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025  

 

 

与父母、原生家庭的关系,当你踏上灵性成长之路,这个问题迟早都会引起你的注意。即使不把它当作过失或罪恶,你也可能把自己肉体的出生视为跌入了黑暗中。

 

出生的过程的确是从灵魂的某个部分跃入深处,但那是你们自觉的选择。你们灵魂的核心选择了自己目前这一世的生活,并感受到了完成任务所需的信念和毅力。可以说,你们纵身一跃的那一刻就陷入了「无知」,也就是暂时的无意识状态。一旦进入地球的物质实相中,你们的意识就被某些幻相蒙蔽和催眠了。这些幻相就是多数地球人根深柢固的习惯,是困在你周围的网。

 

刚刚进入地球生活时,你对「另一边」的记忆仍然很清晰,但你无法用言语表达,无法传达它代表的真理:在另一边时,不管你在哪里,无条件的爱和平安都围绕着你。家的能量对你来说还是很熟悉,犹如水对鱼一样。但接下来,你踏入了父母的物质世界和心理实相中,向他们伸出手,想维持住家的感觉。不过你似乎被隔开了,就像有一张网困住了你。这就是出生所带来的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创伤。

 

父母的存在方式,以及他们对生活的基本观点、对待自己的方式、对你所寄托的希望,不停地在编织着困住你的网。你出生时,地球上的集体意识还处于小我意识的掌控中,甚至现在也一样。时代在变动,但有个初始阶段,在此阶段,事物真正的、根本的改变发生之前,需要一些时间来获得动力。目前你们正是处于这样的初始阶段,而你们所做的内在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当你们来到地球后,就进入了一个由小我意识所主导的实相中,并透过父母的能量而熟悉它。

 

当你进入以父母为代表的小我意识的实相之后,需要应对周围的许多幻相,我把这些幻相归为三大类:

 

一、丧失控制权

长大成人后,这种幻相会使你忘记自己才是生命中一切事件的创造者。多数人并未意识到生命中发生的事情都是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反而自觉是那个塑造自己生命的「更高力量」的受害者。这种情况就是丧失了控制权。

 

二、丧失一体性

随着坠入父母所表现出来的人类集体意识中,你们也丧失了与万物合一的感觉。对「与万物合一」的根本了解被你们慢慢地从意识中过滤掉了。你们被鼓励去建构小我,而根据小我意识,我们在本质上是彼此分离的生命,要为自身的存在而抗争,为生存、食物和认同而抗争。我们似乎被局限在肉体里,被拘禁在自己的心理实相中,不能与别人真实而开放地交往。伴随其中的,就是分离的假象和可悲的孤独。

 

三、缺乏爱

爱意味着你内心深处那无条件的喜悦与平安,如同与生俱来的权利一样。当你进入地球后,爱的能量不再那么明显,你开始混淆了爱和不是爱的各种能量,例如名声、财富或情感上的依赖。这些被混淆的观念影响你的人际关系,使你不断从外界寻找某些东西,来重新获得无条件的爱的感觉。但实际上,爱却一直蕴藏在你的内心深处。

 

这些幻相,或者说缺乏,对你的影响是取决于父母和家庭环境的特定能量。一般来说,父母的意识实际上是小我与心灵的混合物,融合了恐惧与光。他们在某些方面可能被上面提到的幻相所羁绊,但在其它方面,也可能已经超越了幻相,例如,他们或许透过体验痛苦和内在的成长,而打开了自己的心。每个父母或家庭都有他们受困于小我意识幻相的特定方式。

 

最初进入这种组成原生家庭的特定能量形态时,你的意识是开放的,几乎还没有个人界限。婴儿时期的你彻底接受了父母的能量,如同重要的印记,深刻影响着以后的人生经验。然而你那时不懂得筛选能量,只能在大约青春期的时候,才开始模糊地意识到你是你自己,才具备必要的意识,来筛选那些能量,了解什么对你来说是好的、自然的,什么不是。

 

一开始,你紧紧依附在父母的模式中,在长大并获得更多自我意识之后,当你寻找自己的身分感时,会开始质疑父母对事物的观点。这种心理上的成长过程很像从小我意识转变为心灵意识。地球生命的自然阶段、生物与心理周期,以及季节的变换,都与灵性的自然成长阶段相互关连。而从小我意识转变到心灵意识,通常也需要超越那些控制你原生家庭的能量—那是限制的、充满恐惧的能量。

 

在某种程度上,每一次当你在地球上转世,开始新的一生时,你出生成为一个单独的灵魂时所体验到的宇宙初生之痛会一再重复。你刚出生的时候,父母是属于地球的能量,他们已经适应了这个次元和这里的法则。通常这些限制性的法则对孩子来说根本不明显,因此对孩子而言,父母就代表着小我意识,代表那三种幻相的能量。小孩子透过原生家庭遭遇到这些能量,而这些能量在父母身上如何体现,将会影响孩子的一生。

 

尤其在前三个月中,孩子贪婪地汲取周围的能量。由于孩子缺少理性的思考和防御,父母的能量便畅通无阻地融入他的意识中。另一方面,孩子的记忆仍然残留一点天堂的印象,仍然还有一些没被幻相污染的意识,知道爱、控制权和一体性是自然的存在状态。

 

这种意识与他周围的小我能量发生了冲突,会让孩子极其痛苦,想要转身「回家」,还可能在一开始就引起孩子对生命的严重抗拒。实际上,这是宇宙初生之痛的又一次重复。

 

小孩子怎样处理这些能量冲突呢?一般的情况是,他会切断自己的一部分能量,隐藏部分意识,倾向于顺从,让自己去适应父母的能量,因为他们一开始必须完全依赖父母。孩子的身体非常柔弱,强烈地渴望父母的照顾和关爱。实际上,对一体性、爱和控制权的记忆是孩子送给父母的礼物,然而因为被幻相的能量所蒙蔽,父母通常收不到这个礼物,因此他们无法真正接受这个孩子。

 

当然,父母也曾经是孩子,也经历过同样的过程,他们并非有意把恐惧和幻相强加给孩子。然而身为成年人,他们在无意中吸收了许多小我意识的能量。

 

孩子出生的那一刻,父母通常会体验到短暂的觉醒。看着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家伙从子宫里出来,把自己交付给世界,如此敞开又如此柔弱,几乎每个人都会很激动。这个神圣时刻在父母的意识中打开了「家」的大门,他们无意中到达了内在的神圣核心—在那里,他们明白无条件的爱和一体性。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进入某个神圣的地方,感觉自己超越了那些幻相。但通常这只是一种短暂的喜悦状态,因为之后生活就会安顿下来,恢复原来的模样。他们的思考和感觉会落入从前习惯的模式中,心灵之门再次被关闭了。

 

大一些的孩子又会如何?多数孩子选择完全适应父母的观念,与那些自己早期还可以觉察到的灵魂能量断了连系。在生命的第一个阶段(直到青春期),他们如此投入世界,投入父母的爱和关注之中,而忘记了自己是谁。

 

这会怎样影响孩子呢?小孩子对爱和安全的渴求无穷无尽,当他无意间瞥见父母的能量中那恐惧和堵塞的部分时,他被搞胡涂了。他体验到痛苦和被遗弃的感觉,但会隐藏起这些情绪,因为在如此脆弱和敞开的状态中,想要透澈地了解这些情绪颇为不易。所以,孩子会带上眼罩,对「爱」产生错误的认识。为了在情感上有保障,他允许自己被父母的错误观念蒙蔽,因为如果不能得到无条件的爱,那么有条件的爱总比没有爱好一些吧?小孩子竭力争取自己所需要的爱和安全—那里有着家的记忆—因而会错把一些不是爱的能量当成爱,例如把父母对他取得好成绩的赞扬当成爱,又或是把父母对他的情感需求当成爱。

 

每当孩子取得某项令父母骄傲的成绩而受到赞扬时,他们会觉得自己被喜爱、被重视,心里充满了快乐。但是,如果父母的赞扬不是出于对孩子的真正了解,不是基于孩子的渴望,而是因为社会对孩子的期望,那么称赞反而是一种毒药,孩子会被鼓励去按照外在的标准行事。

 

然而,「爱」意味着应该和孩子自己内在的标准—也就是他今生想实现的成就—连结,当注意力集中于外在成就时,孩子会误以为那就等于爱,所以如果没有去做那些正确的、符合外在标准的事情,他们就会觉得内疚。而成年以后,他们可能会变得不知道自己的界线何时被跨越,或哪些时候努力过头了。他们只是发现自己每时每刻都迫切地想要成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像上瘾一样地努力工作。

 

另一种被扭曲的爱的能量,会出现在孩子混淆了爱和情感依赖的时候。许多孩子在被父母需要时觉得被爱,但实际上,他们是在填补父母心灵上的空洞—也就是父母没有照顾好他们自己的空洞。当孩子踏入这个洞之后,便成为替代品,填补了这个缺口。他试图提供父母内在失去的爱和支持,希望以这种方式取悦父母,以获得梦寐以求的爱。这种服务当然不是爱,而是一种危险的能量纠缠,不仅会导致父母与孩子的关系在日后出现诸多问题,也会给孩子成年后的亲密关系带来困难。

 

很多父母在童年时都缺乏无条件的爱,无法被父母真正地接纳,痛苦和被遗弃的感觉深深地根植于生命中。所以当他们有了小孩,对待孩子的方式就有双重特点:一方面确实有真诚的爱,但另一方面也在下意识地补偿缺乏感。透过跟孩子的关系,父母试图治疗自己情绪上的伤口,无意中把孩子当成了自己父母的替代品,孩子必须给予他们在童年时期极度缺乏的爱。

 

这时,「爱你」和「需要你」的讯息在孩子身上完全交织在一起,孩子的能量不再是自己的,因为他的能量被父母的需求吸收了,而孩子却认为这种吸收很舒服!这会带来错误的安全感,当孩子成年以后能量被人耗尽、被人拥有时,他却觉得自己被这个人深深地爱着。竭力付出的同时,他会有一种被爱、被重视的感觉,把情感依赖,甚至是嫉妒和占有解释为爱,然而这些能量和爱却恰恰相反。这种可悲的失去自我,就是源于把爱和需要混为一谈了。

 

我说过,当你以孩子身分来到这个地球,就沉浸于遗忘之海中,那是一张起初似乎要紧紧困住你的幻觉之网。然而从灵魂层面来说,你是有意识地允许自己被带离该走的路。当你降生到地球上,内心深处坚信自己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和出路,而你的使命就是要找到冲出幻相的路,把解决问题,以及爱和清明的能量带给世界,让其它人也可以得到。

 

你生命中的某些时刻会出现一些机会和可能性,以帮助你完成使命。长大之后,你会遇到某些人或情境对你发出邀请或挑战,让你发现自己是谁。你会被生命温和地催促,或者—如果你很顽固的话—被粗暴地推着去解决这个问题。你必须放下来自童年教养和父母对爱的错误认识,而这会导致认同危机,与前面提到的「从小我转向心灵」的初始阶段很类似。好像没有什么东西是确定的,好像你相信的一切都要重新被检视。的确,你的灵魂会想方设法带你回家,它会不停地敲门,直到你打开门解放自己为止。

 

发生在生活中的事件都是让你成长和重返真我的机会,但彻底地认清这一点,并且重获刚出生时的能量,而不被缺乏控制权、爱和一体性的幻相所污染,则需要勇气和决心。

 

有时你可能会发现自己与灵魂的能量相悖,因为它带你偏离了你认为正常而适当的路—当你习惯了社会和原生家庭的观念时,你的灵魂简直是个任性的向导。把自己从小我意识中解放出来,既需要男性的自我意识与洞察力的能量,也需要女性的爱与理解的能量。针对和父母的关系而言,洞察力意味着让自己远离他们传给你的恐惧和限制性的能量。记住我在开头提到的「剑的能量」的重要性;为了在灵性上放开原生家庭,你必须区别他们的能量和你自己的能量,挣脱掉束缚和限制你的绳索。

 

这不是要你对父母表达愤怒和挫折感,或是告诉他们哪些地方他们对你的了解是错的。有时,让他们知道你对事情的立场或对他们的感觉,可能是件好事,但多数情况下,他们不会理解你想告诉他们的东西,对于你跟他们在生命的观点上不同的地方,可能不会产生共鸣。放开与父母能量的连结,意味着要先放开自己头脑和情绪中的能量,这就需要向内看,找出自己是如何按照父母设置的幻相、按照父母的好恶而生活的—而他们的好恶是奠基于恐惧和批判。

 

一旦了解这一点,让自己放手之后,你会很容易原谅父母,并真正离开原生家庭。只有切断内在绳索,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你才能真正对父母释怀。你会很明白地拒绝他们的恐惧和幻相(洞察力之剑),但同时你也知道,父母并不等于他们的恐惧和相,他们也是神的孩子,也在努力完成自己的灵魂使命。一旦认清这一点,你就会明白他们的无辜,并且可以原谅他们。

 

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是父母的受害者,因为他们在你的童年时期表现出小我意识。你暂时在一定程度上依靠他们的幻相生活,在某种意义上,你别无选择,只能做他们的孩子。然而,克服受害者的感觉正是你生命中能够拥有的最伟大成就之一。当你辨认出那源自童年时代的深刻印记,并有意识地决定哪些对你有益,哪些最好丢开时,你就成了自由人。这就是控制权。

 

于是,当父母的期盼和渴望与你自己的不一样时,你不会再下意识地去适应那些期盼,但同时也不会再反抗。你可以把他们给你的错误观念单纯地当成不属于你的,如此而已。

 

不必认为父母在这些方面拖累了你,你可以带着洞察力去爱。我们可以说,你是经由父母而被引入小我意识之中,然而透过在爱与宽恕中放开父母,透过认识到自己才是生命的主人,你也经由父母而超越了小我意识。

 

 

来源: pamela 阿卡西记录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