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2

 

 

神:然而,在你的发展阶段,如果世俗的成功不再令你关切,也不必惊讶。

尼:那是什么意思?

神:在每个灵魂的进化里,会有这么一个时候,当主要的关切不再是肉身的存活,却是心灵的成长;不再是获致世俗的成功,却是自己的实现。

以一种说法,这是个非常危险的时候,尤其是在一开始,因为居于肉身内的实体,现在知道它正是一个在身体里的存在——而非是一个身体的存在。

在这阶段,当成长的实体在这个观点上成熟之前,往往有一种不再关心任何身体的事情的感觉。灵魂是如此的兴奋它终于被发现了

头脑舍弃了身体,以及所有与身体有关的事。每件事都被忽略了。关系被搁置一旁。家庭消失了。工作变成次要。帐单忘了付。身体本身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没吃饭。这实体的整个焦点和注意力,现在是在灵魂及与灵魂有关的事上。

在这存在的日常生活上,这可能导致一个主要的个人危机,虽然头脑感知不到创伤。头脑在至福的感觉中流连。别人会说你丧失了头脑——而以某一种说法来看,你可能是的。

发现生命和身体毫无关系,可能创造出另一方面的一个不平衡。虽然一开始实体的行为是——仿佛身体是所有的一切,现在它的行为却像是身体根本不重要。当然,这并不是真的——如果实体很快的(并且有时候痛苦的)忆起来的话。

你是个三部分的存在(tri–part being),由身、心和灵构成。你将永远是个三部分的存在,不只当你活在地球上时。

有时人会说,在死亡时,身和心都被丢掉了。身和心并没被丢掉。是身体改变了形式,留在后面它密度最大的部分,但永远保留其外壳。心智(不可与大脑混淆)也仍与你同行,加入灵和身,成为一个三次元或三面的能量团。

若你选择回到你称为在地球上的生命这个体验机会,你的神圣的自己,将再度分开其真实的次元,成为你所谓的身、心和灵。事实上,你们全是一个能量,却有三个分别的特征。

当你着手住进一个在地球上的新肉身时,你的以太体(ethereal body)(如你们有些人称它的)降低了其振动频率——将它自己由一个振动得快到令它甚至无法为人看见的频率中减慢下来,到一个产生质量和物质的速度。这实在的物质是纯粹的思想创造——你的心智,你三部分存在的较高心智面——的作品。

这物质是亿万种不同的能量单位凝结成一个庞然的巨块——由心智控制……你真的是一个大智之人(master mind,运筹帷幄之人,译注:神又在说双关语)!

当这些微小的能量单位扩展了它们的能量,它们就被身体抛弃,同时心智又创造出新的来。心智自其持续不断关于你是谁的思想中创造出这个来!可以说,是以太体捕获那思想,然后降低更多能量单位的振动率(以一种说法结晶化它们),而它们变成物质——你的新物质。以这方式,你身体的每个细胞每几年就会改变一次。相当实在的,你不是你几年之前的同一个人。

如果你思考有病的或不适的思想(或连续的愤怒、憎恨和负面想法),你的身体会将这些思想转译成物质形式。人们将看见这负面的、病态的形体,而他们会问:你出了什么毛病?What’s the matter?)但他们不会知道,他们的问题是多么的精确(译注:此处英文之妙无法转译,matter这个字本为物质,也有毛病、困难等义)。

年复一年、月复一月、日复一日,灵魂看着这整出戏的演出,而永远执持有关你的真理。它永不忘记那蓝图、那原始计划、那第一个想法、那具创意的思维。它的任务是提醒(remind)你——就是说,真的重新思考(re–mind)你——因此你可以再度忆起你是谁,然后选择你现在希望是谁。

以这方式,创造和经验、想象和完成、知晓和成长,会以未知的循环继续下去,现在,并且直至永远。

尼:哎唷!

神:是的,正是那样。哦,还有很多的要解释。这么多,以致永远无法在一本书里,或许在一生里也不可能解释得完。然而你已开始了,而那是很好的。只要记得这点,就如你们伟大的老师莎士比亚说的:何拉息欧,天上地下有比在你们的哲学里梦到的还更多的事。

尼:我可否问你一些有关此点的问题?比如,当你说,在死后我的心智与我一起走,那是否意指我的人格与我一起走?在死后我会知道我曾是谁吗?

神:会的……以及你所曾是的每个人。它将全都对你开放——因为那时,知道于你有利。现在,在这一刻,则不会。

尼:还有,与此生有关,会有一个算帐”——一个回顾——一个记帐吗?

神:在你所谓的死后,并没有审判。你甚至不被允许去判断你自己(因为,基于在此生你是如何的对自己批判和不原谅,你一定会给自己很低的分数)。

不,没有算帐这回事,没人做出赞成或反对的手势。只有人类是爱批判的,而因为你们是,所以你们假设我必然是。然而我并不——而那是个你们无法接受的伟大事实。

无论如何,虽然在死后没有审判,你却有机会再看看你在这儿时所有的思、言和行为,而决定那是否是你想再选择的:你是谁,以及你想要是谁。

尼:有一种围绕着所谓Kama Loca教义的东方神秘教诲——按照这教诲,在我们死亡时,每个人都被给与机会,去重度每个你曾思考过的想法、每句你说过的话、每个你采取过的行动,并非由我们的立场,却是从每个其他受影响的人的立场。换言之,我们已经经验到我们以前在思、言和行时我们的感受——现在我们被给与这经验去感受在每个这些时刻里,别人的感受——而藉由这个方法,我们将决定是否要再思、言或行那些事。对这点你有什么意见吗?

神:在你此生之后所发生的事,是太殊胜了,所以无法以你们能理解的说法在此描述——因为那经验是异次元的(Other–dimensional),而用被如此严重局限的字眼作工具,来描写是根本不可能的。我只能说,你们将有机会去再回顾这个——你目前的人生,没有痛苦、恐惧或批判,为的只是让你从在此生的经验感受中,决定你想要由哪儿走向哪儿。

你们许多人会决定回到这儿来;回到这个有密度和相对性的世界,以便有另一次机会去经验,在这层面是你对你自己所做的决定和选择。

而有些人——少数被选的——则将带着一个不同的任务回来。他们将回到这有密度和物质的世界,只为了带其他灵魂离开这有密度和物质的世界。在地球上,在你们中间,永远有曾做过这样一个选择的那些人。你可以立刻分辨出他们。他们的工作已结束,他们回到地球来只为帮助他人。这是他们的喜悦。这是他们的狂喜。他们不求别的,只求服务他人。

你无法错过这些人。他们无所不在。他们比你想的还要多。你很可能就认识一个。

尼:我是其一吗?

神:不是,如果你得问,你便知道你不是。像这样的一个人是不问任何人问题的。没有事可问。

你,我的儿子,在此生是个信使。一个先驱。一个带来讯息的人;一个真理的追求者,且常是真理的讲述者。就这一辈子而言已够了。快乐些吧。

尼:哦,我是快乐。但我永远希望能更多!

神:对!你会!你永远会希望更多。那是你的天性。寻求更多是一个神圣天性。

去追求吧,确定的去追求。

现在我想明确的回答你,用以开始我们这一段的持续对话的那个问题。

去吧,去做你所真正爱做的!别的都不要做!你的时间这么少。你怎么还能想到去浪费一分钟做某些你不喜欢做的事来谋生呢?那种生活是什么啊?那不是生活,那是垂死dying)!

如果你说:但,但是……我有需要依靠我的人……嗷嗷待哺的小嘴……一个依赖我的妻子……”那我会回答:如果你坚持你的人生是有关你的身体在做什么的话,你就是不了解你为何到这儿来。去做些令你愉快的事吧——说明你是谁的事。

还有,至少对那些你想象阻止你得不到你的喜悦的人,你能不再怀恨和生气。

不要轻视你身体正在做的事。它是重要的。但却非以你所想的方式。身体的行动本意是反映一种存在状态,而非想达到一种存在状态的企图。

在事情真正的秩序里,一个人并不为了要快乐而做某一件事——而是一个人是快乐的,所以做某件事。一个人并不为了有慈悲心而做某些事,而是一个人是慈悲的,所以以某种方式行事。就一个高度有意识的人而言,灵魂的决定先于身体的行动。只有一个无意识的人,才企图经由身体在做的事,来产生一种灵魂的状态。

这就是你的人生并不是关于你的身体在做什么这个声明的意思。然而,真实的,你的身体在做什么,却是你的人生是关乎什么的一个反映。

这是另一个神圣的二分法。

然而,如果你别的什么都不了解,也要了解这一点:

你有喜悦的权利;不论有没有孩子,有没有配偶。追求它!找到它!而你会有一个喜悦的家庭,不论你赚多少钱或没赚多少钱。而如果他们不喜悦,他们站起身来离开你,那么,以爱释放他们,让他们去寻求他们的喜悦。

如果,在另一方面来说,你已进化到身体的事情不再令你关心,那么你甚至可以更自由地去追求你的喜悦——在地上如同在天上。神说快乐是好的——是的,你甚至在你的工作里也能感到快乐

你的终身志业是关于你是谁的一个声明。如果它不是,那么你为什么在做它?

你是否认为你必须去做?

你不必须做任何事。

如果一个男人应该不计一切,甚至他本身的快乐,也要去维持他的家庭是你是谁的话,那么就爱你的工作,因为它有助于你创造一个对自己的活生生的声明。

如果一个女人做她所恨的工作,为的是要负起她认为的责任是你是谁的话,那么就爱、爱、爱你的工作,因为它全然地支持你的自我形象、你的自我观点。

一旦他们了解他为谁在做什么,及为何理由,每个人都能爱每件事。

没有一个人做的事是他不想做的事。

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MzhqZXViNVAmsqnYQgZ9p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