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認為政客們是愚蠢的?

奧修回答:

他們的確是愚蠢的,因為他們使整個世界都停留在愚蠢裡,他們不只愚蠢,他們還愚蠢得很狡猾。記住,只有愚蠢的人是狡猾的。你也許並沒有那樣想。一個聰明的人從來不會狡猾,因為那個聰明才智就夠了,他不需要有任何狡猾。愚蠢的人需要用狡猾來代替聰明,他必須變成狡猾的。

政客們是饑渴的,他們渴望權力,他們瘋狂地追逐權力,他們唯一的快樂就是駕馭,他們談論服務只是為了要駕馭人們。

你必須深入去看這些事情,如果人們能夠被喚醒去覺知到所有這些事情,那麼在接下來的這二十五年裡面,這個地球將會有一個完全不同的現象。康明斯(E.E.Cummings)說:「一個政客是一個屁股,除了一個人之外,大家都坐在它上面。」(譯註:除了那個是屁股的人之外,每一個人都可以坐在它上面,政客是屁股,他不是人。〕

那是對的:政客還不是人,他是野蠻的。想要駕馭別人的慾望是醜陋的,它是暴力,純粹的暴力,其他沒有。將人貶為奴隸是可能的最大的暴力,而那就是每一個政客的慾望:駕馭,完全駕馭。

一旦一個政客當權,他就變成一個極權主義者,他就變成獨裁的。他談論民主,但是在民主的背後是獨裁,它一直都是如此。當一個政客還沒有當權,他是民主的,一旦他當權,所有的民主都消失。它保持是一個面具,當權之後各種醜陋的慾望都會開始浮現。

政客們是愚蠢的,而人們允許他們,因為人們是愚蠢的。要將聰明才智散佈給人們,要將思想散佈給人們,使人們更加覺知到什麼事發生在他們的生命裡,那是他們的生命,他們必須對它做一些事。

一個政客必須將他的車子停在一家精神病院前面,因為它拋錨了。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他在那邊弄來弄去,嘗試這個,嘗試那個,都沒有用,還是無法發動他的車子。當他準備放棄的時候,有一個人從醫院出來,看了一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然後只是移動了一個螺絲,車子就發動了。

那個政客感到非常驚訝。「我以為你是發瘋的。」他說。

「是的,當然我是發瘋的,」對方回答:「但是我並不愚蠢!」

政客:「請你告訴我,你要怎麼知道一個人是發瘋的?

心理治療師:「是的,首先我會問他們一些平常人很容易就能夠回答的問題。比方說,如果庫克船長作了五次環球旅行,然後在其中一次被殺死,請問那是哪一次?

政客:「嗯……是嘛……你能不能問我另外一個主題的問題?我對歷史不熟。」

他們的愚蠢不是我說的,是他們本來就很愚蠢,我只是在陳述事實,我的事實很簡單,你自己就可以找到無數的證明,不需要由我來提供證明,整個歷史就是一個證明。報紙每天都會帶來千千萬萬個證明。世界上的國家,我們所居住的這個地獄,就是證明。

摘自:畢達哥拉斯http://osho.98go.com.tw/ec/product_detail.php?p_serial=2555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