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女人成為奴隸——好幾個世紀以來,她們一直都是如此——她也會以一些微妙的方式來使男人成為奴隸。

 

她的方式是很微妙的,她不會直接跟你抗爭,她的抗爭將會是間接的,它將會是女性化的,她將會又哭又泣,她不會打你,她會打她自己,她會透過打她自己、透過哭泣、透過使用這些甘地的方法來駕馭你。即使最強的男人都會成為怕太太的。只是藉著使用甘地的方法,一個非常單薄、非常柔弱的女人就可以駕馭一個非常強的男人。

 

甘地並不是那些方法的創始者,它們已經被女人使用了好幾個世紀,他只是重新發現它們,而用在政治方面。多少世紀以來,女人一直都在使用那些方法,但只是使用在家庭裏。

 

女人需要全然的自由,好讓她能夠也給男人自由。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