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社会上流行于丹讲解的国学,你认为她讲解的庄子如何?你怎样看待类似的大学教授们的那些那样的讲解?

 

世人对某一人或某一事的看法,实际只有那人有关,和那被看的人或事无关。因为那人或事,只不过是那看者的投射物;投射者看到的是自己的投射。

 

世人讲解庄子的多如牛毛,真知和真体悟庄子精神的少如麟角。世上讲解道理者分为两种,一是学者,二是觉者。觉者讲的是道,学者讲的是理。学者讲的东西是知识性的,觉者讲的东西是智慧性的。学者讲头脑的想象,觉者讲自己心的经验。学者的文章有堆砌垒造之感,而觉者的文章有自然天成之感。学者可以称为老师,觉者可称大师。这是学者和觉者大概上的不同。

 

学者和觉者有何不同?我们来看学者之“学”和觉者之“觉”这个字的不同。“学”者,子也;“觉”者,见也。学者意味着它还是一个孩子,还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他还在路途之中,他还是一个在学习的人,这就是学者。虽然他知道一些东西,但那都是知识性的,都是“学”来的,还不是智慧,还不是从源头来的。学者所知道的都是二手货,还不是天地或心性的第一手资料。而觉者呢?觉者是一个“见”过的人。一个见和过了的人,他知道一切,他不用再学习了,他停下了学习,他是一个不再学习和停下学习的人。觉者之“见”见什么了呢?他见过事物本来的样子,他见过心的样子——空,他见过天地万物的道。因为他“见”过了,他的“见”也过了,所以,一个觉者你感到他是空的,他是空盈的;但一个学者就不同,一个学者是满的和实的,当你一个学者在一起,你会觉得他有份量感,你会觉得他重要,他自己也那样觉得。但当你和一位觉者在一起就不同,他给你的感觉是空的,是轻灵的,你和他在一起就像和一个轻灵的影像在一起一样。这是觉者和学者在给人感受上的不同。

 

当学者讲解一个觉者时,他实质是在讲解一个学者。他没法真正讲解一个觉者,因为他还没有到达那里,因为他还没经历过那些。一个学者讲解一个觉者,只能投射,只能“猜测”,他们的讲解是头脑的想象之作,他们的讲解是头脑想象的旅程和想象的游戏。和那觉者没有关系。学者讲解觉者,那是拿知识世界的东西去描绘智慧世界或空无世界的情况,那根本就是艺术家头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的艺术创作,和那觉者实实在在体会和活着的生活没点关系。人们讲解庄子贫穷,讲庄子愤世嫉俗,根据我的了解,假如庄子是一个真正觉悟的觉者,那么他就是一位热爱现实存在的人,他应当是宁静的、喜悦的;除非庄子没真的觉悟,否则,他不会是疯狂的、没有理智的反对现实存在;否则,他不会不爱自己,他不可能让自己和别人难堪,那不是一个真正的觉者所喜欢做的事。

 

世上的学者千篇一律的那样讲解庄子,他们讲不出完全不同的声音,因为他们没有失去头脑的相关经验,头脑没法理解没头脑的世界。我眼中的庄子完全不同:他自由,喜悦,他热爱整个世界;他勤劳,平实,他与所有的人和谐相处。他讲的故事是给头脑听的,不是他自己;他自己没有讲故事和听故事的需要。庄子是所有觉者的灵魂,他代表天空。在中国的觉悟者中,慧能是与他的相应者,他代表大地。我热爱这两个人,他们反映了天地。一个大动,一个大定;一个像天空一样的虚空,一个像大地一样的平实;一个像洋洋洒洒的波浪,一个像深沉宁静的流水。这是庄子和慧能的形象,道阳和道阴的两个面向的代表。

 

当学者讲解一个觉者时,那是一种头脑对它未知的想象;但当一个觉者讲解学者时,他只不过是对他过去生活的如实描述。因为觉者曾从学者的路上来,而学者却未曾去过觉者生活的地方,未曾走过觉者所走的路。一个学者是无法想象一个觉者是如何走路的,因为觉者根本未在“走”,它是在飞,无飞之飞。那是化身在法身中来去和存在的方式。而一个学者只知道“走”,走是它唯一的方式。从学者到觉者,那是一只天鹅学习飞的过程。在大地上,它移动自己的方式是“走”,他需要路,他想象路、创造路、建设路,但在天空,那是另一种情况:他不需要路,那是无路。但一只在大地上行走的家鹅永远也无法理解一只天鹅在天空飞的生活,他没法了解。没有了具体的路,他不知道该如何移动自己。这是以“头脑”和以“心”活着的人的不同。以头脑活着的人类似大地上走动的家鹅,以心活着的人类似于即能在大地行走,也能在天空飞翔的天鹅。学者和觉者的区别,也正是类似这样的不同。

 

头脑是有限的,即使最具想象的头脑也只能了解心的一点点情况。最棒的学者所讲解觉性的内容,也只不过具有一点点灵性。你也许能从他的文章里看出空性灵性,但还不够。那不是全然的光,那儿的通透性还不是全然的。这就是世上学者所讲解的关于觉者或其觉性内容著作的整体情况。

 

学者讲解觉者,以头脑入;觉者讲解学者,以整个入;学者讲解学者,那是相互的指出或批判;觉者讲解觉者,那是一个古代的人复活回来讲他自己的过去生活。这其中巨大的不同,犹如食过梨子的人讲梨子的味道和未食过梨子的人讲梨子的味道之不同的感觉一样。世上后来之人讲先前之人的文章讲的如何?这是我对他们的看法。我不能说他们讲的好还是不好,我只能说,世上讲解经文论著者分为觉者讲和学者讲。只是如此。不同自己看待。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