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象中的心一投生出来它自己。它就开始为它的存在感而努力了——它询问我是谁,它回答我是谁,它不断地在它自身以外驱驰、寻找、努力、建构……以确定它自己的存在。幻象中的心为它自己的存在感竭尽全力!它试图抓住它眼前的汽车、工作、房子、职业、身份、父母、友谊、孩子,以确定它自己是存在的。它希望“看到”它自己——它试图用那些看得见的事物来代表它、表示它、象征它、假定是它,它尽可能的从那些事物的反射中看到自己。它不断地“附身”于这,又“附身”于那,它可够努力的了。幻象里的心无法接受自己是不存在的——它为反对这件事,在外部世界里努力了一生,直到觉悟它认识到真正的它,受了真正的它。从真正爱上它自己开始,它的“努力”工作开始停止了。

 

“我”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个概念。无论你多么不认同这件事,事实还是那样。“我”可以认为我是谁——我是总统、我是男人、我是名星、我是教师、我是发明家;“我”可以证明我的存在——看,这是我的车子、那是我的房子,那个漂亮的女人是我的老婆,那个小孩是我的儿子……但这一切就说明我是谁我自己存在吗?那些身份、外物或关系,除了是一些概念还能是什么?你只是在用概念证明“我”的存在——而“我”也是那概念。我了悟到,“我”从来不存在,我的存在的延续只是概念生出概念,我的存在的证明只是概念证明于概念,我的反应也只是概念反应于概念。找了又找,我只发现了一件事,“我”是概念。而对我来说的一切,也都是概念。我反应于这个概念的世界里,就像一块永不消失的钠反应于水中。我不断吃吃地发出着响声、放出着光和热,以说明我的存在,但还是并没有一个真实的“我”存在。

 

我只是概念本身,我生化着概念。我曾像所有的你一样在找寻我是谁、在证明我的存在,但我努力了又努力、找寻了又找寻,最后——我的结论是:“我”并不存在,存在的仅是一个概念。因为“我”并不存在,因此我也没有生和死,生和死也是一个概念。我生在那个“生”的概念里,我死在那个“死”的概念里。心就是概念本身,没有概念就没有心。而我就是心,所以,“我”千真万确的只是一个概念。“我”在不同的概念上跳转,“我”跳转到哪个概念上哪个概念就是我。我认同哪个概念,哪个概念就是我的化身;我反对哪个概念,哪个概念就化成了我的头脑。那个什么概念也没有的“那”是法身,我相信的概念是“我”的化身,因我反对而显得真实存在的那个概念是“我”的报身。

 

我了悟到“我”不存在,因此我最后的结论是:你也不存在。对于心来讲,什么都没有存在过,存在过的仅是一些又一些概念而已。你还在找寻自己的存在感吗?那将是无望的,因为你并不存在。你可以执着于一个概念认同是你,但你终会发现那不是你,因为无痛苦不安的心就在证明你找到的以为中的你是错的。心什么也没有,这是个“空”,当它附体于什么时它就是什么——而那附着的只能是概念,也仅有概念可供它附着。古老的寓言说,神没有身体,神只附着于你、附着于万物,它附着于什么——你认同了什么,什么就是你——什么就是它。这神就是心。而神的眼里是没有事物的,它有的仅是些概念。当神附着于身体并认同于“身体”这个概念时,它就是身体;当神附着于一面灶台,当神认同“灶台”这个概念是它时,它就是灶台。神没有“我”,神是一个没有任何概念的存在,但它与概念结合。这就是心的情况。所以,神就是心,这是个美丽的寓言,你曾经读懂过它吗?

 

最终的真相是:对于你来讲,并没有什么存在过,只有神——空——那没有任何概念的概念存在过。而你以为的“存在”、以为的“有”,仅是它错觉中的概念。你明白这点吗?对于心来讲,仅有一些概念存在过。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