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3

 

 

很多时候,我们会被那些涌上来的情绪所困,无法动弹。比如愤怒、恐惧、悲伤、绝望、压抑,等等。当存在于自己身上的某些惯性情绪特别强烈的时候,我们甚至会做出破坏性的举动来,严重影响我们自己的身心健康和亲密关系。

 

印度的迪帕克医生认为,让情绪得到表达十分重要,而不是忽视、否定,或者尝试压抑。表达情绪的方式有很多种,包括语言表达(说、写)、非语言表达(比如绘画、音乐、舞蹈等等),以及一个很重要很有效的方式:冥想。

 

比如有人伤害了你,你恨不得揍他一顿,当你遭遇到一种极其强烈的情绪,而此时语言与非语言表达方法都不能有效解决你内在的激烈冲突时,你可以尝试这种有非暴力的表达方式——冥想。

 

通常我们的感官是与外部世界连接的,冥想时,我们闭上眼睛,将感官转向内,观察我们自己,无任何外界的干预,也不去控制思想,容许任何思想、情绪自由出现。当我们将感官转向内后,心就转得很快,这样思想、情绪迅速出现,而它们得到充分表达后自己就离开了。

 

所有情绪的根源皆在于我们体内。以闪电举例,只有少数人会对下暴雨时的闪电感到恐惧,多数人可能并没有这种感觉。如果恐惧的根源在于闪电,那么应该所有人都会感到害怕才会。所以恐惧的根源在于我们自己之内,而不是闪电。通过冥想,我们就能观察到这些情绪的根源,从而溶解它们。

 

迪帕克医生认为,情绪其实是留存在我们身体内的某种强烈的思想。任何一种思想的产生,都是为了寻求一种表达,当思想表达后,它就离开了,如果某种思想一直得不到表达,它就会一直盘踞在你体内久久不去。恐惧、愤怒、悲伤、压抑等等都是某种思想,它们的产生也是为了寻求表达,如果我们一直紧闭大门不让它表达,它就会一直来敲你的门。

 

现在,我们通过什么方式与这些情绪像朋友般倾心恳谈,让它们得到恰当地表达呢?冥想就是你可以选择的最佳方式。

 

那么,我们要怎样进行冥想?

 

第一种冥想:选一个自己舒服的姿势坐着,不论坐在哪里、怎么坐都没有关系,关键要坐得舒服,如果盘腿不舒服,直腿也行,但一定要保持脊柱、脖子、头部呈一线挺直,身体各部位不要有压迫和疼痛感。眼睛轻闭,双手自然放松,不需固定手势。嘴巴微微张开(你会发现佛陀的嘴巴总是张开一点,不是闭上的),用嘴巴与鼻子同时呼吸。吸气要缓慢、深沉、充足,呼气也要缓慢而彻底。

 

第二种冥想:有些更加强烈的情绪,甚至透过第一种冥想也得不到充分表达,那么我们可以透过第二种冥想来表达。晚上睡觉时做,不要枕头,平躺,双手掌心朝上,如果朝上困难,侧放也行,但掌心别朝下,因为掌心是我们身体能量释放之地,两腿平行分开,不要交叉,身体放松,闭眼,用鼻子完全吸气、嘴巴完全呼气(关键)。当我们遇到突发事件的时候,我们最常见的第一反应就是张开嘴“啊”一声,“啊”意即张开嘴呼气,冥想中用嘴巴呼气,意即给我们的心一个讯号,将那些情绪从嘴巴呼气释放出去。

 

第二种冥想与瑜伽的休息术不同,这种冥想我们可以在入睡前做,它能帮助我们放掉控制,让梦境自由呈现。梦实质上是我们的心在表达白天那些得不到表达的思想,所以在这种冥想中,那些隐藏的压抑的思想会透过梦境得以表达。

 

那些隐藏得很深的、根深蒂固的思想,只有在我们外部感官关闭,内部感官开启时,才会开始显现,比如睡眠状态。人在睡眠时就是外部感官关闭,内部感官开启的一种状态,只是睡眠状态下的我们是无意识的,因此我们不能决定做什么样的梦来使恐惧得到表达。只有一种方式可以达到外部感官关闭,内部感官开启,同时又保持清醒的意识,这就是——冥想。冥想实际上是人在有意识的状态下制造一种睡眠状态。

 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obfAIDhIesnhklMOaq6oEA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