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回答Raphiem,Keim,Lan,SueConsciousness的问题.

 

JOHN: 今天这个问题来自Raphiem,他的问题是:"谁是梅林Merlin?除了众所周知的亚瑟王的传说以外...从灵性/形而上学的角度,不是传说的角度,我想知道梅林代表的是什么?它的目的是什么?

 

DATRE: ,那是我们不了解的东西.在物种的"进化",你们使用过很多条故事线.这里所发生的是:当时那些"神话/迷失"或故事被"告知",它们都是与当时的人们有关的信息.

 

现在,这些故事仍然存在于许多被你们称之的"部落".在印度人,原住民,还有很多偏远地区的人们当中,都还流传着这些"故事",一代一代相传下来.

 

但对你们而言,你们已不再需要那样传递信息了,因为你们的电脑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如果你们想要信息,可以坐在一台电脑前,插上电源,寻找任何主题,电脑会带给所有你们想要的信息.

 

而在你们现今存在的"部落",他们依然继续着那些祖先口口相传的故事,那些故事都是经过好几代人流传下来的.但是,他们的进化与你们不同.在当今这个时间点上,你们的进化是:"我该如何更快获取信息?" - 但那些部落却对多""得到这些讯息并不在乎,而是他们能够从这些得到的信息中""些什么.

与寻找任何"灵性"本质的"故事"一样,这都取决于"故事"被给予时人们所处的时间与环境.因为你们现在的想法与当时人们的想法已经不同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很难说清楚那个故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无法...就好像John说的亚瑟王:亚瑟王与他的手下做过什么呢? 第一,他们骑马,穿着金属盔甲上战场.他们有长矛与盾牌,那是他们的战斗方式.而你们现在呢?你们有能投掷炸弹的巨大飞机,还有能杀死很多人的超级大步枪.你能看出这当中的区别吗?

 

同理,这与在你们的"特定时间部分"被给予的任何"神话"或故事线都是一样的.假如像亚瑟王那样的人突然从他的圆桌上进入"这个"现实世界中,他会怎样呢?他会赤裸裸地疯掉,因为他的"大脑"无法处理当今你们日常生活中的"概念".

 

所以,我不是在试图逃避这个问题,而是我认为你们需要关心的不是"过去"是什么,而是现在""什么;然后不是现在是什么,而是将要发生什么.你将去哪里和你将要做什么?向前的"推力"是很重要的.

 

他们总是说:"历史重演" - 历史总在重复,它没有给你带来任何"教训",是因为你们没有从中学到任何东西.今天,他们在广播里谈论阿拉伯人与塞维尔亚人在Korsakov的世界战争,这场战争是由阿拉伯人与塞维尔亚人引起的.他们只斗争了700多年-没什么大不了,但问题是:2个国家都采取了不同的对立面,一个向着阿拉伯人,一个向着塞尔维亚人,接着你们还让自己卷入了至少5年的世界大战中 - 这一切都是你们今天试图避免的.

 

历史重演,现在,你们的阿拉伯人与塞维尔亚人又开始战斗了,他们彼此憎恨对方,那么,你们从以前最后那场战役中学到什么了呢? 什么都没学到. 历史不断重复,为什么它会重复?因为你们没有使用"向前"思考的能力.

 

******************************

 

JOHN: 下一个问题来自Keim,问题是:"我想知道身体是否能飞行...该如何飞行...我们是不是遗忘了?他们应该给我们一个能够操纵这个身体载具的指南."

 

DATRE: ,如果你足够了解你的身体,就能够让它飞行,一切都取决于你.那是你的身体,不是别人的.所以,你足够了解你的身体能让它离开地面吗?

 

如果你想试着飞行,为什么不试试"悬浮"?这将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有人可以轻易地做到.这对你来讲是个很好的实验:躺在地板上,放松身体到某一点,然后离开地板.你可以让另一个人把手放到你的身体下方,让你"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悬浮起来了.这是能够完成的.如果你真想试试看,那将是一场有趣的体验.

 

"了解"你的身体-这也是为什么你们来到这里.身体是一个你每天都在使用的工具,而你们却不对此留意.所以,如果你想尝试有趣的事情,那就先试着悬浮你的身体-让它离开地面,看你能够悬浮多高.然而,你知道悬浮时会发生什么吗?你可能会去"思考/"...一旦你一"",你就会掉落地面,这是你们的一个阻碍.如果你能允许身体,它就会是一个奇妙的仪器.可是,一旦你的"头脑"开始掌控,它就会停止.你需要与身体工作,找出它能够干些什么 - 这将是非常有趣的.

 

******************************

 

JOHN: 下一个问题来自Ian,问题是:"Hi,我想知道Datre是否可以详细解释一下那些新能量? 还有你们说'那些会去另一个现实世界的人'是怎么回事?"

 

DATRE: 我相信如果你回头去看看所有的Datre资料,那儿有一堆...你将发现这样的内容我们已经解释了一遍又一遍.事实上,我们才完成一篇传导,就是关于这些新能量的.希望那些内容了能够让你有些了解.

 

现在,这些能量能够帮助那些能使用它们的人,为他们进一步的"进化"做出帮助.换句话说,你们一直都试着想让身体变得更加敏感.一旦你们的身体变得更敏感,你们就能够在你们称之的"大气/环境"中检测出"不同" - 然后他们就能从那一点开始工作.而这就能"允许"他们离开这个星球.

 

他们谈论玛雅文明,想知道为什么它消失了.现在,你们必须知道:那个时期与现在有着很大差别.在那个时期,每个人都在一个"共同"的想法/心念下运作.当他们通过他们的共性,在他们那个进化时期,达到他们认为"他们已经在物质层了解了想了解的一切" - 他们就全部一起离开这个星球了.那么,他们消失去了哪里呢?

 

好吧,这个问题我们想转过来问问你:当你把身体放下睡觉时,你消失去了哪里呢? 你们从来没有停下来思考过这个问题.你不会呆在身体中 - 为什么要那么做?这实在太无聊了.你也无法让身体""任何事情,因为身体在睡大觉.你会离开,没什么大不了.但是,一旦你们再次"进入"身体,睁开"眼睛","恐惧"就进入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一个简单的过程就会创造出"恐惧".这本应是身体的"进化",你们本来就有那本"指南",你是那个将改变一切的人.你们进入身体后""了一切.你们已将它忘得一干二净,忘了很长时间 - 你们从未留意过,还总认为身体是个大麻烦.可如果身体真是个大麻烦,那你们为什么还要不断回来呢?去学习它吧,与它一起玩耍从中获取"乐趣".

 

******************************

 

JOHN:这个问题来自Sue,问题是:我们是如何重新编程潜意识的?那儿有很多简单的答案或方法,但却没有一个对我奏效.

 

DATRE: 好吧,你们并没有"编程"潜意识.在物质层,你们有很多华丽的语言.你有你的"意识","潜意识"等所有这些东西.

 

如果你开始观察"什么"正在发生和"为什么"那会发生,你就会开始理解:你想要的答案都在那儿,因为这是"你的"现实世界.那是你根据你的愿望创造出来的.没有任何人能够以任何方式控制你,除非你允许.假如你"允许"别人控制你的身体,那么你需要做的,则是转过来""着自己:因为""才是那个"允许"的人.如果你不希望任何人控制你或你的身体,那么就不要"允许".这一点将是你们学习的重点.

 

那儿没有"意外" - 你计划"一切"你以任何理由""计划的东西.也许他们会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总是有那么多问题?" - 因为,为了你的"进化",你的"学习"过程就是去学习""决定想学习的某个特定课程.也许他们还会说:"好吧,那为什么这个悲剧一直不断发生在那个人的身上" - 好吧,假如那个人从"1"所谓的悲剧中学到了东西,那么就不会有第2.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这都取决于""""的愿望.但你绝对不是在那儿乱七八糟地胡乱晃来晃去,你要"观察"那里发生了什么.

 

打个比方:John有一个"麻烦"他的问题,他不断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明白,为什么呀?"- 直到昨天晚上他听了一个2小时的对话,其中的""句话就带给了他答案.答案总在那里,问题是你如何能获取它?你们一直都把"符号/线索"摆在自己面前: 那些为了你的理解,你能"看到"的或"听到"的东西.你们一直都那么做,但你们却从不留意自己在做什么.也许你会说:"好吧,但这是一个忙碌的世界,我可没有时间" - 这样的说法我们已经听过太多遍了.

 

如果你更热衷于在物质层中忙来忙去,无论怎样,那是你的"进化",由你自己决定.但还有一些人对"进化"过程非常着迷-不是别人的,而是自己的进化.这是你与你自己玩耍的"迷人"游戏.当你开始学习这场"游戏"到底是怎么回事后,它就会变得更为"精彩".

 

我知道那儿有人一开始说:"Datre说这一切都取决于'',我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但后来,他们又说:"我已经获得了我未曾想过的自由,因为那与别人无关,而是取决于''" - ,这就能"允许/授权"你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

 

JOHN: 最后这个问题来自一个称自己为自我意识的人.他的问题是:"上帝把我们放到地球上,让我们自己学习并自己做决定.(我所指的上帝是指任何优越的意识层).但为什么Datre会来干扰我们呢?"

 

DATRE: 好吧,我们并没有"干扰",我们只是为你们提供信息.现在,那是""的信念系统.你有一个上帝,并允许他来告诉你该做某些特定的事情等等.那是你的"信念系统".每个人的信念系统都不相同:有人"相信""他们"创造了他们体验的一切.他们的信念说:"当我再次进入物质层时,我将决定由""来当我的父母 - 我选择我的父母.为了我想学习的内容,我将"有意"地选择我的父母" - 他们有着完全的掌控权.而这些有着"那样"信念的人,从头到尾,他们都是他们自己现实世界的"创造者".

 

那儿还有人有着另一种"不同"的信念系统.他们相信是上帝把他们派到这里来做不同的事情的.因此,如果那儿发生了什么 - 那都是上帝的意思.这都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

 

但其中一个你需要注意的问题是 - 在硬币的正反两面... - 这是你在任何时候都要记住的问题:无论你相信硬币的哪一面,"这都是你的进化!" - ""想从中学习什么?""想走出这个物质存在吗?你想理解什么? 要知道,你要以"知晓"去理解,而不是智力,那是一种在你之内的"深深地"感觉.

 

某些灵媒社区的人说:"我们都感觉我们想回''" - 然而,他们却没有人知道""在哪里.知道为什么他们无法找到""?因为,它一直都在那儿."不是"你的身体,你在使用身体进行体验.但你一直都是:"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是"!

 

那儿还有个说法:"家就是你的心所在的地方" - 家就在"""当下"所在的地方. 无论它是在"这个"现实世界或是在"那个"现实世界 - 你的""就是""所在的地方.而你知道你在哪里吗?它就是你把你的注意力"焦点",放在"真正的你"的进化上的那个地方.

 

Datre并没有"干扰".我们试图带给你们"选项",带给你们用其它的角度来思考你们物质层的方式.是否愿意阅读这些信息完全取决于''.没有关系,这些信息都为你摆在那儿,请随便.但请记住:一个硬币总有正反两面.为什么一个硬币要有正反面?因为它就是这个现实世界物质存在的方式,就是那样设置的.而这一切将维持直到重生.当重生时,你就能去"另一个"星球进行不同的体验.但无论怎样,那都是""的进化.所以,以你任何想要的方式去享受你的进化吧,谢谢,我们是Datre~

 

Datre对话 - 212 - 凯西+圣经/启示录+新能量+我们是谁

Datre回答AL的问题:

 

问题我想进一步搞清楚Edgar Cayce(爱德格.凯西)的资料.这个资料所提供的框架中的第一个问题是:圣经中所指的坠落/罪孽是否代表了我们对'我们是谁'的觉知的'坠落'? - 这种概念混淆了我们的造物者身份,使我们滥用唯物主义,失去了最初的目的与理想,而不是指导与协调人类的发展.

 

DATRE: 好吧,当你们谈论Edgar Cayce(爱德格.凯西), 凯西时,,那是一个完全形态...它是从人类到人类的信息.换句话说,就是从死亡地带到人类.这个信息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一个与特定个体工作的医生(:凯西有很多医疗方面的解读工作).依我们所见,当凯西开始接触圣经时,那个时期的圣经中有很多互相冲突的交互信息.

 

你看,你们把这一切都当做"过去"发生的事情,但对我们来讲它还在发生中,所以我们能够连接入一个完全形态.事实上,它的发生并没有太久,还具有一些连续性,虽然那最终会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更多.根据你们称之的"时间线",因为......我猜你们可能会称那为"电磁力",是这些电磁力形成了那些(凯西)的信息片段.经过一段"时间",它们就会变弱.虽然这个特定活动的强度将减少,但仍有足够的强度能让我们从中连接获取一些信息.

 

首先,你们并没有从罪孽中坠落,因为罪孽是人为的,强加给个人的一种构造.除了你们的地球物质层,它与其他任何一切都无关.OK,他的问题中还有什么?

 

JOHN: 他问:圣经中指的坠落/罪孽是否代表我们对'我们是谁'的觉知的'坠落'?

 

DATRE: 这要视情况而定.你看,你们使用物质头脑进行物质资料的解译.所以无论任何沟通方式,写作或口语,每个人都会对这些资料有着不同的解释.所以,根据我们所观察到的,自从物质层被搬到这个星球上开始,这些资料/文字...它们真的,也是一个进化的过程.物质形式一直都在持续改变中.

 

同时,个人的心智结构也改变了.目前,在你们的能量模式中已经有了不同的结构,它正在改变你的感知,以及改变你将如何感知信息.

 

那些资料在当时被给予,并以所谓""的形式记录下来 - 因为当时这个星球上个体的心智集合,也就是群体意识,还处于从属地位.换句话说,大多数人都要服从有钱或有地位的人,所以当他们接受这些来自有钱人提供的信息时,他们就会接受,不会问问题.说实话,根据你们所谓的时间,虽然这种从属关系看起来似乎有着相当长一段时间,比如你们谈论的15,16,17世纪,但对于这个星球上的物种发展来讲,是非常短暂的.

 

你们必须记住:这是一个进化的过程.在进化过程中,一切给予的新内容或多或少都会适应当时的进化时期.所以,当这些内容被写下来时解读的方式,和被这个星球上的人重写过无数回时解读的方式,这之间真的没有关联,因为你们的心智已经不再像以前的人那样运作了.

 

以前的人对这些文字的理解与你们完全不同,所以这当中任何解读都是你目前的解读,是你目前看待的方式.但这并不表明那是错的或对的.我只是说,这只是你们在目前这个"时间线"上的解读,它是你们的解读,而以前的人对这些事件或信息的解读是不同的,好吗?

 

JOHN: 是的,我觉得不错,最近我们也处理了很多这类情况.问题的第二部分是:"在我们来到这个星球上时,人类的性爱是否算一种分歧/堕落?人类最初被创造出来时是否与性无关?当我们渐渐迷失自己的觉知后,就产生出了男与女的想法?"

 

DATRE: !,你们是以...那些最初来到这个星球上的人-这个星球的发源者是以"无性繁殖/克隆"开始的.现在无性繁殖/克隆还存在于其它的星球上.除此之外,当第23个染色体介绍给物质身体后,你们的"无性繁殖/克隆"现实世界就变成了一个男人与女人的现实世界.

 

如我们所讲,当这个"泡泡"形成时,一切都在那里了,同时物种的进化模式也都在那个时候形成了.就好像撰写一个"故事" - 故事有开头与结尾;否则,你就无法关闭这个泡泡.故事的原创者会回避,不会干涉故事的发展,但是,当不同的事件发生在你们的进化模式中时,就会改变泡泡的故事.但无论怎样,它的结局基本上是一样的.换句话说,以一种简单的方式打比方:假设你家10公里远处有一个杂货店.你开车沿着公路走,先转左再转右,接着再沿另一条公路开一点点,接着再转右边就可以到达这个杂货店.或者,如果你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的话,可以先去别的地方办其它事,然后再从另一条不同的道路上回到杂货店.你看,你的家是起点,杂货店是终点 - 只是你可以走很多不同的路径,你不需只走一条路.

 

换句话说,那儿有很多人...除非他们生活在一个没有其它路可走,只有一条路的国家中 - 但即使如此,要从你的家走到公路上,你还是不得不走到一条主要的大道上.

 

为了到达杂货店,你还是不得不在某个时候转左或转右,最终你会到达杂货店,最终也会回家-而你在这个过程之间如何去,这才是:进化.

 

所以,那些多年前告知你们的资料与进化无关.毫无疑问,出于某种特定原因与模式,它们被放入你们的画面中.但基本上你们总会从头走到尾.你们该如何到达那里,无论个人还是全体,都是进化,至始至终都是体验.所以那里发生的是:当某个确定的信息被给予后,他们把它撰写成了一个故事.换句话说,这也是为什么人们称'历史'(英文:history)'他的-故事'(his-story) - 你们把它当做一个单词来读,认为那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对有的人来说,它很重要;而对其他人来说,那并没有任何意义,无论是否知道都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而对那些认为是重要的人而言,他们的生活体验就是要学习过去的历史.同样的,随着你们的进化,一切都在不断被重写 - 历史(history),他的故事(his-story)也都在被重写.

 

那些"了解"不同的事件(真相)的人,他们能说:"这本历史书的记载是错误的",因为我就住在那个城市,这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或这件事根本不是如书中所讲的那样,这些内容是通过家族一代一代从长辈那里传下来的.但当你们委派某个人来撰写这个"故事",它就会被接受.你看,我只是把这一点指出来以便让你们理解你们的角度与我们角度之间的不同.当这一切被"第一次"写下来时,那是一回事;或让我们这样讲:每次重写都会呈现不同的味道,所以这就与那无关了.

 

JOHN:你们刚才讲的内容也是这里的一个主要特性,似乎没有人"认识"到这个所谓his-story(他的-故事)的东西.因为以前只有富人能够与这些内容接触与沟通,所以他们有""控制权,能够为他们自我的利益虚构任何故事.

 

DATRE: 那什么时候那改变过呢?一点微小的改变都没有.回到历史书的话题中,现在,那儿有任何不同吗?那些人需要一个有效的学位证明去重写/改写.他们在某处发现了一个信息"片段",就改变了整个故事.这也是其中一个我们所讲的.现在,当一个个体拿着你们的历史书,遇到了某些事情就说:",这实在是太重要了,需要重写" - 接着,他获得了什么呢?.对他来讲,那是他的优势,是一个大学的优势,也是一个书店(书籍售卖者)的优势,他们能够"改变"一切.你看,每个人都能从这种改变中获取利润.而那些获利的人根本不是那些真正研究它或倾听它的人.是的,你们都会那么说,但你看,当你们当中有了那些很大的大学,比如希腊或其它某些地方...

 

JOHN: 比如亚历山大.就像亚历山大图书馆吗?

 

DATRE: 是的!就是那个被他们烧掉的.由于这个图书馆中保存了很多历史书,所以对他们来讲就很容易了:"让我们把它烧掉吧,这样我们就可以从头再来了,OK!" -

 

问题凯西说要了解<圣经>的唯一途径就是先了解<创世纪> -而要理解<创世纪>,就要理解<约翰启示录>.凯西说<约翰启示录>讲述的是约翰回归/觉知到他的真实身份.凯西还坚持认为<圣经>在某些层面上具有它的有效性.

 

DATRE: ,在你们进入<约翰启示录>之前,你们首先接触<创世纪>.现在,你们当中有任何人读过<圣经>?也许你读的是那个最受欢迎的詹姆斯王钦定版本,我猜大家随身携带的都是这一本.OK,凯西声明你们需要阅读<创世纪>,那么他说的到底是哪个版本呢?

 

现在,我将通过这个传导者Aona的体验告诉你们:Aona研究过很多不同版本或指导的<创世纪>,包括很少人知道的犹太版本.现在,只是做个比较,因为我在阅读她的(头脑)字典.当你阅读犹太版<创世纪>,又阅读詹姆斯国王版的<创世纪> - 2本书与最初的那本都有不同的修改,保证都不相同.

 

所以你看,任何事物,如果它能帮助你理解你自己,那么对作为个体的你来讲那都是有效的. 虽然不是别人或别人的思维模式,但是如果他//它能够"帮助"你理解真正的自己,那他//它就是重要的.否则你就只能从中阅读出,比如:玛丽穿了一条红裙子,约翰有一只狗,莎莉有一只猫等无关紧要的内容 - 这样的话,这本书对你来讲就是无效的,同理,说出的文字也会具有无效性.只有你对这本书的解译,对那些说出的文字的解译才是重要的.所有的符号都在那里,如果你能够解译它,那些符号才对你有效!

 

假如此刻这个房间中有20个人,大家都开始阅读与讨论<创世纪>中的某一章,等你们还未开始第2遍阅读时,基本上就会接近"打斗"的状态了,因为每个人阅读的都不一样,保证的.

 

你们通常同意别人的唯一原因是:因为这正是你的想法,是你碰巧与别人的想法一致.但当下一秒你的想法不再与别人一样时,你就不会同意了.可你越进入任何事物...怎么说呢,我们不介意你们阅读什么书,你可以让20个人或10个人阅读同一内容,最终他们都会争论.因为其中一人说:"不对啊,没有那个内容啊";另一个人则说:"但我读到了,它就在那里" - 那都是符号;都是你的转译.但是,要做出一个连续直接有效的陈述/声明...我们唯一那么做的时候,是我们使用宇宙观点来解释的时候,只有那时我们才能说:是或不是.但从物质层的观点上看,凯西来自物质层,他是从物质层/死亡地带获取信息的,所以自然与"我们"工作的角度不同.

 

JOHN:那么<约翰启示录>?

 

DATRE: 再次的,这都是一样的.凯西谈论的是他的启示录.好吧,那是""的启示,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将是他和其他人的启示.再次的,你们能够以你们想要的任何方式去解译.我能阅读Aona的头脑,Aona努力地研究比较过不同的宗教.

 

从个人的角度,这么做的原因是:如果她能了解某个宗教,那么当一个也接触这个宗教的个体与她对话时,她就能小心回答,以免得罪这个个体.

 

你们都或多或少出生在不同的宗教形式中,毕竟你们都出生在"信念"系统里.也许你说:",可我从来就没有去过教堂,从来都不相信那些"- 好吧,但是,你总会相信什么,因为你就出生在那个信念系统中.让我们这样讲,每一个你们进入的教堂...这是我们所感知到的: 假设你们在4个角落里摆上4个教堂,每个教堂都属于同一教派,全都是一样的.可尽管如此,为什么你还是喜欢去其中某个教堂,而不是其它的呢?因为你更喜欢那个教堂里的内容-但他们教的都是"同样"的东西-所以再一次的,我想说的是: 你去的每一个教堂,每一个新教教会都可以教导这些<启示录>,但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不仅仅只是牧师不同.而且你们不同"种类"的教堂之间还存在着更大分歧,但他们都以这些书籍作为指导方针 - 这就是你们如何说教, 如何在一个特定的主题上进行说教的.如果你把所有的这些书籍丢掉,没有人告诉你们该如何宣传布道时,你们就不得不靠自己思考了.

 

但是,你看,每一个教堂都有指导方针.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称那为...你在那儿学习如何成为一个牧师,他们称那为什么? ...神学院,OK,是的,OK.

 

JOHN: 下一个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Datre是否熟悉圣经,能够从个人/内部指导的方式评价一下<启示录>中的符号/模式/结果?"

 

DATRE: 正如之前所说,我唯一能告诉你的是:它是否影响了你的生活?它是如何影响做为个人的你的?这里唯一的区别是你自己的解译.那是你的"舒适"地带.如果你觉得它说明了一切,那你就最好开始往那个方向推进,找出"为什么"它说明了一切.我不在乎那本书是不是圣经,也不介意那是我们告诉你的,还是别人告诉你的.不要只是全盘接受或全权委托别人.这儿有句豪言,John(Big Word John):"为自己感到骄傲!" - 不要只是"接受",要问,,.如果你感觉不错,OK,很好,那就把这个内容放到你的篮子里,这是一个保留内容,直到你的流动框架改变.然后,你不必从头来过,就好像你们的政府附加修订案那样.你只需稍微改变一点点角度,使它对你来讲更为符合.这就是我们说过的:有时,从你们的角度,你们要花费很多年时间才能发现那一点点不完全符合你们的小东西.

 

你们开始寻找答案,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但这就是探索的开始.你们开始搜索...疑惑,疑惑,质疑,质疑,接着下一个你所知道的事情就是:你正呆在一个图书馆里寻找着什么.你不确定它到底是什么,但你会不断徘徊...直到有一天,突然,某些事情...你看到了某些事,听到了某些东西,读到了某些内容,而它就能"刺激",使你获得一个"啊哈!!!" - 而这,就会改变你的流动框架.

 

JOHN: 接下来是这个复杂的大问题中的一部分,<约翰启示录>有关:"我们是否将在这个世界上看到与体验到<启示录>中关于预言方面的内容?"(:一些网络摘抄 - 圣经<新约>的约翰<启示录>预言全面,系统庞大,是圣经预言中最精华的部份.其中提到了包括规模空前的火灾,地震,冰雹,烟雾和硫磺蝗虫,瘟疫,异常的高温与战争等等)

 

DATRE: 是他们谈论的关于瘟疫等等的内容吗?

 

JOHN:是的,是的.

 

DATRE: ,你看,再一次的,你们都有你们的小小完全形态.你们都有你们进行体验的小群组.我相当确定,如果你去问那些正处在战争国家的个体,那些个体的家人全部遇难了,一切都没有了,他们就会跟你说他们正处在世界末日中.而现在你们却坐在家里通过电视观看那些正在战争中的人们,这就不是你们的世界末日.但对他们来讲,那是他们的世界末日.

 

所以你看,那些即将发生的和你们全部将体验的事情都来自这些"()能量波".那将影响这个星球,能量波将影响人类的构造.

 

现在,为使你们感兴趣,我们再多谈谈一点"()能量波"的话题. 你们是否留意到,在最近几年内,你们"万维网络"的发展状况?你注意到你们的潜艇,轰炸机,坦克等所有技术的发展吗?

 

你是否留意到你们的新科学的发展?还有你们的医疗领域,涉及到DNA,以及RNA的发现与操作等等?这都是最近才出现的,非常非常新.如果从我们的角度观看地球,你也可以说那简直就像一个"大扫荡" - 突然之间,一切你们能想到的方向都在进步与发展中.

 

你们的音乐也有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多年一直保守与古板的经典音乐.你们的教育系统也被分割成了2部分,有的老师的教学获得了巨大的成果;而另一些人试图遵循他们以前的教学方式,结果却不行.

 

在几乎任何你能想到的特定领域,你都看到巨大的进步.为什么?我敢保证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 "为什么"就是因为你们正在接收这些"()能量波",它能在任何技术方面给予你们支持 - 这是其中一个来到你们星球上的能量波.,这没有什么好害怕的.看看那些你们已经获得或将继续下去的伟大与光荣的发展吧.随着"能量"的进入,这些能量将呆在这里被物质形态吸收,同时物质形态将有利地去使用它.

 

还有其它进入的能量波 - 大约在同一时间与那些技术浪潮一起进入 - 而它们能改变物质结构,改变物质存在.现在,也许你会说:"什么?我可没有觉得我与我的父母或祖父母有什么不同." - ,因为改变在"内部"发生,不是"外部".这也是为什么你们会流鼻涕.

 

为什么流鼻涕?你的鼻子,眼睛,窦腔都包含你们所说的二氧化硅(Silica).二氧化硅是其中一种能够"维持住"电荷,电振动的东西.物质存在中将包含更多的二氧化硅.然而你们却试图吃药等等,想赶走/清理这些二氧化硅.让它流动吧,因为这就是你们将用来与进入的物质"能量波"工作的东西.

 

另外一件事就是"背部问题".几乎每个人都有背部问题.他们去找按摩师,去看医生,并使用各种机器锻炼,但都没有效果.因为你们的"背部"正在改变中.那是身体改变的一部分.为了包含更多能量,你们的脊椎在改变中.脊椎将持有更多能量,以便在物质形态中与更多能量工作.那些骨头之间,防止骨头刮伤的小"垫子"也都会增大 - 这就是物质结构在持有更多的能量.这是我们能告诉你们的2件事,还有更多的事情将发生在你们的身上.

 

无论怎样,这些我正在告诉你们的内容,和以前''告诉你们的内容,还是以前'我们'告诉你们的内容,都能告知你们: 正在进入的"能量波"会使物质身体产生变化.

 

现在,更多的能量波将进入做出进一步的改变.这个星球上的物种,类人动物的形式也都将改变.这样的情况总是在发生中.唯一的问题是,现在,因为这个星球上个体的数量,还有你们彼此之间更加迅速与便捷的沟通技巧,你们都开始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来到这里告知你们将会改变,虽然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可是你们现在与以往的沟通方式又不同了.过去的人生病,死亡,然后另一些人又出生,接着再生病,死亡...物质形态一直都在不断地改变中.

 

现在,你们星球上的物种将发生更加显著的变化,我们越来越接近这个时期.如果物种要发生戏剧性的变化,那你就会在你的身体中感觉到一点点"小刺激"或发生某些不同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放轻松,不要与之斗争.在过去的几年中,2""能量波来到你们的星球上.技术的改变是你们能够用眼睛看到的,而物质身体的改变,则是你们能够"感觉"到的.比如你也许会在突然间,"没有任何理由的"感觉不舒服.

 

你的胃部不舒服也不停止工作.你感觉不好,感觉各种你们的"厌烦"."我不舒服,我的胃疼,我的胃疼",然后你就去吃各种各样的胃药.OK,很好,如果那些药能为你带来一些解脱,那是你想要做的事情. 但问题是:它总会过去,因为那是你的物质结构正在发生改变中.所以,目前有2种能量波在你们的星球上,它们会到来更多,以后我们会讲解更多它们的事情.

 

-------------------------------------

 

*接下来这部分的问题是单独发送的.

 

JOHN: OK,接下来这个问题一语切中要害:"我们是谁?"

 

DATRE: 好吧,我会把这个问题再丢给你,然后说:"那是你自己的探索!"

 

当这个"泡泡"开始的时候,这个星球上原始的实体有着他们自己的发展阶段.然后一个宇宙中经常出现的事情发生了:另一个"泡泡"撞入你们的泡泡并产生了损坏.在损坏中,2个泡泡混合到了一起.所以,在这里,你们其中一个泡泡体验着一个故事的开头到结尾;另一个泡泡中的实体则体验另一个故事的开头与结尾.

 

虽然这看起来相当混乱,但基本上,这就是在眨眼间发生的事情.与地球上的个体一样,你们都采取了同样的物质外观.虽然有人是入侵者...但这是你们已经决定好的 - 等你们第2天早上一觉醒来,你们就看起来和其他人一样了,所以无需混乱与惊慌.

 

你看,你可以很快地在一个全息图结构中改变,非常容易 - 你能非常轻易地采取另一种实体模式,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问题.你也可以看起来不像这样,你也许看起来不像这些特定的个体,但你们还有所谓的失忆.比如在一个创伤性的体验中,你们会忘记自己是谁,忘记自己来自哪里等等.为了能够融入地球,你采用了他们的形式,并采用他们的故事进行理解.你选取了这个故事,但当这个故事完成后,你就必须离开 - 这就是你们的协议,好吗?

 

虽然你们还是携带着一点点那些你们来自于哪里的记忆,但那并不会花费你们太长时间去完全适应地球上的存在体验.

 

正如我们以前所说,无论出于任何原因,那儿还有来自其他星球上的人.他们的星球结构已经停止/中断了,因此需要去到某个地方,于是他们来到这里.就好像你们的法律声明:"如果你要来我们这里做些什么,你就得遵守我们这里的法律".所以,在你们的包裹中,你们都选取了一个物质结构,选择了日夜,选择了所有对立面等等,这都是你们包裹中的一部分.然后你住在这里,直到能够去到别的地方.

 

现在,当你开始以这样的组合运作时,就好像你们的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有很多外来人口.当他们进入你们的国家时,他们就要采取你们的习俗,习惯你们的饮食,使用你们的俚语等等.从这里,你能看到融合的开始.直到移民的第3代出生后,基本上他们就已经能完全融入你们的社会了. 现在,你们(不同的人种)仍然保持不同的特征,但身体的基本结构几乎是一样的.你们有2个胳膊,2条腿,还有头与肩膀等等,与其他人都一样-你们的身体组成都是一样的.

 

现在,不同程度的专家(说法者)时不时会来到这个星球,以帮助不同领域的发展.然而他们却变得如此迷恋物质层,决定留下来.

 

现在,随着"新能量"的进入,这也是为什么你们开始有了模糊的概念,开始询问"我是谁?"因为你们当中有一些人开始感觉这里并不是我属于的地方,那不是我的思维方式,不是我理解的方式,我的理解不同,我的想法也不同.于是你们开始寻找那些与自己的思维模式相似的人,并开始思考:"我是谁?","我在这里做什么?",并为这里的存在状态感到越来越不舒服.

 

现在,"你是谁?" - 我可以这么说,基本上,那些最初来自这个星球上的个体,也就是通过世代模式跟随故事线的人,他们当中是不会有很多像你们这样问问题的 - 做为个体的你,这应该是第一个能指出的迹象,告诉你你最初并不源于这个星球.

 

现在,进入的"能量"将开始支持你们当中的许多思维模式.这个星球将比以前拥有更""的频率.在高频振动中,你们将感到越来越舒适,而不是焦虑,因为你们对高频能量还保有记忆,那是你们来到这里之前所体验的.有人比其他人在地球上呆的时间短,因此这些人的思维模式将更容易从你们称之的"常态"中改变,发生更多戏剧性变化.而且你们将会去寻求对你们来讲"更为熟悉"的信息.

 

所以,"你是谁?" - 那是属于你的探索.因为当这个地球"泡泡"的故事线接近尾声时,你们就将进行分裂,一个戏剧性的分裂.原本来自这个星球上的实体将去一个新的星球,拥有""的物质存在,进行""的体验,因为他们的经验模式还非常短暂,还没有体验到被你们称之的足够"时间".而从另一个"泡泡"进入的人则有过大量的体验时期.因为你们在这个星球上共享能量,所以身体结构也都会改变.

 

在一个星球上,实体间的这种改变是经常发生的. 随着星球改变,实体也会改变,然后另一个故事线被撰写出来,一切继续下去.

 

但这一次将是独一无二的.因为那儿有星球的分裂,也有人类的分裂.为了你们的进化,你们将有2个不同进化模式的星球,而不是1个星球.因为那些导致这个"泡泡"损坏的个体将去到另一个不同的星球上,开始另一个不同的故事线.

 

当你们开始意识到这个星球上个体中复杂与伟大的多样性时,你就能够发现:这场进化已经不能再继续走得更远了.很简单,因为思维模式之间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你们将达到,即便在沟通与人际关系中,一切都将更加难以建立的那一点,除非你能够找到另一个与你的思维模式相同的人.

 

现在,地球在改变,身体内部也在改变,还有这个星球上2种不同的实体群组的进化...如果你接触过灵媒社区很多年,就会记得...我不知道那有多少年,但在灵媒社区中,那时很多人都在谈论某个所谓的"新生/出生".

 

它到底是什么?什么时候会发生?那会怎样?他们知道那儿有事即将发生,但却没有任何人有答案.有人得到某些模糊概念,但这些概念却混天倒地,没有地方成长,因为那儿没有可供这些概念成长的流动框架.当然,这都是很自然的,这些概念将慢慢消退,直到...我能想象到,等到年轻的一代听到这些磁带接触这些信息时,这些内容对他们来讲都还会是新的.

 

这些内容不是新的,如果你已经在这里呆了足够长时间.它只是一个古老的重复主题.除了"现在"的我们正为了你们的理解,努力给你们建立框架.

 

宇宙中任何种类的新生都是"罕见".在你们驻留的宇宙中,新生是罕见的.它必须要遵循"宇宙时间/定时/韵律",甚至在这一点上,连我们也不完全知道那儿将发生什么,因为这样的事情从未发生在一个"粒子物质"如此"坚固"的物质层中.这也是为什么你们被观看与监视着,因为这是一种非凡的状况.就好像若你们的天空中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你们都会抬头观看一样 - 这里唯一的区别是:这次将发生在你的身上.但是,那些即将进入另一个星球的人,是那些觉知到"他们是谁"的人.他们将去另一个星球上的另一个星球存在,他们将携带着大量的这些思维模式,因为,他们已经通过地球上的大量物质表达进化了.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告知你们:"观察能量' - 身体知道如何处理这些能量.观察你的身体对这些能量的反应,不要与之抗争.如果你不抗争的话会容易许多.从我们的角度,那些了解将发生什么的人将期待这场宏伟的体验,因为这是一个极端兴奋的时刻.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则是"恐惧",他们将想知道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如果你不想要知道,你就不会问问题,因为,为了要问一个问题,你必须已经知道答案.

 

现在,这都取决于你们每一个人.我们无法帮助你们,你必须单独去做.你们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来到这个星球上,是因为你自己想要这种体验.好吧,下一个问题.

 

JOHN: 我想知道...下一个问题是否也是这类的问题.我想也许我们需要等下次机会,重新开始一个新的会话时再来回答.到目前为止,这次我们必须回答的问题已经回答一半了.

 

DATRE: 好吧,这次我们就在此结束吧.我想那个问这个问题的个体应该还好,因为我们已经给了每个人,包括提问者更多的信息.希望他们能"消化"更多一点点这些资料.正如你所说,这些问题都一语切中要害.大概这些问题没有像目前我们处理它们的方式那样当场被处理过.

 

今晚问问题的个体,我们要感谢他或她.

 

JOHN: AL.

 

DATRE: 谢谢AL问这些问题.如果你没有很清楚的觉知到这些答案,你是不会问这些问题的.这些不仅是你的问题,也是别人在问的问题.现在,我们已经打开了很多门,开始进行很多不同框架的建设,以便将来给你们带来信息.我们感谢您,我们要离开了.

 

晚安,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全線閱讀】《亞歷山大圖書館的秘密》(完)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