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创造,心智重复

 

尼: 我并不确定这本书将要走向何处。也不确定从何开始。

 

神: 我们有时间 (take time)

 

尼: 我们究竟需要花多少时间呢?从上一章到现在,已经花了我五个月的时间。我知道读这本书的人会以为这一切都是连续不断写下的。他们不会想到从第三十二段到第三十三段之间,隔了二十个星期。他们不会明了有时候灵感与灵感之间要隔半年,我们到底必须花多少时间?

 

神: 这不是我的意思。我是说,把“时间” (take“Time”) 做为我们第一个话题的开始之处。

 

尼: 哦。好吧。但既然以这为话题,为什么完成一段有时要花好几个月呢?为什么你在两次来临之间要隔那么久呢?

 

神: 我亲爱的好孩子,我在“来临”之间,隔的时间并不长。我从来就不曾不与你同在。只是你并没有经常觉察到。

 

尼: 为什么?为什么如果你经常在,我却没有觉察?

 

神: 因为你的生活卷在别的事情里。让我们面对它吧。你这五个月很忙。

 

尼: 对,我这五个月很忙。一大堆事情在进行。

 

神: 你让这些事情比我还重要。

 

尼: 这好象并不是我的实情。

 

神: 请你看看你的行为。你这段时间深深卷入你世俗的生活中。你很少注意你的灵魂。

 

尼: 那是一段艰困的时期。

 

神: 没错。正因如此,才应把你的灵魂涵括在这过程中。过去几个月,若有我帮助,会平顺得多。所以我是否可以建议不要与我失去接触?

 

尼: 我试着要贴紧,可是我似乎失落——或象你所说的,卷入——在我自己的戏里。再说,我也找不出时间给你。我没时间默想 ( 译注: meditate ,默想,是天主教译法。此字又译为静思、沉思、打坐、冥想、入定等。 ) 。我没有祈祷,当然我也没有写作。

 

神: 我知道,当你最需要我们的接触时,你却走开,这是人生的讽刺。

 

尼: 我该怎样才能不这样做呢?

 

神: 不这样做就是了。

 

尼: 这是我刚说的。但是要怎么才行?

 

神: 你不这样就不这样。

 

尼: 没有这么简单。

 

神: 就这么简单。

 

尼: 我倒希望是这样。

 

神: 那它就真的会这样,因为你的希望就是我的命令。要记得,我亲爱的,你的欲望就是我的欲望。你的意愿就是我的意愿。

 

尼: 好吧。好得很。那么我希望这本书三月份完成。现在是十月了。我希望再也不要有五个月都全无音讯了。

 

神: 那就会这样。

 

尼: 好。

 

神: 除非它不是这样。

 

尼: 哦,天哪。我们非得玩这个游戏不行吗?

 

神: 不是。但到现在为止,你都是这样在决定你的生活。你随时在改变主意。记住,生活是持续的创造过程。你每一分钟都在创造你的真相。你今天做的决定,往往不是你明天的选择。然则所有大师们的秘密却是一直只选同样的东西。

 

尼: 一而再,再而三的选?一次不够?

 

神: 一而再,再而三,一直到你的意愿变成为你的实况。

 

有些人要好多年,有些好几个月,有些好几个星期。那些近于大师级的人,要几天,几小时,甚至几分钟。对大师们来说,创造是当下的事。

 

当你看到意愿和经验之间的距离缩短时,你可以说是走在大师之路上了。

 

尼: 你说“你今天所做的决定,往往不是你明天的选择”。那又怎样?你是说我们不应老是改变心意?

 

神: 你爱怎么改就怎么改。但要记得,你每改变心意,都把整个宇宙的方向做了改变。

 

当你对某件事“下定决心”,你就推动了宇宙。有超乎你理解的力量——其微妙与复杂远超过你的想象——涉入这个过程,其巧妙的动力是你们现在才刚刚开始了解的。

 

这些力量与这种过程都是相互作用的能量之超凡网路的一部分,这网路组成存在之全体,你们称之为生命与生活。

 

本质上,它们是我。

 

尼: 那么,当我改变主意,会为你制造困难,是不是?

 

神: 没有什么对我是困难的——但你却可能把事情弄得对你来说非常困难。所以,对事情要专心一志。在你让它成为事实前,不要改变心意。要专心,要集中。

 

这就是心志专一之意。如果你选择什么,就用你全副的力量、整个的心去选择。不要优柔寡断。持续不懈!向着它前进。要有决心。

 

尼: 不要用“不”做为答案。

 

神: 正是。

 

尼: 但设若“不”正是确实的答案又怎么办?如果我们所要的,不是我们应当要的——不是为我们好,不符合我们最佳的利益——那又怎么办?那你就不会给我们,对不对?

 

神: 错。不论你们要求什么,不论对你们而言是“好”是“坏”,我都会“给”你们。你有没有看看你近日的生活?

 

尼: 但是我受到的教育却说,我们不能永远都得到我们所想要的——凡不是对我们最好的,神就不会给我们。

 

神: 这是当某些人不希望你因某些特别的后果而失望时告诉你的话。

 

首先,让我们先把我们的关系再说清楚。我并没有“给”你们任何东西——是你们召它过来的。在第一部中,我曾把这情况如何发生做了详细精确的解释。

 

其次,我对你们所召来的事物不做审判。我不说一个东西是“好”或是“坏”。你们最好也这样。

 

你们是有创造力的生命体——是以神的形象与本质造成的。你们可以得到你们选择的任何东西。但你们可能并不能得到一切你们想要的东西。事实上,任何东西如果你们要得太急迫,就不能得到。

 

尼: 我知道。这在第一部中也解释过了。你说过,“要”这个行为会把那东西推开。

 

神: 对,你记得为什么吗?

 

尼: 因为心念是有创造力的,而要一个东西的心念是对宇宙的一个声明——一件真相的宣示——宇宙就会在我的实际生活中制造出来。

 

神: 完全正确!完全正确!你已经学到了。你真的明了了。好得很!

 

对,就是这样发生的。你说“我要” (I want) 某物时,宇宙就认为是“确实”,并给你那经验——“缺” (wanting) 它的经验!

 

不管你把什么放在“我”字的后面,都会变成你具有创造力的命令。神灯里的精灵——那就是我——之存在只是为从命。

 

你召什么,我制造什么!你怎么想、怎么感觉、怎么说,就怎么召!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尼: 那么,请再告诉我——为什么我要花那么多时间,才把我的选择创造为事实?

 

神: 有好几个原因。因为你不相信你选择什么就可以有什么。因为你不知道选择什么。因为你一直在筹思什么是对你“最好”的。因为你事先想要保证你所有的选择都是“好”的。因为你不断改变心意。

 

尼: 让我看看我懂不懂这话的意思。我不应筹思什么是对我最好的吗?

 

神: “最好”是一个相对形容词,靠着上百的变数。这使得选择变得非常困难。当你做任何决定时,只应有一个考虑——这是不是表明我是谁?这是不是在声明我选择我是谁?

 

整个一生都该是这样一种声明。事实上,整个一生就是这一种声明。你可以让这种声明是出于偶然或出于选择。

 

由选择而过一生是有意识之行动 (action) 的一生。由偶然而过的一生是无意识之重复 (reaction) 的一生。

 

重复就是这样——是你原先做过的行为。当你“重做” (re–act) ,你是在评估进来的资料,在你的记忆库中探索相同或类似的经验,照你以前做过的去做。这是心智 (mind ,〔译注:本书三部曲中,神认为人是“身、心、灵”三位一体的生命。“心”,英文用 mind ,其文义有时又类似于“头脑”,本书译为“心智”。第一部中曾谓 mind ego( 自我 )(P129) ,又曾谓 mind 与脑 brain 不同。〕 ) 的作用,不是你灵魂的作用。

 

你的灵魂想要你在它的“记忆”中探索,看看如何能创造出你真正此刻的真实经验。这乃是你们经常听说的“灵魂探索”经验,但要这样做,你们必须真的“失心” ( 译注: out of mind 此成语平常意指“精神不正常”“发狂”,此处则指“不要靠心智去思辨”“离开你的心智”。 )

 

当你把时间花在想要筹思什么对你“最好”时,你是在浪费时间。最好是省时间,而不是浪费。

 

“失心”可以大量节省时间。决定很快就可达成,选择迅速执行,因为你的灵魂只从现在的经验来创造,不需回顾、分析与评鉴过去的际遇。

 

记得这一点:灵魂创造,心智重复。

 

灵魂以其智慧知道,你此刻所产生的经验,是神在你对它还没有任何有意识的觉察之前送给( sent )你的经验。这乃是“现在”( pre–sent ,预先送给)经验一词的意义。即使在你正在寻找它时,它就已经上路——甚至在你要求之前,我就已经答应你。每一个此刻都是神的神圣礼物。这乃是何以它被称之为礼物( present ,﹝译注:英文的 present 既指“礼物”,又指“现在”。﹞)。

 

灵魂直觉的知道去寻求此时所需的恰当境遇,以治愈错误的思想,并将你带到你真正是谁的正确经验中。

 

把你带回到神那里乃是灵魂的渴望——把你带回家,带给我。

 

灵魂的意图是以经验来认知它自己——因而认知我。因为灵魂知道你跟我是一个——正象心智以思辨否认此一真相,肉体以行为否定这一真相。

 

因此,在重大决定的时刻,要离开你的心智,而以灵魂之探索来替代。

 

灵魂明白心智所不能领会之事。

 

如果你把时间浪费在想要筹思什么对你“最好”上,你的选择将小心翼翼,你的决定将永不能下,你的旅程将航入种种期望之海中。

 

如果你不小心,你将淹死在你的种种期望中。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