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4   帕梅拉   约书亚的传导

 

走向开悟的第一步是臣服于「本然」。开悟的意思是:你允许你本体的所有面向进入意识之光。开悟并不意味着充分觉察到内在的一切,而是你愿意有意识地面对每个面向。开悟等于爱,而爱指的是你接受你所是的自己。

 

内在的黑暗——也就是灵魂深处那种你们每个人都害怕的被遗弃感——是暂时的。小我阶段只是意识发展和演变的其中一步,在这个阶段,人会朝向个别化的神性意识跃进一步。个体意识的诞生——也就是你诞生为一个「单独灵魂」——伴随着被遗弃、被从母亲/父亲那里分离出来的体验,跟物质世界中的出生创伤很类似。在子宫里,婴儿体验到与母亲合一,那是一种海洋般的感觉;而出生之后,它本身就成了一个完整的个体。

 

由于这个出生创伤——现在说的是灵魂的诞生——灵魂会携带着一种被撕裂的感觉,因为它不得不跟以前视为理所当然的一切分开。

 

新生的灵魂渴望回到合一的半意识状态,那是它来的地方,灵魂认为那里是它的家。然而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灵魂会感受到巨大的恐惧,以及孤寂和疑惑的感觉。这种内在的痛苦和迷惑会逐渐形成小我夺取权力的温床。灵魂必须处理恐惧和痛苦,而小我承诺会提供解决方案。小我向灵魂意识提出了权力和控制的愿景,觉得无力和迷失的灵魂于是屈服,让小我掌控全局。

 

小我是灵魂中朝向外在物质世界的那一部分。本质上,小我是灵魂用来在时空中将自己显化为物质存有的工具。它为意识提供「焦点」,让意识特定且具体地出现在「此时此地」,而不是如海洋般广阔无垠的「所有地方」。小我把内在的推动力转化为具体的物质形式,正是你的这个部分,连接了灵性的你(非物质)和物质的你。

 

由于灵魂是一种非物质的灵性存有,所以把它固定在时空里是很不自然的。灵魂基本上独立于任何物质形式之外,当你梦到自己到处飞时,就是接触到自己这个独立而自由的部分。反之,小我则是约束和集中的,它让你可以在物质实相里运作。因此,小我扮演了非常珍贵的角色,而这个角色与「好」「坏」无关。当它在平衡的情况下运作时,对以肉体形式居住在地球上的灵魂来说,小我是一个中性且不可或缺的工具。

 

然而,当小我开始控制灵魂意识,而不是作为工具时,灵魂就失去了平衡。当小我支配灵魂时(这是小我意识的正字标记),它不只会把内在推动力转化成物质形式,还会控制并选择性地压抑那些推动力,然后,小我就向你呈现一个扭曲的实相。不平衡的小我总是在追求权力和控制,并以这样的观点来将所有事实诠释为正面或负面。

 

在日常生活中找出自己从权力和控制出发的行事动机,是很有启发性的。试着留意一下,你有多常要求人事物服从你的意愿,即使为了崇高的理由?你有多常因为事情没有按照你的方式进行而恼怒?重要的是你必须了解:控制的需求底下,总是藏着对失去控制权的恐惧。所以请问问你自己:「放开控制、放开对可预测性的需要,有什么风险?我最深的恐惧是什么?」

 

为了让事情在「控制之中」,你现在付出的代价是,对生命的态度变得紧绷而拘束。当你敢依循内在灵感而活,而且只做为你带来喜悦的事情时,就会在你的生命中建立一个自然而真实的秩序。你会感到轻松、快乐,没有必要把生命之流放进模子里。这就是没有恐惧的生活:带着全然的信任而活,相信生命将带给你的一切。你做得到吗?

 

对年轻灵魂来说,小我意识的陷阱几乎不可避免。小我提供了一个出路,可以解决恐惧和被抛弃的问题;它把你的注意力从「内在有些什么」,转移到「你可以从外在世界得到什么」。这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但似乎确实可以让人暂时松一口气。对你的周遭环境施加权力和控制,或许能给你暂时的满足或「快感」,有一种短暂的被爱、被赞赏和被尊重的感觉。这会舒缓你的痛苦一阵子,不过是短暂的,然后你必须再次竭尽全力让自己脱颖而出,变得更好、更棒,或是对别人更有帮助。

 

请注意,在小我的旗帜之下,你可能同时是甜美和卑鄙的、付出和接受的、统治和屈从的。许多看似无私的付出,其实是无意识地在要求接收者的关注、爱和认可。当你总是关心别人、为他人付出时,只不过是在逃避自己。因此,要了解小我统治意味着什么,不一定非得想到希特勒或海珊之类的暴君。让事情简单一点,在日常生活中观察自己。从对控制权的需求,就能认出小我统治的存在。举个例子:你希望某些人按照一定的方式行事,因此就表现出某些行为模式,例如百依百顺又亲切,而且很努力地从不伤害别人的感情。这种行为背后存在着对控制的需求。「因为我要你爱我,所以我不会跟你作对。」这种思考方式是基于恐惧—害怕独立自主,害怕被拒绝、被抛弃。表面上的亲切与美好,其实是一种自我否定。这是小我在运作。

 

只要小我在支配你的灵魂,你就需要以他人的能量喂养自己,好让自己感觉良好;你似乎必须被别人、被你之外的权威人士接纳。然而,你周围的世界既非不变,也不稳定,你无法永久依附那些你现在所倚靠的对象,无论是配偶、老板或父母。这就是为何你必须一直「工作」,总是警觉地注意着向你而来的「那份认可」;这解释了每个困在小我阶段的人那永远处于紧张和不安的心理状态。

 

小我无法提供你真正的爱与自尊,它解决「被抛弃的创伤」的方法,其实是个无底洞。年轻的灵魂意识真正的使命是:成为自己遗失了的父母。

 

请注意,地球生命的结构——指的是从无助的婴儿长成独立的成人的过程——常常在请求你那样做。生命真正的快乐的关键往往在于:成为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给自己以前和现在都没有从别人那里得到的爱与理解。从更大的形而上层次来说,这意味着:了解到你是神,而不是祂的一只迷途的羔羊。这样的领悟将带你回家,带你到达你的本质的核心——爱与神性力量。

 

当灵魂了解到它正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相同的行为和思考轮回时,小我阶段的终结就指日可待了。当灵魂对于一直苦苦追求那永远得不到的宝藏觉得越来越疲倦而厌烦时,小我就失去了统治地位。接着,灵魂开始怀疑它参与的游戏所给的承诺是假的,里头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赢。而当灵魂对于总是要努力掌控游戏觉得越来越厌倦时,就会稍微放开控制。

 

随着较少能量被用于控制思想和行为,一个能量空间就打开了,允许新颖且不一样的经验进入。当你最初进入这个阶段时,或许只会觉得内心非常疲惫和空虚,以前认为重要的事物,现在似乎完全没有意义。恐惧也会浮现,没有明显或直接的原因——可能是对死亡的模糊恐惧,或是害怕失去所爱的人。另外,你可能对自己的工作和婚姻状况产生愤怒。以往似乎不证自明的事物,如今都无法肯定;那些小我意识一直在阻止的事,最后还是发生了。

 

锅盖渐渐打开,各种控制不住的情绪和恐惧弹了出来,进入意识,在你生命里播下疑问和困惑的种子。在此之前,你主要是靠自动驾驶在运作,内在的许多思考和感觉模式会自动产生,你也毫无疑问地让它们经过,这给了你的意识整体性和稳定性。然而,当你的意识成长和扩张时,你的人格一分为二,一部分的你想坚持旧方式,另一部分的你则质疑这些方法,并让你面对不舒服的感觉,例如愤怒、恐惧和怀疑。

 

因此,在小我阶段结束时所发生的意识扩张,常常被当作扫兴的事—一个不受欢迎、搞砸游戏的入侵者。这种新意识扰乱了以往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一切,而且唤醒你内在那些不知该如何处理的情绪。当你开始怀疑以小我为基础的思考和行为模式时,你全新的一面进入了你的意识,这是你热爱真理而不是权力的那个部分。

 

依循小我的命令而活是很压抑的。你服侍的是一个有点可怕的独裁者,其目标是权力与控制——不只针对你的环境,还特别针对你。你的感觉和直觉的自然流动,都被这独裁者制止。小我不喜欢这么多自发性,它抑制你自由表达感觉,因为感觉和情绪是无法控制且不可预测的,这对小我来说很危险。小我是利用掩饰运作的。

 

如果你的小我命令你:「要甜美、要体贴,好赢得人们的赞同。」你就会有系统地压抑内在不满和愤怒的感觉;若你开始怀疑这个命令的可行性,这些被压抑的情绪立刻再次出现。感觉不会因抑制而被消除,压抑得越久,它们越是会继续存在,而且变得越强烈。

 

空虚和疑惑是小我阶段结束的特征,一旦灵魂有了这样的感受,就可能遭遇并面对以前被隐藏在黑暗中的所有感觉和情绪。这些被压抑的情绪和感觉是通往你的大我的入口,透过探索自己真实的感觉,而不是应该有的感觉,你恢复了自发性和完整性,这部分的你也被称作你的「内在小孩」。与自己的真实感觉和情绪取得连系,让你走上解脱之路,然后,你就开始转向心灵意识了。

 选自《灵性炼金术》 约书亚通过帕梅拉传导  

 译者:阿光 / 李平 / 林荆; 摘录编辑:柠静

http://mp.weixin.qq.com/s/ntPRzTeLSDpEChVCmuY5i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