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丝慕音是谁?

年近花甲却圣洁纯真,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在西方被尊称为“食气祖母”

1993年起自动转化为以气为食,在这20多年间不需要依赖实体食物

“全球灵性科学家大会”的终身主席

和平使馆创始人

多次在联合国集会上呈现自己独特的研究成果

受邀在33个国家授课,出版38本书,译成19种语言,影响上亿人

 

在追求了悟自己本性的探索过程中,她的身体在1993年的某一天,自动失去了所有的饥饿感,并停止进食。至今23年的时间内,不需要依赖任何实体食物维持生存。

 

她在几十年间,孜孜不倦地传播扬升大师教导的8项生活方式,以消除人类身心灵所有层面的饥饿感。与其说是灵性导师,她更愿意称自己为高级光科学家,让大家通过反省、自我了知而提升合一意识,为我们自己、后代和地球打造最光明的未来……

 

逼到了绝境

生出超越极限的勇气

 

心探索:从你的故事中得知,你经历了世上绝大多数女人不曾有过的磨难:离婚、被强暴、收到谋杀的威胁,得癌症……你是如何从如此多的磨难中生起力量?

 

洁丝慕音:人们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会找到最为令人惊异的力量与韧性。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有多强大或多无畏,除非被逼到了绝境,才会发现自己的极限,也会有希望去找到超越极限的勇气。与所有在人生中遭遇过困境的人一样,我经历过很多阶段,每次艰难体验中,都会从问“为什么是我?”到“人生真不公平”,从困惑到悲伤,再到臣服并接受事情就是如此,进而再开始探寻从这一切之中我能够学习什么。

 

之后,在心理层面,我仍然会转而选择去看见生命与人们的美好,而不是仅仅聚焦在自己人生中出问题的地方。每次的体验都帮助我看见并重新经验了人生中所有积极的面向,可以对于简单的事物感到感恩,比如阳光,比如那些爱我、关心我的人。最终来到平和之中,这需要我可以掌控我的头脑,选择如何看待生命。

 

心探索:头脑的部分可以掌控,但由于这些磨难所经验的内在痛苦,如何应对呢?

 

洁丝慕音:当我们抗拒或反对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时,在情感或者心理上感觉像一种折磨。当生命变得艰难,没有顺着“我们的方向”发展时,我们可能会进入“责怪他人”的游戏,可能会陷入悲伤、困惑、愤怒或寻求报复或报偿,我们可以在心理上与它对抗,在情感上拒绝它,但我们也可以选择衡量,学习,宽恕,继续前进,发现不同以往的选择,并从此以后真正以不同的方法行事。

 

尊重我们的感觉很重要,不要去否认它们,或假装某些事情对自己并不是真的。所以,我过去有时会哭,会祈祷,最终我就臣服了,在祈祷中,请求一个更高的视角去看见情境,从而获得所有艰难情境都能带给我们的智慧与美德。

 

我从十六岁就开始有规律地做冥想,所以我经验的痛苦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因为我深知宽恕的力量,知道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有因缘,经验的每一项困难都会给予我们礼物——深刻的洞见和智慧,让我们成为今天的自己。

 

我还从另类医学中寻求过帮助,例如顺势疗法让我可以从身体里释放情绪。我通常很独立,但也会对于那些关心我的朋友给予的支持敞开,也从家人那里接受了更多的帮助,并给自己时间去疗愈,去宽恕自己,并宽恕在每个情境中的其他人。

 

心探索:经历过如此多的磨难,今天人们看到的你依然光彩照人,但放下过去的苦难,宽恕曾经伤害过你的人,很不容易吧?

 

洁丝慕音:发生的一切都是学习的机会,我们忍受的一切都能让我们变得更有力量和更慈悲,如果我们允许的话。当我们因为正在发生的事情而责备生活境遇和别人时,我们就一直处于无力之中,因为别人只有在他自己准备好的时候才会改变。虽然我们无法改变他人,但我们总是能够改变自己,以及选择如何面对一个情况。

 

有时候,生命送到我们面前的事情就是它如实的样子,我们无法撤销它,无法让它不来,也不能在来临时改变它。可是,我们总能改变自己选择如何经验一件事的方式。不将自己视为受害者地去接纳、选择学习、宽恕、臣服进入一个更高了悟和觉察的状态,所有这些都是透过生活点滴可以收获的美妙礼物。

 

那些为他人带来痛苦与悲伤的人,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出于无明,出于爱与觉知的缺乏,这些人自己也处于痛苦之中,否则他们不会有这样的行为。他们需要爱与支持,当他们准备好的时候,需要重新教育,从而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所有人都能够与一切生命在和谐的道路上共同前行,当他们准备好要改变,敞开自己,改变总会来到。


 去等待合适的人

而非尝试满足他人的期望

 

心探索:大部分中国女性如果大龄未婚的话,会遭受人们异样的眼光。作为四个女儿的母亲,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洁丝慕音:某些时候,我们都要去评估具有批判性的传统——它们导致了伤害、限制或不快乐。我有四个美妙的女儿,一个几年前去世了,所以现在还有三个。我的两个女儿都是三十多结的婚,这在西方很普遍,但我38岁的女儿偏向独身的生活。我对孩子们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她们健康、快乐,过着她们觉得有意义的生活。我知道、我也相信如果在生前计划中有安排的话,她们会在合适的时间与正确的伴侣联结上,这样的事就刚发生在了我女儿快40岁的时候。所以我宁愿她们去等待那个正好合适她们的人,而不是让她们尝试去满足其他人的期望,符合其他人对于正确的判断。

 

心探索:你在世界各地授课,看到女性受到社会种种约束带来的共同影响是什么?

 

洁丝慕音:很多西方女性面对的一个常见课题是缺乏自我价值,表现为身体形态不佳、没有能力去爱和欣赏自己如实的样子,或是在不同的情感嗜好中寻求慰籍。这种自我价值的缺乏会让一些人妥协于不太尊重自己真正本性的关系和生活方式。

 

然而,大多数来到我工作坊的人都有过冥想的经验,足以让他们知道在生命的核心,我们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既不是白种人也不是亚洲人,既不年长也非年幼。通过冥想,我们经验到了生命的本质,发现我们都是同一个能量在以略微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身体里、在这个地球上表达自己。我相信并发现,自我认识和冥想能够让我们从很多受限制的影响中得到释放,重获自由,包括我们的集体投射。

 

心探索:你的课堂上有不少中国女性,她们一般带着什么议题来?中国女性与你在其他国家接触到的,有何异同?

 

洁丝慕音:世界各地的女人都是女人,虽然有些明显的文化制约会影响到我们(如果我们选择要受这种影响或者不知道我们还另有选择的话)。我花时间体验了许多不同的文化,从南美的各种部落文化到有些女人还穿着罩袍的土耳其和摩洛哥的穆斯林文化。虽然这些社会中男性很强势,但女性都有巨大的力量,很坚强、充满爱意、聪慧而快乐,因为她们知道自由来自于意识状态、自我驾驭,以及了知在核心深处自己究竟是谁。即使有文化环境的影响,她们像尊贵的女王一样,她们的男人也尊敬她们并引以为荣。

 

在中国,我遇到了同样坚强的女性,她们能很智慧地好好去爱,同时保持着生活的平衡。在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我也遇到了悲伤失落的女人,她们没有那么自立自强,仍然从外在寻找快乐,还在期待财富、健康或一个好男人能让她们快乐,而不是通过能带来自我了解和自我满足的全方位生活来为自己的快乐负责。

 

有时候我们必须受过足够的苦才会奋起而言,“我受够了!如何生活才能彰显出我自己、我老公和我家人最佳的面向呢?我敞开自己,现在想学习这些!”一旦我们寻求以符合所有人最高利益的方式来生活,这个充满爱意的宇宙就会支持我们来显化这个愿望,因为这样的生活与所有的生命和谐一致,是有利于人类进化的。在北京的真爱纯爱工作坊上,我们会在这方面做更多的分享。

 

心探索:你的书里提到:我们有一个永远存在的、神圣的女神,其中三重女神:少女、母亲、老妪。你理解的女神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质?我们如何让自己成为女神?

 

洁丝慕音:三重女神代表女人自然会经历的三个阶段,以及在每个阶段我们的天赋所在。少女的我代表我们兼具两性特征的纯真儿童的自我,充满信任,可能有点幼稚,不谙世故,还不知道恐惧为何物。三重女神的母亲面向代表了我们培育和体贴的天性:照顾他人、照料家人、孩子、钟爱动物……生命的第三个阶段:此时我们已通过生活实践获得了智慧,有时智慧的获取可能花很长时间,虽然这和年龄没有关系。不过,如果活了很长时间,可以假设我们学得够多,足以被称为老妪或智慧女人。

 

有这么多的女神提供各种不同的礼物,体现不同的美德,所以我们可以找到喜欢的女神,并请求也体现出她们具有的品质。比如,在冥想中,我们可以感应观音这位仁爱和慈悲的女神,向她发送一束爱的光芒,同时感谢她在这个世界的临在;然后,我们可以请求她来庇佑我们,向我们注入她的美德,或者教导我们如何更为仁爱和慈悲。或者,我们也许希望更多了解爱情,这样可以去感应爱神阿芙罗狄蒂。

 

但重要的是,不要把自己的权力交给在我们之外的力量,而是了知,通过静默和冥想,我们可以联结上的一个完美的导师,这就是我们所具有的男神/女神的天性。

 

有趣的是,根据荣格的理论,男神和女神可以被看作原型。当有些人面临不确定的情景时,他们可能经常会问“如果是观音或佛陀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做呢?”或者“如果是老子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做呢?”然后他们会效仿智者的做法。

 

更高天性

通过直觉指引我们穿越生命

 

心探索:有很多人认为灵性修行可以带来生命健康长寿,青春常驻,但事实上不少灵性开悟者是罹患癌症,在痛苦中死去的。你如何看到灵性的成长跟身体的关系呢?

 

洁丝慕音:很重要的是我们的生物系统在所有层面上都和谐运转——系统内部以及所有领域。这意味着在身体、情绪、心智和精神等层面都实现和谐,我们处于和谐时自己是知道的,因为此时我们健康快乐,感觉完整无缺。

 

维持平衡状态似乎对很多的人而言都是个挑战。有些把自己生命的所有时间奉献给灵性服务的人会面临一个问题:触及如此具有创意和启迪性的能量,可能会全神贯注而忘记了休息、没有保持平衡。真诚服务的人生能带来巨大的恩典,这也很容易上瘾而遗忘了别的一切。他们迷恋给予的快乐,我遇到过许多这样的灵性领袖包括许多和尚与尼师。

 

当然还有些人为自己的灵性旅程欢欣鼓舞,与此相应的是他们基本上都不在其他维度,没有完全临在,因而无法感受身体不断变化的韵律,直到身体因为被忽视而不满,呈现出某种类型的疾病时才注意。受到某些灵性传统的制约,一些人觉得身体不重要,只有灵魂才要紧;或者他们急切地想达到更开悟的状态,而为此投入了所有的时间。

 

每个人的身体都制造癌细胞,癌症的韵律依据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平衡度而升起或跌落。当癌症的振动提升到了可能威胁生命时,这是身体在说,“嗨,系统中有什么东西失衡了!”

 

同样的,当一个人的任务完成后,癌症也是让一个灵魂快速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因此许多人无意识地选择了用这种方式离开。就此,我们会在深圳工作坊上深入探讨——该工作坊主题是疗愈以及健康、和谐和快乐的生活方式。

 

心探索:你是吸引全球科学家眼光的“食气者”,被称为“食气祖母”,但一个人不依赖食物存活确实令人难以置信,你如何向人们科学解释自己的这一特质呢?

 

洁丝慕音:需要注意的是,我时刻都在吃,但接收的是不同的能量来源,中国人把这个叫做气,印度瑜伽士称其为普拉纳。在中国辟谷已经有6000年的历史了,西方才刚刚开始了解辟谷的科学,现在有更多的人在过的某些生活方式,也是让自己调整进入辟谷可能性区域的前提。

 

我们每一天如何利用时间决定了我们的频率,以及能持续锚定在什么能量区域中,以让我们得到足够的良好滋养。这种生活方式也会让我们更健康、快乐,这也是一种很棒的预防医疗甚至是疗愈方式——我们在深圳的工作坊上会就此有更多的分享。

 

每天的生活方式会将我们的脑波模式从繁忙的beta转变为alpha,然后到theta区域,生物系统的表现也会随之不同。为了免除所有的饥饿感,大脑的两个半球必须平衡,这样逻辑和直觉都能被尊重和利用,这样我们的脑波模式能稳定在theta区。我们的主腺体——脑垂体和松果体——需要提升和校准来分泌更多的DMT(灵魂分子)和甘露,以滋养大脑,保持身体健康。

 

平衡的大脑有助于激发我们的直觉,我们的更高天性就是通过直觉来和我们沟通的,并指引我们穿越生命和过渡期。呼吸觉知也是关键,呼吸时体会到是什么在让我们呼吸。呼吸可以同时给我们的系统输氧并用普拉纳给系统补给能量。

 

肉体为纯粹的普拉纳(宇宙微燃料)所滋养是美妙的选择自由。一旦掌握了并锁定到了相应频道,许多人发现进食只是为了乐趣而非维生所需——这是如此地解放!

 采访、编辑 | 张看看

翻译 | 吴玲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DY1NDMyMA==&mid=2651049993&idx=1&sn=7844a8615070d32016a2ef29013e3afc&chksm=bd7301168a048800bc4ff849c3fc332fc1e36a64913150958ec8e907eca201ecd94caa1b8b70#rd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