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5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东方对业的分析说,业有三种。让我们了解它们。

 

第一种被称为“Sanchita”Sanchita的意思是全部的,你前世所有的业。

 

无论你做了什么,无论你对种种情形做出了怎样的反应,无论你想了什么、欲求了什么、成就或错过了什么——那全部的——你前世一切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和感受,都称为“Sanchita”Sanchita这个词意味着:全部的,全部累加起来的。

 

第二种业称为“Prarabdha”。第二种业是“Sanchita”的一部分,是你必须在这一世要完成的,你必须在这一世做完。

 

你已经活了很多很多世,你累积了很多。现在这些业的一部分,有机会在这一世被实现、完成。只有一部分业,因为这一世有一个限制——70年、80年,或100年。

 

100年里你无法活出前世所有的业——Sanchita,那累积下来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这部分称为“Prarabdha”

 

接着是第三种业,被称为“Kriyaman”,也就是每天的业。

 

首先是累积的全部的业,接着是这一世一小部分的业,接着是更小一部分的今天或这一刻的业。每一刻,你都有机会做些什么或不做些什么。别人侮辱了你:你变得愤怒。你反应,你做出什么举动。

 

或者,如果你是觉知的,你只是观照,你不变得愤怒。你只是保持一个观照者。你不做任何事;你不反应。你保持冷漠、泰然自若。你保持归于中心。对方打扰不了你。

 

如果你被对方打扰到了,你反应,那么Kriyaman业就会坠入Sanchita的深水池。这样你就再次在积业了;你也在为来世积业。

 

如果你不反应,那一部分的业就完成了——在过去某一世你一定侮辱过这个人,现在他已经侮辱了你;现在大家扯平了,结束了。一个有觉知的人会开心,因为至少这部分业已经完了。他变得更自由了一点。

 

有人来到佛陀面前侮辱他。佛陀保持安静,他很专注的听,接着他说,“谢谢你。”

 

那个人很困惑,他说,“你疯了吗?我在侮辱你,伤害你,而你只说谢谢?”

 

佛陀说,“是的,因为我在等你。我前世侮辱过你,我在等待——除非你来找我,否则我不会彻底自由。你是最后一个人;现在我不欠任何人了。谢谢你来找我。你或许等过,你或许不会投胎这一世,这样的话我就必须等你。我不会再说什么了,因为足够了。我不想再多制造一条链锁。”

 

这样的话,Kriyaman,每天的业,就不会掉进深水池,不会往里面加;事实上,蓄水池里的水比以前少了。

 

对于Prarabdha也是同样的——整一生,这一世。如果这一世你继续反应,你就会让蓄水池里的水越来越多。你必须不停的轮回。你制造了太多的链锁;你会被束缚。

 

试着去了解东方对自由的观念。在西方,自由意味着政治自由。在印度,我们不太关心政治自由,因为我们说,除非你灵性上是自由的,不然你在政治上是否自由,没有太大不同。最基础的是灵性上自由。

 

束缚是由业导致的。无论你无意识的做了什么,它都会变成业。任何无意识的做出的行为都会变成业,因为无意识的做的任何行为,根本不算行为;它是一个反应。

 

每当你带着完全的觉知做,它就不是一个反应;它是一个行为,自发、全然。它没有留下任何踪迹。它本身就是完整的;它不是不完整的。如果它是不完整的,那么早晚有一天它需要被完成。

 

所以如果这一世你保持警觉,那么Prarabdha就会消失,你的蓄水池就会变得越来越空。过不了几世,你的蓄水池就会彻底变空。

 

摘自: OSHO YOGA - THE ALPHA AND THE OMEGA, Vol. VIII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