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托马斯·阿奎纳斯是中世纪欧州伟大的哲学家,教育和信念大师。他对历史预言的理论解说:一种是上帝以幻象形式给予我们的,因此,是不可能改变的,也是可以准确预言的;另一种是要受到变化条件的影响,是不能凭理性预言的。那么,它这里的后一种指的是什么呢?就是我在《请不要拒绝改变》文中说到的凭借人自由意志决定的行为。不过这里要作一些说明:自由意志的行为并不是我们平时思想意识的产物,它属于灵性的范畴,是人的灵性意识、信仰与上帝(全息宇宙)沟通管道所发生的行为,它的方向是背离人的宿命之道的,也就是上帝创造的幻象发展之道的。这样一来,我们即可以理解,幻象就是宿命性质的存在,也就是在宇宙创造的刹那那个全息存在的投影。(见《揭开大圆满的秘密》)而这一系例原属于宗教的秘密,在经过现代量子科学的证实之后,显然已经成为科学的真理学说了。

 

这里又告诉了我们,过去以来人们一直心存疑惑的星座观像预测;易经的命理;风水堪舆等等,这些流传有数千年而不衰,并非是“迷信”的顽固,实为是对科学的执著!当然,预言存在科学性并不等于预言都是准确的,实际上真正能达到准确的预言毕竟也是凤毛麟角,因为它完全取决于预言者的灵性洞察能力,而这样的人物在长期唯物科学的冲击下,已越来越趋向于消亡,现在充斥市场的,可以说绝大多数是为图钱财浑水摸鱼之徒罢了。

 

在中国,现在还存在这样一种窘况,任何一种理论只要和上帝的信用挂上了关系,会遭遇很多人反感,甚至演变到否定你所有的一切。更为遗憾的是大部分的媒体都在助长这样的情绪,这种意识形态方面的偏执,在未来的时间段,会导致越来越严重的后果。为什么这么说呢?人类科技在近代的发展触目惊心,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大量高端科学家向上帝的转向,向唯心论的靠拢。发生如此变故的原因就是由量子科学延伸导致发现的宇宙全息、基因全息、意识信息、超弦理论、时空层次等自然科学现象,尽管这些现象并不等于就是宗教的人格化上帝,但在宇宙的整体性概念,终极性概念方面和上帝的职能解说基本上是一致的。反观中国人的眼球,往往是凡上帝则必宗教也。

 

此外,由于功利主义的盛行,在中国一般受注重的是能产生经济效益的科技,所谓的基础科学,系统科学通常并不获重视,这不仅导致新科技知识难以普及,甚至可以说作为国家的管理者,大多的物理科学观念基本上仍停留在数十年前的水平。像对“上帝”概念的认定已经清楚地反映出了这一点,真不知有几个能认识到:“唯物论科学已走到尽头,因为大部份科学家正在改变他们的观点,类似这种‘地球是平的’旧思想很快都会被丢到垃圾桶灰飞烟灭,因为我们正发展出更成熟的知识,将从老旧信念中脱胎换骨。”(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埃本•亚历山大)

 

为什么我们谈世界的变化要从预言开始呢?看完上面的阐述,就是告诉你,预言也是一门科学,只不过它的准确性主要取决于你对预言者人格,灵性能力的研判。至少,通过预言引起我们的事发前警觉,甚至提前做好应对布局,完全可并立为是一种科学的选择。

 

不久前,在图书馆里查阅到了这样一本书《魔女大预言》,国际文化公司九三年出版,讲的是美国天才女预言家珍妮·狄克逊。在四分之一世纪里,珍妮出色地显示了她透视人生、预测国家未来、预言国际间重大事件的本领;以及揭示本世纪末人类命运的非凡能力。她的预言准确无误,许多国家的总统和总理纷纷向她请教,以至使她成为本世纪内最令人好奇的女性。

 

1963 年,珍妮准确地预言了中国将发生的大事,“中国人不久将要爆炸一颗原子弹;两年后,会有一场遍及全国的大混乱开始,十亿中国人进入一种疯狂状态。持续时间长达十年,将随着一场大地震的发生,北方一座中等城市毁灭渐渐结束。”

 

珍妮对今天世界变化的预言发生在 1944 11 月至 45 1 月与罗斯福总统的二次会见。当时,她准确地预言到了总统的死期,并从一个水晶球的画面中看到:“我看见共产党将夺取中国政权,中国现政权将去一片树叶状的小岛。”珍妮反复重申:“不过最终我们还将同俄国结盟,对抗红色中国。”她说:“那是一、二代人以后的事。”“不过,那时我们的政府性质已经变了。我们不会永远奉行目前这种两党制。那时,俄国也会解体,组成松散的联合体。改变目前的政治主张及社会制度,和我们停止对抗,寻求我们的帮助和支持,以摆脱国内的困境,取得经济上的发展。

 

从珍妮的所有预言分析中得出结论:准确度相当惊人。因此,我们现在就借其美俄联盟的预言,对今天的国际形势进行推理分析。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在数年前,自己在修行过程中也有过这样的预感,现在不妨拿出来,让未来的时间来鉴真历史预言的准确性。

 

在二年以前的博文中我就说到这些观点:俄罗斯迟早要回归西方社会,并成为中国的对手;与此相对应的是日本向东方的回归,从能量形态对地球的观察,日本民族的基因要比元、清更融合与中华民族。前者取决于美国的态度,后者取决于中国的智慧。只有在形成中西方文化二元鼎力相间之后,才有可能形成平衡,出现全球的统一。

 

现在我们就来探讨这种趋势的可能性。俄罗斯回归西方社会是很快就可以看到的情景。从本质上来说,俄罗斯社会的基因(共业)本来就属于西方的基督教文化。可以说,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一直在等待和西方和解的机会。俄罗斯虽然是欧洲文化的末端,毕竟是西方文化和意识形态的一部分,产生过无数的文化巨人和璀璨的艺术,回归西方一直是俄罗斯的梦想,无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一直把这个粗鲁的野蛮人拒之门外。现在的国际形势已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其一是欧洲被自身内部的经济和社会矛盾所困扰,被泛穆斯林化所撕裂,即将解体沉沦。右翼将会在法兰西、意大利、奥地利和德国再度兴起。 2015 3 月,欧洲极右翼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召开了一场会议,他们反对欧洲发生的“白人和基督教传统的退化”,反对同性恋婚姻、伊斯兰极端派和全球化。他们把俄罗斯总统普京奉为偶像,将他视作强健、保守和男性特质的支柱。他们盛赞俄罗斯是“我们是新生欧洲的前锋。这个欧洲将成为一个基督教的欧洲、一个爱国主义的欧洲,而俄罗斯的角色并非仅仅是参与,它将成为其领导力量。”这预示着欧洲的右翼力量正在与俄罗斯回归欧洲的势力合流,西方文明将在欧洲痛苦地重构。

 

其二是特朗普的当选极有可能意味着美国的第二次革命,甚至可以认为是基督教文化自由意志的又一次发挥,它让“欧洲龙婆”万加成功预言美国第 44 任总统奥巴马后大失水准。特朗普只是历史革命的一个代表方,这次革命的开始为英国脱欧,进一步到特朗普胜出,马上将轮到更多国家的脱欧。不过这些对美国来说并不会有致命的影响。美国所担心的是中国,将落任的国务卿克里就预期中国不远将来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大部份经济学者则预期中国在 2020 2025 年间成为世界经济龙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不意味将取代美国的霸主地位,但意味中国的经济资源充裕,可以更大手笔投资在科技及军事上,加快收窄双方在军力上、影响力上的差距。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及重要内阁成员众口一词批评中国是美国的威胁不能算是非理性反应。

 

显然,特朗普将一改前任孤立和制裁俄罗斯的政策,与俄罗斯和解,他太明白一个经济体只有广东那么大的俄罗斯根本不是美国的对手,却是中国的恶邻。无论从哪方面比较,中国比俄罗斯对美威胁更大。俄罗斯也无意看见身边的中国崛起成为地缘政治对手,所以,两普一拍即合。普京说:“世界各国近年来面对的严重的全球和区域性挑战表明,俄美关系仍然是确保现代世界稳定和安全的一个重要因素。我希望,在你担任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的职位之后,我们将能够以建设性和务实的方式采取行动,在各个领域重建双边合作框架,并使我们在国际舞台上的合作有质的飞跃。 特朗普随即附和:“普京给我写的信非常好,他的想法是如此正确。我希望俄美双方都可以按照这样的想法行事,这样我们也不必走其他道路了。”

 

我们现在来看看世界变化中另一个关键的角色中国。中美之间的关系,总体来说是对抗大于合作,这已经形成了明显的世界性的共识,这里不再阐述。针对美俄进入蜜月制中一说,最近中共官方宣传媒体一直强调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淡化美俄某种修好的可能性。实际上中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他们反对美国在全球秩序中的利益,如果美俄关系改善,那就会影响到这个基础。可以说,中俄的互信从来就非易事。打开中国的网络,认为中国的主要对手是俄罗斯,而不是美国的言论比比皆是。尽管中国的评论作家一直拉抬中俄关系在全球事务中的重大作用,不过他们仍公开表示担心普京的政治野心,说莫斯科可能只是个临时伙伴。中国国内对莫斯科心存芥蒂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不言而喻就是极难调和的国土问题。

 

反观俄对中的看法同样不乐观。 2010 5 月初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接受《消息报》采访时说,“坦率地说,苏联政权……只能被称为极权政权,在这个政权统治下,基本的权利和自由受到压制”。所以他非常强调要搞“人的现代化”,过去那种不顾人民死活的现代化、“给国家争面子的现代化”、“领导人对军事威力的崇拜的现代化”以及为了“炫耀帝国光荣的现代化”,所有要让民众成为所谓的“国家成功”的受害者的发展模式,都被实践证明是背离了人类文明的行为。

 

而就是这种政权的变革,在今天中国领导阶层仍然看成是一件十分惋惜的事,这里的原因非常容易理解。至于普京在《真理报》发表的讲话更能说明对中国的看法“一个把老百姓的居住权、健康权和受教育权拿来拉动经济的政府,一定是个没有良心的政府,真正执政为民的政权,一定要把这三种东西当作阳光和空气,给予人民。一个国家不能变成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有人占几十套房,有的人住不起房——真要那样,执政当局没有任何脸面赖在台上,因为民生问题,就是政治问题,就是执政者的责任。一个国家的执政文明,就表现在对弱势群体的关怀上,而不是表现在富人有多富,也不表现在经济增长的数据。”俄罗斯与中国最终的分道扬镳,还存在一个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即文化信仰的差异。

 

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的时间里,中国在世界变化中的日子会困难重重!这里主要的理由有二点。一是中国的发展存在严重的缺陷。用中国自己的话说,三十多年来的改革,我们一直是用一条腿走路,即物质文明的进步举世瞩目;精神文明则是停步不前甚至是往后走。众所周知,人用一条腿应该是无法走路的,如果一定要走,那只有跳跃,所以就出现了接连百分之十几的高速 GDP 增长,甚至让百年帝国都开始担惊受怕的地步。与此同时,我们且不说环境资源,也可以说这条跑道遭到了如何的损害。另一条人文精神发展之腿却出现了极大的问题,概括地说在这个社会里发生了这样的现象:普遍的人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道德;在这个社会信用是分文不值的,即使受过良好的教育的人也是将钱看的比信用重;在这个国家,卖包子的不吃自己做的包子,种菜的不吃自己种的菜,卖药的不敢吃自己生产的药,卖奶粉的则从不吃国产的奶粉……;而当造假作假、坑蒙拐骗成为一种风气,甚至成为一种理所当然的时尚,每个人能做的就只剩两件事了。一个是只相信自己,另一个是绝不相信别人。这是社会失去了普遍的信任。德国社会学家齐美尔说:“信任是社会中最重要的综合力量之一。没有人们相互间享有的普遍信任,社会本身将瓦解。现代生活远比通常了解的更大程度上建立在对他人诚实的信任之上。”在只有一条腿走路的社会,物质文明越发达,人的欲望就越高,人的欲望越高,社会就越乱,这就是今天中国的人文思想。

 

二是失去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不会有真正的朋友。真正的朋友必须是双手紧握,和二条腿走路是同样的道理,一个是物质利益的共享;另一个是人文精神的共识。所以,在我们的物质金钱不断暴富的现象下,有的是一只手的朋友,却拿不出另一只手去和其交心。

 

这就是单条腿走路的后果,可笑的是这种小学生都容易知晓的答案,在大人中却是无解!甚至还有打包成模式进行推销的。其实,谁都知道这种跳跃走路的短暂爆发力,以及后面的灾难。包括那位北方的莫斯科邻里,宁可和广东排排坐,也决不思单条腿走路。

 

是存在总是合理的,单条腿走路也是如此,都来自宇宙的创造,是生命来到地球的一种体验。不过,为什么这样的体验会是我们?本来我们一定可以做的更好!这就是我们所以会在未来世界的变化之中遭遇重重困难的原由。至于日本在世界格局中的重置归位,显然要在我们学会二条腿走路之后了。而今的中国,在时隔近七十年之后,影视宣传中几乎还天天都充满了杀死国民党的镜头,不知是证明自己的强大,还是心存脆弱的恐惧?像这种最基本道德的同胞意识形态变革都不愿意去碰,又如何具备智慧接受“东洋”!并达到珍妮所预言的:放下自己,接受全球,“未来的希望在东方!”

 

未来世界的变化格局仍然是东西方之争,它的本质并不是表现在国家之间的对抗,而是两种文化体系企图对全球的领导。应该说,中国的每一次重大历史改变,并不是因为美国换了总统,更不是与周围它国关系的恶化,而是由于中国自身发生了重大变化。未来的岁月依然如此,只有中国自身的改变,才会改变中国在国际关系中的实质。

张工/文

http://blog.sina.com.cn/ztg126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