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不抗拒是平和。你还未强大到肆意妄为的程度,难道你觉得你就是如此么?抗议不是力量,虚张声势不是力量,评判不是力量。力量源自平和。

愤慨不是力量,优越不是力量,自以为是的愤怒不是力量,超越才是力量。

平静是力量,你一定要防卫和守护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你希望生活在一个和平的世界里,那么平和是必需的。

没有你的同意,谁能漠视你的情绪?如果他人看似让你随他们的节拍起舞,谁得到的默许?谁给的许可?是谁附和了其他某个人的主张?

再一次,我说,你不得不防的究竟是什么?

防卫既不是平和也不是防守,它是安慰。不得不防守是种虚弱的形式,不是力量,亲爱的。

你知道你的解释漏洞百出。你解释说某人侮辱你,可即便某人那样做了,你大可不必屈服于他们的侮辱。即使狂风暴雨的时候,你也没有屈服,你仍然希望着阳光和蓝天。

因为他人面对着困难,你不必将他们的难题包揽到自己身上。

看,问题就出在这里。生活没必要按你喜欢的方式来调和,他人也不必按你喜欢的方式来调和。每个人都拥有自由意志,你可以绝望于他人的为你所好的各种倾向,但是为了什么样的目的呢?省省吧,你不是这世界的乐工,你是你自己的乐工,你是你自己的占卜师,你决定不了他人要玩什么牌,但你可能莫名其妙地认为自己就是庄家。

让一步,亲爱的,这不会让你损失什么,这会让你收获更多。谁是阔佬?就是那个怒火中烧的人或者那个四平八稳的人?对每个人都去指手划脚一番,这不是你的事。你不是他人的长官,每个人都有选择他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你也如此,你也是这么做的。你被侮辱这不是什么成就,任何人都可以那样,任何人都会爆发。

一旦你抵达你不再生气的平和之地,这就是件了不起的大事,这实际上就是成就了某事。不生气并不是说你要自暴自弃,而是你为自己负起了责任,也表示你超越了宇宙,也表示你站到了被利用的对面。你对自己仁慈了,也因为这样,你才能对他人仁慈。

没有谁有漠视你的权利,你也没有漠视他人的权利。如果你要给某个人上一堂课,那个人就是你自己。如果你一定要对某个人指手划脚,那个人就是你自己。你当自扫门前雪,你不该随他人的节拍起舞,他人也不该随你的节拍起舞。

因为某个人可能针对你的大吼大叫,并不意味着你也要朝他大吼大叫。因为某个人对你的愤怒,并不意味着你一定要继续你的愤怒。生活不是非黑即白。

你可能愿意认为自己很酷,那么酷就酷吧,总比火冒三丈要好些。

俗话说,人无完人,金无足赤。然而,一次又一次,你期望他人完美而否决自己的力量和你自己的自由意志。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free-will-for-all.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