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可琦(Corky

 

虽然我已经被囚禁多年,

我仍然与遍布海洋的家人和朋友保持着联系,

因为我的思想是自由的,

尽管我的身体仍被监禁。

 

可琦(Corky)的故事

可琦(A16)是一只雌性逆戟鲸。她是英属哥伦比亚北部居民区的A5鲸群成员。她差不多五岁时被人类捕获,至今已经被囚禁超过38年了。

 

19691211日的夜晚,在一场剧烈而可怕的风暴中,可琦所属的鲸群来到英属哥伦比亚、温哥华北边的阳光海岸彭德港(Pender Harbour)躲避风浪。时钟刚过九点,附近有鲸群的消息就传到了正把一家小酒馆当作温暖避风港的一群当地渔民耳朵里。自打上次有人在附近捕到鲸鱼,大家就明白了鲸鱼意味着财富,而这就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的良机。全世界的水族馆都会为一头杀人鲸付上大把的钞票。

 

他们很快跳上船,很快发现了鲸群,并用渔网将它们包围。整晚他们都拼着命不让渔网散开或下沉。成千上万的角鲨被困在了渔网中,险些让它在猛烈的风暴中沉下去。当黎明来临的时候,12只精疲力尽的鲸鱼还在网中,而余下的鲸群成员也守在附近。

 

可琦被抓捕的第二天,她所属的鲸群还被关押在港口。消息一传出去,很快就有了回应,买家纷纷前来。6只鲸鱼被选中了;其他6只被释放,但它们却没有离开。买家们开始着手运送被选中的鲸鱼。可琦被单独移到浅水区,潜水员往她身上套了一条有洞可以伸出胸鳍的吊带,起重机缓慢的把她吊出水面,放到卡车上,然后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开往渡船。

 

余下的鲸群成员游走了,其中也包括可琦的妈妈和姐姐。这是可琦有生以来第一次和母亲分开。她的皮肤被涂上油脂,用来预防未来的漫长旅途中出现干燥的状况。他们还用海绵挤出冷水洒在她的身上,好让体温不会上升。

 

离开了海洋里几乎无重力的状态,可琦快要被自己的体重压垮了。改装后的运输卡车备有可以帮助支撑她部分重量的水缸。旅途是漫长的:先是渡船,然后是另一段公路,接着转到特别的飞机上,再转到另一辆卡车,更多的公路,最后是移到水池里。整个过程重复了五次。

 

1969年人们对逆戟鲸的了解还不多,几乎没有任何针对野生逆戟鲸的科学研究。我们现在知道逆戟鲸有着永久的家庭关系,幼子始终相伴母亲左右。

 

可琦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现在,她的移动被限制在一成不变的范围内,水泥墙代替了无边无际大海中的峭壁、岩石、砂粒和洞穴。再也没有可以去探险的通道、角落和缝隙了。鲸鱼召唤的声音在墙上发出空洞的回响。选择变得极其有限。大海里熟悉的声响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过滤水泵不停的轰鸣。没有波浪,没有水流,没有可以追逐捕猎的鱼群,没有一起玩耍的海豚。一切都永远的改变了。

 

其他四只逆戟鲸的陪伴让生活的单调程度稍微减轻了一些,不过这也没能维持多久。有三只死在了19711972年,就剩下可琦和奥奇(Orky)相依为命了。

 

奥奇比可琦年纪大一些,虽然他们性格迥异,却相处得很好。可琦被认为是亲近人的鲸鱼,训练员们都爱和她一起工作。她喜欢互动,有好奇心,容易训练而且精力充沛。与之相反,奥奇被当成是脾气不好和难以预料、甚至是危险的。有一次他把一位女训练员拖入水池底部,一直拖到她差点淹死。

 

差不多11岁的时候,可琦开始性成熟了。1977228日,可琦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孩子。这只雄性小鲸的出世让工作人员又激动又意外,这也是第一只在人类囚禁下诞生的逆戟鲸。在艰难的生产过后,奥奇帮助小鲸浮上水面。在小鲸尝试吃奶失败之后,情况变得紧张起来。工作人员介入其中,他们放干了水池中的水,每天几次对小鲸进行强制人工哺乳。尽管做了这些努力,小鲸还是持续减轻体重,直到死于肺炎——它才活了16天。

 

可琦在孩子死后变得抑郁、无精打采,这对于通常都很活泼的她来说是很少见的。不过在奥奇对着她唱歌之后,她似乎又被唤醒了。

 

不久可琦就再度怀孕,19781031日产下又一只雄性小鲸。训练员们给它取名叫小幽灵(Spooky,因为它在万圣节出生。幼鲸再一次哺乳失败,而工作人员再一次试着强迫喂食,拼命的想要救活它。11天以后,小幽灵死于肺炎和食物中细菌感染导致的结肠炎。

 

198041日,可琦生下了一名早产8周的死鲸。然后在1982618日,可琦产下一只雌性小鲸,取名奇娃(Kiva)。尽管水族馆的工作人员事先做好了一只小鲸模型来教导可琦正确的哺乳姿势,小鲸还是没能吃到奶。46天之后,可琦和奥奇一起把奇娃带到水池底部淹死了——她是可琦的孩子中活得最长的。

 

问题出在水池的形状。它太小了,又有那么多角落。小幼鲸刚出生的时候还不会转弯,可琦必须不停的把脸挡在幼鲸前面,它们才不会撞上墙。不幸的是,逆戟鲸的幼子会本能的寻找母亲肚子上的白色部分,因为那是它们哺乳的地方。但因为可琦必须用脸去挡住小鲸,它们就把她眼睛的白色部分误当成了吃奶的地方。

 

可琦又怀孕了三次。1985722日,她生下另一只存活了一个月的雌性小鲸。这次小鲸还是没能哺乳。她的下一次怀孕在1986727日以流产宣告结束,工作人员在水池底部发现了夭折的胎儿。

 

198612月,海洋世界的企业持有者、美国出版商哈科特布雷斯乔瓦诺维奇(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以据说是2300万的价钱买下了太平洋水族馆和周围的土地。尽管海洋世界保证不会移动逆戟鲸,可琦和奥奇还是在深夜被运到了圣地亚哥。可琦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有孕在身,她在727日流产,最后一次怀孕也结束了。

 

可琦一共怀孕过7次。这意味着她在十年中几乎是一直不断的怀孕。终于,在她21岁的时候,可琦停止了排卵。

 

在野生条件下,即使是现年已经44岁的可琦也还算是一只年轻的鲸鱼。她极有可能已经有了好几个孩子,而且还能再持续生育很长时间。一只雌性逆戟鲸应该有25年到30年的繁殖期,通常会有四到六个孩子。

 

被囚禁了17年之后,可琦搬家了,这将是她和奥奇第一次遇到A5鲸群成员以外的鲸鱼。

 

海洋世界对于这两只大部分生命都在一起度过的鲸鱼来说,是一个更大、更热闹也更忙乱的环境。海洋世界的表演秀包括让人骑在水中鲸鱼的背上,还有其他更复杂和眩目的技巧。在一次表演中,在奥奇身上发生了一起致使训练员严重受伤的悲惨事故,并逐渐引起海洋世界组织内部的一次大规模动荡。奥奇在表演中接到的错误指令导致他落在训练员身上。训练手段受到了批评,一些工作人员丢掉了工作,训练员被禁止在表演时间进入水池,而且只许从边上与鲸鱼互动。不过,观众对这种保守的表演反应冷淡,结果之前那种华丽的表演方式又逐渐恢复了。

 

搬到圣地亚哥一年半之后的1988年夏天,奥奇的体重开始下降。他在两个月内就瘦了四千多磅,并在九月去世。他曾与两只冰岛雌性鲸鱼生育了两只幼鲸,而它们现在成了可琦仅剩的家人。

 

1989年,其中一只母鲸坎度V(Kandu V)试图耙击可琦——一种逆戟鲸用牙齿互相用力抓咬来显示统治地位的方式。当坎度攻击可琦的时候,她(坎度)的下巴骨折了,最终流血而死。她的儿子奥其德(Orkid)成了孤儿,结果可琦领养了他,并且成了他的好母亲。

 

可琦成了海洋世界的领衔艺人,沙慕(Shamu)”。沙慕是海洋世界的表演者代代传承的招牌头衔,如果表演启用了一只幼鲸,他或她就成了沙慕宝宝。由于可琦不再被用于繁殖,她成了主要的表演者。

 

可琦是被囚禁的鲸鱼当中最温和的一只;当训练员第一次和鲸鱼一起下水的时候,那只鲸鱼一定是可琦。她对每个人都充满母性,实际上她还领养和参与抚育了好几只小鲸鱼,包括一只叫水花(Splash)”(已去世)患有癫痫的幼鲸;苏玛(Sumar),一只被母亲攻击的小鲸;还有从小就和母亲分开的齐特(Keet)。她和海洋世界的所有鲸鱼都相处得很好,除了不知为何一遇上就会耙击她的尤利西斯(Ulises)。

 

1993年,美国广播公司黄金时段直播节目为可琦播放了一段来自她所属鲸群(A5)的声波录音。她的反应很强烈,表示她仍然能认出它们。

 

可琦在囚禁中度过了38年。她的身体情形时好时坏,有段时间海洋世界把她的健康状况列为低下。她的肾功能不大好,停止了排卵,下排牙齿老化,有白内障,右眼几乎失明。她被喂以药物来治疗肝肾。他们把她当作一只老年动物,还告诉游客鲸鱼只能活大约35年(尽管他们知道野生逆戟鲸可以活到70岁)。有一段时间他们减少了她表演的次数;但是到了1994年,可琦的日程表又被排得满满的。在表演之外的大部分时间里,她都在水池里大头朝下的转圈子。

 

而在野外,可琦所属鲸群的生活还在继续。他们仍然热爱捕猎大马哈鱼,仍然巡游在约翰斯通海峡(Johnstone Strait)、黑鲸湾(Blackfish Sound)和内线航道的其他海域。但是,再也没有人看到他们在彭德港附近出现。

 

由参与释放可琦计划的朋友们编写

特别感谢Kelly Keagy-Bullock

 

可琦仍被监禁在加洲圣地亚哥的海洋世界。她的母亲,条纹(Stripe)”A23),于2000年去世于海里。可琦所属的鲸群(A5)仅剩下野外的10只鲸鱼,包括她未曾谋面的弟弟横笛(Fife)”(A60),妹妹波浪(Ripple)”(A43)和侄女仲夏(Midsummer)”(A69)。这一鲸群中几乎整整一代逆戟鲸都惨遭抓捕。

 

如果您想加入将可琦放回大海与家人团聚的行动,请联系:

The Free Corky Project

Box 510, Alert Bay BC, Canada V0N 1A0

www.orcala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