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可儿校对:云思腾

 2017-07-31

 

失落的灵性道路

 

(凯西的前世之一是作为古埃及首位大祭司、埃及金字塔的设计者之一。有关他流放的故事参阅《凯西之埃及遗产》)

 

古埃及首位大祭司Ra-Ta,从被流放到被请回,是凯西档案里的最令人着迷的故事之一。其中许多精华处,对于今天的我们,仍有着宝贵的意义。

 

古埃及这个时期的人们已经厌倦了分裂的政治势力带来的纷争,他们曾经是非常和谐的国度。他们也为自己一度达到过很高程度的理想而现在却进行着道德的堕落而感到沮丧。他们知道Ra-Ta大祭司曾帮助埃及创造和保持了他们很珍惜的那些标准,希望Ra-Ta重新掌权。许多人,包括法老都认为埃及已失落了它的灵性道路,变得物质化和世俗化。

 

凯西解读揭示了在大祭司的离去后,曾发生过两次叛乱。一次发生在法老家族中,法老的兄弟试图篡位;另一次发生在外来者与本土人之间,他们试图去除旧的领袖和亚特兰蒂斯的影响。两次叛乱都被平息,但它们破坏了这个国家人民一体的感觉。各个部落的领导者,包括法老的幕僚和国家理事会,不得不给祭司传话说原谅他的一切,请求他回到他的职位来。那时,Ra-Ta和他的社团并不渴望离开他们在努比亚(Nubia)山脉中的宁静生活,而回到快速发展的埃及的繁忙和诸多国内国际事务中来。

 

努比亚有和平、埃及在枯萎

 

Ra-Ta比其以往任何时候在灵性和心智上都更加强大,但现在他的身体衰老而虚弱。凯西解读解释说,由于为了应付日常管理寺庙的要求,大祭司更为频繁的进入深度冥想。这帮助他发展出了与原创力量和赫尔墨斯-透特神更近的关系;同时,他彰显类似神的力量和奇迹的能力更强了。凯西解读还确认了祭司最大的奇迹是散发和平的频率,感染和触及他的附近和他的工作人员小团体的每一个人。努比亚山脉中的人们享受这非凡的和平,有使者将这非凡的和平,报告给了埃及。所有埃及人都想靠近伟大的祭司,享受他罕见的能量,因为和平已经离开了埃及。

 

除了奇迹和辐射的和平,他和他的社团已经建立和正在建设的有:一座知识和智慧的图书馆;一个测算经纬度的体系;行星和星星以及各个星团(星座)的活动;还有使此特定太阳系和它的行星处在正确位置上的各种影响。

 

凯西解读说,在努比亚的土地上,第一次测算了太阳的那些时期和循环,以及太阳对人类生命的影响——至日,春秋分,季节,地级,磁地,行星轨道,太阳辐射,太阳黑子,诸如此类。并且,在努比亚,升起了对根据月亮周期而种植的理解;对潮汐影响力的理解;一年中月亮或季节的特定阶段对动物的感召;矿物、植物、动物王国中各类元素的结合。所有这些都是大祭司和他的工作人员与原创宇宙意识的联系之增长的结果。正当埃及处于混乱和绝望中时,努比亚却在享受这些益处。

 

Ra-Ta被殷勤请回埃及

 

在努比亚流放期间,Ra-Ta和他的追随者们在心灵和心智方面都成长了。他们的振动、知识和意识比他们离开埃及前大大提高了。过去在建设埃及的那些年,大祭司Ra-Ta和他的支持者们已经从高度的灵性和意识状态滑落,到个人性和政治之中,失去了他们在人类本性的情感和热情中所拥有的最初理想。现在,在离开那些互相冲突的影响力长达9年之后,他们在心智和灵性上更强壮了。凯西解读暗示了高度灵性化的大祭司的回归和他的跟随者们,多么大的影响了所有埃及人——以人们从未想象到的方式!

 

埃及的黄金时代即将来临,大祭司的归来,将是点燃这灵性、创造和丰裕生命的荣耀之火的火花。

 

Ra-Ta和他的社团对回归埃及的不急切态度,导致了埃及中一些人考虑了迫使他们回归的途径,甚至包括恳请法老派出军队强迫他们回来!凯西从生命之书”中解读出整个故事,凯西解读告诉我们埃及派出一连串的使者,加上认真的谈判达成了祭司的归来。Ra-Ta现在带着全然的力量和法老诏书的权威归来了。

 

然而,当年老的大祭司真正归来的时刻到来时,许多人开始担心他的身体状况;虽然他很久以前就开始鼓励人民,但现在人们担心他不能再给予足够的力量了。

 

凯西解读让我们想象这些消息对那些所谓高尚的人们的影响,他们把自己划分为被选上的,被选择的,他们是精英,然而却发现在他们当中发展出嫉妒、自私、争斗和纠纷,还有那些身体欲望的东西;把他们从最初的崇高理想和希望中分离了出来。他们认识到了这一点,希望纠正它,但现在他们的领袖、他们的榜样和向导,显得衰老而虚弱!担忧传遍了整个社团,祭司已变得如此老朽,他活不到再次指引人们的时候了。

 

恢复青春

 

但老祭司给人们留下了好几个惊喜。他退隐到著名的圣洁神殿(Temple Beautiful),开始了他回春身体的漫长过程。如何回春?凯西解读指出,首先他把令他老迈的那些生命主题都抛掉!

 

我们要花点时间深思这一点:他抛下所有那些令他老迈的一切。他只是简单的令它全部离开,选择只用现在、用他面前的任务来填充满他的身体和思想。他停止了怀旧、勉强自己、缠绵于痛苦、报复,等所有一切!释放、抛开、不再要!他只是决定重新开始,把生命所有的苦闷和失望留在身后。

 

然后,他开始使用“诸元素的力量”重建他的身体,目的是为人类做最后一次重要的服务。这是在流放中赫尔墨斯曾启迪给他的一项使命。

 

这一使命就是:留下自远古时期到新人类开始的记录,新人类将是记起自己属天本性的人们。

 

神之子的跌落会经历七个阶段,其中很多是黑暗无明的,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他们的最终命运是什么。这些信息和记录将被放在一座石头的纪念碑中,这座纪念碑将无人能忽视,因为它就是大金字塔!

 

在这个宏伟建筑中,这个世界奇迹中,记录着一个预言,一个对任何认识到它信息的人都会震惊的金字塔预言。

 

被这项使命驱动着,Ra-Ta开始恢复青春。

 

大祭司已经认识到重生的力量建立在深度冥想、和谐的音乐、选择好的药剂、正确的饮食,和身体、心智、灵性之联合上,是为了有益于社团、国家和世界的崇高目的。凯西解释说他身体恢复青春的促进性力量必须是为了“人类整体,任何人,无论身体投生为普通人、国王、官员、司法人员,或是那些将成为传道者或官员的人,或是那些在物质事物的源头中,显示出对物质关系的贡献有专门知识的人。所有人都将会、都为了、都是,创设觉醒的环境,在自己所在的时期彰显(灵性的)觉醒。”(凯西解读294-150

 

古埃及的荣耀和美丽,以及它的人民和文化,是对人类身体的,心智的,和灵性的祝福。这些灵魂的记录必将被留存在世界第七大奇迹——大金字塔中,让所有人看到和知晓关于我们到底是谁、我们为何投生以及我们最终命运的真相。

 

深度冥想、音乐、和咒唱

 

被这一使命驱策着,Ra-Ta进入了深度冥想,同时让一个技巧高超神奇的乐师,演奏恢复青春的音乐。这个乐师的名字叫Oum-Teck-Pt

 

Oum-Teck-Pt不是亚特兰蒂斯人,甚至不是亚拉腊人,而是出生和成长于埃及最初的本土人。但他天生擅长音乐,不仅仅是我们知道的音乐,还包括一种非常罕见形式的音乐。凯西解释道Oum-Teck-Pt知道如何用音乐“激发身体中发展性力量”来疗愈身体,甚至改变它。他逐渐了解了生物身体的乐感。人人都意识到他的罕见能力,推举他成为国王、祭司、议会和整个社团乐师的首选!

 

然而,Oum-Teck-Pt是如此敏感,在流放和叛乱的骚乱时期,他只好从社区和神殿中退出,隐藏了起来。凯西讲述了他如何藏在山上、沙漠中和岩洞里——偶尔甚至藏身坟墓间。在这个时期,他观看人类,观察他们混乱中的乐感,但他自己却远离那种频率。他制作乐器,开发比如元音的音调,这会激活灵性中心或身体脉轮。

 

当老Ra-Ta在寺庙中寻求恢复青春时,Oum-Teck-Pt知道该做什么。Ra-Ta调谐他的七个脉轮——那些他体内的能量漩涡——到音符的振动。这音符既通过弦的振动也通过气流移动的声音。Oum-Teck-Pt轮换着用弦乐器和管乐器,演奏七个音阶中的每一个。一次又一次,这两者发生了作用:调谐,再调谐,而后很好的调谐了脉轮。而后,他们产生了贯穿祭司身体的恢复青春的荷尔蒙和能量,以及他心灵的莲花!

 

除了这些,Ra-Ta通过饮食滋养身体,而不是仅仅为了果腹。他清除了身体的毒素,还开发了帮助身体重建的补药。他接受按摩和水疗来恢复肌肉、组织和循环。他还分出时间来更新他的思想和目的。七个脉轮中的每一个都有一种精神动力,一朵帮助再度觉醒的理解之莲花。他向着生命打开了他的心灵和心智!他褪去了旧日生活中的担忧和斗争带来的晦暗迟钝。他的心智和身体成为了一条纯粹的生命、能量和高尚目的的通道。

 

完成的使命

 

这个过程历时七年。Ra-Ta作为一个焕然一新的人从神殿中走了出来,震惊了所有人!他的重生传播甚远甚广。世界各地的使者都渴望来拜见新生的祭司。很快,衰老不是必然的说法传扬开了。只要愿意做,人可以活到他所想或所需的任何长度。大祭司现在被视为一位神袛!他的名字从Ra-Ta变成了Ra-Ta Ra,简称为拉Ra。按照他、赫尔墨斯和其他有见识者的指引,全国都在和他一起建设大金字塔。国家再度恢复了活力,成为一个种族,拥有同样的使命,没有争斗,没有分裂。其后的100年间他们一起工作,建造了埃及大金字塔,并把这个神之子的故事和预言,以及他们穿越物质与自私的旅程,记录在了金字塔的石头上。

 

当工程结束后,大祭司Ra-Ta Ra回到了他的神殿里,安静的进入更深的冥想,这冥想超越了物质和地球,涅槃而去——换句话说,他对于这个世界和这些维度来说已经死了。这项他和他的母亲——Zu部落的Arda,以及亚拉腊部落的人们如此之久前所追求的使命,如今已经完成了。即使已经做了那么多,他知道神之子的灵魂仍面临越来越深的陷入物质和自我,甚至Ra-Ta的灵魂也会回到更物质化和人性、而非更具神性和领悟的新再生中。无论如何,他知道有一天所有这些都会被超越,每个人的灵魂将灵性觉醒于他们的属天自我,觉醒于他们在宇宙中与其缔造者和宇宙灵魂社群同在的永恒生命。但在那个美妙时刻到来之前,地球和肉身循环将是灵魂成长和业力解决的教室。

 SOURCE: http://mp.weixin.qq.com/s/LdohdOy8VYQNzTc_ni7WXg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