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2019-05-03

 

 第二十四章 重生

 

在将自我带入神灵领域的原因耗尽,收集到的经验被完全同化后,自我开始再次感受到对有情的物理生活的渴望,而这只能在物理层上得到满足。这种渴求在印度教被称为贪爱(trishna)。

 

首先,它可以被认为是表达自己的欲望:第二,也可以被认为是一种只有接收到这些印象,才能让他感受到自己活着的欲望。因为这是进化的定律。

 

贪爱似乎通过欲乐运作,对于个人和宇宙来说,欲乐是转世的主要原因。

 

在神灵领域剩余的时间中,自我早已从所有痛苦和哀伤脱离出来,但他在前世所做的坏事并不在一个死亡的状态,而是一个假死的状态。

 

一旦新的人格在新的转世中开始形成,过去倾向邪恶的种子就会开始萌芽。自我就必须承受过去的担子,佛教徒称呼前世收割到的胚芽或种子为五蕴(Skandhas)。

 

因此,欲乐与其五蕴军队就在神灵领域的门槛等着自我重新出现并进入新的转世。五蕴包含了物质质量、感官、抽象主意、心智倾向、心智力量。

 

这个过程是首先自我将他的注意力投入心智单元,而立即恢复其活动,然后到星光永久原子,他将自己的意志放入其中。

 

这个我们已看到在假死状态的倾向会在自我回归重生时,被他投向外在,再吸引它们自己周围的东西,首先是心智层的物质以及第二大王国的元素精华,这些表达正正是人在上一次天堂生活完结时获得的心智发展。因此,他在这方面从他离开的地方再开始。

 

接着,他会从星光世界吸引周遭的物质和第三王国的元素精华,因而获得建造出他新星光体的物质,而且引致重新出现他在前世所带来的欲望、情绪和激情。

 

自我要下降而重生去收集星光物质当然不是有意识的,而是自主的。

 

此外,这些物质正正是人上一次星光生活结束时,他星光体中的物质的再现。因此,这个人在他上次离开的每个世界的点,重新开始他的生活。

 

学生会知道在上面业力法则运作的一部分,我们并不需要在本册中加入。每次转世都无可避免地、自动地,与之前累世恰好联系在一起,这样一连串就形成了一个连续而不间断的链结。

 

因此,人在周遭吸引的星光物质还没形成一个明确的星光体。首先,它会形成鹅蛋的形状,这是最接近于我们认知到的因果体真实形状。

 

一旦婴儿的肉体形成,物理物质会对星光物质施加狂暴的吸引力,这些星光物质本来只是平均分布于鹅蛋,经吸引后,其大部分就集中在肉体周围之内。

 

随着肉体成长,星光物质也跟着改变,其百分之九十九都集中在肉体周边之内,只有大约百分之一填充在鹅蛋剩下的地方,并构成光环,如同我们在之前的章节(看第一章)看到的一样。

 

收集星光核周围的物质的过程有时会很迅速,有时引起很长的延迟;当它完成时,自我就在他为自己准备的业力外衣中,并准备接受来自业力领主的代理的以太体,就像倒进一个模具般,建造出新的肉体(看以太体第67页)。

 

因此,人的质量并不是一开始就起动的:它们只是质量的胚芽,为新的身体提供了可能的显化形式。他们在今世会否发展成与前世相同的倾向,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孩子在他早年的环境中所受到的鼓动或其他。

 

它们无论好与坏都很容易被鼓动所刺激而活跃起来,或另一方面,在缺乏鼓动之下而凋零。如果受到刺激,它这次在人的今世会比他之前的存在时,变成一个更强大的因素;如果凋零掉,它会保留成一个没结果的胚芽,萎缩掉并死去,而且在往后的转世中完全不会再出现。

 

因此,不能说小孩有了明确的心智体或明确的星光体,但他有了建造这些身体的物质在他周遭和内在。

 

因此,例如有个人在前世是一个酒鬼:他在欲乐世界中已燃尽嗜酒的欲望,并绝对地摆脱了它。但虽然欲望本身是消逝了,相同的性格弱点却依然保留下来,令他有可能被它征服。

 

在他的下一世中,他的星光体将包含能够给予同样欲望的物质;但他不一定会像以前一样使用这样的物质。事实上,在小心和有能力的父母照料下,他被训练将这种欲望视为邪恶,他会控制它们,在它们出现时压制着,因而这些星光物质将保持不会被激活,并且因没被使用而变得萎缩。

 

要知道星光体的物质就像肉体的物质般,会缓慢地且不停地被洗刷掉,再被取代,而当萎缩的物质消失时,它将被更精细的物质所取代。因此,恶习最终被征服并且将来几乎是不可能再出现,而与之相反的自控优点就建立了出来。

 

在人的生活中开首几年,自我对他载具的掌控力很少,所以他指望自己的父母帮助他获得严实一点的管束,并提供合适的环境给他。

 

夸大这些未成型载具的可塑性是没可能的。就如同将小孩训练为杂技演员的例子般,早期的肉体可以做到这样,而星光体和心智体可以做到的就远比此更多。

 

他们会对每一个面对的振动激动的回应,他们也会热切地接收周围发出的不管好与坏的所有影响。此外,尽管在年少时他们很容易受影响和被塑造,但他们很快就会成型并且养成习惯,这些习惯一旦确立,就很难改变。因此在很大很大程度上,因此情况是远远超出最溺爱孩子的父母所认知的,小孩的将来就掌握在他们手上。

 

只有灵视力者才知道只要大人的性格转好,小孩的性格会改善得有多巨大和迅速。

 

记录了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例子,即教师的暴虐行为无可挽回地伤害了儿童的多维度身体,从而使这孩子今生无法取得本来所希望的完整进程。

 

因此,至关重要的是孩子早年的环境,要在今生成就为行者,童年时必须拥有绝对完美的环境。

 

对于在非常短的间隔后就转世,且具有异常强壮的星光体的低级别单子(monads),有时会发生前一次星光生活遗留下来的阴魂或灵体壳仍然留存的情况,并且在这种情况下它很可能会被吸引进新的人格。

 

当这种事发生时,会强烈地带有它旧有的习惯和思维模式,有时甚至会是前世的真实记忆。

 

如果有个人过着邪恶的生活,到一个地步,自我在肉体死亡后要从他的星光体和心智体撕离,那么没有身体生活于星光和心智世界的自我,必须迅速形成新的身体。

 

当新的星光体和心智体形成,旧的身体宣称自己与新的身体之间的密切关系还没消散,而旧的心智体和星光体就成为了最可怕的形态,即被称为「 门槛上的住民(dweller on the threshold)」的东西。

 

在一个通过猛烈的欲望或其他方式而回归重生的人的极端情况下,他与任何类型的动物形成了非常强烈的联系,他可能会被磁性亲和力连结到有着他受鼓动的质量的动物星光体, 像一个囚犯般链接在动物的肉体。

 

由于这个链接,他无法走向重生:他在星光世界中保有意识、有他身为人的能力,但无法操控与他连结的兽性肉体,也无法在物理层上通过这具肉体表达自己。

 

因此,该动物的肉体就是一个监牢,以不是一个载具。动物的灵魂没有被挤出,反而人作为牠自己身体合适的住户和操控者而保留下来。

 

这种囚禁不是转世,不过显而易见这性质的情况最少解释到经常在东方的国家找到的部分信仰,就是人在某些情况下会转世到动物的身体中。

 

在自我没有低下到要绝对囚禁的程度,但星光体已强烈地动物化的情况下,它会正常地重生为人,但动物的特征会大大地重现在肉体中 - 像见证到外表有时是猪面、狗面等等的人。

 

有意识的人类实体遭受这些痛苦是非常巨大的,因此要暂时中断进程和自我的表达,不过当然,这样做是要改革修正。

 

有点类似于其他自我所承受的事,他们与脑袋不健全的肉体连结了,即白痴、疯子等等,虽然白痴和疯子是其他恶行的结果。待续。。。

 

翻译:Andy Chow

資籵來源: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IJxQdwqIbw4-NZK-8kAUIw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1)《第一章 总体描述》

(2)《第二章 组成和结构》

(3)《第三章 》(星光体的色彩及表达)

(4)《第四章 功能》

(5)《第五章 脉轮》

(6)《第六章 昆达里尼》

(7)《第七章 意念形體 》

(8)《第八章 物理生活》

(9)《第九章 睡眠生活》

(10)《第十章 梦》

(11)《第十一章 连贯意识》

(12)《第十二章 死亡和欲望元素》
(13)《第十三章死后生活:原理》

(14)《第十四章死后生活:细节》

(15)《第十五章死后生活:特殊情况》

(16)《第十六章星光层》

(17)《星光现象杂项》 

(18)《第四维度》

(19)《第十九章 星光实体:人类》  

(20)《第二十章:非人类》 

(21)《第二十一章:星光实体:人造物》

(22)《第二十二章:降神术》 

(23)《第二十三章:星光死亡》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