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觉醒过来认知我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当你醒过来找到我,你会无比喜悦,因为你重新发并进入天堂。觉醒之光闪耀,天堂明亮的光,照耀着你。

现在,我必须澄清一点。觉醒过来进入天堂明亮的光中并不意味着一切都保持静止不动。你在地球上感受到的将会是一切都在迁流,似乎在流动,假装在流动,流动着离开中心。虽然你已看到了光亮,但并不意味着世界上的一切是稳定不变的。世俗的生活仍会玩弄些花招和伎俩。当脚下的地毯突然被抽走,你可能顿失平衡,地震也可能发生,飞砂走石也可能发生。

那什么才是稳定不变的,你也许会问。哦,亲爱的,你是稳固不变的。你不会因为生活的变化而动摇。至少,你没有动摇太多,你不是那么容易动摇,你也可能根本就不动摇。有可能你被冲击后的生活并没有变得一塌糊涂。即便你的生活被冲击得天翻地覆,你稳坐不动就对了。在所有的情况下,冲击似乎并不像它看起来那样来势凶猛。

这里的关键词是似乎并不像看起来从来都不是真的!它只是看起来气势汹汹,你认为它气势汹汹。世俗的生活是幻象,你穿越世俗生活后的死亡也是幻象。它们是海市蜃楼,是幻景错觉。上帝作证,看起来你的确是待在地球上;看起来你的脚就踩在地球上。哦,是的,看起来是这样的。然而,世俗的生活只是一部你观看的电影,唯因你入戏太深。

有时,你忘记了你的真我,你认假作真,沉迷于电影中的你。

当你觉醒后双眼接触到上帝之光,你将会清楚地看到,你耳熟能详的电影插曲,与真正的你是完全的两样,完全的不同。

即使在迷中,你心里总有一个模糊的意识,知道你身在何处,知道你跟谁一起。你与我是一,你跟电影中的你并非是一。这电影就像是一条迂回的小路,或者可以看成是娱乐,看成是螺旋上升的运动形式,看成是你在坐过山车。

现在,无论你是在看电影,还是坐在游乐园的旋转车上,保持住你的平衡。

你当然知道你的所是。你知道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你知道你的本质还知道上帝我。你知道我们手牵着手,我们心连着心,我们的心是一不是二。此外,你还知道在你的电影中所有的角色也都是手拉着手。你知道我们---我们只是称谓,也都与其他人相互牵手。世俗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自相矛盾的悖论,因为是一只手在拍着。

现在,快快觉醒过来认知我,你还是你,只是你的双眼大睁,只是你有更好的视野来看电影。你所在的看台位置明显高了,所以你有更广阔的观察点,更客观的看法,你完整的心安稳的跳动在你的胸腔里,你稳健的双腿让你站得稳稳当当。

我们可以说,没有什么是不同的,但一切都不一样了,因为蒙着你双眼的眼罩已被移除。

其实,你从来没有真正戴过眼罩;其实,你的双眼从未闭上。但觉醒之前,你视而不见、你用妄心思维,亲爱的,所以你只看你自以为看到的东西。

就好像在生活中,你到处找你的车钥匙。你到处找也找不着,就是没看到它在哪儿。然后你碰巧抬起头来,原来在那儿,你的车钥匙就冰箱顶上或者挂钩上,你通常总放那儿。实际上,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所以,现在,拥抱你面前的天堂。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the-honky-tonk-song.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