠、结肠、盲肠即阑尾)。但现代人类,阑尾就只有一种方式了,就是它爱把自己隐藏起来了。但它仍有某种功能,就像你所说的胰腺那样去控制肿瘤这类疾病。它随着人类饮食习惯的改变,事实上是随着胰腺的变化而适时地变成了阑尾,那么它大部分功能就终结了。当我们心脏产生了4个腔后,一些环绕周围身体器官的、具有个别的不同活动的、不可爱的腺体,就适时地在某个地方合并成一个器官,就在这里就产生了不需要的多余的阑尾,阑尾是人类最后的残留物。但它仍然有一个功能,这就是它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6738

 

这不是一个物理方面的功能,但从某种意义来看,它是隐蔽处中的一个“变电站”。你发现有阑尾的人有着不同心态和行为,那么他们知道这个原因。看看阑尾的位置吧,它是与大肠吸收什么、拒绝什么有关的。然后你将看到阑尾会影响大肠行为,因为大肠吸收食物残渣。阑尾去控制大肠需要吸收那些分解的东西,这个东西是经完全消化之后的东西。

 

瑞克:嗯,凯史先生,你在近几次教学中都提到“自由等离子体”这个词。你能对这个术语特别是它与大多数人的情感或感情部分的关系,能深入地讲解一下吗?无论哪个都将属于大多数吗?

 

凯史:自由等离子体是不可触摸的不成形的。你不能放一个物质的外壳在自由等离子体上,然后说“这就是自由离子体”。甘斯有一个外壳。自由等离子体是不可触摸的,因为事实上它处于平衡,根据环境中的斥引力场而变化……

 

瑞克:它像一个没有蛋壳的蛋吗?

 

凯史:是的,没有蛋壳。但你很快很快将看到。实际上,你已看到它了,我们昨天展示反应器中央的纳米金属棒。你看到了我昨天在那里给你展示它的指纹,你看到了白光与黑暗背景之间的边界,你看到它的效果,但你不能看到它,因为它是自由的,它根据环境允许它拥有什么才能拥有什么。那么,如果你知道怎样去做,你就能创造环境让它增长或减少。昨天,我们和马可在实验室里讨论,我们必须搬走实验室里所有的能量物资和系统平台上的每个东西,因为我们把探测器处放在那里面向自由等离子体,因为它颈子周围的绳索是为了让它保持在那个位置,因为等离子体去和它接触或靠近,你所说的探测器释放不需要的能量,它为了生存需要增加能量,它对它产生了限制,因为电荷离开等离子体环境。(7115

 

那么,现在我们投入了全部的反应器、全部能量物资和每个东西。你将在下几周看到出现的变化。我们都在木板上做实验,这甚至意味着探测器将变成部分自由等离子体,这样自由等离子体不会失去它的磁场,我们看到这个自由等离子体外壳增长而超出它的边界,我们会看到自由等离子体通过相互作用而发生的边界大小变化,当它随着环境磁场变化而它的磁场变得足够强大时,(7201)就允许磁场加入到自由等离子体中,当它变成稳定的空间时,在那里你就看到了这个边界,就是我们所说的明亮的光。我们昨天和马可、阿曼开始谈论并为此做布置,我们看到我们将去那里。

 

瑞克:我们经常看到自由等离子体在地球范围内活动吗?

 

凯史:当然了,我们就生活在它的范围内,也变成了它的一部分。

 

瑞克:哦。这不是异常的事,但当它在反应器环境中产生时,它是……(7201

 

凯史:它为了它的产生和定位而需要元素。一些人看到它像火球,一些人说它有点像火球,他们在空中看到过这样的火球。这些火球是一种跟环境中等离子体一起运动、相互作用的自由等离子体,它们自己表现像光一样。它们都是自由等离子体。

 

瑞克:也有人在大气层上层看到过,我想在一些较高的云层结构和较高的大气圈之间,我的看法与你不同。(7303

 

凯史:它正是斥引力场包,它没有物理上的大小。我们说,它事实上没有如你们所说的石头那样硬的外壳。

 

瑞克:当我们通常看某件事很像另一件事。如果我去看我的桌子,就不应该把它看作是等离子体。对吗?

凯史:你看什么啊?

瑞克:如果看我前机的桌子,或者我看这杯子……

凯史:不,不。这是,这是,不。这是不可触摸到的,那是物质状态的。

瑞克:对。现在,一些人可不可以把那些桌子类的物件看成自由等离子而不是物质吗?

凯史:这要取决于造物的斥引力场。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看到不同位置的等离子体呈现不同颜色的原因。

瑞克:一些人,比如一些心灵学者,可以看到那些物体内部发出的耀眼的光。这是任何自由等离子内部发出的光吗?

 

凯史:对。但这是相互作用的结果,甚至木材也有光环,因为木材有斥引力场,它是活跃的。(7412)你正好感觉到它,但不意味着它是固体。固体所在的位置是它们固体物质共同产生的光不能穿透的障碍物。因此,当你有那个自由等离子体时,你的自由等离子体必须去跟环境中的斥引力场发生相互作用,就会出现一个光环。如果一些人能看到光环,你就有一个相互作用的不同场强。这就是这些人为什么说“哦,我能看到这个人或那个物体的光环”的原因。它正是他们身体内或他们眼睛液体中的斥引力场,我可以说,这是允许他们去看到那些稍微不同的、或高或低的光谱,它依赖于他们把光看成什么、他们怎样看到它。物体可以是石头、水、人类身体,都有光环。这意味着物体中原子的斥引力场发生了相互作用,它们自己是动态的等离子体,与环境发生了相互作用,它们环境的斥引力场也发生了相互作用。地球是动态环境,石头有动态等离子体,所以它们必然会产生光,那就是我们看到部分的光。我们看到石头或木材呈现不同颜色,是因为它们发生了不同的相互作用。

 

瑞克:嗯。凯史先生,一些叫做“神的物体”或对他们有某种特别气氛的物体或神圣的物体,跟任何普通的物体相比,有不同吗?有不同的等离子体吗?

 

凯史:没有任何不同。它与观察者的视力有很大关系,这意味着与他们所具有的斥引力场强度有关。你知道:眼睛晶状体是长的白色晶体。你叫它什么呢?旁晶体、熔化的晶体。不。是的,它们起初像你能买来的盐那样,看上去是一大块。我平时握住任何石头都不会发生什么事,你不能看到石头发生任何破碎。但有时我的结构正好暂时出现一个平衡,我握住这些石头时,它们一般就会碎成小块,可石头像任何其它石头一样硬。这样发生过多次。

 

凯若琳还笑我呢。因为我们曾看到过这样的事发生。是的,我手中的石头破碎,正如陨石那样掉下来,因为我能用我自己的条件去创造一个环境,允许斥引力场相互作用而让石头破碎。你能握住石头做同样的事,你拿着它也可以不发生任何事情。但你拿住铜线,能弯曲它,没有我在场你也能。我肯定对它毫不夸张地每次都能弯曲它。但你只好拿住它去做这事。(7750

 

这就是魔术师所做的,著名魔术师拿着勺子或小刀,它们就弯曲了。他的身体没做任何魔法,但他学会了怎样把他身体的斥引力场转移给物体(比如金属),他们能找到并解除他们之间的联结。那么,这就像我以前给你们展示的那些东西,热水中的糖怎样溶解,但他和这个,你……我们全体都有这个能力,但我们发现的唯一问题就是:我们能影响物质。(7800)我试过弯曲勺子,我让它自己断裂了,没用方式,只是我拿住它,它就弯曲了,因为我发出光环,我的斥引力场给金属条件。我有时,不是所有的时间,是让石头发生断裂。我确信某些人让玻璃破碎,其它一些人也能让钻石破碎,但我们必须找到我们能创造出怎样的斥引力场强度去作用于哪种物体。还有任何其它问题吗?(7913)

 

艾丽娅:先生,我有一个问题,那么……它是有趣的。你还记得我们谈过的ATP呢?你说过氢是能量供应者,碳是连接者……喂,作为我们的身体……你能听到吗?

 

艾丽娅:好的。当你谈到ATP时,如果你记得的话,当它变成ADP时,那么我们就说氢是能量供应者,碳连接着氨基酸,氧像我们身体中磁铁,那么氮元素是一个分离者,磷是我们RNA的指纹。现在联系到呼吸,好像我们从空气中只吸入这个像磁场一样的分离者氮,然后它分解成了氦。在这种情况下,氦有怎样的功能呢?我的意思是,如你所说的,每种元素都具有某些作用,因为用等离子体观点把氦理解成什么呢?

 

凯史:是的,氦是稳定的,氦是稳定的。

艾丽娅:不稳定吗?

凯史:不,稳定,它是稳定的。

艾丽娅:哦,是稳定的。

凯史:是的,这样,每当你需要稳定时,你就使用氦吧。

艾丽娅:那么,分离者……

凯史:因为,氦做什么……不,等等,等等。

艾丽娅:那好?

 

凯史:氦做什么呢?氦做什么呢?它能始终释放某个比率的斥引力场……不断地……那个……它稳定在某种磁场强度上,它与极紫外线磁场强度相等。比如,我们看到它在实验室发生一些事,我曾几次对知识寻求者提到过这个事。每次探测器不转动时,我们都听到探测器发出“嘟嘟”声,看到探测器显示屏有一个波峰。

 

我们有个探测器,我们每次都听到它发出“嘟嘟”声,我们看到它出现噪波,曲线图上出现一个峰值。我对知识寻求者解释过这个现象。这可能是Z轴上的磁场跟环境磁场发生了相互作用,或它们去喂养内部的等离子体磁场时发生了影响,在跟环境或Z轴相互作用。你能详细说明这个,但不能忘记我们在实验室有α、β、γ射线探测器。因此,我们需要这些斥引力场中的某一磁场强度(校对者注:这里的原文length“长度”疑为Strength“强度”),这一磁场不是射线,不会伤害我们,对人类身体是无害的,因为它是一种磁引力场的包,而不是放射性的一种辐射。

 

在我们眼中,当探测器靠近反应器时,它自己表现为一种辐射,就像潜艇雷达[ ],也像一个演员那样坐在离反应器核心二三十厘米处,它不是α、β、γ射线,它自己在这个情况下在那一位置上显示为等离子体。自从我们开始转动这反应器核心,稳定的核心就伴随着一个小的变化,你看到知识寻求者行为发生了变化,他们没有意识到,因为现在知识寻求者自身就成了一个和平的源头,所以它带来了和平。这个行为在平静的情况下发生了变化。我完全意识到了我所看到的和平。

 

某种稳定性弥漫在整个实验室,因为实验室内的反应器和自由等离子体没有捕获或给予,它正好带来平衡。但你没意识到它,除非你是一个观察者,你知道你寻找什么。这个是它什么,那个是怎样,用一种方式,它我们所说的造物主和造物的过程。造物主的本质的磁场接触到人类了。它带来了和平,带来了宁静。当我走进实验室时,我找到了和平,因为我知道我肉体接受到我所需要的。

 

今天我把阿曼的反应器移到下面其它地方去了。我说:现在我们必须把反应器移到这栋建筑物外面去,因为实验室里其它反应器运行对它产生了干扰,这是因为它们关系太密切的。你得到一种等离子体的能量包,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你如何将这种能量包作为礼物送出去。否则,你这种礼物多了,就会产生阻塞。这就像你不停地购物、购物、购物,购多了后家里就成为垃圾站了。

?

瑞克:现在你提到阻塞的问题,就有一个来自live stream的问题:保持淋巴细胞稳定或平衡的最好方法是什么呢?

 

凯史:淋巴可以自己维持稳定。每个患癌条件都是由他们自己创造的,因为发现他们与他们所接受的东西保持着平衡。淋巴是造物的肉体的一部分,直接由腺体控制。(8649)不要忘记,淋巴细胞是你能找到的、放射性物质水平较高的地方。它们是厨房,你发现它们是唯一可以用刀切割的地方。胸腺,通过斥引力场,释放等离子体形式的信息。在淋巴细胞这里,信息转换成物理部分。淋巴变成了肉体。还有其它问题吗?

 

艾丽娅:好的。那么,这和你说的ATP那种方法相同。因此,我们现在读到了很多像第一张PPT那样的反应。当我们说氮变成氦然后变成氧时,我们能说那个分离者氮如你所说的那样去释放出吗?环境中的磁场还能稳定吗?变得来像磁场[ ]吗?

 

凯史:这是[ ]。不,它不是,在肺的位置,你能获得你想获取东西,其中的磁场是自由的。

艾丽娅:哦。

 

凯史:当它们需要氮时,如果肺你有氮,氮就能有效地提供充足的能量,肺吸收氮,然后变成氧和氦,氧自己显示像甘斯或氧的等离子体。(8942)是的,当它获得了氦结构,这样肺就获得了能量,就获得与氦相等的斥引力场。对,这意味着分离者获得了与氦相等的稳的定电磁场。

 

氮增大了氧的质量,变成了氧[ ],变得来像磁铁,变成了氧的磁场。好了,这样我们就能像那张PPT那样去阅读。当分离者氮释放能量包后,它就变成了碳,而碳联结着我们的氨基酸。你看到这种方式,如果你通过血管壁来到了血流中,氮等离子体能给出的最大能量等于氦的能量、氦的斥引力场。(9018

 

好。这样,现在你获得了氦的斥引力场,现在身体就处于收缩和运动中。当你进入物质水平时,你自己显示为碳。是的,事实上自己显示像与氨基酸的联结。

 

用某种方法,但当你拒绝它为能量等离子体时,就不能产生蛋白质,是的,你不能用这样一种方式允许一定量的蛋白质在肺内产生。如果它是错误的方式,会在肺内产生这种数量的蛋白质,就将导致肺感染疾病,因为这样蛋白质就会与微生物和病毒进行能量交换,微生物和病毒也会吸收大量能量。

那么我们看到有部分肺癌是根据氨基酸条件而变化。现在看看膈肌顶部的肺的那些化学反应了吧。你把它叫做什么呢?你可以把它叫做我们现在实验室中的电池,那么它开始喂养作为固态物质的癌或肿瘤,这些癌或肿瘤是在与等离子体联结中发生了凝固而成为了固态物质。

 

那就是你为什么能随着一些系统而变化的原因。有人问我一些关于慢性阻塞性肺炎(简写为COPD)的问题和其它种类的肺病。(9246COPD与肺收缩、产生水或液体有很大关系,其它呼吸系统活动的问题与肺内物质互相作用有关。这就是我们看到的肺病与某些活动相关的原因,因为新物质进入、凝固,并与肺发生了联系。COPD伴随着身体活动、肺收缩而活动的,呼吸系统活动很容易诱发COPD。但当你出现与物质有关的呼吸问题时,那么你必须找到释放肺液体中的那种物质能量的解决方案。肺癌是很容易地与这个技艺相互作用,但某些肺部肿瘤是不可能用技术来处理的,因为肿瘤连续不断地在不同部位移动和变化。这是相同的

 

艾丽娅:是的,我明白这个了。

 

凯史:你已通过回忆,你的认识已从物质水平提高到了等离子体水平,理解了等离子体相互作用后能给予和带来什么。

 

艾丽娅:是的。我们正想尝试用一些你演讲时所用的方式、新语言和词语来讲解ATP。我们谈到ATP时说,ATP是氨基酸是由碳元素形成的一种聚合物,氢、碳和氧结合成氨基酸,就像一个供给者了,然而氧维持着氨基酸这种聚合物的形状。你知道,正试着用一种语言……(9456

 

凯史:是的,让我给你解释……这里有一个图片能描述它……不,不。让我给你解释,让我很容易地给你解释一些事情。(凯史在白纸上画了个圆圈)如果这是氧。因为氧呈等离子体和甘斯状态,它比氢(凯史在旁边画了一个小一点的圆圈,写个H)、氮和碳有较大的质量。(然后凯史在氧元素的这个圈旁边画两个圆圈)现在你知道氧为什么成为氨基酸中心的引力场了吧,是因为它拥有更多的主源物质的质量。这容易解释,你不能在宇宙中说什么氧元素和氢元素,你只能说在那个相互作用的点上释放出了多少主源物质的质量和强度。现在,如果你一旦用物质视角来看氨基酸,你就会明白它的整个结构中,氧比氮有更多的中子和质子。你叫它是什么呢?氧是较重的,它像太阳一样。

 

氧用一种方法与氮发生相互作用,氧仍然是较重的,这样氧仍然处于决定性的地位。有关氢,它是静止的,你叫什么呢?氧是很重的,因此它仍处于决定性的地位上。关于碳,它仍是相同的。因此,这就是氧变成我们所说的氨基酸中的磁场的原因。因为在这个星球上,生活中的决定者氧和分离者氮处于这个星球的表面和大气层上层之间。并且在这个地区,是氮、氢、碳和氧存在的地方。这就我们们所说的氧是磁场的原因。看看这水(H2O)结构吧,氧伴随着两个碳,氧有很重的磁场质量。看看CO2结构,氧相同地有很重的磁场质量。

 

看看氧,由于它的原子质量重,它就是这个中心,它就是太阳,它变成了太阳。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原子和分子结构位置上,氧决定将要发生的整个事。哪个将在那儿呢?氧将不会失去任何东西,但氧允许氮的斥引力场释放出压力给中心之外最弱的氢,氢被挤压出外,释放出能量。它是非常简单的,用物质语言来说,我们说它是极红外线,但用等离子体语言来说,我们说它是主源物质的大小,但它处于主源物质的下层条件。不要忘记这是基础的,我一直没忘记它。一旦这个氨基酸表现为一个像在人类身体中那样的实体,它就运行在真空中,但它不是运行在物质层面上了。它在两者之间是极不相同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等离子体技术与物理学不同。如果你体内没有等离子体甘斯,我接触你时,你我之间的信息传递所用的时间差就跟声音从这里传到月球所用时间相同。但因为这种信息传递路线是处在斥引力场中,它是瞬间的。因为在物质部分中,每个电子必须运动,这样的物理运动会花费时间,很可能电子运动在半途就下线了,振动消失了,然后你甚至不能感到到这个电子的运动。(9952)你知道你通过你的脚,信息可以到达你的一个指甲。这是问题所在,这是个故障的问题,它是当你有一个神经伤害时,你不能感觉到这些事。因此,你在这一点上是依赖物质状态的。但我们现在知道了,因为我们解释了在斥引力场中这些事相互作用时,氧为什么处于中心焦点位置,碳为什么变成了联结者。因为碳在反应中是平衡的。因此,信息通过等离子体磁场携带是容易的。你必须知道:等离子体内的等离子体磁场的互相作用是不在电子或电子物理学水平的,它与电子或电子物理学是完全不同的。

 

艾丽娅:我觉得下一本书可能是有关元素及其含义方面的。

凯史:那只是书中的一页图片,用人类的眼睛来看是一系列颜色,是等离子体世界中每种物质呈现的颜色(10112

 

艾丽娅:哦。因为我们现在可以说:氢正是供应者,碳是联结者,在互相作用方面平衡着,这氧是磁场……(10123

 

凯史:不,不,等等,等等。但是不要忘记。这引起了另外一个问题。你用物质的眼光看看。(凯史在另外一张白纸上画了几个圆圈)第一个问题,氧有斥引力场,所以,氮不能直接地紧挨着氧。氮在某个位置,比如碳在某个位置,那么氧就在那个位置。(10154,凯史画的圆圈跟上次不同,这些圆圈都有一些距离的,没有粘在一起)这整个结构仍有斥引力场。你必须知道氮的位置在哪儿、它和氢有怎样的紧密关系。(10223。凯史改变了一下刚才画的氢元素的位置,表示氢元素的圆圈更靠近表示氮元素的圆圈)你看氢在氮和氧之间的某处,氢(原子量为1)与氮(原子量为15)达到16的平衡。同时,碳必须和中心的氧之间产生平衡。(10258,凯史再次画出4个小圆圈,组成金字塔的模

10404,凯史用另外一张白纸来画图)如果你用一个非常直接的方式,你又可以用三角建立一个金字塔,把氧放在金字塔顶部,从而决定了它们在金字塔中的距离。看看这个金字塔结构,它是稳定的。我们叫它金字塔结构。你成功地将四个反应器组成一个金字塔结构,这四个反应器一起产生自由等离子体,那么等离子体位置中的自由等离子与地球、其它等离子体发生相互作用。

 

你不要个别地看问题,比如把它们看作你体内产生的个别细胞,它就像我们星体组合的反应器那样由四个反应器共同产生了自由等离子体。那么,这个磁场自己与其它反应器或其它元素来定位,我们说它们在人体结构内,如果你看这种方式,如果你有了氧,那么四种元素都会在金字塔的三角里聚在一起,就创造出了虚幻的或自由的等离子体,它和这三个不会获得任何东西(校对者注:这句难理解),然后,这个元素和另一个元素中的自由质子、电子互相作用,你可以叫它氨基酸,(10435)这两个元素相互作用为了第三个元素的存在而产生了必需品。在给定的肝脏细胞盐的条件下,这个必需品可能是铜。为了神经系统去控制肌肉活动,肝脏需要铜进入。

这是决定人类身体真空条件下所具有的结构的过程。看看肾的形态,然后它将给你很多有关这个等离子体结构、肾为什么是萃取系统的答案。肾的尽头有一个管,它是肾的过滤结构。这个管与肾的联结点,控制着对肾流出的物质的萃取,它是一个反应器。(10559)然后,当你切了肾时,看一下这一层的形态。它给你需要知道的造物的全部信息,如果你看一下它,它是星体组合反应器的四分之一。它带来肾里面的袋,它获得肾的皮肤。

 

因此,外面因素不能影响它,因为肾内部盐的密度和盐度决定肾内部具有怎样的空间结构和拥有什么。那么,你不要把氨基酸中的等离子体看作一般的等离子体,它是自由等离子体,自由等离子体跟它们环境中的盐结合就产生了氨基酸。其次,你不需要制造盐,因为你能产生盐的斥引力场,那是人类身体能产生的东西。因此,盐自己产生某种强度的磁场,这个磁场在这个点上决定跟这些结合,它将在这里表现为铜。

 

瑞克:埃里克·克劳斯提了一个与身体有点儿关系的问题:由于癌问题而切断四肢,还能为身体产生出新的四肢吗?那样的四肢还能产生感觉吗?

 

凯史:是的,是的。下肢从臀部处切下后,身体会产生出包括足尖的下肢。是的,它能。但你已经知道怎样产生下肢后,你需要去扩展这个知识。通过切割而失去四肢后,你一定知道在切割的瞬间,它的功能就已经转移给四肢其它部分了。但它有自动机制或关闭下面部分的功能,或转移它的功能到四肢的另外位置。如果你通过切割而移走四肢,让我来说它是一条腿,那淋巴的功能已转移到另一侧那一条腿了,但被切的那条腿的一部分信息仍在原处,而大部分相同的信息转移到另一侧那条腿了。这是我说的内容,如果特别是由于癌扩散而失去了四肢,那么信息必须从失去的部位转移过来。下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是两个小时或大约两个小时了吧?(11318

 

凯史:是的。我这周前对艾丽娅医生说过,我们教学包括了很多像骨、肌肉、脑、心和肺这样的知识点,进行了很好的研讨,下一步研讨的内容是了解有关器官的运行和相互联结、相互作用。如果艾丽娅讲完了,在下周研讨会中,我们只在如下过程加深理解:我的意见是,从骨髓开始,肺从吸收空气开始怎样工作的过程,心脏从接收信息、体内淋巴回流开始怎样工作的过程。

只是逐一讲解、尽可能覆盖知识是没用的,较好的方法是加深理解,那么就比尽力去覆盖我们喜欢的全部教学内容更好,这样让我们更清楚地理解。

 

凯史:如果你想讲骨和心脏,那就最好了,因为我认为我们能解释其原因,因为心脏不能在没有骨产生骨髓的情况下运行,你所说的红血球细胞是骨骼产生的一种血细胞。或者说,心脏不能在只有淋巴存在、没有骨髓产生和存在血细胞的情况下运行,因为心脏的一个腔室是为骨髓特别设计的。

 

艾丽娅:哦,那么,心脏将与骨骼有关了。

 

凯史:是的,与骨骼有关。是的,那将是密切相关的。

 

凯史:哦。我们有一个问题,非常重要的事,我们这儿有一个问题,我们忘记了,我们尽力去回答艾丽娅医生。马可问一个问题,你能问一个问题吗?马可问的是:“我们能说灵魂是造物本质中的自由等离子体吗?”是的,灵魂与肉体无关。灵魂是造物的等离子体。

 

艾丽娅:哦。但我们在地球这里对灵魂与精神看法不同,因此……

 

凯史:它像一根电缆。凯若琳说“一个在监狱中,一个在监狱外”。在肉体与灵魂之间有连接,我们叫它精神。(11715)它是一根连接线,当我们不能跟灵魂取得联系时,我们就只能依靠精神这条接连线了。

 

艾丽娅:哦。按那个道理来讲,我们能说精神像我们的胸腺一样吗?(11732

Very much so.

凯史:非常像。

艾丽娅:哦。因为胸腺似乎是我们身体内各个反应器之间的沟通者。

 

凯史:是的。它似乎是反应器之间的沟通者。但这事是你必须了解的,在肉体和场体之间有一个相互作用或缔结,我总是用容易理解的方式来解释,灵魂像一个质子,电子是这个灵魂。这两个有一个联结的磁场,你叫它精神。肉体和灵魂,它们是你怎样,它是像通过电缆传来的读物信息,但你接受了它的信息后没得到真实的反应,尽管它有非常高的清晰度。(11852)我昨天收到一个非常怪的问题。我认为的、我们昨天谈到的先知灵魂,你叫它什么呢?它们看上去是光。灵魂,作为一个动态的实体,没有尺寸,但它的大小和尺寸又是由它自己、它们环境中另一个灵魂的强度来决定的,它是非常大的实体,因此,当允许你聚集更强力量,达到并变成更高层次生命时,你就能跟更高层次生命发生互相作用。

 

 来源:凯史科技世界

http://mp.weixin.qq.com/s/UfaA41gmWs3r63EsU29KW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