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过着两种或两种以上的生活,你扮演着这样或那样的角色,你演绎了诸多的场景,并且你于其间随时切换着场地与角色。你是一个有着多重绚丽光芒的生命。所有你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都是戏剧中的角色。你活在舞台上!每天,幕布拉开、灯光打起。真实不虚的奇妙场景,就如世上的生活本就是各种舞蹈剧,旋舞在各种设置中变换、展示。这样的舞蹈对所有演员来讲都是至关重要的,从日出到日落,这就是他们的一切。


有另一个剧场,所有的装备都不同,演员却相同。不同的音声活泼又静谧。我说的是真正的影剧院,超级影剧院,是生养一切的爱之大地。这片土地以比世俗世界更高的频率振动着,完全不同的振动频率。在这里没有噪音可以打破静寂的甜蜜,在这里有着强大无比的生命力,这就是实相。

所以你,亲爱的,作为人类生活在两个世界中,往往不能觉察到真正发生的事情。

一个,是与世俗世界绑在一起四处奔波的你,另一个,是真正的你在更广袤的大地上吟唱着高音,这是你真正生活的地方,这里没有白昼与黑夜之类的对立分裂,完全没有分隔。没有能被分隔的一,一就是一。

就在这里,我们所有的存有合而为一。一并不意味着限制,一意味着扩展与阔。在这里,这片土地,有人也许把她称为奇妙的魔术,真实而非虚妄的生活在这儿发生着。不,虚妄从来不在这儿,这里有真实的生活,超越文字而无法描述,文字概念不能用来讲述她的故事。这儿也非没有故事,但只有独一无二的关于她自己的故事,超越一切语言所能讲述的故事。她就是真理。这片没有世俗故事的土地,丰足而富饶。所有的能量来自于此,所有演员、人物、故事情节来自于此。也许我们可以说,这是是灯光,是摄影机,是戏剧发生作用的地方。

是的,以某种方式,我们可以说,你居住的世俗影剧院里所有的驿动、转换、角色,都由这个形而上之影剧院而来。这里所演绎的是导演所导的备受瞩目的地球场景,这里也是那名身着彩服的导演演绎各种角色的地方,他既是演员也是导演。

也许地球上的生活就是他的梦想。确实,全部都是梦幻。地球上的生活是一个漫长的故事,众多的事件在发生着,但没有一件是真实的,它们只是看起来像是真的。你可以用手掐掐自己,知晓你在那儿。然,有一个地方你无从掐起,即合一的全一。在这里真正的生活发生着。

地球上所发生的事情可以被称为荒诞剧,真正的幕后剧在天堂里,幕后剧才是真正发生的事情。在地球上,所有的一切无非劳碌的奔波与各种悲喜剧,对此,天堂里所有的天使都深知不疑。当跨越了某个界线之后,在界限之下,你是在地球上起舞的天堂的天使,只是常常不能记得自己天堂天使的身份。

我们可以说,地球上的生活没必要如此严肃地来对待,然,人生舞台上所有的演员无一不是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他们活在他们的生活戏剧中,如同戏剧就是生活的一切。然,在他们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矗立着一个神圣的觉醒意识,让他们知晓真实的他们是远远超越于他们所正在演绎的角色的;在他们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矗立着一个神圣的导演,每一个导演,都是真正的导演,即便表面看来他们生活在地球上。

有一个王国,那儿,是所有的存有真正居住的地方,你也住那儿。以更高远的觉醒意识来看一切,就如同你透过不同的眼镜镜片来察看一切。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rough-the-looking-glass.html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