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親愛的師父,你說對佛陀而言自由是至高無上的。但是他的「DHAMMA」的意思是「律法」,那卻是禁止自由的。自由與律法要如何並行不悖呢?請評論。

佛陀說的是自由是唯一真正的律法

 

奧修回答:

 

佛陀說的自由就是生命的律法本身。因此這其中是沒有矛盾的。生命本身就是根植於自由之中的。我們不是機器,我們不是被預先設好程式的。我們是全然的自由——現在要從中創造出什麼是由我們來決定。所有的方案都是開放的,我們可以選擇任何方案,那是我們的選擇。我們可以變成任何人,那是我們的選擇。

 

那就像你找到了一塊大理石——現在你想要從中創造出什麼是由你而定。你可以刻一個基督,你也可以刻一個猶大。這塊石頭是完全對你敞開的;現在你必須下決定,那是你的決定、你有意識的決定、是你想要從中創造出的東西。

 

米開朗基羅經過一間賣大理石的店。他看到了一塊巨大的大理石放在店的外面,他已經看到它放在那裡好幾年了。他問店主:「怎麼了?你無法把它賣出去嗎?」

 

這個人說:「我已經放棄了這個想法。我賣不出去。沒有人要買它,它沒用了。我把它丟出門。但是如果你有興趣,你可以免費拿走,至少我的地方會空出來然後還可以放一些其他的石頭。」

 

於是米開朗基羅把石頭帶走,過了一年之後他邀請店主來看這塊石頭。店主簡直無法相信,他從來沒看過這麼美的耶穌像。他說:「你怎麼辦到的?你真是個魔術師!那塊石頭完全沒有用;甚至免費都沒有雕刻家想把它帶走。」

 

據說米開朗基羅這麼說:「那與我無關。當我經過時,耶穌正從石頭中呼喚著:『我被關在這裡!幫我離開這塊石頭!』我只是拿掉了不需要的碎片,然後解放了他。」

 

但是要聽到它、要聽到耶穌在裡面呼喚著需要一個米開朗基羅。

 

石頭只是石頭而已,會從其中造出什麼要依你而定。那就是存在主義者說的:人生來就是絕對自由的。在古時候,哲學家通常認為人帶著一種精華而出生。存在主義者說人生來只像是一種存在,卻不帶著精華。他必須從自己的選擇中創造精華。我完全同意存在主義者的看法。

 

佛陀是世界上第一個存在主義者,他遠比海德格、沙特、傑士柏等人還像真正的存在主義者,因為這些存在主義者畢竟只是思想家而已——他們思考關於存在的事。佛陀卻真正的轉變了自己。他沒有在談論精華——他創造了精華,他讓世人知道人類能夠靠自己而成功。

 

葛吉夫常說人生下來是沒有靈魂的。這句話的意思是相同的。當你第一次聽到人生下來沒有靈魂這句話時,你會覺得很奇怪。靈魂必須被創造,人類生來就是空無的。數百萬人死於一種空洞的空無。他們的靈魂從未出生,因為他們從未做過任何努力。以前的想法是每個人生來都有一個靈魂;那讓你免於創造自己本質、創造自己的重責大任。當創造的責任不存在時,你就繼續隨意的生活,就像飄流木一般。

 

佛陀說自由就是生命的律法。他的意思是沒有任何事情高於自由。但是請不要因為「律法」這個字而誤解了他。事實上對Dhamma這個字來說,「律法」這個字只是近似而已。在英文中沒有剛好對應Dhamma的字。在中文裡「道」這個字剛好就是Dhamma的意思。在英文中最接近的字是Logos,但是那個字已經沒人用了。因此才使用「律法」這個字,但是「律法」還有其他的連結:國家、政府、社會的法律。那並不是佛陀的意思。當然,這些法律就是禁止;它們禁止你,它們不讓你得到自由。

 

佛陀說的是自由是唯一真正的律法,而任何不讓你得到自由的就是反對生命律法的東西。要自由。那些法律必須被打破、破壞。你必須把生命操在自己的手中,你要為它負責。沒有什麼命運、天命該負責。你必須藉著自己的努力創造自己。

 

你只是一張白紙。你可以在上面寫下美麗的詩句、美麗的書法,你可以在上面畫下美麗的圖畫;或者你可以讓它保持原貌。或者你可以只是像小孩一樣無意義的、瘋狂的把顏色塗在上面。你可以毀掉這整件事。除了你以外沒有人要負責;全部的責任都是屬於你的。

 

那就是佛陀最想要你們記住的:不要逃避責任。不論你是什麼,那都是你工作的成果,而不論你想成為什麼,你都能做得到。但是只有在自由是生命的律法時你才能做得到。如果每件事都是決定好的、如果有像命運的東西存在、如果在你身上已經有某種預設的程式,那麼你就不是一個人了,你是一部生物電腦。你只會重覆程式,你是一部錄音機。你沒有任何的自由,你無法改變任何事。你只是未知力量手中玩弄的東西。

 

佛陀說這不是真的。因此他甚至否定神的存在,只因為如果神存在那麼就會有麻煩;那麼他將是至高無上的人。他的出現對你來說會變成一種禁錮。

 

那就是尼采的邏輯。他說:上帝已死,現在人類是自由的。但是尼采只是一個哲學家。他無法包容那麼多的自由。他發瘋了。

 

佛陀不是哲學家,他是神秘家。他使用自由。他真的變成了對自己負責的人。他創造了自己的本質,他也變成了地球上曾經出現過的最美的人。他追隨自由的律法,他達到了終極的喜悅、終極的真理。

 

你也可以做同樣的事。那就是他的訊息。他說:「不論在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都能夠在你身上發生。如果事情不發生,那麼除了你自己以外沒有人要負責。」所以要把所有的責任握在你的手中,成為負責任的,並且使用自由的律法,因為那是隨手可得的。你得到了沒有預設程式的生命;現在你要從其中造出什麼都是由你決定的。你可以變成一個醜陋的怪物——成吉思汗、帖木兒、那迪爾沙——或者你可以成為一個佛陀、耶穌、老子、查拉圖斯特拉。那全都依你而定,那是你的自由。要做出選擇!

 

但是你只能在有意識的時候選擇;你只能在你覺知、警覺的時候選擇。你越覺知,你就越有能力選擇生命的路線。你越覺知、你越了解,你就越能夠感覺到方向。

 

自由是生命的基本,自由也是最終的目標。自由是源頭,也是目標。

 

用自由脫離所有的束縛。

 

用自由變成最終的自由。

 

用自由變成自由本身。

 

摘自:佛陀法句經 The Dhammapada: The Way of the Buddh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