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可能觉得,你过关与否是取决于我。就好像你在过吊桥,不是桥升起来,就是有斧子落下来。生活感觉滑溜溜的抓不住。你这里那里跳来跳去,有些事似乎总是过不去,找不准方向。

生活好像拖着你,人们又迟到。每件事好像都串通起来,是为了让你坐等生活去开始,或至少是等生活从沙发上做起来。这就像生命候车室里一场没完没了的等待。

作为地球几十亿人中的一员,要如何才能起动他/她的生活?这需要勇气。能认识到自己是你生命之船的船长,这并不容易。更多时候你会陷入消沉,或漩涡中,使你偏离想去的地方,或想成为的人。

你相信生命应该有所不同。你的生命似乎是在排队等候,所以是忙忙碌碌,还是静观不动,这都关系不大。一生中,你好像一直被卡在起点。

你可能想在你的生命下面点把火,借此燃起动力。

你在一艘帆船上无所事事的空转了很久,现在想要换一艘快艇。

你和你的人生都静静的停泊在一湾泻湖中。哦,好想去某个地方。你好像坐在门廊前的摇椅上,静静的看着岁月流逝,直到人生落幕。

你问自己,你的人生何时开始,好像一生都在等待。你一直反复的操练,等待着从大炮中被射出的瞬间,能给这个世界带来影响。

不是你喜欢风暴,你只是想走出消沉,希望有一些事情发生,就像好梦成真。

你哭泣,却不明缘由。心想,为什么生活不能像泪水一样来的这么快?你坐等着生活的开始,等着发生些什么,等着生活围绕在你周围,这样你就能深呼吸,并大声说,这是我要的生活,它发生了。

无可否认,你是在等待,你担心会错过。

你获得很多令人振奋的消息,现在坐在这里想:就这些吗?

你可能不知道应该会发生什么,却知道还未发生。现在你的生活就像一条狭窄的直线,不知道哪里开始,也不知道哪里结束,无法下车。好像要永远呆在这条直线上,没有终点。你在想自己是不是已失去了欲望,和动力。

比如说,你曾想出名,但名誉没理睬你,或你错过了它。现在它已无关紧要了。但你还想有些紧要的事。无论生与死,它对你都是很紧要的。你要你的生命变得重要,而你的生命现在看起来却有些脆弱。

你可能不喜欢被遗忘,但生命中的大部分却是你希望遗忘的。有时你会奇怪,是否还有什么事会让你再去在乎。谁当了总统,谁落选,生活的各种规范,对你来说,这个世界怎样已没什么关系。

现在,什么能让你感到兴奋或激动?

你人生的成就总要比看场大片或读本好书要多吧。

平静并不等于不关心,或不太关心。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现在你发现,你想从生活中得到更多,即使你并不十分清楚你想多要些什么,或想要什么样子。什么能满足你的要求,亲爱的?

你想要些能让你跳起来的东西,并说:找到了!我意识到了!意识到了!这才是我一直想要的!

我想,你在寻找奇遇和遗失的宝藏。

什么东西都没丢,亲爱的。你是在找你自己。看,升起来了,睁开眼,看着自己在光芒中闪耀。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you-would-love-something-wondrous-to-happen.html

翻译:天堂竖琴

 

【全線閱讀】《天堂来信》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