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注:原文标题是“通过上帝智慧的第二道光,克服贫困”。圣哲曼谈到地球上二元斗争的来源,谈到大规模的贫困是因为缺少什么样的知识。圣哲曼的话语,总是可以带给你明晰,洗涤你的灵魂,让你回忆起灵魂深处的震颤。

 

主题:偷取生命能量存活的存有——对宇宙之镜的无知——进化论的矛盾之处——宗教和科学的战争——寻找外在的救赎——为什么资本主义没有用——劳动的价值——对阿尔法和欧米伽的无知——保持人类觉醒的愿景——保持科学突破的愿景——什么在真正奴役人民——创造一个正面的螺旋

 

扬升大师圣哲曼,2007年12月15日,通过Kim Michaels传导

 

译注:圣哲曼大师是第七道光(紫光,代表自由和演变)的霍汗(Chohan)。历史上曾经化身为耶稣的父亲约瑟,哥伦布,弗朗西斯•培根,以及“欧洲奇人”圣哲曼伯爵。

 

我是圣哲曼,我来给你们讲述贫困意识,尤其是将它跟“上帝智慧的第二道光”结合起来。因为亲爱的,如果第一步是拿走人们的意志,改变的意志,那么第二步——基于第一步——就是拿走他们“如何改变”的知识,使其处于无知之中。

 

上帝的流动,生命之河的流动,始于“成为更多”的意志,创造的意志。对你——上帝的合作创造者( co-creators)——来说,始于合作创造的意志。然后,基于此,就是合作创造的愿景,以及如何在上帝法则的框架内合作创造。因此,这当然是上帝的愿望,扬升大师的愿望:地球上所有人都应该拥有正确的知识,知道他们是谁——上帝的合作创造者——以及知道如何使用自己固有的创造能力,在上帝法则、自然法则的框架内运作,以便在行星地球上带来丰盛的生活。

 

所以,反基督力量使用来自于分离意识的每一个努力、每一个谎言、每一个幻觉,摧毁人们合作创造丰盛生活的能力。对你来说重要的是,要明白,大部分跟反基督意识、二元意识对齐的人,彻底被那种意识蒙蔽了。因此,如同耶稣所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译注:路加福音23:34)。他们是如此的被二元性蒙蔽,以为自己做着正确的事情,真正可以带来丰盛的生活,甚至在地球上带来上帝的国度或某种伊甸园的状态。

 

必须偷取能量才能存活的存有

然而,对你来说也很重要的是,意识到除了化身中的人类以外,还存在着非实体的存有,跟大部分人类——实际上是所有人类——相比,他们有着更大的觉知。他们在某种程度上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至少知道自己正在利用地球人类,甚至利用那些为反基督力量工作、却以为自己正服务于一个良善的事业的人。这些存有——尤其在情绪领域,也包括心智(mental)领域——故意利用肉身中的人类,只是为了从地球人口中提取光。

 

他们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我们已经解释过,尤其在弥勒的书里——也就是说,从地球人类身上提取生命能量,使他们可以延续某种“跟生命之河分离”的存在形式。我们解释过,基于自由意志法则,一个生命流有权利让自己脱离生命之河,但无法永久这样做。必定有一个时刻到来,那时,生命流用尽了它的机会,因而实际上从能量流(灵性能量流)、从它自身的更高存在(它的“我是存在”)中,被隔离开来。此后,这样一个生命流只能通过在那些“仍然从灵性源头接收能量的生命流”身上偷取能量,来维持一种“跟生命之河分离”的存在。

 

因此,你必须明白——作为灵性之人——这个星球上有许多行为,只是为了一个目的而设计。那就是,让地球上的人类投入二元斗争,以便他们继续把自己的灵性之光滥用在较低的振动上,比如恐惧、愤怒、仇恨,亦或是嫉妒、猜忌及其它的灵性监狱。这就把上帝的光用在了较低的振动上,使得心智和情绪领域的存有可以吸收那样的能量,维持自身存在。这恰恰是地球上绝大多数人不了解的。因此,他们真的没有防御,被用于“简直像是以奶牛的形式”挤出自己的灵性之光——即使他们认为自己在从事一个正面的事业,会以某种形式改善社会。

 

我亲爱的,这种情况非常明显的例子,当然,是参与暴力冲突的人们。这一点可以在中东清楚的看到,那里有一些人,一群人,数千年来致力于彼此的对抗。在这个特定的时期,他们战斗的外在原因真的不重要,因为那只是一个借口,允许这些群体继续在这样的二元斗争中反对另外的群体——将其抬高到“替罪羊”的状态。所以,一个群体认为,只要铲除了另一个群体,就会解决自己所有的问题。他们允许自己相信这样的幻觉:他们遇到的所有问题都是由另外那些人引起的,如果那些人被摧毁了,他们的问题就消失了。

 

对宇宙之镜的无知

这,当然,是彻底否认了责任。这只能是因为完全不了解物质宇宙的最根本现实,也就是,形成宇宙之镜的物质(material )宇宙的四个层面。不管你向那个宇宙之镜投射什么,都将以物理(physical)环境的形式反射回你身上。因此,你合作创造了——通过你的意识——自己的物理环境。因此,即使表面上你的问题是别人引起的,但实际上,真正原因是你自己的意识状态,是你投射到宇宙之镜上你自己的物理、情绪、精神和身份(以太)的意向(minds),因此,以物理环境的形式接收到返回之流,它反映出你在较低的四个身体、意向的四个层面中持有的图像。(译注:按照本信息的说法,意向mind有四个层面,分别是物理/身体层面、情绪体层面、心智体/理智体层面、以太体/身份体层面)

 

当你对这些基本情况不了解时,那么,你无法防备被拉进这样不间断的对抗别人的二元斗争。你没有防备,允许你后退一步,说“我战斗的事业真的不是最高事业,当我看看我宗教的经文——无论哪种宗教——我看到,这种出于纯粹的仇恨和愤怒而进行的二元斗争,真的不会是我上帝的事业,就像我宗教里规定的那样。”无论人们追随哪一种宗教,地球上所有的主要宗教都陈述了同样的基本事实,也就是,上帝清楚的说过“不可杀人。”

 

你在这个星球上看到的基本无知是,人们被引诱去践踏上帝“不能杀死人类同伴”的基本要求。即使你碰巧信仰科学唯物主义,那么再一次你必须承认,杀敌自己物种的成员不符合“适者生存”,因为那将无法确保物种整体长期的存活。所以,甚至连进化论实际上也声明了:杀死其他人类会危害整个种族的存活。因此,最适应的人,不会是最有攻击性、最愿意杀死人类同伴的人。最适应的人,就长期生存来说,必定是不愿意杀戮的人,而是愿意服务于整个物种存活的人。

 

进化论的矛盾之处

进化论的问题在于,当然,无法解释如何能够有这样一个整体的意识,可以考虑什么对整个物种更好,因而使拥有自我意识的人类能够自觉自愿的超越狭隘、短期的自我利益,为物种整体的存活而工作。因此,那些推动进化论的科学家自己的逻辑中有一个矛盾之处。

 

他们寻求推动把进化论作为“一种创造和平的方式”,克服由宗教引发的战争,这正好表明他们有一个更大的觉知,一种无法仅仅通过“适者生存”——如同当前进化论对这个机制所解释的——来解释的觉知。甚至在唯物主义范式中,也有一个逻辑上的缺陷,科学家通过争论“在宗教创造了战争的地方,唯物主义将会创造和平”而展示了这个缺陷。他们的争论恰恰表明,必定有某种意识状态,可以允许人类超越自己狭隘的个人利益,对准物种整体的最佳利益。

 

在当前的唯物主义范式中,哪里有空间留给这样一个整体的意识状态呢——超越个体和个体基因的?嗯,仅仅是没有。没有是因为,科学家本身,生物领域的科学家,不愿意去看量子物理学的理论成果——证明科学家的意识对实验本身有重要的影响。那么,必定有一个更深的事实,也就是,行星地球上发生的一切都跟意识有关。因此,进化过程仅仅被“偶然、以及对环境的适应”所引导是不合逻辑的。必定有一个更大的意识处于进化过程的背后。

 

这向你表明,科学唯物主义并非,如它所宣称的,是一种使人类自由的哲学——通过给人们一个“比在中世纪天主教教义中发现的”更大的对生命实相的理解。不,我亲爱的,科学唯物主义不是意在把人们从这样的幻觉中解放:被困在更少的丰盛状态、被困在贫困中。它只是,我昨天解释过,由那些想要成为权力精英的人建立的一种哲学,他们想接管既有的权力精英的位置——基于中世纪的教会产生的。

 

科学和宗教之间的战争

任何形式的教条式宗教,以及科学唯物主义,仅仅只是两个二元极端之间的古老权力斗争的展现。你在中东地区非常明显的看到这一点。那里有成群的人们相互对抗,世世代代皆是如此。但外人很容易看到,他们的战斗没有什么原因,因为没有一个真实的原因让他们战斗——除了憎恨对方。

 

西方人看到了中东地区这些事情的无意义,那么对他们来说,退后一步看看自己的社会,应该可以看到这样的机制:在中东看到的二元斗争,也存在于西方社会中,只不过是一种更微妙的形式——不是以物理暴力的形式表现,而是以心智和精神暴力的形式表现。那里有两种正在对抗的力量,双方都宣称是为了“以终极方式解放人民”而战,无论是通过天主教的救赎教义,还是通过“从宗教幻觉中解放人们思想”的科学教义。

 

但实际上,两个系统都不能解放人们的思想,让人们知道这个星球上发生了什么。因此,双方,不管是教条式宗教,还是科学唯物主义,都不能教给人们我开头提到的基本现实,也就是,人们被这个行星之外的力量利用,它们寻求偷取人们的光和能量——通过引发他们从事二元斗争。

 

它们如何做到这一点?通过让人们处于二元意识中,由此,人们在宇宙之镜上投射二元图像,因此不可避免的从宇宙之镜接收回这样的物理环境:看起来好像有另外一群人或另一个信仰体系,正在反对他们的进步。因此,看起来好像只有跟那些人战斗,或跟那个信仰体系战斗,才能解决自己所有的问题,并且在这个行星上带来更大的丰盛状态。

 

中东或世界其它地区的人们真的相信,如果杀死反对团体的所有成员,天堂将会降临地球。嗯,有些西方人认为,如果可以让他们的宗教成为唯一确定的宗教,或只是消除所有的宗教,让科学唯物主义成为唯一确定的信仰体系,那么,可以解决所有的人类问题,把天堂带到地球上。

 

西方社会有很多人真的非常聪明,非常善意。他们真的认为,通过跟这个或那个信仰体系——甚至政治信仰体系或经济哲学——战斗,他们正在为一个良善的事业奋斗。然而,他们没有看到,他们仅仅是被诱导进入了二元斗争,他们所有善意的努力对“真正解放人类到达一个更高水平”没什么用处,只是使人类继续投入二元斗争。

 

因此,他们的努力只是强化并持续了那样的斗争,让人们陷入贫困状态——始于灵性上的贫困。如果人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作为灵性存有,被设计成上帝的合作创造者——那么,他们怎能使用自己的合作创造力,积极主动的在地球上合作创造丰盛的生活呢?

 

寻找外在的救赎

当人们不知道自己是上帝的合作创造者时,就无法使用固有的能力合作创造丰盛的生活。那意味着,他们进入一个消极的精神状态,寻找自己之外的某个力量,带给他们丰盛。在过去的时代,比如黑暗时代,许多人相信,上帝是可以带给他们丰盛生活的唯一力量。如果自己没有丰盛的生活,那么这必定是上帝的意志——起码在当下时刻。这使得他们,我说过,在这个世界之外去寻找某种丰盛的状态:在下一世,在这一世结束后的生活。

 

然而甚至今天,整个世界有许多人被引诱进这个安抚模式的现代的非宗教版本。他们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创造“超出世界已经显化”的富裕和丰盛。他们开始信仰匮乏哲学——说这个地球是一个有限的地方,只有有限的资源,因此,只能产生一定量的丰盛。

 

许多人消极的等待某个外在的力量,比如政府,提出某种法律或程序,将魔法般的改变他们的社会,给普通人带来丰盛的生活。你没看到吗,数十年来,俄罗斯、东欧和其它地方的人相信,通过社会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有一天他们将魔法般的拥有一个带给所有人丰盛的社会。

 

但是,我亲爱的,那个社会出现了吗?不,没有,为什么没有呢?因为这个哲学是基于匮乏的意识,基于否认每个人内在的基督,因而否认人们有能力合作创造丰盛的生活。所以这使得人们变得消极,寻求让国家为他们做一切事情,并因此切断了人民的创造性,系统的、逐步的降低了这样一个社会可以带来的丰盛。(译注:这一段逻辑有点跳跃,译者根据自己的理解稍微解释一下。唯物主义哲学否认神性,否认更大的灵性源头,因而它本身是一个匮乏的系统。并且,由于否认个人内在的神性和基督,这个哲学不重视个体的价值,而是更重视社会整体。由于个体价值被贬低,个人的创造力受到了限制,因而社会整体的丰盛度也受到了限制)

 

今天,在全世界很多国家中,有人放弃了共产主义的梦想,相反,现在他们把资本主义作为带来物质丰盛的方式。你在东南亚尤其看到这一点,你甚至在中国看到这一点,在中国,人们试图混合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无约束的资本主义(译注:指资本可以摆脱一切讨厌的约束因素,例如高工资、加班费、劳动保护、妊娠假期、自由工会、罢工权利等等),意味着以利润的名义进行没有约束的剥削。所以,现在他们依靠大型的企业集团,某些跨国公司或金融机构,以达到并产生“将带来一个更丰盛生活”的转变。

 

为什么资本主义没有用

从现实主义的视角来看,你可以看看西方世界,并看到,很多西方国家通过资本主义实现了物质财富的增长。由此,人们可能会说,资本主义必定是有效的。但实际上,资本主义没有起作用,而是西方的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国家对个人能动性给予了更大的自由度。对西方人来说,存在一个更大的开放性去表达他们的创造力——这就是带来更大丰盛的东西。

 

资本主义的问题在于,它允许一小部分精英剥削个体人类的创造力,使之为大型的跨国公司产生利润,而不是把丰盛传递给社会上的所有民众。如果分析资本主义经济,你会看到,它对于“可以产生多少丰盛”也有着天生的限制。实际上你可以看到,许多欧洲较古老的国家已经经历了一个“经济开始萧条”的时期。

 

美国已经开始了这个过程,但还没有像欧洲国家一二十年前走得那么远(译注:上世纪70年代以来,欧盟各国经济放缓,失业率持续上升,到90年代中期达到严重程度。欧盟15国中,1995年除了小国卢森堡以外,其它所有国家失业率都在6%以上,有7个国家的失业率在10%以上。最严重的西班牙1994年失业率达到23.9%的高峰)。然而你还是会看到一个停滞的开始,使其免于进一步加速的唯一原因就是,资本主义扩张到了世界的其它地区,因此能够延伸到剥削其它国家的劳动人民——他们正活在饥饿的水平上。现在他们愿意为了“西方世界没有精神健全的人愿意得到”的薪水而工作,那么,这就允许了资本主义继续剥削人民。由此,西方世界的人们明白了经济是如何运作的,劳动力处于什么样的状况。因此,他们不再允许自己被剥削到这种程度——世界其它部分的人们允许自己被剥削的程度,因此给西方世界提供了更廉价的商品。

 

那些更廉价的商品带来了什么?嗯,是使西方世界的人们感觉到,他们仍然拥有某种程度的物质丰盛。他们可以购买从中国和其它地区进口的便宜商品,这给他们一种幻觉:他们可以维持自己的生活水准,甚至扩大了一点点那个标准。但实际上,这只是服务于维持现状:一小部分西方世界的精英正变得越来越富裕,而人民,西方世界的一般人口,正看到他们实际生活水平的降低——跟一二十年前相比。

 

你劳动的价值

决定你实际生活水准的是什么?嗯,是你劳动的价值,以及“在带来更多丰盛方面”表达你创造力的能力。但实际上,西方世界人们的劳动价值在过去的几十年间退化了,只是因为通过从某些国家——在那里,人们的劳动价值甚至更低——进口便宜的商品而得到了补偿。因此,西方人们被愚弄认为,他们扩大或维持了他们的生活水准,然而,实际上他们的劳动价值和表达创造性的能力都退化了。

 

如果认识到这一点,如果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将会反抗资本主义,他们将会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它允许一小部分国际金融精英使得人们处于这样的状态:在经济的意义上,几乎就像是中世纪的封建社会一样。国际性的权力精英拥有生产途径和交换途径,就像中世纪的封建领主拥有土地一样,那时,土地是富裕的唯一来源。

 

今天,富裕的来源是生产途径、运输途径、交换途径,包括货币体系。货币体系作为一种垄断真正被一个国际性的权力精英所拥有,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操纵公司、操纵国家、操纵货币和货币体系。包括,当然,此刻你看到的,他们操纵了石油价格,利用原油作为工具从人们那里榨取极其大量的金钱,几乎就像是一种人为的税收。只是,那个税收甚至没有去到人们选出的政府那里,而是进入到国际金融机构和大公司——它们不对任何人民选出的任何国家负责。

 

有一位美国前总统说过,如果人们知道金钱系统是怎样运作的,明天就将会有一场革命(译注:美国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在一次面对银行家发表演讲时,说“你们是一群毒蛇。我打算把你们连根拔掉,以上帝的名义,我一定会把你们连根拔掉。如果人民知道我们的货币和银行系统是何等的不公正,在明天天亮之前就会发生革命”)。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西方世界的人们知道了货币系统真正的运作方式——它怎样以一种微妙的方式允许精英维持对生产途径和货币系统的垄断,如果人们真正明白了自己是怎样正被那个系统剥削,那么,他们确实会在明天发起一场革命,要求在行星规模上彻底的改革货币系统。

 

无知的阿尔法和欧米伽面向

你看到了吗,在任何社会、任何历史期间,阻止推翻现状的唯一东西就是,精英设法使人们保持无知。这种无知,如同任何其它事物一样,有一个阿尔法和一个欧米伽的面向。阿尔法面向是,人们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是灵性存有,是上帝的协同创造者,有能力不仅仅通过“已经存在于物质领域中”的事物来创造丰盛,也有能力援引自己更高存在的灵性之光,并使用这个光产生比“目前显化在物质领域”的更大量的丰盛。因此,地球上可以有越来越多的资源和丰盛,真正为所有人创造富足的生活。

 

另外,这个无知的欧米伽面向就是,人们不知道社会是如何运作的。因此,他们无法清楚的看到自己怎样被权力精英剥削着。回到中世纪,看看欧洲的天主教会是如何使人们保持阿尔法面向的无知,那就是通过告诉人们:他们是悲惨的罪人,没有能力跟上帝一起合作创造,他们不是上帝的儿女,因为耶稣是上帝唯一的儿子,他们被创造为罪人。然而,与此同时还有一个欧米伽面向的无知:封建领主甚至不允许人们——他们认为自己拥有这些人——学习阅读和书写,所以人们不可能真正明白自己是怎样的被剥削。他们没有任何机会跟其他人连结起来,也不可能形成统一战线,就像我昨天说到的。

 

现代世界不一样的是,现在你们有了在全世界传播知识和改变的可能。因此,你们有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同时在阿尔法和欧米伽面向唤醒人们:他们是怎样正在被故意的保持无知,以便阻止他们站起来,要求改变现状。我们扬升大师渴望看到,人们意识到,物质上的贫困,基于缺少金钱的贫困,仅仅只是一个更深层原因的结果。那个原因的一部分就是灵性上的贫困——它源自于知识上的贫困:缺乏知识,缺乏对“人类是谁”的理解,缺乏对社会如何运作的理解。

 

保持人们觉醒的愿景

我们渴望你们,灵性之人,持有一个愿景:临界数量的人们将会觉醒到这个事实中来,因而逃离二元斗争。因此,不是继续出于最好的意图去促进斗争,而是真正被启发看到斗争本身的机制,甚至是看到这样的机制:那些正开始觉醒的人,被拉进“为一个事业而奋斗”,那不是真正解放人类的事业,而只是二元斗争的另一部分。这存在于每一个社会里。很清楚,在南美这里,你看到如此多的人多多少少了解我谈到的,也就是,资本主义的危险。南美许多人非常了解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世界金融机构的危险,以及如何危险——当他们寻求这些金融机构的帮助时——嗯,总是有一个钩子让他们的国家陷入对这个金融体制、这个金钱野兽的债务中。

 

所以你看到,南美有许多人,他们非常了解资本主义的危险,没有约束的剥削的危险。但是,你也看到,许多这样的人现在被困住了,他们没有看到二元斗争本身。他们许多人开始认为,为小人物、为大众创造更多的公平和丰盛的唯一方式就是,通过某种版本的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哲学。他们相信,社会主义可以给南美人民带来富裕的生活。

 

又或者,他们陷入了理性思维的另一种形式,你看到南美许多人有了某种觉醒,但只是智性意义上的觉醒。因此,他们困在了追求这样的方式:利用智性提出一种可以改变社会的新哲学。我刚才告诉你,没有能够改变社会的智性哲学。因为,可以“把人类意识的铅转变为黄金”的点金石,是一种灵性上的认知:所有人类都是灵性的存有,有一个基督的潜能。因此,他们可以合作创造丰盛的生活,不是通过利用已有资源,并根据某些人为的计划重新分配这些资源,而是通过达到物质领域之外,援引上帝之光,在这个星球上增加资源和富裕的总量。

 

我渴望你们,灵性之人,持有这个愿景:已经开始觉醒的人将进一步觉醒,走出由反基督力量设计的陷阱,这些力量寻求阻止他们获得完全的启蒙,引导他们为了这些事业——并不会解放人类——中的一个而战斗。因此,持有那个愿景,以任何内在觉得感动的方式说出更高的真理:你知道的任何形式的“适合你遇到的人”的真理;有助于启发他们来到“超越智性的人造哲学”的灵性实相的真理。同样做那些你能够做到的“帮助他们看到二元斗争本身”的事情。

 

关于如何做到这一点,你会在《非战争的艺术》(The Art of Non-War)这本书里找到足够的教导,这本书特别为了这个目的而写:帮助那些正开始觉醒、但还没超越智性的人连结到自己更高的存在,所以他们会看到,存在一个比人类智性更高的真理之源。即使是一个比“基于唯物主义范式的科学或科学研究”更高的真理之源,也无法揭露生命实相的丰富和人类灵性身份的事实(译注:意思是,只要这个更高的真理是基于智性,就不会真的有用)。

 

保持科学有一个突破的愿景

当然,如果你理解量子物理描述的事实,你会发现,如果科学家的意识对科学观察有一个重要影响,那么,通过任何科学手段,科学家都无法看到“在他的意识中他相信不存在”的东西。因为你不会看到现实——如果你把望远镜放在盲人眼前,如同纳尔逊勋爵在那场著名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中所做的(译注:纳尔逊勋爵,被誉为“英国皇家海军之魂”。由于作战勇猛,他相继失去了一条手臂和一只眼睛。1801年在英国同丹麦进行的一次海战中,纳尔逊上校在激战中处境危险,并已接到撤退的信号。舰长问他怎么办,他将望远镜举到那只失明的眼睛前面说:“我没有看见那个信号。”于是继续指挥战斗,最终取得胜利)。科学团体中有那么多人非常非常接近于突破,但仍然把他们的科学望远镜放在盲人的眼前,因为他们拒绝看到,生命中可能存在着某种灵性实相,可能有一些东西超越了物质宇宙,他们自己的科学已经指向了那个东西,只要他们愿意看看它——通过声称是科学特定基石的客观性。

 

已经有一些科学家看到了唯物主义范式的不真实和局限性,开始产生新的观察和新的理论。包括,细胞实际上是有智慧的,人类并非仅仅是DNA的产物,细胞本身实际上也有一种智能形式,允许它回应环境,回应一个超越“DNA和编码在DNA中的东西”的更大意识状态。

 

它已经存在于生物学的前沿,只是,当然,还没有被科学主流承认。再一次,这里有些人陷入了这样的思维:通过提升唯物主义范式,他们真正服务于一个终极的事业,服务于某个终极的真理。他们拒绝看到,自己仅仅是正在被利用,以便使民众屈服——通过那样的唯物主义范式;通过相信,人们没有天生的能力彻底改变生活中的状况。因此,他们成为了物质领域力量的奴隶。

 

许多具有科学思维的人清楚的看到,中世纪的教会使人们陷入了无知,因为它们使人们认为,人们隶属于一个人,隶属于一个地球上的机构,也就是天主教会和教皇。所以,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这些人认为,自己正服务于“把人类从这样的奴役中解放出来”的事业,却没有看到,他们只是创造了另一个地球上的机构——它如今定义,物质宇宙之外没有任何力量,也不能有任何力量。这种哲学的逻辑结论是什么呢?嗯,就是,如果物质宇宙之外什么都没有,那么,人类没有任何可能摆脱物质领域的局限,包括那些力量:形成权力精英的,以及任何时候都利用“社会流行的任何哲学”设立机构控制人们的——无论是中世纪的天主教会,还是基于唯物主义的现代科学机构。

 

什么在真正奴役人民

几千年来让人们保持无知的是,一小部分精英阻止人们认识、并接受他们固有的神性和基督潜能,以脱离任何局限,超越地球上的任何机构——通过连结到物质宇宙之外的实相,因此永远也不会屈从于、受限于世界上的任何机构。人们真正自由的唯一方式就是,连结到无法被地球上的任何哲学或制度控制的事物——它超越了任何从反基督意识产生的哲学或力量。

 

我亲爱的,只有超越这个世界,人们才能真正自由。只有当他们发现、理解并真正接受耶稣2000年前尝试教给人类的事实,也就是“上帝的国度在你之内”,才可以超越这个世界。你可以看看人们——比如南美——他们在一个小村子里长大,整个一生都活在贫困之中。你可以看看那些人们,你看到了巨大的差距:他们当前的生活水准和生活状况,跟那些富裕国家以及受过更多教育、更多启蒙的人们之间的差距。你可以看看那个差距,说,“他们怎样才能克服这种情况,显化一个更丰盛的生活?”

 

但是你看,一切都始于意识。一切都始于前10%最有灵性的人们,他们中的许多恰恰就是我谈到的人们:有了某种启蒙,但陷入了智性哲学,不知道自己属于灵性的10%。这些人可以带来改变——改变将始于最高的层面,然后扩散到社会的所有层面。因此,不可避免的,会把人们提升到一个不同的生活状况;也会改变社会状况,使所有人都有机会为自己创造一个更丰盛的生活,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能够回报他们努力的社会中。

 

有些人在最糟糕的环境中长大,被编程相信,无论怎样努力都不能改变命运,因为他们被无法掌控的局限给困住了。但我在一开始解释过,宇宙是一面镜子,如果你向宇宙之镜投射“你被无法掌控的物质局限给困住了”,那么,我亲爱的,宇宙只能做一件事,它可以推断,你想体验困住你的物质状况,所以它给你你想要的,因为它永远回应自由意志法则。

 

所以,你如何改变现状呢?嗯,只有通过帮助人们克服那种无望感:“什么都没用”的感觉,“永远无法成功”的感觉。一旦你在社会中创造一个转变,人们的心态就会有一个改变,物质状况和社会法则也会有一个改变。人们就可以看到,通过努力、通过付出,他们实际上可以改变命运。那么,你就有了一个重要改变的开始,可以迅速使社会摆脱“被匮乏意识压倒”,转变到“开始相信丰盛意识”。

 

创造一个正面的螺旋

这是唯一的方式能够帮助一个国家(甚至一个大陆),克服我昨天谈到的问题——贫困的漩涡、匮乏意识的漩涡,并且逆转向下的螺旋,使其不再自我加强,而是逐渐回到零点——人们不再被拉下来。现在人们可以建立一个积极的丰盛意识的势能,进而使社会转变到可持续的、逐渐增长的成长状态。

 

这非常重要。我告诉你,此刻——再次说说那些人,他们看到资本主义的谬误,但还没看到“社会主义”或“另一个马克思主义或基于智性的体系”的谬误——如果他们可以觉醒到看到灵性实相,那么,他们可以看到中间道路,存在于两个极端之间的:比如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或任何地球上其它的二元对立。通过看到中间道路,人们可以创造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真正可以建立一个积极的势能,把丰盛给予所有国民,而不需要把他们的国家、国家的灵魂卖给国际金融精英,并通过货币系统,使他们的人民成为金融精英的奴隶。

 

这不是真的:一个国家要么把灵魂卖给资本主义和国际银行,要么变成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总是有一个中间道路,但那样的中间道路无法通过智性来找到,因为智性是一个分析能力,总是看向两个极端、两个对立。中间道路只能通过承认灵性实相来找到,它超越了二元并看到:产生一个不处于这个或那个极端的社会,以人类来说,是不可能的;但以上帝来说——通过男人和女人做工,通过基督真理做工——确实是可能的,并且是一个活生生的实相,一个活生生的潜能。

 

许多国家已经开始了这个转变过程,许多国家正接近于突破。甚至哥伦比亚和南美其它国家,也比你认为的——通过观察外部情况——更接近于突破。我告诉你,所有的国家都有美妙的启蒙的人民,他们在内在层面上被启发,只要有一个非常小的意识转变,就会达到物理层面自觉的启蒙,使外在心智可以领会到自己更高存在已经知道的东西。

 

因为他们是成熟的存有,自愿进入肉身之中,甚至进入世界上最贫穷的一些国家,因为他们是我的,他们奉献于圣哲曼。他们看到我的愿景,想要帮忙把那个愿景带到物理现实,因此自愿在这个特定时期化身进来。他们许多人自愿化身在贫穷的国家,处于非常困难的状况,以便他们可以展示:如何克服这些局限,并依然可以站起来显化一个更丰盛的生活,不管是灵性上还是物质上。

 

因此,亲爱的,我再次感谢你们给我提供一个平台,我感谢你们的关注。我感谢你们愿意成为敞开之门,由此,在物理层面上,通过你的存在,我说的话可以抵达并穿透集体意识中深得多的水平。如果你没有来到这里,不愿意跟我达成合一的状态——由此,我们可以成为一体,天上的我和地上的你——我的话就不会抵达那么深的水平。所以,我密封住你,在我的感恩和上帝智慧的火焰中,自由的火焰通过智慧表达。真的,只有通过了解,你才能彻底的自由。

 

 

 

译者:李平

原文:http://www.ascendedmasterlight.com/ascended-master-light

/date/22-2007/187-overcoming-poverty-through-the-second-ray-of-god-wisdom

( 圖文 转自网络 , 版權歸屬原作者)

 

【相關閱讀】

 【扬升大师圣哲曼】《在第八道光上整合教导 》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七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六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五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四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三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二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一道光》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