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1

 

 鲁国有一个被砍去脚趾的人叫叔山无趾,去看孔子,孔子说:“你早年犯了错才有这个后果。你现在来我这太晚了,还怎么追悔呢?”叔山无趾说:“我因不识事理而轻率作践自身,所以才失掉了两根脚趾。如今我来到你这里,还依然保有比双脚更为可贵的道德修养,我想竭力保全它。苍天没有什么不覆盖,即使像我这样没有脚趾的人依然拥有这样的珍宝,哪里知道你孔丘竟然是这样的人,看不到我内心的东西,只看到我没有脚趾!”孔子发现他讲的话很有份量,马上道歉:“是我孔丘浅薄啊。请先生进来吧,把你所知晓的道理讲一讲吧。”孔子很谦虚。

 

叔山无趾完全没睬他转身就走。他去到老子那里,说:“孔子被当作一个道德修养至尚的人,恐怕还未能达到吧,他为什么不停地来向你请教呢?他还在祈求虚妄的名声,难道不知道,道德修养至尚的人把这一切看作是束缚自己的枷锁吗?”老子说:“你为什么不径直跟他说,让他把生和死看成一样,把两极现象的好和坏看作一样,从而解脱他的枷锁呢?”叔山无趾说:“这是上天加给他的处罚,哪里可以解脱!”他最后一句话讲到关键点,这句话也是禅宗的禅师曾经讲过的,禅宗里有很多神奇的禅师。

 

据说有个禅师,他的一个弟子非常虔诚地服侍了他三十年,烧火做饭、砍柴打杂干苦力活。其他的弟子从不干杂役,好吃懒做,他可以为其他的弟子讲法,但却拒绝给这个弟子讲哪怕一个字的法。最后那些弟子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对他说:师父啊,我们的师兄可能太老实巴交不招您喜欢,您就稍微给他讲讲吧。师父说:不是我不给他讲,现在给他讲等于白讲,他的因缘在下一生,他很快就会从这个苦役当中获得解脱。

 

结果弟子们也没当回事,听过就不了了之。谁知道没过多久,这个门徒在冬天打水时不慎滑倒,从山路上摔下去死了,命运非常悲惨。老禅师把他的尸体收下后埋了。

 

过了十几年以后,老禅师跟他的门徒说:我的徒儿又回来了。十几年前他就跟门徒讲:我的徒儿出生了。门徒们觉得很奇怪:你的徒儿是谁啊?他说:在某某村庄已经出生了;现在在私塾里学文化学认字;已经三岁了,四五岁了……有时侯老禅师会自言自语:他现在在学认字,学得很好啊……门徒们觉得老和尚很奇怪。

 

有一天,老和尚突然让弟子们把山门打开,说:我徒儿终于要回到我身边了。山门一打开,就看到远处走来一个十几岁的小孩,背了一个包,到了老和尚面前就跪下,要老和尚收留他,老和尚很高兴地就收留他了。据说没过多久这个小孩就了悟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忽然就了悟了空性。

 

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孩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做苦役,后来从山上摔下去的那个门徒的转世。老和尚非常清楚他的那一生必须用来偿还,如果他还有东西没有偿还干净的话是不可能开悟的。所以老和尚就讲,我跟他讲法是多余的,不需要多讲,他开悟的因缘在下一生,这个老和尚很了不起。

 

同样的故事发生在米拉日巴身上。米拉日巴见到他的上师马尔巴时,马尔巴根本不肯给他传法,马尔巴关起门来给其他的门徒传法,而把米拉日巴推出门外,让他去背石头到东边的山上造一座尖顶的房屋,用了三个月的时间造完后又拆掉。继续让他在西边的山上再造一座方的石头房屋,不能用木头,全部用石头。所以他天天就背石头,背得背上全是脓血跟疮,几个月几个月就这样背,造完再拆掉,拆了再重新造。

 

米拉日巴当时心无怨言,也没有什么可以吃。马尔巴的太太后来实在忍不下心掉泪了,就求马尔巴:别让他再这样受苦受罪了,让他到你面前来给他传个法吧。她天天哀求他,哀求到巴尔巴实在挡不住了,说:你们这些女人啊,好事都坏在你们手里。好吧让他来,我给他传个法。

 

米拉日巴很高兴,马尔巴就给他传法了。但在传法前马尔巴却在叹气,他说:本来我要你再造最后一座堡垒,如果你用几个月时间造完,你的这一生将是最后一生,你在这一生将能达到佛国不需要再转世了。因为佛母女性的慈悲,挡住了你的因缘,最后的那座保垒你没有造,你要受的苦没有受完,这个苦必须再转世来受,不过你在这一世依然能够获得伟大的成就。实际上米拉日巴的成就是因为最后的塔没有造、在这一世受到一定障碍而降级了。

 

所以叔山无趾说:这也是上天给他的惩罚吧。老子你让我去告诉孔子,让他把生与死看成一样,我才不去呢,我去了也是白讲,讲了他也不会领悟的,所以我何必要去讲呢?如果上天注定他要受这样的惩罚,要在这一世受这样的迷惑,我何必要去讲呢?这是他的因果业报。叔山无趾是一个看得特别透的人,他不会浪费时间去做无用的事。这些成道者都非常节省能量,只做有用功,只做有效的事。

 

摘自《庄子耳语 010 》,夕阳老师著。

 來源: http://mp.weixin.qq.com/s/oi8eWpumonDSz6_85bJNIQ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