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注:原文标题是“重新连结到你最高的爱,完成你的神圣计划”。注意,任何通灵信息都不可避免的会被信使本身所影响,因此,请选择跟你共振的部分,放下不共振的部分。

 

主题:人类无法产生爱——为什么爱不寻求拥有——耶稣爱的使命以及你爱的使命——大声说出什么是更大的“对”——绝对需要非暴力途径——评估你的生活——圣哲曼对所有人的爱——下决心成就你可以成就的一切——为什么贫困如此令人瘫痪——你的使命对黄金时代很重要

 

扬升大师圣哲曼,2007年12月15日,通过 Kim Michaels传导

 

译注:圣哲曼大师是第七道光(紫光,代表自由和演变)的霍汗(Chohan)。历史上曾经化身为耶稣的父亲约瑟,航海家哥伦布,弗朗西斯•培根,以及“欧洲奇人”圣哲曼伯爵。

 

圣哲曼是我( I AM),我是( I is)圣哲曼,因为我跟“一切所是的生命之河”的伟大流动合一。贫穷意味着什么?你怎么会贫穷?噢,我亲爱的,只能通过跟生命之河本身的分离而贫穷。因为,生命之河就是为了帮助所有生命成为更多。当然,只要你成为更多,就不会再有贫困,因为你知道,即使此刻你也许还没有完全的丰盛,但如果你持续超越目前的状态,你总会拥有它。有一天你确实会有更大的丰盛,而它也不会停止,因为你知道你处于永恒的上帝之流中。

 

那些陷入了贫困的外在状况之人,真正是陷入了贫困意识中,因为他们跟生命之流分离了,因此没有愿景、没有知识、没有体验:生命是一个持续的成为更多的过程。他们将生命视为静止的事物,因此认为,自己困在了当下的物质丰盛水平、灵性丰盛水平中,以及当下的无知水平中。他们甚至没有清楚的意识到,生命存在着更多;他们也没有完全相信,生命存在着更多;他们不相信自己可以拥有它,认为——因为他们已经困在谎言中——那是为了少数人、为了精英而准备的。

 

人类无法产生爱

贫困是跟生命之河分离的结果。但是,你如何能够跟生命之河分离,我亲爱的,当生命之河是“伟大的是( the Great IS)”,包围着所有的一切、所有的存在?嗯,只有当你没有爱——你失去了爱——的时候,你才能跟生命之河分离。你怎么能够失去爱,当爱是所有的一切?嗯,只有通过反基督心智创造的幻觉。这个幻觉有两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又是对阿尔法或父亲的颠倒——跟生命之河分离是可能的。幻觉就是,整体(一切所是)的任何部分跟“一切所是”分离是可能的。当我以这种方式提到它,甚至你的智性也可以看到,这里有不合情理的地方。因为,任何事物可以跟“一切所是”分离,是不符合逻辑的,如同一滴水可以跟海洋分离,或物质宇宙中的一个行星可以跟物质宇宙分离,是不符合逻辑的。

 

幻觉的下一个层面——对欧米伽或母亲面向的颠倒——是你是一个分离的存有。因为你是分离的,你不值得爱,不值得处于爱的流动中。当你看着这个星球上的人们,有些人牢牢的困在这种意识里——贫困的幻觉,贫困的能量漩涡——你会看到,他们是人们之中拥有最少爱的。他们不敢相信自己值得爱,所以怎么能够接受到爱呢?我亲爱的,什么是爱?

 

嗯,大部分人以为是爱的,根本就不是爱。你常常听到人们说,“我爱这个”或“我爱那个人”,或“我爱巧克力”,或“我爱昂贵的大房子,或跑车”。但是你看,人们已经被二元性蒙蔽,他们没有意识到,当他们谈论爱的时候,谈论的根本不是爱。人类之爱不仅是对神圣之爱的扭曲——人类的爱不仅跟神圣之爱分离——人类的爱根本就不是爱。我必须告诉你,一个人类不可能产生爱。

 

让你的心智吸收这个陈述吧,我亲爱的。你也许认为,你可以感受到对另一个人的爱。当你处于爱之中,你也许认为,这是你产生的某种东西。但它不是。你无法创造爱,你无法摧毁爱。爱是宇宙本身最根本的驱动力:是爱给了上帝创造的意志,成为更多的意志。这是爱的阿尔法面向。爱的欧米伽面向是,它吸引所有多样化的创造物返回到跟它的源头一致。这是欧米伽面向:寻求使物质世界中的一切返回到跟源头合一,跟父亲合一,而不是跟父亲分离。

 

爱是特定的创造之流,你可以在数字8上看到。爱开始于灵性领域的造物主( creator),从数字8的顶端流出,向外、向下流动,流到数字8的交叉点,然后进入物质世界,在此,它将自身显化为许多的个体存有,以及你在物理宇宙中看到的一切。然而,一旦到达低点,欧米伽爱的返回之流必定会接管,然后吸引物质宇宙中的一切返回到数字8的流动。因此,它穿过“成为基督”——活着的基督——的交叉点,然后以更大和更大程度的与源头的合一、与所有生命的合一,返回。

 

这就是爱的力量,流经阿尔法和欧米伽。你看到了吗,这种力量就是创造的特定驱动力。实际上,真的没有别的力量,不存在别的东西,因为一切都只是爱的不同显化。或者也有可能,当你跟生命之河分离的时候,它还是爱,只是采取了一个较低的表现,一种跟更大的生命之流分离的表象。所以我才说,作为一个人类,你无法创造或产生爱。

 

你可以做的是,敞开你的存在、你的心智和你的心,允许生命的力量、生命的河流,流经你并通过你找到表达——爱一个人,爱一个事业,想要“让某个事物更美丽”。你的决定并非是要不要创造爱,而是对爱敞开自己,允许上帝流经你。但在这个过程中,你必须愿意让生命之河的流动带你去“它想带你去”的地方,以便你可以实现自己创造的神圣计划——在你今生进入化身之前,在你第一次下降到这个物质宇宙之前。

 

为什么爱不寻求拥有

当你处于生命之河的流动中,你不能静止。因此你看到,当你处于流动之中,你只是无法贫穷,因为什么是贫困呢?嗯,那是一个静止的状态,在那里,人们相信他们被困住了,没有意愿、也没有知识去改变他们的状况。

 

为什么他们认为自己被困住了?他们怎么能够认为自己被困住了?因为他们没有对爱敞开!因此,他们不认为自己值得拥有更多,不认为自己值得处于生命之河中。他们不知怎的认为——也许因为犯过的错误,也许因为一种罪人的感觉,也许因为只是“高度进化的动物”的感觉——他们认为自己无法处于生命之河中,也不值得处于生命之河中。因此,他们必须接受,在整个余生——他们常常认为那是在地球上仅有的机会,因为这是他们拥有的唯一一世,他们就是被唯物主义科学和教条式的主流宗教这么教导的——不得不滞留在目前的水平。

 

要想克服贫困,必须有意愿去达到对自己、对生命更高的理解。但是,当一个人开始获得那个理解时,必须承认,脱离贫困的唯一方式就是:再次对生命之河的流动敞开自己。这个流动不是在你之外、从你身边流过,而是在一个人之内流动,因为一个人意识到:上帝的国度是在自己之内。因此,生命之流得以流过的敞开之门是在你之内,不是在你之外的什么地方。

 

你可以再次看看那些陷入贫困的人们,你可以说,“他们如何能够接受‘上帝爱他们’呢,当他们成长中一直认为,他们贫穷真的是因为自己不值得上帝的爱,所以祂通过让他们贫穷来惩罚他们?”或者,也许他们在成长过程中认为没有上帝,没有上帝之爱的流动。那么,如何能够克服那种被困住、跟爱之流分离的感觉呢?

 

耶稣的爱之使命,你的爱之使命

嗯,再一次,只能通过看到人类的榜样来做到,这个榜样愿意把人们放进生命之河的流动,允许生命之河带他们去到需要去的任何地方,以实现他们的神圣计划。耶稣来到地球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给人们示范:上帝爱他们。因为他不是说,“上帝如此爱着这个世界,他把他唯一受生(begotten)的儿子送到这个世界,以便这个世界可以通过他被拯救。”

 

所以,我们可以说,耶稣使命的本质就是帮助所有人理解并接受:上帝爱他们,他们值得上帝的爱。上帝送祂的儿子进入世界,是为了成为一个“无条件之爱”的榜样。当然,这必定远远超越了官方基督教的设定:通过把耶稣设置成一个例外,再一次扭曲了基督的内在教导,说耶稣——耶稣这个外在的人——是上帝唯一的儿子。相反,耶稣教导的实际是:普遍的基督意识才是上帝唯一受生的儿子。

 

因为只有这种意识状态才可以分辨出父亲的实相,同时分辨出那些“落入二元意识、以及从生命之河分离”的非实相。因此,只有基督意识才可以桥接“造物主以及那些跟生命之河分离的个体”之鸿沟,因此成为敞开的门,使它们可以返回到跟所有生命的合一。(译注:这里对基督意识的理解,再次强调了分辨。而在约书亚传导的信息中,更强调基督意识的包容性和扩展性,译者在这里引用一部分,“你们的旅程将结束于你们超越善与恶、光明和黑暗的时候。你们创造了第三种能量,基督能量,它拥抱和超越了那两极。你们扩展了上帝的创造。你们将成为上帝新的创造。当基督意识完全降临地球时,上帝超越了他/她自己。在‘人类体验’存在之前,基督意识并不存在。基督意识是那些在地球经历了二元世界的层层体验、已经与之达成一致并出现在‘另一边’的人之意识。”)

 

耶稣来设立一个无条件之爱的榜样。无条件的爱,我们的意思是——当然,我们以前说过——有些人不愿接受当下的条件为最终的,或不可改变的,而总是进入一个特定状况,寻求提升这个状况以及这个状况中的人,以成为更多。基督知道,在一眨眼的时间,人们从一个极端贫困的状态,显化出完全的基督本性,是不现实的。所以他在他们的位置满足他们,以基督的名义给他们一杯凉水,给出任何他们当下意识水平所需要的,以便提升他们到下一个水平,然后从那里继续。

 

你必须明白,正是因为分离的意识,正是因为贫困的向下螺旋——包括灵性上和物质上的贫困——人们2000年前没有准备好理解基督的内在教导。那就是耶稣的教导被扭曲的部分原因,因而他被设置成一个例外。实际上,希望在于:许多人敢于跟随基督的脚步,同样表达出那种无条件的爱,通过说“我们不能接受当下的条件,我们需要改变,我们需要提升到更高。”

 

当你看着过去的2000年,我亲爱的,你会发现,确实有一些杰出的个人,他们带着基督的爱进入这个世界,进入一个特定的社会,说,“事情必须改变!不能总是这样!必须成为更多,因为人们可以成为更多,这是对的!”更伟大的“对”( Right)超越了任何人类所讨论的、或人类对错的二元性所定义的。这是对的,因为,在上帝之内这是对的。你看到一些人,采取了那样的立场,你也看到,同时,更大一群人愿意为了更大的事业、为了某种对的事物采取一个立场。每当这种情况发生,你都会在集体意识中看到一个转变,而转变在物理实相落实后,社会也至少改变了一点点。

 

说出“更大的对”是什么

我亲爱的,如果基督的真实教导没有被扭曲,更多的人会达到那个点,他们敢于大声说出来,敢于为“对的东西”采取立场,因此社会将有更多的改变。但再一次,我们不会为了过去没发生的事情而遗憾,我们总是处于伟大的流动中。我们总是看着地球上的状况,既基于现实的评估,也看到那些问题可以被克服的潜力——许多情况下,只是一眨眼的时间——通过一个集体层面的觉知扩展。

 

那就是为什么,我原来说过,我们识别出,即使这个星球某些区域的表象也许很糟,在表象之下,过去的2000年无论如何并没有被浪费。因为,即使没有“数百万的人们为基督发声( taking a stand for Christ)”这样的外在表现,仍然有一个内在的成长,数百万的人们在内在层面上准备好,在这个时代,最终会采取立场(take that stand ),大声的反对“不对”的东西,通过仅仅是说出“什么是对的”。

 

我们知道——我们看到内在的潜力,那是可能的——在一个非常短的期间,数百万的人可以觉醒到这样的认识:社会中的某些问题仅仅是不对的,不再是可接受的。这些问题之一正是贫困。当——提醒你,我不是说“如果”,我说的是“当…时候”——突破发生的时候,你会发现一切都将改变。因为集体意识几乎会立即转变。因此,在一个非常短的时间内,甚至物理“现实”也会转变。

 

绝对需要非暴力途径

今天早上,我启发这个信使阅读圣雄甘地许多年前的一个演讲,那时印度仍然处于英国殖民帝国的严重压迫之下。在这样的形势中,甘地被邀请在“都是印度重要人物”的一群人面前演讲,这些人都是权力精英。他们不习惯有人大声反对他们,不习惯有人说出真理。但甘地站在这群人面前,非常平静非常谦卑——以一个非常直接、诚实的态度——表达出他在印度社会中看到的错误,以及它们如何需要改变,为什么它们是不对的。

 

我亲爱的,这本身不是一个伟大、重要的演讲,但某种意义上它是一个开创性的演讲,第一次,有人敢公开说出许许多多印度人心里知道是对的东西。人们敢在私下里说,但因为害怕各种报复、甚至害怕被嘲笑,而不敢在公共场合大声说出来。人们甚至有一种感觉,认为那样做是不合适的,因为一个社会地位低的人当然不应该站在社会地位高的人面前大声说话——这就是那个时代的意识。通过这样的事实:一个人敢于在公共场合站出来,只是说出真理,印度的集体意识就有了一个转变,开始了一个连锁反应。通过甘地以及其他人继续说出来,转变获得了动能,直到变成一个无法停止的力量。关于甘地重要的是,以及我把他作为例子的原因是,他在自己生涯中非常早期的阶段就意识到,他个人可以做出一个决定。

 

他知道,他有能力变成一个演讲者和领导者,可以领导一个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起义。他知道,他有潜力成为“愿意暴力起义反对英国的那些人”的领导者,即使他只有很小的成功机会。所以他看到——非常清楚——无法避免的问题,也就是,他是要成为一个暴力革命的领导人呢,还是寻求一个不同的路径,一个非暴力的中间道路?

 

这就是为什么他决定,在非常早期,他使命和服务的特定基础必须是非暴力的。这恰恰是他成功的把印度从英国统治下解放出来的原因。如果他走了暴力道路,印度很久之后才能解放。那时,将会有如此多的流血,那几乎是不可想象的。甚至对英国人来说,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最终会非常厌恶自己,因而对那个国家产生巨大的伤害。那也会对印度有一个巨大的伤害,因为他们也会厌恶自己、以及自己暴力的能力。

 

评估你的生活

今天,我们要求你做的——作为灵性之人——当然是寻找中间道路,超越二元性,同时也意识到,坐在你的洞穴里冥想上帝,本身并不足以改变世界。因为跟其它任何事情一样,必须有一个阿尔法和欧米伽的行为。必须有“是”( IS)的伟大流动,在此,上帝的能量、上帝之爱,以数字8之流流到底部。世界上那些抓住了数字8之流的人们,不仅仅是使用它来作为自己的成长,自己的满足。不,他们使用它——如基督所展示的——走到世界中“让我的人民自由”。

 

耶稣说过,“人若为朋友付出生命,就再没有比这更伟大的爱了。”他愿意做到“付出肉体生命”的程度,然而,我以前说过,在水瓶时代并不需要这样。需要的是,你给出你人类的生活感,你人类的身份感,愿意重新连结到你的神圣计划,你进入化身之前所做的计划。你愿意评估你的生活,并说“我目前的生活形式,目前的生活道路,跟我的神圣计划对齐了吗?跟我所做的选择——在我没有被物质八度中我目前的状况蒙蔽之时——对齐了吗?”

 

如果你发现有一个差距,那么,我请求你重新连结到你自身存在的更高之爱,让自己向生命之河的流动敞开,以便你可以感受到它流经你的存在。通过那个流动你将毫不费力的——毫不费力,我亲爱的——改变你的生活,使你生活的每一个面向都跟你的神圣计划对齐。

 

在过去——因为人们的意识状态较低——许多灵性之人经历过极端的纪律,努力使自己更有灵性。许多人从世界上退出,内在进行一个伟大的战斗,以便让自己跟世界的欲望和渴望分离。那时这是必要的。但我告诉你,还存在着另一个替代选择:就是重新连结到爱,允许那个爱流经你,因而你将毫不费力的改变生活,跟神圣计划对齐。你会知道,这是你存在的更伟大的爱,比你在世上拥有的“给你愉悦或舒适的任何活动”的爱都更加伟大。

 

圣哲曼对所有人的爱

你看,我亲爱的,我以无条件的爱爱你。这个星球上有数百万的人,现在我对他们所有人说话:“我,圣哲曼爱你们每一个人。你们是我的。在进入这一世之前,你们自愿要把圣哲曼的黄金时代带到物理显化,我知道,这是你存在的最伟大之爱,也是你在这个特定时期下降到这个行星的特定原因。”

 

我看到了你们许多人目前的意识状态、生活状态。我看到了你们有些人被问题所累。但是,我看到你们其他人已经获得了某种满意和舒适的状态,你认为,毕竟你是有灵性的,毕竟你在做这个,你在做那个。你在诵经,你在祈祷,你在做瑜伽,你在做祷词,你在视觉化,你在为行星持守平衡,你们聚到一起,跟其他人祈祷或唱诵。你们跟这个或那个宗教合作,或者也许在社会上做这种、那种人道主义或政治工作,或者以其它方式努力改变社会。我不是以任何方式说,你没有在做积极的事情。但是,因为我无条件的爱你,我想告诉你,你仍然没有实现你最高的潜力——你自己进入化身之前跟我合作设定的。你有潜力成为“更多”,在物质世界表达那个“更多”,因此带来黄金时代的“更多”。

 

我尤其对你们某些人说话,那些满足于你的生活和灵性进展的人。我,圣哲曼,不希望看到,你在这个化身结束之后来到我面前,说,“噢,圣哲曼,我在地球上有一个很棒的时间,我享受做这个,我享受做那个!”然后,表达完你的热情后,你会面对我们所有人在化身结束后都会面对的:在生命回顾中,平静、清楚的把我们实际所做的,跟神圣计划的最高潜能所设定的,进行对照。我不希望看到,你的满足和热情被黯然的“你只实现了真实潜能的一点点”的知晓所取代。

 

因为我无条件的爱你,我想要你实现你所有的潜能。不要认为,你的神圣计划设定了某些遥不可及的目标,你无法做到。不,当你创造你的神圣计划,你并没有被二元性的幻觉蒙蔽。因此,你非常现实的看到你的潜能,更确切的说,是上帝可以通过你做什么的潜能。所以,不要认为,当你创造神圣计划时,你设定了某些无法达到的乌托邦式的理想。不,你非常现实的看到了你是谁,你的灵性成熟度在哪里,然后,你设定了真正是你现实潜能的计划——如果你决心“成就你可以成就的一切”。

 

我在这里提醒你,你们许多人还没有下决心“成就你可以成就的一切”。你允许自己满足于此刻的样子。再次,我不是说你们是坏人,我不是说你们错了。我只是说,在我对你的爱——不会被任何条件遮挡——中,我知道你可以成为更多,我知道这是你想要的。因此,在我对你的爱中,我宁愿此刻——当你还在化身之中,有潜力活出你最高的潜能时——对你严格一点,而不是不得不看到你经历失望,那时就太晚了,周期已经转换,你不再处于化身之中了。

 

下决心“成就你可以成就的一切”

所以你看,亲爱的,除了为一个更伟大的事业奉献自己,没有人能有比这更伟大的爱了。除了“为了把黄金时代带进化身之中”而付出你舒适的生活方式,你们没有人能够有更伟大的爱了。实际上,贫困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定义。我谈到了那些陷入极端贫困中的人,你们都可以真实的看到这一点:地球上有数百万的人活在如此穷困的物质条件中,他们同时陷入了物质上和灵性上的贫困。但一切都从心智(mind)内开始,所以我提醒你,有更多的人陷入了一种灵性上的贫困:他们起码拥有某种物质富足,但他们认为,那就是生活能有的一切。

 

那么,我会说的更严重一点,说“嗯,谁才是这个星球上最穷困的人呢?”嗯,就是我今天早上(译注:指另一篇讲话“消除贫困之第二道光”)谈到的一部分人,那时我说,有许多人部分觉醒到需要改变,他们陷入了某种智性的追求改变——通过人造信仰体系的意识形态——而没有意识到,真正的改变只能通过灵性和物质的合一、父亲和母亲的合一带来,以便我们合拢天上和世上之间的8字流。

 

最贫穷的人,是那些拥有“成为更多、带来黄金时代”的内在潜力,却陷入了某种外在心智的幻觉,阻止他们表达出那个潜力。你们灵性之人可以看看镜子,说“我也很穷吗,因为我没有活出我的最高潜能,成就我可以成就的一切?”

 

我亲爱的,听听我说的,因为我说的时候,带着比你在地球上曾经遇到的更大的爱。我不是来到你面前,让你对自己、自己的服务以及迄今为止的生活感觉不好。我爱你。我来到你面前,恰恰是因为我爱你。我想让你停下来,退后一步,说“我的生活真的跟我的神圣计划对齐了吗?我实现我的最高潜能了吗,还是仍然有更多?”

 

如果你意识到还有更多——我可以告诉你,你们每一个人都还有更多,它只是一个是否愿意足够脱离小我、承认还有更多的事情——那么,我亲爱的,愿意放下你生活的舒适感,改变你的生活,转变你的意识,转变你外在的生活,使之跟你此刻能够看到的最高愿景对齐。

 

你必须明白,几乎没有任何来到这个地球的人对他的神圣计划有完全的认识。甚至耶稣也没有。即使他是许多基督徒的偶像,甚至是许多灵性之人的偶像,使他显得:好像他甚至从童年早期就知道他是谁,他的全部使命是什么,甚至作为一个孩子就有这个或那个能力去做一些超自然的事情。几乎没有任何人对他的神圣计划有一个清楚的充分认知。因为你们神圣计划的一部分就是为了展示“成为更多”的道路,“成为更多”的道路恰恰是从你所在的地方开始,用你拥有的东西做些事情。你用你拥有的,使之成为更多。那么,当它成为更多,你会获得一个更高的愿景:如何利用你现在拥有的,使之成为更多。那就是生活是怎样进步的,我亲爱的。

 

为什么贫困如此令人瘫痪

你看,这真的是贫困的结果。它使人们瘫痪,所以他们不愿意对他们已有的做工,充分利用它,因此使得甚至最悲惨的贫困成为更多,成为更好的东西。为什么他们不能够或不愿意这样做呢?因为他们没有对准宇宙的基本力量——爱,爱驱动所有的生命成为更多,朝向“造物主存在的完满”成长,如同我已经说过的。

 

现在你看到了吗,如果你满足于你生活的样子,那是因为你缺乏爱?你切断了流经你的爱,而不是允许它充分流动。为什么你这样做呢?因为你不愿意放下此刻拥有的,害怕自己会失去什么。你就像那个把钱财埋在地里的仆人,而不愿意倍增它们,以便当主人回来的时候,他可以有更多的钱财展现。(译注:圣经中有一个故事,一位富人将要远行去国外,临走之前,他将仆人们叫到一起并把财产委托给他们保管。主人根据每个人的才干,给了第一个仆人五个塔伦特(古罗马货币单位),第二个仆人两个塔伦特,第三个仆人一个塔伦特。拿到五个塔伦特的仆人把它们用于经商,并且赚到了五个塔伦特;同样,拿到两个塔伦特的仆人也赚到了两个塔伦特;但拿到一个塔伦特的仆人却把主人的钱埋到了土里。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主人回来了。拿到五个塔伦特的仆人带着另外五个塔伦特来见主人,他对自己的主人说:“主人,你交给我五个塔伦特,请看,我又赚了五个。”“做得好!你是一个对很多事情充满自信的人。我会让你掌管更多的事情。现在就去享受你的土地吧。”同样,拿到两个塔伦特的仆人带着他另外两个塔伦特来了,他对主人说:“主人,你交给我两个塔伦特,请看,我又赚了两个。”主人说:“做得好!你是一个对一些事情充满自信的人。我会让你掌管很多事情。现在就去享受你的土地吧。”最后,拿到一个塔伦特的仆人来了,他说:“主人,我知道你想成为一个强人,收获没有播种的土地。我很害怕,于是就把钱埋在了地下。看那里,埋着你的钱。”主人斥责他说:“又懒又缺德的人,你既然知道我想收获没有播种的土地,那么你就应该把钱存在银行,等我回来后连本带利还给我。”说着转身对其他仆人说:“夺下他的一个塔伦特,交给那个赚了五个塔伦特的人。”“可是他已经拥有十个塔伦特了。”“凡是有的,还要给他,使他富足;但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这个故事出于《圣经•新约•马太福音》。20世纪60年代,知名社会学家罗伯特•莫顿首次将“贫者越贫、富者越富”的现象归纳为“马太效应”。)明显的现实是,有可能一个人认为自己是有灵性的人——成为一个好的基督徒,或好的印度教徒,或好的穆斯林,或好的扬升大师学生——然而尽管他充分理解了道路,尽管他做了所有外在的操练,他仍然缺乏爱。因为一个人不愿意放下生活的某个面向——那使他感到舒适——以便成为更多。

 

我们一次又一次说过,如果这个星球想要改变,改变必须开始于前面的10%。那就是为什么我正在陈述一种状况,它比任何事物都更加阻碍了前10%的人在社会上担当适合的角色,成为真正的领导者,不允许人民被最低的10%拉下去,而是——通过他们意志的力量,智慧的力量,爱的力量——推动、拉动人们升到更高。因为他们拥有爱、智慧和意愿去说,“我们不允许当前的情况继续下去,因为我们知道,这个星球可以成为更多,因此我们会放下我们的生活,无私的为这个星球的积极改变工作,无论那对于我们个人意味着什么——依据我们的神圣计划。

 

注意,我亲爱的,我不是在要求你们为了某种事业轻率的奉献自己,我不是在要求你们不明智或不平衡的走出去,让自己被杀掉,或花费余生时间促进某种“并非终极”的事业。我是在要求你对准你的心,对准你更高的存在,对准你的神圣计划,问问自己,“上帝想通过我做些什么?在我自身的存在之中,此刻制约了上帝可以通过我做些事情的,是什么?”

 

你的使命对黄金时代很重要

为什么这个信使站在这里给出这个信息?因为许多年前,他恰恰也在问自己这些问题,他一直沉思这些问题,直到下定了决心,使他进入那种他描述过的彻底的无条件臣服。恰恰是在那个点上,他放下了他的人类生活和“他对上帝的服务应该是什么”的人类期望,允许它们死亡,由此他可以重生进入“是”(IS)的伟大流动之中,开始他的使命。一个人所做的,所有人都可以做。你们都有跟其他人同样重要的使命。你们都有某种你可以做的“对带来黄金时代很重要”的事情。(译注:在约书亚传导的信息中,这样说起光之工作者的使命,“在地球上引入一种全新的意识形态,是光之工作者使命的一部分。但是,要想做到这一点,你首先需要肯定的信任自己。你必须信任自我直觉的声音,包括你的感受,但不是以小我的方式,诸如,‘我已经遥遥领先于他人’,而是一种基于心灵的‘表达对自己的尊重和感激’。对许多光之工作者来说有一个陷阱是,在自卑感中迷失了自己,轻视了自己真实的需求和愿望,你们需要一种强大的个性人格,以便从社会的观念中抽离,成为你自己。”在大角星人群体的信息中,描述一个人在合一意识中逐渐深入以后,这样行使他的使命,“作为道路展示者,你的职责是表达、说出、活出你的意识状态。比如,一个道路展示者(不需要有意识的思考)常常通过反映在他生活、话语和行为中的爱和尊敬,展示出问题的解决方案。这反过来会被一些“总是认为,解决方案只能通过武力、法律或暴力来实现”的人观察到。一颗真理的种子被播种到他们的意识中

 

我不一定在谈论某个宏伟的计划。因为你必须明白——再一次——一切事物都有阿尔法和欧米伽面向。你看到这个信使带来的直接来自扬升大师的教导,是阿尔法的表达。但你们还有很多人注定要带来一些欧米伽的表达,那也许看起来并不宏伟,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它对带来黄金时代同样重要。

 

沉思我关于爱的教导吧,人类之爱和神圣之爱是不同的。人类之爱寻求占有和抓住某些东西,神圣之爱愿意放下地球上的任何及一切,因为它知道灵性(spirit)中所拥有的要多得多。因此,放下有限的东西绝不会是一个损失,只能是一个收获。因为你收获了——哪怕没有别的——不会困在“在地球上没有特定的条件或财产就无法生活”的想法中。

 

你看到了吗,我亲爱的?只要你抓住地球上的任何东西,你就无法自由。只要你抓住你的生活,你就无法自由。只有放下你的生活,你才能真正自由,跟生命之河——基督所说的永恒的生命——成为一体。因为这种生命形式永远不会寻求抓住任何局限,任何条件。它是不断的超越自身,成为更多。只有在“成为更多”中,它才可以继续拥有生命。

 

因此,再一次,我感谢你们的关注,感谢你们愿意来到这里。在这个讲话的结尾,我简单的再次把召唤发送到行星意识中,发送到所有那些“属于圣哲曼团队成员”的个体意识中,我说,“醒来吧,要知道你们是更多!然后,重新连结到更伟大的爱,由此你将会更多,你将在世上成为‘你在天上已经成为’的更伟大的爱。”因此地球可以在世上成为“它在天上已经成为”的样子,因此黄金时代——已经在以太和心智领域显化,甚至某种程度上也在情绪领域显化——可以突破,在物理领域显化。

 

因此,亲爱的,我在圣哲曼的爱中密封住你,这个爱中灌注了自由火焰。因为这个爱不会让任何人困在局限中,而是让所有人体验到最终的自由——“我是”的自由。

 

 

译者:李平

原文:http://www.ascendedmasterlight.com/ascended-master-light/

date/22-2007/188-reconnect-to-your-highest-love-and-fulfill-your-divine-plan

( 圖文 转自网络 , 版權歸屬原作者)

 

【相關閱讀】

 【扬升大师圣哲曼】《在第八道光上整合教导 》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七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六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五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四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三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二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一道光》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