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静下来听我讲,这是学习真理的时刻。无论你是在听还是在读,你听到读到的或音或文之字词,都是我的爱转化而来。字词与爱之间并无歧义。无论哪种情况,我的话语、我的想法、我的爱都在渗入你的细胞。亲爱的,我们现在是从微观细胞层面来说事。此非戏说也非消遣,而是在超出时间幻像的实相上讲话。

思想与原子不可分隔。你当然不会认为我只是另一个发言人或者网络写手,对吧?我---上帝,不同之处,在于我不会肤浅地空谈,在于我赤诚地让真理裸现,我不耍聪明,我也不假思索。每一个随着我的呼吸所传送出的字词,是率性而豪爽的,是自然而真切的。我并不事先准备我要对你讲的话。

这就像我创造世界,我并没有逼迫自己反复研究。创建是容易而简单的,极之简易。创造出的世界正是我之所愿。我的意愿显现,同时,创造就在进程中。

把我想象成一名爵士钢琴家,你可以说我是即兴创作。我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跃的同时也选择和决定着曲调。并不真的是即兴创作,我在琴键上创作出的曲调,除了展现生命的本质别无他义。以我此时在传递的话来讲,通灵人打着字就是在记录我的琴谱。有时候她会错失一两个琴音,但也没有关系,因为是我在弹琴,全世界都在听我的音乐,即使你并未意识到你在聆听我。因为我深藏若虚、静水流深。我对着一个人所说的,实际上是对着所有人在说。我召唤所有的人,我召唤着你。

音符之间的停顿就像是心跳之间的停顿,停顿与节拍同样强有力。停顿并不意味着缺憾。我临在于停顿与节拍之上。我创造出音乐,亲爱的,你随着音乐的节奏打着拍子。

在一呼一吸之间,我告诉你,你一无所知,但同时,我也告诉你,你无所不知。你对真理当然不陌生,关于我的真理和关于你的真理,是同一个。

唯一的不同在于你恍恍惚惚犯着迷糊。你在梦游,虽然你隐隐约约能听到一点我召唤你的声音,你几乎察觉不出我对你殷切的私语,我在召唤你快快醒来。醒醒,我说,听着,睁开你的双眼,从昏睡状态中清醒过来。

你可以待在你所在的地方,但同时你也可以归家。你完全可以知晓我在哪里,知晓你在哪里,知晓我们的心实是同一。

如果我是一个奇迹,你是什么?难道你之生活于地球不是奇迹?同时你也存在于天堂,难道不是奇迹?多么奇妙,我们是一,而你假扮你我为二?多么奇妙,生命之其实与其虚,以及所有的一切,无不是一。一切即一,所属其谁?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谁在写又是谁在读?区别几何?作为你---我在地球上的复制,在你看来,这似乎是一个处处充满高下差别的世界,但其实并没有一个世界,有吗?只有一颗我了知的合一的心,在内心之最深处,你也知晓我们是合一的全一。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on-the-cellular-level.html

作者:Gloria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線閱讀】《天堂来信》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