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4

 

 

关于“你和你的家人之间的关系”这个话题,我先做个自我剖析。我先分析我的妈妈,她最明显的个性就是勇往直前。比如,无论你是谁,只要惹到她,你就没救了。她不认识字,可是她竟然可以办理很多银行的东西。

 

而我爸爸就很胆小。比如,那种投币式的贩卖机,他不会用也不敢用。我常常想,有这样的妈妈其实蛮开心的。因为不管她会不会,首先她都说会;不管懂还是不懂,她一定会说懂。

 

所以,我常常在外面很“行”,在家就“不行”。我讲的东西对妈妈没有用。因为她最相信她自己,而事后证明她相信的常常都是错的。在每个当下,她对自己都很肯定,虽然事后证明完全不对。她的个性非常勇往直前。

 

 

妈妈的第二个个性就是绝对不认错。她每个当下很肯定她自己。我很不愿意承认,这两个个性也是我潜意识当中两个很重要的特质。妈妈非常有主见,有时候她会过于主观。

 

接着我讲我大姐,她后来在赛斯诊所这边工作,才算这辈子真的认识我,以前她从没有认识过我。她最近又讲了句经典名句,这句话很伤我,她说我很像我妈妈。我百般不愿意承认,后来我就发现,我们的性格一定都是由我们的父母的性格作为“汤底”,重点是这个“汤底”到后来,是很难吃还是味道很好。这并不是说父母的个性不对。比如我爸爸的个性是,他不会立刻反应,所以每次妈妈骂他奸诈,他可以心里想的和嘴巴说的不一样。我妈妈是表里如一到让你受不了的那种人。

 

后来我一直在学习赛斯哲学思想,所以,在我的性格里面,我会把我妈妈的某种个性做“汤底”,即那种勇往直前的冲劲。不管什么东西,没问题,先做再说啦,只要没有太离谱,不会害人,能利益众生,先做再说啦!我发现我这点跟我妈妈一模一样。

 

 

我的个性还有一部分,在当下非常确定,但事后我会想,也许我是不对的,可在某个“moment(瞬间)”,对自己很有信心这件事,有信心到“全世界说你是不对的,你都可以不理他”。这只有我妈妈做得到。我妈妈对自己的信心,在那个当下,强到所有人说她不对时,她都觉得“你们大家都死定了”。其实那是一种防卫机制。后来我发现我的性格里面有那种在当下很肯定、很自信的那部分,原来是从我妈妈那边来的。

 

后来我把两种当作“锅底”、“汤底”,后来我发展出来的是自我觉察,把这两种东西变成优点而不是缺点。

 

我常讲,坚持自己的观念叫有主见,看不见别人的意见叫很主观。有主见跟很主观不一样。主观是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所以我常建议大家,不要当太主观的人。可是要有主见。有主见是相信自己的观念,相信自己的内在。如果每个人都要当有主见,又不要太主观的人,我觉得就很棒。

 

 

我妈妈是有时候很有主见,但是却变得过于主观。这就是我要面对的了。我的功课是:我有没有让自己太主观,让自己太一厢情愿,让自己听不进很多的想法,一意孤行?

 

另外一点就是,我如何把优点留下来,有对自己的信心,或是那种勇往直前的冲劲。我常说我妈妈前辈子可能是大将军,丈八蛇矛、青龙偃月刀拿了就冲的那种人,我有这部分性格。可是,我要是能把我爸爸的优柔寡断的部分和“当下会反省一下、等一下”的那部分,变成我性格的一部分,那就很好了。

 

于是,有一天我有个惊人的发现:你跟你的家人、你的亲人,一定首先是灵性上的关系,才成为血缘关系。你不要以为:“他是我的儿子、她是我的女儿、他是我的爸爸妈妈,因为有血缘关系我才爱他,不然我讨厌死他了。”

 

 

 

以前我也觉得我跟我的父母只有血缘关系,心想:“我怎么会跟我的父母一样?怎么会?”可是后来我发现,原来你这辈子会跟你的爸爸妈妈成为亲人,跟你的兄弟姐妹成为亲人,都有灵性上的奥秘、线索、秘密。它一定有一个灵性上的答案,而且是帮助你认识你自己的答案,帮助你觉察你的个性。你跟你的家人是因为在心灵的层面有一种交集、有一种共通性,甚至你跟你的先生或太太也是如此。

 

比如,你觉得你的先生没有原则、道德观不强、耳根软,去跟人家喝酒应酬,把朋友带到家里来唱卡拉OK唱到天亮。可是你先生的性格就是你必须要去学习的那部分。因为你太严谨了,你就像一个教官那般严肃,谁敢到你家?

 

我的意思是,你跟你的亲密伴侣不仅仅是亲密伴侣,也不是一时冲昏了头,才成为亲密伴侣,这里面是有因缘的。你跟你周遭的每个人,都有很深的心灵上的一个关联。

 

 

我赫然发现,原来我跟我的父母,不是说我成为他们儿子才建立关系,而是和他们有灵性上的相似处,有灵性上的共通、要共同面对的学习和这辈子的一种相似度,我们才结为亲人。

 

所以,所谓的血缘关系来自灵性关系,所谓的伴侣关系,其实有很深的心灵上的关联性,只是你还没发现。

 

比如,有一天有位妈妈来挂我的门诊,他的先生是躁郁症的患者,儿子在美国念书,最近好像也有一点快要发展成躁郁症了。以传统观点来说:“你看,果然是遗传。”

 

 

 

后来我跟这位妈妈说:“你换个角度想,你嫁了一个有躁郁症的先生,所以你有了一个与躁郁症的人相处二三十年的经验了。这二三十年的经验,就是来让你帮助你的儿子,让你的儿子可以不走上躁郁症的这条路。”

 

我想再次强调一下,你们与你们的家人、伴侣、任何一个朋友,都有一个潜意识的心灵上的关系,否则你们不会相遇,不会变成朋友,不会变成伴侣,不会!因为这些关系在内心深处都有共通性。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归零,重新开始》

 

文字整理|平常乐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