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8 奥修

 

 

奥修回答:

 

  首先,你为什么要改变你自己?你按照你本然的样子是美的,为什么你不能接受你自己?那个奇迹是:当你接受你自己,那个改变就发生了。它无法借着你的努力而发生,因为是谁要来改变你?是同样的头脑试图改变它自己吗?

 

  暴力的头脑试图成为非暴力的吗?它会怎么发生?甚至在成为非暴力的当中也会存在着暴力。

 

  生气的头脑试图不要生气是吗?你可以操作,你可以在你的周围培养出一种坚硬,你可以压抑那个愤怒,但它是同样的头脑——愤怒就在那里。你坐在它上面,你坐在一个火山上面。

 

  愚蠢的头脑试图成为聪明的吗?在那个努力当中,愚蠢将会变得越来越加深……

 

  那么那个出路是什么?那个出路是接受——接受是一把神奇的钥匙。按照你本然的样子接受你自己!在那个接受当中,聪明才智就会产生。在那个接受当中,聪明才智为什么会产生?因为每当你接受,你就不再分裂了,那个分裂就消失了。那个分裂就是在你和那个应该的之间,在你和那个应当的之间,那就是整个精神分裂的秘密所根植的地方:「我是这个,而我必须成为那个。」

 

  所以现在就只有两件事:或者是在变成那个的当中把你逼疯……它将会好像一只狗试图抓住它自己的尾巴,或是像拉着你自己的鞋带把你自己往上拉。你可以跳一些,但是它将不会有太大的帮助,那就是你们所谓的宗教人士一直在做的:跳跃,拉着他们自己的鞋带把自己往上拉。有一下子,他们会比地面高一些,但是立刻就又回来了,还会发出重击声。

 

  这不是一个好的方式。那个分裂将会变得什至更深。你越尝试,你就越失败,你越失败,你就越丧失你的自信和你对你自己的尊敬。你越失败,你就变得越有罪恶感。你变得越有罪恶咸,你就越不可能接受你自己或爱你自己。

 

  如果你不尊敬、不爱你自己,你一定不会想要进入你自己的本性,你会避开,谁会想要进入一个丑陋的本性?你将会试图逃离你自己——在药物里,在酒精里,在这个和那个,在权力政治里,在金钱里,在巿场里——人们发明了一千零一种方式去逃离他们自己。他们必须发明它们,因为他们创造出对他们自己的一个丑陋的概念。叫他们「知道你自己!」是在撞击他们,他们不想要知道他们自己。

 

  所以,像苏格拉底这样的人一直在说「知道你自己」——没有人会听,没有人在注意听。没有人想要知道他自己,因为你已经决定你是一个令人作呕的人,你是生病的,你是丑陋的、不正常的,在你里面有各种脓和伤口,谁会想要去那里?最好不要去看那些伤口,全部忘掉它们。

 

  如果你试图改变,你要怎么做?你会修剪这个树枝,那个树枝,然而那个问题是在根部,而不是在树枝。如果你修剪一棵树,那棵树将会变得更浓密,它将会有更好的叶子,将会有更多的叶子长出来,因为那棵树会迎接那个挑战。你想要摧毁那棵树吗?你剪掉一片叶子,将会有三片叶子长出来,那就是那棵树的回答。剪掉一根树技,就有三根树技会来取代它。树木无法那么容易被打败,它必须存活,你可以继续剪掉它的技叶——没有什么事会发生,在内在深处你将保持一样,因为那些根是完整的。

 

  除非你进入去看你是谁。

 

  所以第一件事并不是努力去改变,第一件事是努力去认识你自己的本性,是谁住在你里面?注意看这个已经来到你身上的客人。你的身体是一个主人……有某一个陌生人住在你的身体里,那就是你!只要看,观照、静心冥想,要觉知到它,抛掉所有想改变你自己的努力!将你所有的能量放在知道你自己,从那个知道会导致成长,那个成长将会带来你原始的脸,你必须就是你自己,你必须就是那个你已经是的。

 

  摘自奥修《毕达哥拉斯》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