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19-07-12

   编译 | 马克兔文

 

索菲亚

2019.7.10

( 由乔治·亚历山德罗夫·斯坦科夫翻译成英文)

 

6月27日,乔治·亚历山德罗夫·斯坦科夫发布一篇《我们光明的未来》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他对夏至前后发生的事件及其对每个人生活的影响作了一次更新。

在这方面,我想补充一下过去几个月我在意大利中部,特别是佛罗伦萨及其周边地区的最新工作。

 

这是几个月里我第三次来到佛罗伦萨,有机会看望我的儿子和他的未婚妻,并与他们共度了几天;但每次我在这座美丽城市中的冒险都显得像是一次“任务”,传播从源头那里收到的扬升代码,提高意大利这一地区和人口的频率,以适应这些事件和变化。

 

第一次是在去年十月份我儿子生日的时候,一方面,我们为庆祝我儿子而感到高兴,另一方面,清理整个领地,把重要的光代码锚定在城市中并永远改变它是一项累人的工作。

在佛罗伦萨周围散步,没有一个明确的计划,而仅仅是凭借我的向导和感觉引导我去光工作的地点,这很有趣。所以我知道这座城市的参观将从波波里花园开始,在那里我被要求去帮助整个花园。土壤干燥,杂草丛生,整个花园似乎不太健康,因为受到周围的人的干扰,那里的松鼠、鸟等小动物很少。

 

 

 

这里是开始释放扬升代码合适的地方,这样,人潮就可以把它们带到每个人自己的国家;在这个花园和城市的其他地方建造炼金术旋转栅栏门,它们能吸收和转换每年经过佛罗伦萨的所有人的能量,那里的人非常多;每年大约有1200万人,尤其是在春季和秋季气候温和的时候。

 

这样一个地方怎么能维持这么多人的能量呢,比如那些像蝗虫一样落在路上遇到的任何东西上的强迫性消费者?

 

于是,我净化、开垦和解放这座城市的冒险,就从这座城市伟大的艺术家开始,他们曾给佛罗伦萨带来了名望,这时候,他们亲切地出现在我的能量场里。

 

解放那些带着相机在城市、博物馆和学术界四处游荡的“艺术消费者”,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地多拍照,以便回到家中时,给那些无法参加这场强迫性消费之旅的穷亲戚们展示。但是,他们在背着背包拍照、翻越和跺着脚时,并不尊重或不理解他们所看到的东西,就像贪婪的僵尸一样从城市的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一开始,走在这股人潮中让我感到震惊和惊诧的,但是,我周围光的力量都被激活了,我知道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随后有10天的时间,我可以淡化感受到那些大众的能量,和家人一起享受余下的时光。

 

从能量的角度来看,最引人注目和最重要的日子是2018年10月10日的门户(数字11)和2018年10月11日之后的日子(也是11)。同时,我到达佛罗伦萨后,天气状况有所改善,那里晴空万里没有化学轨迹,气温非常宜人,我想说这是一个甜蜜的十月。

 

那几天很紧张,在我看来是走在一个露天的避难所里,但尽管如此,我的步伐还是很轻松,而且我看到身后的流动,一切都很顺利。10月10日,我受到启示进入了两个非常有趣的地方:佛罗伦萨圣弥额尔教堂(Church of OrSanMichel)(名字的字面意思是:圣迈克尔在果园)。

 

 

圣弥额尔教堂上的圣乔治雕像,作者Donatello

 

 

这座教堂很漂亮,尤其是在王位上的圣母与孩子的壁画,非常值得到现场一看。

 

 

 

这座教堂是佛罗伦萨最早期的教堂之一,位于拉娜艺术宫的前面,距离菲奥雷的韦奇奥宫和圣玛丽亚宫很近,这座教堂保存着真正发起文艺复兴的艺术家的作品。

 

当我在教堂里欣赏壁画和雕塑时,我理解了在我能量场中的伟大艺术家想告诉我的:“请帮助我们恢复这些作品的辉煌,让它们能触动那些欣赏它们的人的心。”在如此美丽的艺术品面前,这真是让人激动和兴奋的。

 

第二个吸引我注意的地方是美第奇家族的住所韦奇奥宫(Palazzo Vecchio)。

 

 

 

优秀的构思,事实上在皇宫下正在进行的挖掘工作,使得一座令人印象深刻的罗马剧院显露出来。佛罗伦萨是佛罗伦蒂安(Florentia,其创意的原点均为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历史故事,经典建筑和艺术作品。),一座罗马帝国时代建立的城市,位于城市中心最古老的建筑物的下面,在大教堂、洗礼堂、乌菲兹和其他地方的下面,有一座古代罗马的城市,现代的建筑建造在这座古城之上,形成了现在的佛罗伦萨。

 

在韦奇奥宫的里面,有一个百合花大厅(the Sala dei Gigli),里面是许多著名雕塑大师Donatello的制作的作品,在他制作的朱迪思和奥洛弗内斯雕像前,我碰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经历。

 

 

 

我在房间里欣赏墙壁上的壁画和用金色和蓝色石块装饰的天花板,尤其是有关的雕像时,我感觉到一股波浪穿过我的腿,使我颤抖,几乎要滑倒了。

 

我环顾四周,大家都很平静,这时我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佛罗伦萨有没有经历过几乎把它夷为平地的毁灭性地震?”。当然,佛罗伦萨自古以来就有毁灭性的地震发生,意大利几乎是一个完全处于地震带的半岛,但我感觉到的波浪非常强大,足以让我感到恶心和头痛。这种震动似乎是一种典型的地震,当我通过电子邮件与阿莫拉和乔治谈论这件事时,阿莫拉证实,就在我在那间屋子里的时候,佛罗伦萨极有可能在另一个平行的时间线上被完全摧毁,而我所在的佛罗伦萨却没有处在旧的破坏性能量上,频率上升了。

 

那一刻很有象征意义,我正站在朱迪思和奥洛弗内斯的雕像前,阅读这个故事,非常有趣:朱迪思斩首了象征着欲望和骄傲的奥洛弗内斯,站着捍卫美德,因此,佛罗伦萨人选择朱迪思作为佛罗伦萨共和国自由的象征。

 

2018年10月11日(11)是乌菲兹画廊的日子,天哪!这里这么多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它们能让你起鸡皮疙瘩。被波提切利的《普力马维拉》和列奥纳多的《天使报喜》这样的作品或艺术迷住真是太好了(见下图)。

 

 

我感受到所有这些艺术家的临在,他们在那里重建他们的城市,把人潮的无意识提升到美和灵感的艺术之上。这些绘画一直是鼓舞人心的,艺术家们希望他们的艺术不受任何商业联系或约束。太不可思议了,在这座城市里,你们付出一切,这种扭曲甚至降低了如此伟大艺术作品诗意范围的频率。

 

第二天,我对佛罗伦萨的参观快要结束了,我去参观了美术学院的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

 

并去了多莫博物馆看了米开朗基罗·布诺纳罗蒂的《基督下葬》,它是太美了,让我感动极了,同时我仔细观察到艺术家雕刻的这位上了年纪者面部痛苦的表情。

 

 

 

我在回去的路上路过伽利略博物馆,在导游的引导下,进入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博物馆,除了伽利略以外,还有其他的发明家也留下了精彩的发明,甚至还有一个个人用的秤和一个木制的风扇,形状像个大的吹风机。

 

 

我还记下了伽利略的一段原话,在我看来,这句话确实是他的哲学遗嘱:

 

这本伟大的书写的是哲学,它一直打开在我们的眼前,我说,宇宙,但如果你不先学会理解语言,不理解人物或他们所说的话,它就不能被理解。

 

它是用数学语言写的 ,字符是三角形、圆和其他几何图形,“没有这些,人类的词语是不可能被理解的。”——伽利略

 

回到因佩里亚后,我在日记中写道:“如果这是一个假期,最好去工作。”当然,这只是对我自己的一个有趣的评论。在佛罗伦萨这样一座城市里,就像任何艺术和现代的城市一样,对我们这些光工来说总是很烦人的;最重要的是,虽然在所有这些人中间会感到疲倦,有时也很奇怪,但是光的代码已经释放了,而那些准备好的人会带上这些代码,回家后在他们的国家或他们通常居住的地方释放它们。

 

同样令人满意的是,天空是干净的,没有化学轨迹,太阳是明亮的,有磁性的,有着柔和的能量,像我们在因佩里亚经常看到的那种粉红色薄雾正在佛罗伦萨的山丘上蔓延。

 

无条件的爱的粉红光线包围了城市,弥漫在整个地区,蓝光起到了保护作用,将上帝的意志传递给了这个地区。洋红的光线照亮了这座城市,使它变得如此的强烈,有时它带走了我所有的力量和意志,我的头开始旋转,我的身体虚弱,很多时候我不得不面对强烈的恶心。

 

当我用我能量场的洋红色光线进行治疗每个人的身心灵(BSM)系统的任务时,我自己也在疗愈自己的每一部分,我感到了一种支持,引导我继续这一冒险。

 

我的身体每天都要经受扬升和净化波强度的考验,这些波经过我的能量场,但我每天都很清楚,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放弃这个世界,我真的很荣幸能在这里帮助转化,并治愈这个美丽的国家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民。

 

我认为随着这次的光工作,佛罗伦萨已经被提升到一个非常高的频率,有了佛罗伦萨古代艺术家的纯艺术主张,这座城市已经准备好成为所有艺术、文学和科学的极点,它也将是5D新地球的一部分。

 

(如果你阅读过《 (2018)10.10.11星门的洋红色疗愈光线 》这篇文章,就会认识到这个星门有多重要,它给每个与之相应的人带来了多大的变化——整个身心灵系统的治愈,并在我们的觉知中引入洋红色意识,这样我们就可以进入统一的能量场。)

 

我第二次来到佛罗伦萨是去年的圣诞节,那是一次家庭旅行,并把 2018年11月12日阿莫拉和乔治在罗马安置的统一意识的新灵性范式 带到佛罗伦萨及其周边地区。

 

正如你在上面提到的文章中所读到的,这一新的范式被安置在罗马(它是古罗马帝国的中心和基督教天主教的精神中心),然后传播到世界各地,首先是在意大利,然后在世界的其他地方。

 

罗马与佛罗伦萨也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因为正如前面提到的,佛罗伦萨是罗马人建立的一座城市,许多世纪以来这种联系一直存在,不仅在政治和经济层面,而且在社会和艺术层面。事实上,当你在博物馆里欣赏许多佛罗伦萨的作品时可以看到,特别是在美第奇(包括他给四个教皇的服务)的长期统治期间,许多珠宝和艺术品都是原始的罗马文物,或是由罗马的金匠大师和佛罗伦萨工匠从罗马原件复制的复制品。

 

因此,罗马和佛罗伦萨在各个层面上都有着一条不间断的联系线,这就使得这两座城市能成为新灵性和新艺术科学的两个最重要的极点,它们都将建立在宇宙法则的灵知和科学理论基础之上。

 

回到圣诞节期间我在佛罗伦萨的那些日子,那是安装新的灵性范式的最佳时机,因为随着节日的到来,许多人的心和灵魂已经准备好接受统一意识的重新调整,不管他们的信仰和灵性体现如何。这种范式超越了任何的宗教精神概念,将每一个灵魂与还没有与源头真正断开连接的人联系起来。

 

尽管当你在锚定这些能量时,身体在巨大的集体净化重压下被粉碎,你也知道这会对骨骼、肌肉、头部等等部位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总的来说,气氛比我第一次在佛罗伦萨时要好得多。穿过中心,欣赏广场和街道上的装饰品,观察那些看起来非常安静和放松的人们,会让人感到更愉快。成千上万的游客总是出现在这里,但他们似乎真的很享受“美”,而不是像疯子一样从城市的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频率比第一次高得多!

 

现在我们来到了夏至,6月21日!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不会想到去佛罗伦萨,尽管我觉得我必须去那里,把《 新5D地球的消息 》一文中乔治·亚历山德罗夫·斯坦科夫提到的一切都扩展到佛罗伦萨,而这个机会来自我儿子的未婚妻,她邀请我去参加她的毕业典礼。

 

当事情以这种方式发生时,它们总是受到更高的领域的监督,并且以难以置信的流程发生。唯一要做的就是服从天堂的期望,跟随所有的方向,让它们变成祝福。

 

坦白说,能参加Rachel的毕业典礼真是太好了,我必须说这非常令人兴奋,她在演讲中表现的很好。这部续集(指第三次去佛罗伦萨的经历)非常有吸引力,也非常有趣,它为朋友们和家人们准备了点心。

 

我知道,我在那里会将许多 生命与光之轮 锚定在城市的不同点上, 从源头激活心轮的三重火焰 ,这三重火焰与阿莫拉和乔治我们在迪亚诺马里纳安装的火焰在一起,并将新的动力心脏中心从迪亚诺马里纳扩展到佛罗伦萨。

 

我已经开始从因佩里亚到佛罗伦萨的整个线路上进行锚定光与生命之轮的工作,打算大声宣布,在沿途遇到的每个城镇和城市中,都会有一个漂亮的轮子出现在城镇或当地的中心,它按照逆时针旋转,彻底清理这片区域,使盖娅摆脱任何黑暗和有害的能量。

 

我在佛罗伦萨期间一直持续这项工作,事实上,经过两天的召唤和祈祷,天空变得清澈透明,空气变得稀薄和干净,尽管城市的交通繁忙,总体上气氛是平静和神奇的。

它仍然在市中心激活了一颗壮丽的心,用三重火焰的能量中心环来保护心,为此我有了一个异象,那就是我必须站在城市的高处。我不知道这样做机会是否会自己出现,就像在夏至的那天一样。

 

那几天我在佛罗伦萨遇见一位心智开放的友好女士,她告诉了我这个现象,它将会在6月21日下午两点的圣米尼托阿尔蒙特大教堂里发生,我立刻觉得参加这个活动很重要。

 

 

 

所以,在6月21日上午,我在11点左右去参观教堂,为夏至做深度冥想,然后等待事件发生。奇怪的是,圣米尼托是一座罗马风格的教堂,坐落在一座高高的山上,就像是一眼能看到整个城市的瞭望台,还有什么更好的地方可以召唤圣心和保护环?

 

我从来没有见过比这座教堂更美丽的教堂,我对它完美的风格,宁静的环境和神圣的地点感到惊讶。这是一座值得亲自来参观的大教堂:坐在里面,保持近一个小时真正神圣而深入的冥想时刻是非常容易的。

 

其实,当我在一个长凳上等待活动开始的时候,我感动得流泪了,感觉到一股热量侵入了我的全身,然后一股爱的浪潮开始从我的心流向每一个事物和进入教堂见证夏至现象的人们。

 

这次活动与太阳有特殊关系,阳光在下午2:00左右从右上方的4个小窗户(单扇柳叶窗户)进入祭坛,并在地板上形成一条光路,从后堂到中央门,穿过镶嵌在地板上的大理石黄道带。黄道带上的阳光在夏至这一天正好照亮了巨蟹宫,并重复大约6天,因此包括6月24日,这一天是佛罗伦萨和因佩里亚的守护神,施洗者圣约翰的盛宴。

 

 

 

 

在活动中,我甚至还感觉到另一股波浪穿过了我的身体,这次是一股净化的波浪,因为我感到了人群中很多的愤怒、悲伤和恐惧,最终变成了爱、和平和宁静。当然,我一刻也没有停止请求陪伴在我身边的大天使的帮助,以及扬升大师的力量和平静的帮助,她们的临在让每个人从精神扭曲和分离的信仰中得到治愈和解放,将他们带进自己的思想、心灵和能量场。

 

公元1000年建造的罗马式教堂和大殿有着丰富的符号和标志,其中许多直接来源于古埃及,特别之处在于这些符号和神话是显而易见的,尽管如此,却仍然隐藏了近千年。直到最近几年,人们才重新发现放置在许多托斯卡纳教堂地板上的大理石十二宫的天文功能。

 

从单扇柳叶窗户和彩绘玻璃进入的光,按照季节、后堂、壁画、地板或雕像的不同,邀请所有人类沿着光的路径走,将他们的目光转向上帝、造物主、跟随季节的自然变化,用一颗被光净化的心和灵魂去接触创造。

 

在接下来的1000年里,透光的小窗户和单扇柳叶窗很多情况下被遮蔽,以阻止光现象的显现,为了让人类的留在黑暗和混乱中,微妙地防止了人类灵魂跟随光的道路。

 

出于同样的目的,许多许多黄道带或一些塑料元件都有着人们回归光明的象征意义,它们正确的位置被移动到了其他方向。比如,如果一个黄道带位置在东方,它会被移动到北方,反之亦然,当然,所有这一切都是由教会监督的,教会将对它的信仰与对宗教或神学秩序不确定的解释混淆在一起。

 

这些罗马式的教堂,仅托斯卡纳就有380座,被称为“天堂之门”,事实上,就在圣米尼托山“圣门”的门槛上,你可以读到大理石上雕刻的这句话:

the phrase Haec Est Porta Coeli(这是天堂之门!)

 

这是一句祝福山脚下整个城市的一句话,也是祝福任何从这扇门进入教堂的人的一句话。

 

 

 

 

我从这座大教堂的教堂庭院俯瞰这座城市,召唤神圣之心,周围环绕着华丽的蓝色、黄色和粉色光环,保护着它,并延伸到整个城市,让这个地方神圣化,让这颗心的跳动连接到所有准备好的人跳动的节拍。

 

倾听你的心跳和呼吸,心跳和呼吸,心跳和呼吸,你与你的心、造物主的心、宇宙的心相连。

 

带着爱与光

 

我是索菲亚

 

转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9/07/my-light-work-in-florence/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