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原文标题为“没有人类毁灭的愿景,只有他们显化出黄金时代的纯洁愿景”。第五道光,是绿色的愿景和疗愈之光,由扬升大师赫来瑞恩和大天使拉斐尔护持,与我们的眉心轮相连。

 

主题:为什么纯洁的意图如此重要——不纯洁的愿景导致心智的分裂——分裂的心智无法拥有上帝的力量——社会不平等的起源——关于堕落天使的一个微妙秘密——机械意识——对科技的洞察——把灵性教导变成一个机械的教义——在一个机械的社会中长大——提升你的愿景,超越机械性——理解真正的治疗——另类疗法的问题——自然法则不是机械的——是时候接受你的创造力量了

 

扬升大师圣哲曼,2007年12月24日,通过 Kim Michaels传导

 

译注:圣哲曼大师是第七道光(紫光,代表自由和演变)的霍汗(Chohan)。历史上曾经化身为耶稣的父亲约瑟,航海家哥伦布,弗朗西斯•培根,以及“欧洲奇人”圣哲曼伯爵。

 

所以,亲爱的,我原来说过,当一个生命流通过了前三道光——在这几道光上的启动——它是处于某种程度的神圣恩典时期,在此期间它拥有极大的自由,用它的创造力做实验,希望可以在自己的力量、智慧和爱中找到某种平衡——如其所渴望的,在灵性老师的极大指导下。我解释过,在第四道光,生命流必须面对“净化其创造努力”的启动,但还不止如此:净化它的意图,它整个的目的感。“我为了什么而合作创造?是为了给分离的自我获得某种优势呢,还是为了提升整体、实现我下降到这个稠密的物质领域的更大目的?”

 

现在,在自然的、理想的剧本中,一个生命流会通过第四道光的启动。它会净化它的动机,因而可以带着纯洁的动机、纯洁的意图——为了上帝的整体目的,合作创造对整体更好的事物——移动到第五道光“上帝的愿景”。这将赋权给生命流去发展一个纯洁的愿景,因此当它开始在物质领域表达其愿景时,它会基于 “创造是如何运作的”一个纯洁的理解。

 

为什么纯洁的意图如此重要

第五道光是上半部分(译注:数字8的上半部分)的第一道光,也就是说,在七道光中,是第四道交汇点之后的那道光。以线性的方式来说,尽管光线是自然的依序上升,为了完全理解创造的神秘,我们需要把顺序颠倒过来。我们需要意识到,真正发生的是,一个生命流在上帝意志的更高领域中开始它的合作创造努力。然后,当它通过了这些启动,它下降到接下来的较低领域,以此类推,直到达到第四道。这恰恰就是——你们以前被告知过——路西法和许多其它天使跌落的地方,他们出于骄傲认为自己比上帝知道得更多,因而,谴责上帝的创造和上帝创造的意图。

 

当跌落发生在第四个领域——如果你愿意,那是第四道光的一个代表、一个象征——之后,生命流下降到第五道光。因此你会发现,当你考虑数字8时,第四道光,第四个领域是交汇点。前三道光,爱、智慧和力量位于数字8的上半部分,即我们所说的灵性领域。第五、六、七道光位于数字8的下半部分,为了讨论起见,我们称其为马特(Ma-ter)的领域,母亲的领域。

 

在理想的设定中,一个生命流有机会真正在它合作创造的努力中使用马特光。如果带着纯洁的意图,生命流会设定一个它想要合作创造的纯洁愿景,然后将其投射到马特光上。然而,当一个生命流将自己跟生命之河分离、跟伟大的“是”( IS)分离,认为自己是一个分离的生命,那么当然不会设定一个纯洁的愿景。所以,没有愿景和意图去合作创造能够提升整体的事物,如今,生命流被“在第四道光的启动上失败”而发展出来的灵性骄傲所蒙蔽。生命流无法看到分离自我以外的事物。它无法看到,它真的跟整体是一体的,跟上帝是一体的。

 

它认为自己跟其所在领域的所有其它生命分离,因而不可避免的,它在自己和它者之间看到了某种竞争和冲突。恰恰是因为骄傲,它如今试图使用它的合作创造努力,使用它在前四道光中发展出来的动能,在马特光上投射图像和愿景,创造出比其它生命更重要的印象,因而在某种意义上超过了他们。

 

不纯洁的愿景导致心智的分裂

这样一个生命流,不可避免的,不会去提升整体。因此它的愿景——它的眼睛——不是单一的,而是分裂的、二元的。当你的眼睛是单一的,你的整个身体将会充满光,只有光。然而当你的眼睛被反基督心智分裂成二元的,你的整个身体不会充满光,因为你的身体——当然不是指你的物质身体,而是指你的存在——中有一个二元性,会有空间同时留给光和黑暗。

 

甚至当一个生命跌落时,它不会立即被剥夺跌落之前获得的动能和成就。它被允许保持那个光的动能,然而,它携带这个动能进入了黑暗。仔细听好:当一个生命的心智是单一的,它有意图去提升整体,因为它有清晰的愿景(视野)去看到,它跟整体是合一的。因此,真正提升你自己的唯一方式就是提升整体。你提升别人越多,你被提升的就越多,因为这就是我们多次谈到的——倍增财宝的法则,以便上帝可以给你更多。

 

当你拥有清晰的愿景,纯洁的愿景,你会把这个法则看成是马特领域中生命最基本的法则。因为你看到,目的是提升马特光中一个特定的领域来表达上帝国度的全然完美,以便这个领域如此的充满光,因而得到提升,变成灵性领域的一部分。因此,你愿意成为敞开之门,让你的更高存在之光、上帝之光流过你。你成为了——如耶稣所说——敞开之门,成为了道路、真理和生命。你知道,你实际给出的提升生命其它部分的越多,你从真正的生命源头——就是上帝本身,通过你的更高存在——接收到的就越多。

 

然而,当你的愿景是分裂的,你显然无法看到这个真理。因此,在你的创造努力里你不是统一的。当你的愿景是统一的,你的创造努力便是统一的。你在自身的存在中没有冲突,没有这样的评估:“我真的应该把这个给予别人吗,如果它会提升那个人比我更重要,或比我拥有更多?”你知道,你给的越多,从上帝那里接收到的就越多。因此,没有必要去衡量谁拥有的多,谁拥有的少,你仅仅是专注于成就你能够成就的一切,专注于在马特领域中表达那一点。

 

但是,当你的愿景变得分裂,你看到一个二元性,突然开始以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式思考。你开始进行价值判断,说某些东西比其它东西更好——某些人、某些生命比其它更重要。你越是陷入骄傲,就越是想成为更重要、拥有更多或可以做到更多的人。因此,你现在寻求表达你的光——你在前四道光收集的动能——以一种方式:不仅寻求提升生命,而且也有了一个二元性,因为你正寻求提升你自己,同时放倒其他人——通过限制他们,使他们不能成长。

 

一个分裂的心智无法拥有上帝的力量

当你跟上帝的合一分离时,真正表达上帝的力量是不可能的。我亲爱的,这是怎么做到的呢?那些跌落到二元性中的人,可以通过使用他们跌落之前的动能来表达他们的合作创造努力。然而他们无法从源头接收到更多,他们没有倍增他们的财宝。

 

因此,不可避免的是,当他们以“放倒其它生命形式”表达自己的创造努力,那么,他们是把他们的财宝埋在地下。他们拥有的将被拿走,他们会失去他们的光和动能——他们现在用这些东西去放倒和限制其它生命形式。这非常简单,这是非常简单的数学。如果你没有倍增(乘法),你无法得到更多。如果你分裂(除法),你拥有的更少。你在学校系统的前几级中学过这个,我亲爱的。

 

现在你看到,为什么那些跌落到二元性中的人,必须寻求去放倒其他人,以提高自己。如果他们致力于提升整体,他们给予的越多,接收的就越多,那也将提升他们自己。但是,如果他们无法做到这一点,无法倍增财宝,他们也就无法被提升,对吗?

 

因此看起来,更重要、或比别人拥有更多的唯一方式就是,限制别人。那意味着从生命之河分离的人,落入贫困意识的人,现在必须寻求把所有其它生命困在同样的意识状态:相信分离的幻觉、匮乏的幻觉,相信这个物质领域跟上帝的丰盛、跟生命之河是分离的。因此,可以做的事情就有了局限。

 

社会不平等的起源

在许多过去的社会中发生的是,那些二元性的领导人设法创造出一个社会,将其自己设立在领导职位上。那些职位是不可触及的,因为人们不能挑战他们——既因为人们没有物质权力,也因为人们认为自己不能或不应该挑战领导人。

 

耶稣时代的犹太人恰恰创造出这样的一个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他们非常舒适。即使他们有“弥赛亚即将到来”的观念,他们实际上也并不期待弥赛亚的到来。当然,他们不会有意识的承认这一点,而是下意识的不愿失去自己的舒适,不愿失去自己的尘世生活,以追随弥赛亚。因此,在潜意识中他们很高兴的认为,弥赛亚会在某个遥远的未来到来。

 

 

   所以,当耶稣突然出现、并说,“我是弥赛亚,现在我来了”,他们提出各种各样的借口去忽视他。他们允许堕落的领导人杀死他的肉身,试图阻止他通过推翻灵性金钱的桌子——货币兑换商——来改变现状,这些人不是拿走人们的钱,而是拿走人们的丰盛意识。人们因此从生命之河脱离开,没有人可以收集到足够的光,足够的基督品质,站起来挑战处于领导位置上的堕落存有们。(译注:在《圣经·约翰福音》中写道,“犹太人的逾越节近了,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见殿里有卖牛、羊、鸽子的,并有兑换银钱的人坐在那里。耶稣就拿绳子作成鞭子,把牛羊都赶出殿去,倒出兑换银钱之人的银钱,推翻他们的桌子”。在弥勒通过玛格丽特给出的信息中,这样描述耶稣的行为,“基督之灵是人类的一部分,从不判断,并对任何情况都有完全的理解。它是善良和宽容,却不会袖手旁观和坐视不理。正如基督自己推翻了货币兑换商的桌子,他并没有袖手旁观,在贪婪很明显的时候什么也不做。基督的本质是摆脱小我,完全公正”)

 

 

 

  

 

 

 

   关于堕落存有的一个微妙秘密

 

 

现在我告诉你一个微妙的真理,这个星球上只有非常少的人明白这个真理。我这样说不是想引起你的任何骄傲,尽管我说的时候确实带着测试你的意图:你是否会以骄傲回应。当一个文化、一个社会或一个生命波将自己从生命之河的流动分离,真正发生了什么?嗯,我亲爱的,他们显然是脱离了上帝的创造力量,也就是,脱离了父亲的扩展力量和母亲的收缩力量。他们无法成为这种创造力的敞开之门,因此无法带来更多的丰盛到达他们的领域,到达他们星球的领域。不仅如此,你还要真正明白,这样的存有其心智中正在发生什么。

 

为了举例,我要求你想象一下。想象你有一支你所知道的地球上的枪。想象你在森林中行走——你很饿,你的家人和社群也很饿——你看到一只鹿,可以给你的社群提供食物。你用枪瞄准、射击,然后子弹出膛,鹿被杀掉了。但是,如果你非常生气,举起枪向你的同伴射击,那么,枪不会打火。上帝的创造力量、生命之河的流动也是这样运作的。如果你用一个纯洁的意图和纯洁的愿景合作创造,那么,上帝的力量和上帝的爱——在完美的平衡中——将会高兴的、亲切的流经你。它们将跟随上帝的热望流动,祂想要通过所有的儿女表达自己。因此,你会拥有上帝的力量,以此,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当你试图用不纯洁的愿景、不纯洁的意图表达你的合作创造能力,那么,上帝的力量不会流经你。我们也许会说,宇宙之枪不会开火,你不会拥有上帝的力量。你只拥有跌落以前通过前几道光的启动中收集的力量。那些属于原初堕落存有的人,下降到物质领域之后意识到了这个机制,也意识到,如果不做点什么,他们不久后将失去力量。因此他们提出了计划,以便尽可能延长他们自身在物质领域中的存在。

 

我们也许会说,生命之河——上帝的创造力量——是创造性的,我说“创造性”的意思是,它不是可以预测的,不是机械的。这种创造力量只有在你拥有纯洁的意图时才会运作。因此,它对那些陷入二元性、寻求限制其它生命形式、提升他们自己的人不起作用。他们决定创造的是一个物质王国——不局限于地球,但包括地球——中的领域,在此,他们创造出一个模仿上帝创造之力的机械力量。这允许他们使用不纯洁的意图表达力量。

 

机械意识

这恰恰是我们扬升大师所说的机械观念的开始。回到我之前的枪的比喻,你知道,枪是一个机械设备。如果正确的装弹并正确的操作,它将在你扣动扳机的任何时刻开火,无论你射击是为了得到食物,还是想杀掉另一个人类,亦或仅仅是一项杀死动物的运动——即使你并不需要食物。

 

这恰恰把存有们困在二元性的爱中——允许他们无约束的表达他们的力量。因为,当你跟生命之河的流动分离时,你认为,上帝的法则是对你创造力的限制。但实际上,它们不是限制你的创造力,因为你所表达的不是创造力,而是一种对力量的机械性展示、二元性展示。这个观念,这种机械意识,几乎渗透进地球生活的每一个面向。这是明显的对第五道光的扭曲。因为第五道光上帝的愿景恰恰是:赋权给生命以一种创造性的方式使用其力量——通过跟自身的更高存在对齐,依据上帝的法则表达其创造力量,因此倍增所有的生命。

 

作为其扭曲版本,你有了一个机械设备的创造物,它甚至连物理设备都不是,在此,你没有跟上帝法则对齐。你没有纯洁的意图来表达力量,你迫使马特光进入一个不纯洁的矩阵,一个不纯洁的形式。这种意识非常微妙,有很多微妙的伪装,在当今世界——尤其是在更具技术性的那部分世界——真的已经将大部分人口欺骗到去相信:它是必要的,是好的,没有可替代物。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星球上有一整群领导人——不仅是政治领导人,还有科学、媒体领导人,甚至包括宗教领导人——相信一种来自于机械意识的生活方式(approach to life ),并被其蒙蔽,不断的推动它。他们正通过使人们保持在一种“没有成为上帝的合作创造者”之意识状态——因为人们不敢或不能表达他们的真正创造力——试图获得他们的领导地位、特权和力量。

 

他们真的活得像是机械的存有,像某种生物机器人,翻来覆去做同样的事情,从来不会打破某个边界。因为他们被编程——如同电脑、机器人——呆在他们的程序内,做他们被编程去做的事情,不能多一点,不能越界,不能有创造性,而是机械的重复同样的动作,同样的信念,同样的模式,一遍一遍又一遍。

 

对技术的洞察

这当然在技术领域表现得最为明显,在其中你长大了——从你“这么大”的时候——伴随着本质上完全是机械性的技术设施。当你按下墙上的开关,灯光就亮了。如果没有亮,那么你知道出了差错,必须修理一下。在此你需要运用基督心智的洞察。因为我并不是说技术是错的。在人类和行星成长的这个特定阶段,技术确实让许多人从身体、机械的劳动苦工中解脱出来。

 

如果回到过去的时代,你会看到,农业社会中的许多人真的是必须日日夜夜工作,才能在不平衡的自然状态带来的贫乏条件下勉强维生。因此,他们的大部分时间都被简单的生存所占据,几乎没有什么时间留给任何种类的灵性。因此,在我作为罗吉尔·培根(译注:英国思想家、科学家)和弗朗西斯·培根(译注:英国哲学家、思想家、作家和科学家)的化身中,我确实为现代科学的出现打下了基础,由此带来了很多技术。几个世纪以前我认识到,人类如此困在机械意识中,仅仅通过灵性带他们走出来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决定——在一段时间内——真正以毒攻毒,通过带来科学方法,以及由此创造出技术性、机械性的设施,可以让人们从勉强谋生的机械劳动中解放出来。

 

但亲爱的,当然,人们困在这种技术性奇迹的时代中,并不是我的计划或意图。如此的习惯于、沉溺于技术,他们会拒绝把自己的心灵力量发展到某个程度——不再需要技术的程度。或者他们可以聪明的使用技术,只带来无法仅仅用心灵力量带来——在当时——的东西。

 

把灵性教导变成机械的教义

你们这些灵性之人有必要意识到,你在这个星球看到的许多事物,无论如何都不是理想的。因此,甚至我们扬升大师也必须调整我们解放人类的努力,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文化中有可能会带来什么。其中一个面向是,当然,当我们带来一个灵性教导时,它适用于那个时代人们的意识。因此,它不会注定成为一个适应所有时代的永远正确的教导。

 

当人类把一个灵性教导变成僵化的教条,就是把一个灵性教导变成了机械“设施”。不是使用一个机械设施来制造食物,或在地球上把人们从一个地点运送到另一个地点,如今,他们寻求使用机械设施把自己从地球运送到天堂。他们认为,外在的路径——耶稣所说的通往灭亡的宽门(译注:在《圣经马太福音》中,耶稣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外在的宗教——可以通往拯救。但他们没看到,那永远不会通往拯救,因为它是一个机械的路径,我亲爱的。

 

你必须明白,这种机械的概念——外在宗教将保证你的拯救——是被极少数化身中的、以及未化身的存有发展出来的,他们正控制它们,弥勒在他的书里解释过。这些说法被发展出来,不是因为这些存有们实际相信,他们可以通过一个机械的路径强制进入天堂。因为他们——在他们的骄傲中——没有意图要进入天堂。他们不想跟上帝有什么关系。他们想要尽可能的跟上帝分离。如何做到呢?嗯,只有通过把人口的大多数变成机械的人类,尤其是对前10%的人这样做——这些人跟他们的更高存在、跟灵性领域有着更大的连结。

 

前10%的人是那些仍然跟他们的更高存在有着某种连结的人,他们拥有纯洁的意图去做对整体有益的事情。但他们已经被欺骗,去通过一个不纯洁的愿景——被机械意识所影响——来表达那个纯洁的意图。他们相信,如果他们去做外在的宗教所规定的事情,那么,他们不仅是在做提升他人的正确之事,而且也会保证自己的拯救。堕落存有们并不相信一个机械的宗教将会奏效。他们创造出一个机械的宗教不只是为了诱捕前10%的人口,也是为了让大多数人口以一个机械的方式接近拯救,因此通过机械意识表达他们拥有的任何光。

 

因此,人们正以一种二元的、人性化的振动误用他们的光,这允许堕落存有们——他们跟光的流动脱离了——偷取被误用的光,维持自身的存在,自身的生存,维持它们的领导地位。他们可以使用这个光来保卫他们的位置——作为寺庙里的货币兑换商,他们设法让人们相信:不通过外在的宗教和其领导人,人们就无法进入上帝的国度。他们以此来控制人们。

 

在一个机械的社会中长大

我亲爱的,你在一个几乎完全充斥着这样机械意识的社会、宗教中被抚养长大。对你来说,是时候来到一个理解灵性道路的更高水平了;是时候做一个虔诚的、毫无保留的努力,去摇晃这种机械意识的枷锁了;是时候站起来说,“我不是机器人,我不是一个机械的生命,我是上帝的儿女,我是灵性的存有,我是有创造力的存有,我看到了我是谁,我愿意净化我的愿景,以便我不再从我的心中通过机械意识的不纯洁表达上帝的力量了——那种意识使我寻求让一个社会、一个文化、甚至让大自然保持在低于其实际潜能的状态,来运用我的合作创造能力”。

 

这使得地球脱离生命之河的流动,并维持现状,允许一小部分精英控制人口,让这个行星处于贫困——身体上、物质上、灵性上、情感上、精神上——的状态,使人口的大多数活在物质上和灵性上一个不必要的相当低的水平,使“精英高于人民”变得可能。事实上,精英比所有那些低于他们的人更加贫穷,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更加陷入在贫困意识、机械意识中。人们被这些瞎眼的领导人领路,他们真的正在把人类带到二元性的壕沟中——要么是马路这一边的壕沟,要么是另一边的壕沟。

 

提高你的愿景,超越机械性

我们已经给了你完成这个任务所需的教导——尤其在玛利亚母亲的书里,谈到了在心理层面;以及在弥勒的书里,谈到了在整体层面——理解行星地球上正在发生什么。你们有工具,你们有教导。剩下的就是领会需要超越机械意识、成为有创造力的生命之愿景,而不是继续这些机械模式,它们已经被编程到你们身上很多世了。

 

因此,我亲爱的,此刻就做出努力、下定决心达成那个愿景吧。如果你愿意作此决定,那么我想听到你的决定,在物理上说出来。现在就呼请我,圣哲曼,请求我协助展示给你超越了二元性和机械化观念的愿景,以便我可以有权给你协助,给你让你脱离机械观念的愿景。(听众开始呼请)

 

因此亲爱的,现在我有权协助你,也获得了唤醒你的双重目标,我会继续我的讲话。你明白,我要求你从事的任务并不容易。长久以来,这个行星上只有非常少的人完全从这种机械意识中解脱出来,因此,你需要思索一下我们给出的教导:你们所有人如何自愿进入这个化身,承担集体意识的特定面向。现在我告诉你,你承担的是机械意识的某个面向。真的,地球上除了机械意识和基督意识——创造性的意识——没有其它的意识状态了。

 

当你拥有这个整体的理解,你会对你承担的机械意识的特定面向,较容易获得一个更大的理解。当你开始理解机械观念的机制,你能够将它应用到你个人生活的任何面向,社会的任何面向。

 

在行星地球上,此刻没有比“有些人,不仅将自己从机械意识中解脱出来,也开始大声反对机械意识”更伟大的服务,更伟大的需要了。他们必须指出,它如何影响社会的每一个面向,如何导致人类以多种方式限制了自己。首先导致了他们否认一个特定现实:他们是灵性存有,拥有上帝的创造力量,因此在许多情况下,并不需要一个机械设施来生产他们在地球上需要的东西。

 

这一点影响了社会的每一个面向,比如你们仍然相信,为了有能源运行你的汽车、或加热你的房子或产生电力,你需要石油。嗯,我告诉你,如果人们可以从机械意识中解脱出来,他们就能够接入一个更伟大的能量来源,那将使石油变得过时。因此,你们会看到一个状况,存在着免费的、无限量的能源等着用于创造性的努力。

 

理解真正的治疗

同样,我亲爱的,你在健康领域看到,人们被现代医学和唯物主义科学诱惑去相信,他们的身体是某种生物机器,某种机械设备。如果一种疾病显现,那是因为身体机器中有什么地方出错了。所以我们需要在库房——称作医院的地方——中使用机械设施或药物来处理,修理机器出错的地方,以便它可以再次良好的运作。

 

这,当然,是对真正的治疗艺术——那也是第五道光的表达——的彻底否定。因为真正的治疗不是一个机械化的过程,而是一个创造性的过程。它始于这样的认识:你不仅是一具肉体,你还是一个灵性的存有。它也始于这样的认识:身体不是一个机械设备,通过这个设备你的灵性生命表达它自己。不,人类身体不是一个设备,它是居住在身体中的灵性存有其意识状态的一个表达、一个投射。

 

你的物质身体就像是电影院屏幕上的电影,是对放映室里电影胶片上的东西的投射。放映室,当然,是你心智的四个层面,我们解释过很多遍了。因此,最低的心智是物理心智,你的肉体就是你意识四个层面——我们也称之为四个较低身体——上出现的东西的投射。它仅仅是作为在马特光上的一个投射,交汇创造出物质身体。

 

科学如今已经一再证明,通过机械方法进行治疗,可达成的结果有一个局限。当你把化学药品引入到身体中,它也许会清除一个特定的症状,但会有一个副作用——那也许跟你试图治疗的疾病同样严重,甚至更严重。同样的,当然,用一把刀切开身体,寻求把你认为出错的某个部分从身体中移除,是一个非常原始的程序。需要认识到,如同灵性领域中的许多人已经开始意识到的,治疗需要以一种新的方式来达成。这一点迄今为止常常被称作整体的方式,你意识到,真正治疗身体的唯一方式就是在心智(mind)中做工,包括心智的所有层面。

 

如果治疗领域中的人留意到我在这个讲话中给出的教导——关于机械意识,并寻求真正理解我所说的,寻求应用它,根据他们在无论哪个治疗领域的专业知识,那么,你会看到另类疗法或整体医疗领域有一个巨大的加速。突然,当治疗者愿意移除他们自己眼中的梁木,愿意移除他们自己心智中的机械意识,那么,他们将被他们更高的存在所鼓舞,带来一个运作在完全更高层面上的新的治疗方法。

 

另类疗法的问题

我告诉你,在现今的另类疗法或整体医疗领域中,唯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问题是,大部分这个领域的治疗者,大部分成为治疗者的人,仍然困在机械意识中。他们寻找容易的方法——被保证的救赎道路,机械化的救赎道路,魔法般的公式——允许人们采取某种自然的治疗,或做某种练习,身体上的或精神上的,突然,噗的一声,疾病不见了。

 

要想有真正的治疗,你需要超越机械意识。只当你愿意跟随真正的灵性道路,通往基督本质的内在道路,真正的治疗才可以达成。因为只有那样,你才能够超越机械意识,避免被如此微妙的幻觉引诱——这种幻觉是创造来强化机械意识,并使人们相信:这个物质世界是根据机械法则来运作的。

 

自然法则不是机械的

我亲爱的,科学已经创造出自然法则的观念。当然,存在着法则引导自然的进化。但唯物主义科学的问题是,它给人们这样的印象、基本信念和范式:甚至自然法则也是机械的,总是以一个特定的方式运作,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推翻自然法则。

 

这就是引发过去几个社会——达到了高度的复杂化——实际失去他们获得的丰盛之原因。其中一些社会如此的丰盛,如此的精致,跟你们当前的文明相比,可以说它们是一个黄金时代社会。在某种程度上是这样。但发生的是,那些社会最终被力量不平衡的人所接管。这些在力量方面不平衡的人,寻求控制那些在爱方面不平衡的人,他们因此成为了盲目领导人的负面追随者。

 

当盲目的领导人接管,他们创造出一个社会,在其中人们非常舒适。但他们的舒适是因为,第一,他们使用机械意识创造机械的技术设备,以提供他们所需的东西,维持他们的生活方式。第二,他们被机械意识引诱去相信,在他们当前的生活方式以外什么也没有,没有更大的丰盛可以得到。因为根据自然法则——这个行星大自然固有的局限——他们无法得到比已有的更多。

 

这就是那句俗语“无知便是福”所表达的。人们对“拥有更多”的潜力是无知的,因此对已有的达成了某种满足的状态,某种舒适的状态。在很大程度上这就是犹太人在耶稣出现的时代所表现的情况。那就是为什么他行使某些奇迹,把人们摇晃出局限的意识——认为有些事情对一个人类来说是不可能的。

 

今天,困在机械意识面向——称之为唯物主义科学——的那些人,回望耶稣的时代,否认他的奇迹,因为他们说,“这会违背自然法则,很显然,起死回生、通过简单的指令治疗病人、在水上行走、把水变成酒,是不可能的。因此,耶稣必定是一个骗子,必定是一个吹牛者,他必定是催眠了人们相信他的奇迹。或者福音书的作者仅仅是在编造,以使耶稣看起来特殊。”

 

实际上,自然法则不是机械的。当你达到基督意识的某种程度,你可以超越当今科学称之为自然法则的东西。因此,你可以使用父神、母神那无穷的扩张和收缩的创造力量——通过基督心智的平衡——带来一个比地球此刻可能的高得多的显化。

 

科学目前视之为自然法则的东西,实际不是上帝的法则。它们出自机械意识的二元性创造,在此,一个行为必须有一个对立的反应。因此,任何行为都会被反应所限制。只要人们困在二元的意识状态——机械意识——就存在着人类无法超越的某些限制。耶稣来展示,要超越目前的自然局限,对人类来说是不能的,但对上帝来说一切皆有可能。

 

是时候接受你的创造力量

这是耶稣2000年前给出的信息。我们扬升大师知道,2000年前,只有非常少的人准备好理解耶稣的全部信息。但我们也知道,今天,前10%中有许多人准备好了理解这个信息。他们准备好具体表达那个信息,走出去,兑现耶稣的承诺——那些信任他的人将会做他做过的工作,甚至做比他所做的更大的工作,因为人类在过去的2000年中意识已经进步了。因此,带来比耶稣2000年前能够带来的甚至更大的丰盛,甚至更大的所谓奇迹,是有可能的。

 

这就是可以通过你达成的现实——当你真正理解创造性愿景和整体医疗的第五道光,通过一个“让你自由、让你超越行为和反应中的机械意识的二元性”的彻底意识转变。因此,它解放了你成为敞开之门,让父神、母神(Father-Mother God )通过你来表达祂自身。因为那个无穷的力量完全跟爱合一,因此通过圣子( Son)带来一个平衡的表达,提升上帝的所有儿女。因为圣子的意识恰恰视所有的生命为一体,并赋权给你去看到你自己跟父亲是一体的,跟所有生命是一体的,因此看到,只有通过提升整体,才能真正提升你自己。

 

因此,亲爱的,我在愿景和治疗的第五道光中,加上自由的第七道光,以及我,圣哲曼,为这个星球体现的自由的整个动能,密封住你。因为我处于自由的伟大的“是”(IS)之中,因此,我为地球持守自由( I IS Freedom for the earth)。我愿意把那个“是”的流动,给予将会从机械意识——那是反自由——中达到彻底自由的那些人。因此,在自由的火焰中被密封吧,自由的火焰无法被任何事物阻挡,除了个体的自由意志,以及一个社会的自由意志。我在我心里的爱中密封住你。

 

译者:李平

原文:

http://www.ascendedmasterlight.com/ascended-master-light/date/22-2007/190-without-vision-the-people-perish-but-with-pure-vision-they-manifest-a-golden-age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a04fea0102x3d6.html

 

 

【相關閱讀】

 

 【扬升大师圣哲曼】《在第八道光上整合教导 》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七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六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五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四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三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二道光》

 

【扬升大师圣哲曼】《消除贫困之第一道光》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