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 美丽心光 2019-05-02

 

 

一般来说,每种疾病都指向一个长期忽略的内在的情绪问题。

 

关键是要逐步理解疾病的意义,只有理解它,它才会转变,情绪堵塞才可能消除。

 

约书亚通过Pamela Kribbe传导

 

亲爱的朋友,我真诚地欢迎你们,也把我全部的爱送给你们。我如此深切地爱着你们每个人,我给你们的爱不仅遍布于整个自然,也包括了与个人的接触。因为此刻我就在你们中间,我认识你们中的许多人。

 

我是约书亚,我曾作为耶稣生活在地球上。我来到人们中间,是为了证明,那来自源头的、存于我们之内的爱对每个人都是敞开的。现在轮到你们接管火炬了,此刻的你们都是星星之火。这意味着基督的重生——那并不表示我必定要回来,而是说,基督的普遍力量正从你们的内心诞生。我非常愿意在此过程中与你们同在,以支持你们。

 

在这次对话一开始,帕梅拉和盖瑞特问我想要讲述什么主题。我告诉他们说:讲什么都没关系,我只是想跟他们呆在一起,只是希望我的能量可以触及你们,使你们回忆起自己的伟大。在能量向你们蔓延的过程中,你们能感受到自己内在的光芒——真理的光芒——是我唯一的目的。那即是基督能量的本质。以前我曾是这种光芒的携带者,但现在轮到你们擎起火炬了。辨认出自己“内在的本质”是很重要的。你举着火炬的同时也必须要意识到:该将它展示给世界了,因为世界正翘首以待。现在是转变的时刻,是伟大变革的时刻。它将展现出多个层面——既有黑暗的一面,也有光明的一面。这个时刻是为这样的人准备的:具有更宽视野的人,能以平和心态观察各种现象的人,以及,能够毫无批判地去爱的那些人。

 

今天我会谈谈疾病与健康。但请记住:我主要是想让你们感觉到我在这儿,让你们感觉到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是一体的,我们都承载着特定的光能。为了巩固这种能量并将其锚定在地球上,我们曾一同工作了很长时间,一起度过了很多世。那是你们的工作,也是你们的使命。

 

抛开仰视我的想法吧,现在是时候了。我是你们的兄弟和朋友,不是必须跟随的大师。我要用爱和真理的能量环绕你——那即是我能做的全部。现在轮到你们为自己站出来、让自己的火炬发光了。

 

疾病与健康,这是每个人迟早都会遇到的问题。首先我想谈谈疾病到底是什么。一切疾病都起源于灵性因素。我会通过区分你们的不同身体来对此做出解释:除了这个人人都能看得见的物质身体,你们也还有一个情绪体,一个心智体,还有一个你也许称为灵性体的身体。

 

疾病一般开始于情绪体,从情绪体这里,某些堵塞沉淀在物质层面的肉体上。通常是源于心智体的一些信念造成了情绪的堵塞,也因此表现为疾病。我指的是某些根深蒂固的信念或思维惯性,一般是那些关乎自己“对和错”的信念。

 

评判会真正地在你们的情绪能量系统中制造堵塞。堵塞出现的地方就是情绪能量无法自由流动的地方——在能量场上可以看到某种晦暗的能量。这种暗能量将会留在身体中,但也并非必然如此。因为这个过程会花费相当一段时间,在疾病显现之前,还是有足够的机会可以转化为情绪平衡的状态。

 

一般来说,当能量不流动的时候,你的情绪会告诉你,一旦你注意到这些信息并祝福它时,那些堵塞就释放掉了。比如,当你不得不做某事时,你会觉得烦躁和愤怒。如果你更加细致地体察这些情绪,它们会告诉你:你正在强迫自己做不能真正表明你是谁、你想成为谁的事情。然而,如果你总是忽略自己的愤怒,强迫自己做不快乐的事,情绪就会进行所谓的暗中转移:它会从意识中隐藏起来,而在肉体中表达自己。沮丧的情绪是一种能量,它希望被你倾听,而一旦它在肉体中表达自己,疾病就出现了。

 

一般来说,每种疾病都指向一个长期忽略的内在的情绪问题。而身体的症状使情绪问题能够在另一个层面上为你所见,这实际上是在帮助你接触到这些堵塞。从这个意义上说,疾病的症状或疼痛都是灵魂的语言,灵魂渴望自己的内部能够充分交流。当能量自由地流动并不断地自我更新时,灵魂是快乐的;而堵塞则阻碍了能量的自由流动——那会使灵魂觉得沮丧。

 

因此,疾病有着提示的作用:它向你指出需要疗愈的地方。尽管疾病似乎是负面的——你被各种症状和疼痛所困扰着,但关键是,要把疾病看成一个讯息或提示,这样一来就比较容易与疾病合作而不是抗拒它了。

 

灵魂用许多方式跟你交流,它最喜欢透过直觉对你讲话:安静的感受基调、预感和心灵的低语等等。如果这种方式无法奏效,你就会被情绪所警告。情绪大声地讲话,它们明白无误地告诉你:你必须审视自己的内心,找到激起情绪反应的原因。任何时候,只要你被情绪严重困扰了,你都要找到它的原因和含义。只要平静下来仔细倾听,灵魂会告诉你的。如果你抗拒或否认自己的情绪,灵魂将通过身体对你讲话。身体是有智慧的,不仅对其吸收的物质(如食物和水)高度响应,也会对你的情绪、感觉和思想做出回应。身体相当于传播者,它不只是供我们居住的躯壳,它还有一套聪明的运行机制,可以帮助灵魂表达和了解自身的问题。

 

如果灵魂以疾病的形式表达自己,你怎样才能明白它的语言呢?疾病显现的时候,你可能并不知道它在向你传递什么信息。事实上,你否认情绪已经很长时间了,因此“疾病在告诉你什么”确实不是显而易见的。了解疾病的灵性含义是一个过程,它是一种探索,一段内在旅程。藉此你们可以逐步恢复这个沟通过程。

 

为了踏上这段探索之旅,首先你们必须接受自己的疾病。通常你们对于疾病的最初反应是否定和抗拒。由于疾病侵犯了你,你希望它消失得越快越好。你害怕衰弱、缺陷和最终的死亡。一旦身体衰弱或患病了,恐慌就紧紧抓住了你,妨碍你对疾病敞开更宽广的视野。你可以把它看成是另一种光,看成是一个改变的信号,或者是作为一个请柬来取回丢失的珍贵礼物。

 

为了跟疾病的提示功能达成和解与合作,对疾病的症状与痛苦表示接受是非常重要的。接受身体的状况,愿意倾听灵魂的声音,实际上就已经把问题解决了一半。真正的问题不是疾病本身,而是它揭示出的内在堵塞。疾病扣住了你,迫使你去检查那个堵塞。直面疾病、用你的心和灵魂去接受它,这样就已经消除了部分堵塞——虽然你并未精确地知道疾病要告诉你什么。在你踏上这段内在旅程的意愿、耐心和决定里,有一部分沟通已然蕴含其中了。

 

然而,接受和拥抱疾病对你来说并非易事,你可能发现了自己对它的排斥、愤怒或绝望,很难听到这种不健康的状态在告诉你什么。你不断地得到某些特定的提示,比如,身体无力(body inabilities)表明你必须丢开某些责任,花更多的时间独处,减少活动,多多关注自己的需求。你可能尚未知晓如何从灵性层面解读自己的身体状况,但通常来说,疾病对你的约束就是一个大大的提示。通过在某些方面限制你,疾病把聚光灯投射在了原本黑暗的地方。尽可能地对自己温和宽容些怎么样?你能真正照顾好自己的身心所需吗?疾病通常会带来这些疑问,而面对和接受这些疑问所引发的情绪也是治疗过程的一部分。

 

要真正地开始治疗,你必须全然地接受疼痛、不适、焦虑、愤怒和缺乏安全感。你必须看着它、善待它,把你的双手交给它。治疗就此发生了。疾病不是必须尽快除掉的东西,它也不是突然闯入你的生活。

 

如果忽略身体语言,一直抗拒疾病,你将很难明白疾病的灵性本质和意义——太多的愤怒和恐惧围绕着它。只有真正达到了内在的自由,你才能面对疾病,面对疼痛和不适,面对你的恐惧和厌恶。接受它们吧,然后心平气和地问:你们想告诉我什么?

 

在你们的社会中,与自己的身体保持密切关系并不容易。对自己的身体讲话——如同对一个值得爱和尊敬的生命那样——会显得有点不自然。你们被灌输了许多格式化的条条框框:身体应该看起来如何,匀称和健康代表什么,应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你们针对健康长寿的生活模式有着各种各样的规定和标准。

 

然而,这些格式化的观念并非是通往灵魂之路,灵魂之路是非常个人化的。因此,为了找出身体遭受疾病或疼痛的真相,你需要以非常私人的方式调整自己,抛掉所有一般化的——并且常常也是人为的——标准和规则。你需要丢开一切外部的标准,在内心深处寻求自己个性化的真相。

 

这对你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因为疾病的恐惧和恐慌紧紧抓住了你,使你匆忙求助于外部的权威,向他寻求建议和安慰。他可能是个医生,也可能是一位另类疗法治疗专家——那并没有什么不同。重要的是,你们出于恐惧放弃了自己的责任,而倾向于把它交付给别人。

 

当然,聆听专家的建议并无过错,并且通常也是明智的。但你需要把这份知识带进内心,用自己的心去衡量它,体会这个建议是否跟你共鸣。只有你才是自己生活的创造者,是你身体的主人。只有你才知道什么东西对身体最有好处。从根本上说,你才是自己身体的创造者。

 

疾病代表了堵塞的情绪,其中一部分情绪超出了你们的意识范畴,因此,理解疾病或症状所代表的含义并不总是容易的。有时,透过一个特定的疾病明白灵魂想要告诉你什么,似乎非常困难。这时候你需要深入内心,彻底地审视自己,逐渐了解疾病显示出来的各种能量,逐渐了解它想告诉你什么。

 

恢复与身体的密切关系需要练习。它不会自动出现,所以也别轻易放弃。当你没完没了地抱怨时,试着再次审视这些抱怨吧。放松一会儿,然后用平和的念头扫过身体患病的地方,请求疾病成为一个生命体,以便你能跟它交谈。请求它显现为一个动物、孩子或人的模样,或是请求它显现为一个指引——无论以什么面目。运用你的想象吧!想象力是一个珍贵的工具,它可以发现灵魂之内最深的震颤。

 

如此这般之后,当你注意到身体以图像或感觉回答你时,你会觉得快乐,你会为那失而复得的亲密关系而感到幸福。身体对你讲话了,它恢复了传播者的角色!这真是一个突破。一旦你知道,你可以从内在了解自己的身体,并且只有你才能这样做时,你会更加自信。而自信又会使你更容易领悟疾病的语言,也能让你在内心收到答案时,不会因为它不符合社会的普遍观念而推开它。在任何情况下,与自己的身体保持亲密都是非常可贵的,尤其是在生病或苦恼之时。

 

让身体讲话的途径是爱。如果你通过不断地对自己重复治疗肯定句或治疗愿景来消除疾病,就并非是在促进交流,那仍然是某种形式的斗争或抗拒。关键是要逐步理解疾病的意义,只有理解它,它才会转变,情绪堵塞才可能消除。这就是治疗过程的运行机理:不是以这样那样的方式与疾病抗争,而是像朋友一样接纳它——它想给你指出正确的方向。要理解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疾病给你带来了恐慌和苦恼。但是接受与理解疾病才是治疗的真正途径。疾病想要带你回家。

 

慢性病与晚期疾病

 

疾病的目的是为了更好、更深入地了解自己。一旦你了解了自己并进行内在的治疗,通常身体最终都会恢复。然而情况也并非总是如此。有时,虽然暗中的情绪堵塞似乎已经清除了,疾病却仍然没有消失。这就是慢性病。

 

在慢性病的情形中,身体病患持续地发作——尤其是在人们比较脆弱的时候。那时,你或多或少都与内在的自我失去了联系,症状的表现有时还要更严重一些,这无疑是令人灰心的。因而,能以更大的视角来看待疾病,是极为重要的。

 

患慢性病的人们承担着一个艰巨的任务。在灵魂层面上,他们同意面对疾病环境所引发的恐惧,同意面对那种“人们应该如何生活”的教条化观点,这表明了他们的巨大勇气。

 

灵魂选择一种慢性病,选择以高度集中的方式完成某个特定的课题,这也是常有的事。每一次发病都会把你抛回到特定的情绪中——似乎有某种情绪模式在伴随着疾病。处理这些一再出现的情绪是非常棘手的任务,然而灵魂却也因此颇有收获。

 

这样的生活通常很有深度,也有着不为人知的丰富内在。因此,持续不断地努力与祈求,对疾病的治疗收效不大。原因是,疾病通常会呈现螺旋状运动,这也有助于你们的内心以盘旋上升的方式成长。尽管好像每次发病都有着同样的症状,但在灵性层面上你们并没有跌回原点,反而触及了更深层的情绪。那些情绪,可能在之前甚至之前的几世中都被你们忽略掉了。

 

这一点也适用于遗传或天生的身体缺陷。你们有时称其为业力,但我会谨慎地使用这个词,因为你们倾向于把业力与犯罪和惩罚联系起来。事实并非如此。灵魂渴望着能够全然、自由地了解自己,这是它最深切的渴望。源于这种热切的希望,灵魂有时会通过病痛、疾病或身体缺陷来达到目的。这当然不是要偿还债务,而是为了获得自由。有时,实现目的的最佳途径就是在自己的身体中体验一些极端困难的情况。对此我们只能给予更多的尊敬,尤其是,在你们的社会中,人们所推崇的观念是:你多么有用,多么漂亮,多么成功。这种格式化的观念使得残障生活变得更为艰难,也使得充实而欢乐地体验疾病非常不易。

 

最后,我想谈谈无法治愈的晚期疾病。有时,某个人的疾病显然不可能治愈了,身体已经被疾病压垮,这个尘世的躯体不再坚持了。这时灵魂发现自己仍然待在身体之内,它会如何呢?它知道,那意味着到了该告别的时候了。如果你继续抗拒疾病,就无法与灵魂和内心保持接触。有时,你预感到自己必须要离开了,但恐惧和悲伤敦促着你继续战斗——你想再治疗一次,或是想等待新的药物出现。

 

这是可以理解的,我当然不是想批评这种态度。但你是在用一种可怕的方式伤害自己。如果顺其自然,让死亡来得更快些,你会发现死亡不是敌人而是朋友,它会把你从抗争中解放出来。

 

如果听从死亡的指引,在死亡实际发生之前你会经历几个阶段。在这些阶段,你必须逐步释放掉所有过去曾经喜爱的东西、周遭的环境以及你对外界事物的感受。这是一个美丽而自然的过程。

 

“像战斗一样不顾一切地延长生命”,用这样的态度为死亡过程蒙上阴影是很遗憾的。通常到了那个时候,身体已经变得非常脆弱,生命不再值得,让它去吧。死亡是一个解放者,它在那儿等着服务你。死亡不是敌人,它会带给你新的生命。

 

当你和一个不治之人在一起,当那人知道他将不久于人世,试着温和地跟他谈论死亡吧。这对于将死之人是一个慰藉。你能做的最贴心、最可贵的事情就是坐在他身旁,握住他的手。陪伴一个将死之人,不必知道、也不必去做别的事情。

 

在你们的社会里,临终关怀非常重要。总有一天,你们每个人都会在家人或朋友之中面对它。只需陪伴这个临终之人,感受那个即将到来的旅程,感受那个伟大的时刻——灵魂离开身体,回到另一个王国、回到家的时刻。

 

别把不治之症看成是生命末期将你击败的敌人,那不是一场战斗。通常,死亡会把你从更多的疼痛和苦难之中解脱出来。你当然不是失败者,你只是将以另一种方式继续你的旅程。

 

也有这样的情况:你曾经想在这一生中完成某些特定的课题,然而并没有实现,这可能会使你——甚至你身边的那些人——感觉到挫折。然而,我请求你平静地离开,因为更深的智慧将会引领你,引领你和你爱的人在一个新的、更好的环境中相聚。总有一天你们会再度相聚,庆祝生命。

 

今天,关于疾病我最大的请求是:要真正地接受它。要用爱和察觉环绕它,让它引导你更加深入地了解自己。把自己交托给疾病吧,让自己跟自己有更深刻的交流。交托自己,并不意味着对疾病抱持消极或苦涩的态度,而是以积极的方式跟它合作,就像是对待朋友一样。

 

我用爱拥抱你们每个人,我想让你们感觉到我——基督能量——的存在,想让你们感觉到,爱对每个患病和健康的人都是开放的。有那么多的爱环绕着你,只要你放下评判就会感觉到。你有着太多的评判,包括:什么值得与什么不值得,什么做得对与什么做得不对,包括所有仍然不情愿去做的事。放开它吧。此刻爱为你们每个人而存在。

 

译者:李平

 

資料來源:https://mp.weixin.qq.com/s/XFbipt9kef2vER2jedvpHQ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