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第一层》1、2、3 

《DNA第二层》1、2、3

《DNA第三层》激活DNA第三层( 1)、(2)、(3) 

《DNA第4、5层》光之工作者的挫折(1)、(2)、(3)

 

冥想和祈祷(DNA第六层)1

 

第六层的名字:Ehyeh Asher Ehyeh

 

克里昂的解释是:我是我所是。"I am that I am"

发音的链接是:http://www.kryon.com/seminar%20images/DNA%20page/DNA6R.html

关于此层的解释在冥想与祈祷的通灵文章里可找到。

www.kryon.com/k_chanelreno04.html

 

PS:别把克里昂所说的冥想与祈祷的层次混淆成DNA第六层。那不是DNA的层。它们是意识的层次。

 

第六层是高我层。它是祈祷和沟通层,对于所有神圣事物都是重要的。它是导管……管道。它与第三层(提升层)合作得最好。数字命理学上,6意味着交流、平衡与和谐。

 
第六层是第二个三层组的一部分,第二组是人类神性之组

 

 


 

冥想和祈祷(DNA第六层)2

 

冥想和祈祷

 

亲爱的各位,我是磁力服务的克里昂,向您问候。刚才我们告诉你,此地有一个甜蜜的能量,但还不只这样。当这个特别的人类[] 坐在你面前时,他批准他的高我进行内次元沟通。一种能量随之被创造出来,但这种能量是不能被捕获、记录或复制的。然而,它可以被看到和被感觉到。你们当中有些人甚至会觉得身体变化。因此我们邀请你去感受今天的能量。读者们,你也在听吗?


在以下几分钟里,我们请求你暂停你的信仰习惯。停下时钟。让你的身体机能除了维持生命的活动外,自我暂停几分钟,那么你就可以集中精神在这里。很多人仍然问这样的事情是否真的能发生:神可以用这种方式跟人类交谈吗?我会再次告诉你,它一直是这样,所有已纪录的经文都有此特点。然而,现今的事情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记载的历史的是,甚至是今天我们所讲的内容:升高帷幕一点点的许可已被授予。此帷幕尽管只是被升高了稍微一点,但与此星球的栅格调整结合起来,就已经允许信息被流出、能量和过程被改变、以及程序被修改。你感觉到了吗?


可能的展现是全新的,而我们说的是在你自身DNA内进行的展现。亲爱的人类,大师-光罩的能量笼罩着你!在你DNA内汹涌澎湃的是多层次的密度。这些层次内是你的能力,现在,为了辨别这个通灵体验是真实的还是假的,我们邀请你做一模一样的事。我的伙伴与帷幕另一边交流是否可能?我们给予你的纯科学,它常常在一年内的期刊上出现。那说明什么?它会告诉你,我们足够爱你所以给你有用的信息,但还不只那样。


这里有些你应该知道的事正在发生:我们知道你为何而来。我们坐在你们每一个人的旁边,知道你的秘密……不是负面的秘密,而是那些隐藏在你DNA里的,关于你真正是谁以及你在许多地方曾是谁。我们清楚你的欢乐和悲伤。我们了解你的不满。这是我们等不及来洗涤你双脚的其中一个原因。升起帷幕的新能量创造了一个双向的沟通,那以前在此星球上从来没存在过。你们中的许多人都开始感受到一种内在的觉醒,一种变得内次元的感觉,而你在这一刻对自己说,是的!我知道它是这样的。是有些事不同了……我不知道是什么,但肯定在那里。


伴随着你的意图、你渐长的理解事物的智慧、以及你对所相信什么正在发生的缓慢验证,你创建了一个的情景,在那里我们可以精确地坐在你腿上!你们当中有些人感觉到,有些人没有。但它还不只那样。这一天,有一些现在站在你身边,他们是你在这一辈子曾相识相爱并失去的人。你知道我说的是谁,是吧?也许为了准确地感受那人,你必得来此?


你们当中有些人会在此地此刻展现物质……这里不该有物质,但却是你的表现力量的产品。可能出现香味……这个房间里不该有的香气,但你无论如何会闻到。也许现实将在你和主持之间非常轻微地转变。也许你会允许一些奇迹发生。也许,在这改变了的能量里,你甚至可能尝试你的大师-光罩。如何?


我们已称呼这是一个治疗的会议。我们有意那样做的。就让这个能量在读者群和听众群上安定下来,因为我们正要教你一些其它两个团体已听过的,而我的伙伴现在放松到可以将它转述给许多其它人的程度。但首先我们要祝贺坐在在我们面前的人类。


问候读者,脱离线性时间


你看不见的事物[雷诺的听众]是我们希望分享的一个现在观感。亲爱的人类,你是否认识读者呢?答案是:不,你不认识。你被裹在一个线性度里,你说,这是一个在雷诺的现场通灵,我们正在听。真的吗?那么你怎么解释那些双眼正盯着这页面的人们呢?你瞧,现在有一个读者,他的眼睛逐字逐句地从这页面上扫过,加入进来和你一起参加这个治愈会议!读者也有能力展现,像你一样。因此,我现在请求听众去做一些事情,而读者也做一些事情,那都是与你的现实不一致的:读者,这可能对你来说似乎是反过来了,但我希望你祝福坐在我前面的人。现在听众可能会自己认为,克里昂,你把事情搞反了,因为当我们一直坐在这里时,读者要在相当长的时间之后才能看到此页。那时我们都离开会场了。我们会在家里,而当任何东西被出版之前,我们都已经有好几个星期的活动了。这一切被转成页面可读之前,许多事会在我们的生命里发生。


我的回应是,是的,这是你的旧的线性度的一个正确观感。但对于那些开始体验到不寻常的大师-光罩感觉的人来说,这实际上可能是有道理的。为什么我可以看到读者而你不能?双方都是真实的,但都看不到对方。


坐在此地的听众,你现在能够祝福读者吗?瞧,你们双方都正在体验这种能量,但双方都否认对方是在你的时间里。因此,这是一个内次元练习的开始,是不是?用耳朵听着的人类,以及现在用眼睛看着的人类,可以在一个似乎脱离时间和超越空间的经历上互相问候。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如果你现在能接触到对方,那么你就掌握了一个内次元的概念。


听众和读者都可能会说,克里昂,这很傻。你说没有宿命,但你却可以看到读者?


是的,我可以。


那是不可能的。你一定得要知道将来才能做到这点。


我的回答是:首先,既然我感觉到你们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内在这里,让我问一下读者:你是真实的吗?如果是的话,请你告知听众,因为他们不相信。[笑声]你当然是真实的!那么,我想请问:什么是真实的,什么不是?我已经告诉过你很多次,未来没有被预设,但可能性是非常真实的。读这些话的读者此刻正在这个雷诺会议里被看到,作为可能的潜在性。你们每一个人都描绘了一幅美好的能量图画,帮助你和宇宙能够预测基于此时此刻的能量你会做什么。这不是宿命,而是潜在性的测量。正如我们以前声明过的,如果你听到你的现代音频机正在播放一首曲子,而你预测它将播完,这是否让你成为预言家?不会。你正在做的一切都在说明,它会做它被设计要做的……除非它自己改变自己。机器和你的区别就是,你们许多人现在都了解,你可以随时随意改变这曲子。


如果你理解这个现实,那么你就会明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这里,在现在。看着此页的人类要几年后才能来到,加入你在这个大房间里,来聆听和观看我们将要进行的教导。那就是所谓的家人。那就是它运作的方式。现在这里有一个伤脑筋的问题:万一在一段时间之后,是听众捡起此页并阅读呢?你会称之为现实吗?如果这是你,现在让我问你:你怎能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两个地方?你会再次说,克里昂,这真傻。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这样做,因为我们有线性时间。我们是站在一个所谓的时间的转动着的跑步机上的单一动物。它改变了,但我们却没有。你是正确的。那么,我再次问你:当你没有那转动的跑步机,这是帷幕另一边的大多数情形,那么你如何在同一时间内聆听和阅读?如果你按停转动的跑步机,你的生命会结束吗,抑或只是时间中止了?这是一个难题(一个现实冲突),是不是?我们之所以要在这上面花时间,是因为直到你尝试理解这些不一致的特性后,你的理解力才能向前迈进。它们是一个新的与神沟通的核心。


如果你可以想象这些东西,那么我会要求你去下一级:你能够看到并设想一些实体,他们脱离你的观感,但却终身分配给你了?如何?这是一个比上一个更难的概念。


你经常觉得孤单!然而围绕你的房间却充满了一个支援团体。我不是说指导灵。我正描述一个十分巨大而复杂的能量系统,它甚至包含了实际的星球!你完全不知道此能量,以及它将人类放在地球上的过程。你所谓的会议,在你来到这里之前发生的,是很复杂而且涉及很多你不知道的能量和力量。对于那些你爱过和失去的人们,他们有着协议-潜在性,他们的一部分会终身与你相伴!现在你与你的亲人之间有一份协议,声明当你去世时,你的一部分会陪伴他们直到他们终老。你周围都是潜在性,即使你什么也不做仅仅随大流,在那里其实也有一个潜在性,是你出生时就有的。请记住,有很多条路径,但你一次只看到一条。这使你觉得只有一条路,别无选择,你只能经验神为你所计划的。这也许是人类所有误解中最大的一个,甚至是光之工作者!你老人家还记得留声机唱针吗?[笑声]如果它有眼睛会怎样呢?它会看到只有一条槽,而不管电唱机上堆了多少曲子。你明白其中的比喻了吗?观感并不等于现实。


你坐在这里,而这些没有任何一点对你是显而易见的,是吧?事实上,甚至对于一些读者,它是如此荒谬以至于他们可能放下此页!因此在教导开始之前,让我们摆正这次会议的能量姿态。让我们说,每一个在这里的人,无论是什么形式,都被邀请以他们愿望的方式显示他们自己。因此,当你坐在这里时,亲爱的人类,你可能会感到肩膀上的触摸。它可能是一种压力,在你的颈部或头上或腿上。它可能甚至是一些更宏伟的事物。读者,你也包括在内。当你逐字逐句地阅读此页时,似乎没有其它事比这个更孤独的了。这是非常私人和个人的,不是吗?嗯,今天也许这不是太私人的,因为许多在雷诺这次会议里坐在我前面的人,正拉紧他们的实相感观去祝福你——即使你脱离他们所理解的时间框架外!或许你想要对他们做同样的事,即使你认为这是一个过去的事件。如果是这样的话,教学开始。


祈祷和冥想的过程


今天我想讨论一些特别的事。关于冥想。它在这一天一直被实践着,但我从来没有像今后几个月那样清晰地谈到它。有些人称之为祈祷,有些人称之为静心。在过去,祈祷一直被视为与神交谈,而冥想一直被视为聆听。其实,两者都是交流。今晚我们将尝试给你关于它如何运转的更具体的信息。此外,我们想要给你一些你或许不知道的围绕它的特性。


提供这方面资料的最好方法就是回答关于此话题的问题。首先,我们正在谈论的是已开悟人类与家人的重要连线。有些人说,唉,克里昂,我真的没时间去多做冥想。正如我们已经说过,在这个新能量里,它真的不要紧。如果你曾经意图与家人沟通,你就正在用第三语言进行沉思,随你到所到之处。然而,我们想讨论的冥想种类是专注的冥想。这不仅是沟通的过程,也是体现能量的过程。


专注的冥想和祈祷不会漫不经心。它们不是那种带来某个神灵的偶尔拥抱的交流,或当你看到时钟的1111时的宇宙瞬间的交流。不是。这是在人类那个你和灵性那个你之间的沉思。它是定期进行的能量,如果你允许,它在你与神交流时的最深远那刻内进行。


在一个最近的通灵里,我们描述当你冥想时是跟谁交谈。我们希望你明白,当你跟神对话时,并不是抬眼望天并期待某个高贵的人物下来拜访你。它事实上是另一种相反的方式。正相反,你正努力向住在你体内的神性致辞。神的星星之火在此房间每一个人内。你可能不相信这点,因为它违背你二元性显示出来的一切。你拥有这个卓越的特性的真相被非常好地掩藏起来,但很多人正在这新能量里发现它。

 

 


 

冥想和祈祷(DNA第六层)3

 

冥想的层次

 

冥想有三层鲜明的部分。第一层我们称为意图。随便说一下,80%以上的人类在第一层上花了很多时间来决定跟神对话。它被神灵良好地接收到,但它只是整个过程的“你好吗”的部分。

 

 

这个过程中的第二和第三层,其实有没有名字也没有概念可以让我的伙伴给出,但无论如何他会努力。第二层他会称为摆姿势。第三层他会简单地称为接收和传输。这些都是他今天起的名字,因为它们真正所是的概念,不为你语言里的任何程度所知。冥想的这些层面并非像它们的名字听起来那么简单。在座有着非常深刻观想经验的人知道我说什么。关于观想也没有简单的解释。

 

第一层——意图

 

让我们说一下意图。我想就冥想和祈祷的第一层回答三个问题。想象自己准备好沟通。就你一个人。(1)“亲爱的克里昂,亲爱的神灵,是否需要一个必要的仪式去到我们所谓的冥想和祈祷的地方?”我们的答案是:神灵喜爱仪式。我们之所以喜欢它,是因为它是人类为这一特殊事件布置某个地点的方式。因此,这是一个尊重——对家人的尊重。因此,我们说,如果举行仪式使你感觉良好就去做。我们一点也不介意。而且你从我们这里听过这句话很多次了:我们会耐心等待,直到你准备好!如果涉及仪式,我们将尊重它。如果你建造一个祭坛,我们会在那里,如果你不做,我们也会在那里。我们已准备好,无论什么,去做你觉得适合这种情况的事。

 

“克里昂,禁食合适吗——为这次会面准备好纯洁的身体?”当然这是正确的。但它不是一个准则。当你准备好你的身体后,我们会在那里。“哦,那么,我们应禁食多长时间?”你想要多久?无论你选择什么时间去禁食,当你完成时我们都会在那里。你瞧,我们不打算去任何地方。我们只是看着你。但请明白,我们享受仪式!再次,它跟你有关,尊重那个情景。

 

“好吧,我认为我要问的是:在祈祷和冥想前净化身体,是否有利?”这取决于你所在的路径。有一些人可以展开对话并直直去到最后和最高的层次。也有一些人展开对话后要走一段路才能到达。每一个通道都是不同的。一些人享受花时间,其他人希望直接到达。请明白,当你展开与神灵的对话时,即使是在一个浅浅的水平,即使它在第一层,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你仍然在给予问候。你可以禁食三天以做好准备展开对话。在那三天的过程中,我们正在聚集一个随从听你说。你并不知道,是吧?你瞧,它与你的意图有关。但某个有趣的事发生了:如果你没有到达下一个层次,我们很快要描述它,而且你只是停留在意图层,就像是一千人来看一场永远不放演的电影。瞧,除了意图外其它的事也得要发生。

 

这里是另一个问题:“礼节呢?每一种宗教都似乎有某种形式的礼仪,而且都非常不一样。要站着还是坐着?面对一个肯定的方向还是不用?最好的是什么,白天还是夜晚?应该穿什么?为了神如何作准备?”

 

啊,亲爱的,你为什么不只是坐下来并开始呢?我们有耐心,你知道。会等你的。

 

“但是克里昂,此星球上也有一些文化是要爬上楼梯一连几天祈祷的。当他们完成时就筋疲力尽了……有时他们还会五体投地——身上都是擦痕和瘀伤。其它社团和文化会鞭打自己,直到浑身是血,他们为了来到祭坛并与神灵对话而受苦。那是怎么回事?”

 

再次,答案是,我们会等待。无论你感觉什么对你是适合的,对我们也适合。经历你认为必须要经历的。关于此没有审判。我们非常愿意以任何你希望给予的方式接受沟通。但我们很乐意提出一个建议:为什么你不只是坐下来并开始呢?让我问你:如果你是神的一个片段,为什么你必须要经历这些东西呢?你呼唤你的兄弟之前会鞭打自己吗?为了跟你的伙伴交谈,你会爬上山吗?然而,如果你这样做,没有审判,我们会等你。

 

“克里昂,关于我们应该提多少次要求,或者我们如何能最好地解释我们所需要的事物,一直是个问题。许多人相信,为了神灵能够充分认识人类困境,我们需要持续地提出要求。其他人则认为对于任何形式的祈祷,重复都是必需的。你知道,我拥有的是一个复杂的生活,当我祈祷时,它让我花相当长的时间来对神解释。通常我是沉沉睡着了。然后醒来,意识到还没做完祈祷,因为它太复杂了。我要这件事发生,那件事发生,而如果这一件事不会很快发生,那么应该改为其它事发生。如果不是的话,那么我在这里就有麻烦了,而在那里会有焦虑,人生戏剧跟着不理解的人一起失控。我过着一个复杂的人生!”

 

我想给你一个观想:请你假装片刻有一个终身的朋友,他神奇地在内次元里附着你。你所做的一切和你所经历的一切都跟这位虚假的朋友一起分享。认为它是弟弟,妹妹——非常亲近的一个人。现在,它虽然是一个虚构人物,如果你愿意的话,仍可以给他/她一个名字。而且如果你想的话,可以使这个人看上去像你的样子,但他/她是内次元的,因此无需体重也无需嘴巴进食。它实际上是你的一部分。它可以是任何性别的,只要你高兴,但他/她仍然粘着你。当你笑时,他也笑。当你难过,他也难过。当你沮丧,他也沮丧。你知道的一切即时被你的伙伴所获知。肩并肩,你们漫步人生。

 

现在,这只是一个比喻……抑或不是?让我介绍那伙伴给你。它是所谓的你的高我。它也被称为“与神的连接”。它活在你的DNA内。让我非常明确地说:它知悉你所知道的一切。让我告诉你,人类,关于你必须要重复多少次,或者你必须如何告诉神事物是如何复杂,我们的答案是:为什么你不坐下来并开始?

 

以下是一个挑战:下一次当你坐下来冥想时,什么都别说!你能设想它么?你为什么不只是坐下来并且被爱?在这些意图的层面里,那就是最有帮助的。要知道神是精确地在你体内。你所是的一切,和你所经历的一切都被神灵获知。解释从来都不需要。没有大会是必要的。[笑声]

 

你可能会惊讶地知道,谁比谁更准备好交谈。你知不知道我们想做什么——我们真正想做什么?我站在那些现在在你周围的“伙伴”的立场发言,他们坐在你旁边,压着你并爱着你,当你通过这一意图的阶段时他们准备好聆听。我们想进入并帮你解决问题!我们想要与你联婚,能量上。我们想帮助你建立你的大师光罩。我们想要拉起帷幕,那么你就可以用你的双手展现事物。我们想这样做,那么你就可以从座位上站起来,并说,“这是光辉的一生。有时它是艰难的,但在这个星球上是多么特殊的一个时刻啊!”那就是神的一切。神是一位全知的人生伙伴,准备并愿意在你旁边。但是,帷幕、二元性以及你面前的测试,总是要求你去自己发现。你其实是神的一部分,但同样,这事实被完全隐藏。

 

第二层是非常难谈论的,但还比不上第三层。这个第二层是一个存在的状态。它是你从意图那里移到的某个地方,这个地方很难形容甚至没有相对应的词。你们当中有些人会觉得是在微睡中。雷诺会议室的一些人会认为他们睡着了,其实不是。他们正被不同的方式给予这个确切的信息——也就是,听不见的。我也是用同样的方式传递讯息给我的伙伴。

 

这是一个现实知觉的梦幻般的边缘——意识和无意识在那里竞争——既体现你习惯了的现实的特色,也体现另一个怪诞的实相——那个你不记得的实相,但它无论如何都在乞求你记起。那些练习冥想的人知道如何在这个边缘控制自己,它不能被界定成任何普通人类看法的事物。

 

这是四维的那个你和内次元的那个你之间的内次元入口。它是你飙升到DNA各层的起飞点,为了跟DNA各层协同合作,跟它们交谈。它是你想象那些你所知的人生重要形状[神圣几何]的地方。它是你宣称金字塔主权和熟习古代真理的地方。它是事情开始发生的地方。它是用于创造的一种姿势。这是一个甜蜜的地方——弥漫着神的爱。

 

你可以感觉到你的身体实际上比印象中的要重。它改变了你身体的分子结构,因而你的感官改变了。科学已注意到这点,而且他们知道你在冥想时的脑电波变化。你的感官正变得有点儿内次元。你的身体似乎更重,是因为你“知道”自己远远大于表面上的样子。重量--重力的问题同样也改变了。那些在此层冥想的人明白我的意思。

 

事物压在你身上。你有段时间很难移动。你们当中有些人实际上开始看到眼睑后的颜色。你们当中有些人看到光的表演,结合着在你视网膜神经末梢真实发生的事。所有深层身体机能开始移动和改变。在这一层上,地球上最伟大的大师们能够慢下来,甚至停止身体机能一段时间。那就是它有多强大。

 

摆姿势是我的伙伴可以使用的最好的词语。它是准备进入第三层的一种能量。意图已适当。你知道你正在做什么。摆姿势仅仅是开始在物理上影响你,现在你要准备好接受魔术。

 

很少人能够进入第三阶段。如果你希望可以进入第三层那么你仍然会坐在这第二层,因为你只是在建设桥梁,所以你仍然是在“建设中”。你如何到达第三阶段呢?它是某些到时间就会发生的事,它准确地躺在你身上,当你为所有其它事都摆好适当的姿势时,被允许发生的事。它不是一个过程。它是一个允许,有着你自身智能细胞结构的许可。

 

第三层

 

当你处于与内次元DNA各层的完全和完整的交流时,才能获得允许去到第三层。在过去这几个月中,我们已经给了你DNA的比喻结构,这并非偶然,这样才使你可以在头脑中观想它。我们也给了你至少五层的名字,使你能够明白你应付的是什么以及这些层做什么。

 

理所当然的,它是你可能从未或曾经利用过的深奥资料,除了用来观想你所学习到的大师-光罩。让我告诉你当你开始冥想并达到这第三阶段时会发生什么:在这阶段里,你有最高的许可去发现其他人称为“魔术”的是什么。我们在使用魔术这个词的同时也使用共同-创造。这些事情违背了物理学,也违背了你在生物课上学过的东西。但有书面记录:此星球上的大师们也做过同样的事。

 

我们告诉过你,根层的是你可以在四维看到的一层。我们告诉过你那是第一层,而且我们给出它的名字[Keter Etz Chayim]。它是一个神的名字。我们告诉过你它与第二第三层相互作用。我们甚至告诉过你第三层是提升层;而第一、第二和第三层是四组里的第一组。一共有12层,我们已经确认了五层,还有难以捉摸的第六层。

 

我们告诉过你,第一层不是在开头,相反,它在中间。现在我要告诉你,第六层也是在中间!你也许会说,“好吧,克里昂,它们两者怎能都在中间?”而我回答是的。[笑声]你知道在四维会发生什么吗?你不能有相同的事物占据同一个空间。因此,我所告诉过你的,正是你可能称之为物理不可能的事。

 

内次元地,事物经常占据相同的空间。因而,DNA第一层和第六层以某种方式连接着,面对面地坐着。它们必得这样。第一层被称为人类基因,它是四维化学。谜题的所在地。虽然现在是过早地告诉你,但我还是会说。第一、第六和第十二层都占据相同的空间。

 

人类基因很有趣。你的科学家可能会问,“为什么你的DNA内有那么多部分什么也不做?”他们正在考虑基因和部分的序列。他们正着眼于近3亿的片段和部分!那才只是一层。他们疑惑的是:它有一大堆似乎什么也不做!

 

现在,在你进入另一个思考前我问你:你什么时候见过人类进化过程中创造了一个有很多垃圾的系统?答案是:从来没有。大自然不是那样运作的。生物学是非常有效率的,如果你注意的话。因此以下是我们以前没有提过的:在这个地区,通常被称为垃圾DNA的地区,事实上有着印记。它必须与第六层作交流……魔术层。

 

当你在这冥想的第三层时——大师们在此地球上漫游时所在的一层——你总是同DNA第六层有联系。它是整个12层里最神圣的DNA层。它的名字是Ehyeh Asher Ehyeh,这是神的名字。在另一种语言里它的意思是:我是我所是(译注:I am that I am)。那就是第六层的名字:Ehyeh Asher Ehyeh。因此冥想的第三层是真正的沟通。当你到达那里,它也激活了“垃圾DNA”,因为四维必须回应内次元的指示。让我告诉你接触这一层会发生什么:随时准备移动和改变。瞧,一旦你确信这是可能的,那么你内次元DNA的片段和部分将听到你的讯息。它们会有权作出改变,让四维的事物通过。你是否知道改变跟你一起抵达的能量是适宜的呢?对于易倾向性说,你会有你的父母也有的某种疾病,如何?让我问你,它在你DNA里的哪里?我会告诉你。它在DNA第一层那里,正等了又等,被第一层[垃圾]里的沟通列阵所改变,第一层与第六层的交流!

 

这些第一层DNA的四维化学属性会一直“演奏相同的调子”,直到你换另一首歌!对人类而言如此难以理解的就是,你正建设的桥梁,即你所谓的冥想和祈祷,正是与DNA第一层的沟通桥梁,当大桥建成时,它会通知其余的DNA层,你已准备好做转变。你喜欢创作自己的曲子吗?大师们谱了,而他们的DNA唱了!

 

哦,人类,有着进行中的魔术。让它在你生活里发生,怎么样?让我们说它不会,就一会儿。这里有个大问题。你可以不管怎样都庆祝它吗?我们在过去已经告诉过你;这不是表面所看到的那样。有很多次,你的灵性工作采用跟你所想的真实的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你越进入内次元,你越是被裹在利穆里亚人的思维里。

 

回顾一下:你为什么来这里?你来推动地球的能量运转,并创造此星球上的和平。不要忘记,也许你们当中有些人必须留在你认为不值得或不想呆的地方,只为了可以多点时间处理这个谜题。或许这就是你DNA里现在所做的/大概也是你的人生里所发生的。大概那就是你家庭里所发生的。大概那就是为什么你感觉如此进退两难!

 

祝福那些进退维谷的人类吧,因为他们正在星球上工作。他们到处漫步,而这个星球尊敬他们。指导灵洗涤他们的双脚,然而他们却抱怨:“我被卡住了。亲爱的神,我卡住了。帮我离开这里。”我们已经告诉你如此多次:那称为工作!你却称之为“干不下去”。哦,它不会永远这样。祝福那些被卡住的人类吧!

 

有很多利穆里亚人正在阅读此页,而他们正在庆祝你的生活,当你在这里坐在我面前,亲爱的人类。那就是我们今晚想要告诉你的。最终我们会给出更具体的信息,并告诉你其余DNA里的是什么。你可知道,你曾有的所有人生的阿卡西纪录,包括最初的那一次,是在DNA某层内呢?你可知道你所解决的挫折在那里?你可知道你问过的所有神圣问题和全部答案都在那里……穿越你所有过去的化身?让我告诉你利穆里亚人的其它一些东西(你不会喜欢这个):利穆里亚人不断地回来!哦,我知道。你认为这是最后一次轮回,是吧?那也是利穆里亚人的一个特性……总是认为他们已经做完了。嗯,上次你也是这么想的,上次的上次你还是这么想的。(译注:我能不能已经做完了啊~~~~~~~~

 

想一想。你所做的是快乐的事!你所做的事超越你可以看到的。当你在帷幕的另一边而且结束此生时,你拥有神的意识。一切皆知,然后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规划如何回来!你瞧,你爱着地球,那正是利穆里亚人做的。他们爱他们的家人,他们爱地球。尽管这次看上去很艰难,你知道你的智慧是基于阿卡西纪录上的,而你已经在DNA内建立了它。你进来的每时每刻都影响着星球。以下是一个灵性法则:接触了第六层DNA的人,他就能改变一个比他知道的还大得多的情景。地球的土地对他作出回应,时间本身可以在他周围改变。

 

我们正在结束。你位于一个大房间内。我打算把它变得更大。我想要你把屋顶拿下来。哦,我知道这只是一个比喻,因为我不想伤害任何人。这是可以取下屋顶的一群人。现在,屋顶已被移走,在它之上有一群人。数以万计的人现在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你。别觉得不好。别害羞。他们在这里不是来审判你,或是你工作时监视你。正相反,他们想要站起来并拍手喝彩。那就是他们到来的原因。你给出今天在这里的意图。读者给出阅读此页的意图……而我们知道。

 

有数以万计的实体,他们一些以你不理解的方式贴着你,他们一些在你生命中的每一刻与你一起漫步,他们一些以其它方式支持你。他们现在都在一个大型球场里,他们的座位在这座建筑物的上面。这个房间和你所坐的椅子,他们都能看见。他们准备好了。你呢?

 

我允许他们站起来,并为这群听众和读者热烈鼓掌。我希望你感受到此时此刻的嘉奖。无论你认为这是什么时间或什么年份,我提醒你,这个时间和这个地方,是你出生时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的。因为,事实上,预言里你早就死了,被可怕地杀死或经历某种意味着痛苦和更多痛苦的磨难。正相反,你舒舒服服地坐在某个会议室里或家里的一张椅子上,正庆祝神的爱。如果那还没告诉你为什么我们要洗涤你的双脚,那么你就错失了要点!

 

他们站着,他们鼓掌。但想一下。你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你以前所做的一切是为了避开一个现实,但现在你必须要建立另一个。利用你所在的能量,读者和听众,是时候创造一个某些批评家说的不可能的实相了。人类本性绝不会允许地球上的和平。稍稍环顾四周!它与你所看到的相违背,不是吗?

 

结束前我给你这个比喻:当你在一个已经黑暗了几千年的地方开启光明时,会发生什么?总是在黑暗中的事物,被突然照亮时,往往很丑陋!亲爱的人类,现在你开始在新闻里看到它。因此,你对此有什么打算?为何不庆祝其实你已经揭起这个窗帘并开启了光明。为何不庆祝世界末日不会发生的这个事实!为何不开始使用灵性逻辑并说,“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存在,预言已经作废了?如果真是那样,接下来会有什么?或许我正阅读和聆听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或许我们真的可以跟我们的细胞结构交谈!或许我们甚至能够创造地球上的和平!”

 

神灵希望你能逗留很长时间。死了又回来是非常没效率的。(译注:点头点头再点头!!!)你知道吗?要用20年才能长大成人。为何不就呆在这里并与此星球合作?在这个会议室里有些人完全不知道有什么事没发生在他们身上。有两个人坐在那里[克里昂指着听众席的某个地方],他们应该死于一次车祸中!你可知道?[柔声说]你知道吗?你不知道当你给出留下的意图时为自己做了什么,以及当某些事情在你人生中差点击中你但又错失时,发生了什么。你往往说,“哇,那真是千钧一发呢!”但在旧能量里,你永远不能理解或认识到,因为你已经在地下!在这个能量里,因为你允许它,所以你还在到处走动。难道那不是力量吗?难道那不是共同-创造吗?难道那不是你生命里运作的神的爱吗?难道那不是一个实现的转变吗?究竟是谁创造的?

 

那些在比喻大球场里的某些人已提出请求跟你回家。那取决于你。如果你说可以,你今晚大概睡不多。[笑声]他们会跟你走出大门。那取决于你。这里有一个庞大的支援小组,它是属于你的一个。他们想要的一切是支持你决定可能的事物,亲爱的人类。

 

那么我们又来到另一个总结的时间,我们把屋顶封回来,并返回到你习惯的现实。是我们说再见的时候。然而,有一些人将不同于来时地离开,而且你知道你是谁。或许你会有所不同,当从阅读的位子站起来。你可能现在就感觉到。想到:如果这是那样会如何?如果这是真的会如何?如果是这样,那么你有工作要做了。那就是你来的原因。你知道它而且我们也一样。这不是找一个休闲时间。它是关于享受你的工作期间,并长时间在这个星球上逗留……长时间在这个星球上……长时间在这个星球上。

 

那么就这样吧。

 

克里昂

 

现场克里昂通灵,于内华达雷诺

翻译:凭什么阻止我

以下为免费信息,可随意打印、复制和传播。然而,除了发行者以外,其它人不得进行销售。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