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云思腾 凯西身心灵

2018-08-02

 

富兰克林 · 罗斯福总统在大萧条时期的第一次就职演说中表示: 我们唯一要害怕的是恐惧本身! 这是在说,恐惧主要是一个内部问题,而不是外部问题。   在历史的同一时期,爱德加 · 凯西也在给出解读报告,指出关于恐惧完全相同的内涵。   我们都经历过恐惧,它可以是从烦人的、不愉快的,到彻底的瘫痪绝望的任何地方出现。   大多数时候,它是一个看不见的影响力,作为一种破坏性的氛围,形成我们的错误的觉知、误解和不恰当的应对。   它通过分离我们与自己的资源,有时会引起我们对某些状况异常的担心。

 

凯西解读表明, 影响个体无法实现和活出其使命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恐惧, 以及没有处理的长期恐惧的模式。   · · 凯西在研习其父亲解读资料多年后,得出结论,恐惧是人类最大的绊脚石。   在他的书《爱德加 · 凯西之克服恐惧和焦虑》里,他描述了引起个体们寻求凯西帮助的主要根源也是恐惧。   有些根源涉及身体状况的,也有是对死亡或未知的恐惧,还有童年时期的无意识恐惧,以及前世生活里经历的与宗教或上帝相关的恐惧。

 

我们将恐惧与焦虑区分开来。   恐惧是对即将到来的危险的想法,是一种要么对战要么逃避的反应。   大多数情况下,影响我们的恐惧只存在于我们的头脑里,是一个虚拟的危险而不是一个真实发生的事件,是对危险或危险的可能性的预期,或对过去危险的条件反应。   这种人为的恐惧是一个有效的绊脚石。   当今人类最常面临的恐惧,就是这类焦虑和限制性的病态。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的生活里身体安全是很有保障的。   即使虚幻危险真的可能发生,恐惧仍然是重要的内在状况,可以引发内部和外部的反应模式。

 

我们有足够的原因需要去处理恐惧,因为它绑架我们的能力,把它们扣为人质,用各种各样的理性化和半真半假的借口来掩盖其犯罪行为。   为了应对恐惧,我们可以开始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始认识到我们的状况是否来自恐惧,然后决定我们能做些什么。

 

如果你感到生气,你就是陷在恐惧中了。如果你发现自己很匆忙,你就是来自恐惧。   如果你的朋友正在和你说话,你没有仔细听,你会发现自己在想你要说什么,从本质上说,你可能有恐惧的动机。   如果你羡慕某人的成功,那么这个话题就会有一些根本的恐惧。   如果你对你吃的食物纯净度过分强调,这可能来自恐惧。   如果人们很容易 触发你的情绪按钮 ,那里就有恐惧。   如果你发现很难对某事产生耐心,恐惧可能是缘由。   如果你知道你不该为而为之,恐惧可能已经把你催眠了。

 

通过实践,我们开始慢慢认识到恐惧模式在我们的想法和计划中是否激活。   首先开始探索当你说 是的 和当你说 的时侯,你的身体感觉有何差异。当你有一个 开放 的心态与一个 封闭 的心态,你能明确了解自己的身体有何不同反馈吗?   来探索一下,觉得还有半瓶水和被喝掉半瓶之间的差距。   在每种对比中,身体感受上都有明确的差异。   这可能表现为肌肉紧张和松弛、神经绷紧和放松,或悲观和乐观的心态区别。

 

· · 凯西在帮助那些遇到了生活中的恐惧的个案(包括他自己生活里的)后,他创设了八种处理个人恐惧的方法,所有这些方法都着重于认识个人的心智是否放置于当下:

设定和实践灵性理想;

聚焦在建设性思想上;

使用思想来影响身体(并通过放松技巧和按摩来滋养身体);

培养系统的思想控制方法;

阅读提升心灵的资料;

记录你的梦境,以此来观察你的真实态度;

使用睡前的引导(对于长期存在的恐惧问题,考虑催眠);

发展幽默感;

 

使用理想是重要的,因为它们有助于对个体心灵目标的持续关注。   例如 变得更加有爱 平和 体现一体性 更加宽容 等等,都是很好的理想的例子。   灵性理想的关键在于训练我们的心智,聚焦在态度和思想中孕育灵性理想,然后在自己和他人的活动里进行贯彻,让你体验到并保持正面积极的心态。

 

安德鲁讲述的经历与克服个人恐惧有关,由于他对公开演讲的恐惧而 焦虑不安 。这是一个蛮普遍的恐惧。   不幸的是,安德鲁的职业需要频繁的公开演讲。先是面对团队的同事,然后是更多的观众。   一开始,安德鲁发现自己几乎不能说话十到十五分钟,就会变得面红耳赤和结巴。他通过反复使用积极的肯定句,如 这些人想听到你要说的话 你知道你的话题,并想和他人分享 你可以轻松分享这种情况的故事  “ 等等,安德鲁能够克服自己的恐惧,最终他成为公司的明星演讲者。

 

关于建设性的思想、以思想影响身体、控制思想这个主题,凯西解读反复告诫那些个体们,如果他们想要克服恐惧和焦虑,就需要改变他们的心理态度。   许多人可能会知道到 奇迹课程 的一个宣言: 爱就是放弃恐惧 。这是源自圣经经文, 完美的爱驱除恐惧 (约翰一书 4:18 )。   这意味着恐惧和爱是不兼容的思想框架。   考虑到这一点,恐惧出现时尝试的一种可能的方法,是去想象你真正喜欢或真正喜欢做的事情。   哪些会给你带来一种幸福、快乐或者满足的感觉呢?   这可以帮助你从恐惧转变为爱,当发生这种转变时,许多衍生品质也会随之改变。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是一个从头脑到心灵的转变。   对于另外的一些人来说,这可以是一个从冰冷坚硬的心,转向温暖柔软的心。

 

当深入冥思爱与恐惧转换范式的身体感受的经验时,我们可能会意识到,恐惧是我们对分离感的反应,而爱是一体和连接的体验。   如果我们把觉知从分离感转移到一致性和链接,就有机会摆脱恐惧。   以这种方式,我们学会如何识别恐惧,并可再次肯定我们与造物主的亲属关系。

 

在许多情况下,意识到我们的恐惧不是问题。   相反,问题是恐惧是如此迷人,如此催眠,如此令人信服,无论我们用多少爱和感激去接纳,都难以变得自由。   当恐惧变成有意识的强大的挑战时,可以使用凯西建议的疗法。

 

有时恐惧是身体毛病的一种表现,例如神经系统的不平衡,会使肾上腺素处于过度活跃状态。通常,我们的身体系统的不平衡会使我们更容易受到恐惧、焦虑,甚至不请自来的灵异体验的困扰。如果是这种情况,凯西会推荐身体干预的治疗方法,如按摩和整脊治疗。即使恐惧没有背后的心理事件,凯西仍然建议 使用肯定句和其他正面形式,去重新规划心灵程序。 例如,在接受按摩的同时,个体也可能需要 看到 负担沉重的溶解,和爱之光替代身体的僵硬黑暗的部位。无论是否有任何恐惧对象或恐惧是否由身体的障碍引起,身体仍满是恐惧成份。这样,任何形式的放松,是必要的疗愈措施。特别重要的是,心智思想需要充分参与任何物理治疗。

 

有时个人的饮食可能会是造成恐惧的物理来源。   例如,迈克尔一直是一个咖啡饮者,他没有感受到负面影响。   然而,在他四十多岁的时候,他早上喝了一杯咖啡后就开始注意到不正常的出汗现象。   他也注意到,自己对未来的态度似乎比以前更加担心。   迈克尔在咖啡、汗水、他的心态和过度活跃的肾上腺之间找到了联系。   他得出结论,用于清醒自己的早晨咖啡,对他的刺激过分了。   于是,他改变了多年的生活规律,并将他下午的快乐步行锻炼转移到早晨起床就散步。   步行回来后,他会淋浴和冥想。   然后他会喝咖啡,并开始他的一天的工作。   他发现,随着新的生活规律,咖啡不再有任何负面影响,而他平常乐观的心态也恢复了。

 

通常,当个体们来寻求帮助摆脱他们的焦虑或恐惧时, 凯西会推荐提升心灵的阅读材料。 可以肯定的是,有各种各样的灵感材料  -  从正面积极的 每日一句 到每个宗教都有的经文金句。作为虔诚的基督徒,爱德加 · 凯西最经常推荐的经文是: 约翰福音第 14,15,16 17 章;他还推荐诗篇 1 23 24 91 出埃及记 19 章:   和申命记 30 章。

 

凯西资料坚持认为,我们的梦境包含丰富的信息和指导。   在某种程度上,梦会将事件与事件进行对比,并将事件与经验相互关联,给我们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发生的事件和体验。   此外,梦可以针对某些特定情况指导我们。梦境本身也可以成为一种治疗过程。   例如,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体验:入睡时,满是焦虑、沮丧或担心,而醒来后似乎一切改变了而且身心振奋 不知何故,梦境和睡眠的过程赋予心灵以解决方案。   只要想一想,如果一个人意识到他或她梦到了什么,那么其提供的解决方案可能会有巨大的帮助。   最近在对 明晰梦 中的研究(明晰梦就是梦者意识到她或他正在做梦)表明,知道 这只是一个梦 ,让一些梦者能够在梦中积极地打败他们的 恶魔

 

解读经常鼓励个人为克服恐惧而进行 睡前导读 ,这个方法对孩子尤其有益。   例如,如果你的孩子受到夜间噩梦袭击,那么当他或她在入睡的时候,你可以坐在那个孩子旁边,重复这样的积极鼓励的话语: 你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你的睡眠很安心且有益处 你在家里,你是安全的 等等。   睡前引导可以针对任何令人烦恼的个人, 用积极的、强化的思想和想法来代替焦虑和恐惧。   睡着时给自己的引导也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策略。   我们也可以通过使用录音机为自己提供这种支持。   记录我们自己的声音是最有效的,播放录下引导词,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会听到声音时执行引导指令。

 

催眠,提供了意识和潜意识之间的沟通渠道,是凯西针对发现和重组压抑的恐惧的常见处方。   这种沟通是双层的。   我们可以发现恐惧的信息和源头,同时植入新的想法和动机。   在处理恐惧时,这两种策略凯西都推荐过。

 

我们来看看使用催眠去揭露出压抑的恐惧如何运作的。如果催眠师建议一个催眠者,他所持有的苹果是一个激活的手雷,如果移动,就会爆炸。   催眠师又给了催眠后的建议,让那个人不记得催眠时发生了什么,直到催眠师打喷嚏。   打喷嚏后,这个人会回忆起这个过程,而且不再害怕苹果。   在催眠者从催眠中出来之后,他环顾了一下,注意到苹果,立即发生了恐慌的反应。   想要扔掉 手雷 ,但是又害怕移动它,这个人被其恐惧弄瘫痪了。   当催眠师打喷嚏时,催眠者作出了回应,看着苹果,笑了起来。

 

许多人来请求凯西帮助他们的非理性的恐惧感,凯西会诊断说这是从童年或前世的生活中有被压制的恐惧。   例如,弗雷德发现,自己在任何一个新来的同事面前,都会感到无任何理由的紧张和恐惧。   按照凯西资讯的建议,费雷德找到了一位使用催眠术的心理学家,帮助发现恐惧的根源。   在催眠时,弗雷德说到同事时,他的左眼有轻微的抽搐。   这个观察立即引发了他的一个记忆,弗雷德还是婴儿时有一个保姆,她有一个眼睛抽搐症,而且对他很恶毒。   这个疗程帮助他摆脱了那个恐惧。

 

催眠并不是揭露压抑的恐惧来源的唯一可用的手段。   凯西指出,只要问自己这个简单的问题, 我想知道这个恐惧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可能会发现自己自发地回想起童年时期的某个事件。   冥想也可以改善这种汲取记忆的过程。   保持这种意图甚至可以激发相关的梦境。   凯西认为,梦境可以提供两个服务功能。第一:揭示没有觉察到的恐惧的存在和其根源;第二:提供减少或消除恐惧的梦境体验。

 

当一名三十五岁的海军陆战队军人问爱德加 · 凯西,如何处理自己长期的恐惧。凯西建议他发展幽默感,并尝试去看到生活中的 滑稽的一面   解读还有其他案例鼓励人们在压抑或沮丧的时候大笑、阅读有趣的文章,或观看滑稽影片。   通常,大笑可以立即缓解紧张压力的。

 

今天,心理学家们知道,恐惧所带来的基本挑战是,让受害者远离他们发现其实没有什么可怕的情况。   避免恐惧之路有很多,从直面恐惧到放手不管都可以走。   而最常见的是组合式的干预措施,同时实施两件事情:减少恐惧,和更接近恐惧的对象。   凯西的处理恶梦的方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也为现代心理治疗方法所支持。

 

假设你的孩子从被狮子追捕的噩梦中醒来。你把你的孩子放在你的腿上,安慰她,从而降低恐惧的程度。   接下来,你提醒孩子,你在场,而周围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孩子的,从而提供安慰的确认。   然后你要求孩子冲着狮子大喊, 你走开! 鼓励孩子用父母的保护提供更多的勇气去面对狮子。   当今,使用类似的方法来治疗退伍军人的创伤后综合症。   创伤的恶果经常出现在恶梦里。   这种治疗经常是团体疗愈环境,不仅治疗师,而且还有其他退伍军人,都能够支持并鼓励患者探索在噩梦中出现的妖魔的应对方式。

 

治疗噩梦的戏剧性例子包括了爱德加 · 凯西关于面对恐惧的哲学的所有主要成分,这在不那么戏剧性的案例里也是如此。   第一步就是认知恐惧,并更加调谐于朝向的真理和与上帝的共同创造的灵性成长。   有许多临时降低恐惧程度的手段,包括身体上、心智上和灵性方面的。   当我们使用这些方法的时候,我们还要用肯定句和指导,一步步地,逐渐完全克服恐惧,享受与生活提供的机遇和事件和谐相处的能力,   并作为有创造性的个体提供反馈和奉献。这也是上帝的属性,是我们的自然本质。

 

凯西认为,一切的发生都是有其目的的。考虑到这一点,对逆境采取 感激之情 也是恢复和提升的好策略。   这个策略如何运用在应对恐惧呢?   要了解恐惧的存在是第一步。   对恐惧的完全觉知也是蜕变的首要步骤。意识到恐惧就是一个唤醒的铃声,让我们知道自己已经陷入分离的幻境,让所有的生存策略都抹上错误的色彩。   这也可以是重新审视和重新奉献与上帝共同创造中成长的呼唤。   真正挑战我们的恐惧是汲取我们注意力的东西,因为它们让我们感到困扰,阻止我们做某些我们需要做或想做的事情。   被恐惧俘获的人们总会发现自己处于冲突状态,原本想采取行动,但身体却感到需要逃离此境。

 

为了应付个人的恐惧,凯西提供了许多策略。   无论恐惧的起源如何,这些策略都是为了向个人提供一种掌握主动权的手段,利用心灵的力量,放下恐惧并用更积极的东西取代,以及培育当下新的焦点。   这样,富兰克林 · 罗斯福总统的那个金句,可以改写为 当我放下恐惧,我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