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神学的预言,忘了那些建立于过去文明的信仰,或者把它们都一一列入考虑,再马上忘得一干二净甚至更好。世界已来到新境界,可以任我们所想,随意冠上名号,诸如:第五世界(The Fifth World)、下一个世界( The Next World)、新世纪(The New Age)、后现代世界( The Postmodern World)、后后现代世界( The Post-Postmodern World)、伟大的变革(The Great Transition)、伟大的觉醒( The Great Awakening)、点燃第八之火(The Lighting of the 8thFire)或者任何一种称呼。

 

每此只要我们将它想作是外国人的或者古老的预言,甚或是人类进化的自然程序时,它就无关紧要,因此我们只要将它理解成,这是一种要进行转变、变革的想法。我们需要与社会互动,产生连结,是具有社交心智的生命,因此我们有时能够感受到来自心灵深处的人类经验。而有时那些心灵感受是如此的势不可挡,以至于阻挡了我们的理性思维。但是若能专注于这事实,并将视之为是一种转变,则它将协助我们,并给予我们更清晰的远景。

 

因此第四世界就是这个目前我们称之为不健康、无法永续以及不公正的人类世界,而第五世界则是存在于未来拥有潜在的健康、永续以及公正的人类世界。以下是六种可以帮助我们尽可能转变到第五世界的方法。

 

1.) 学习合作优先,竞争为次

 

我们变得与大自然疏离时,便是与我们的灵魂远离,我们失去了对于与其他所有事物相互连结的敬重。这导致污染的发生以及身心灵环境的堕落。一种能协助我们自第四世界转变至第五世界的方法,即是积极主动的把跑在竞争之车前方的马,拉回至共同合作的一方。每当只要我们感到过于竞争性及侵略性时,我们就丧失了共同合作的主要体验。我们已与基本的人性中失连,并且把我们的自我隔离,进入到超写实的第四世界中之超阳刚的盒子当中。合作优先,竞争为次。以此为律,则可以防止之后迷失于堕落力量的建立之中。

 

2.) 灵性胜于宗教

 

宗教试图以限制性的概念框架将神圣的经验存于文章之中,换句话说,灵性是要透过保持不受限,来扩大体验。灵性是拥抱神秘的自由状态,而宗教对于教义上的固定状态紧握不放。

 

转变到第五世界之中的一个巨大部分,就是要有能力软化宗教的伪动力,进而将之转换成真实的心灵力量。如此神圣的感化能把个人真正释放出来,并透过对于互相依赖有更大的了解,充分地与更多神圣的经验结合。而进入到此状态的人,不管教义内容为何,他也能自个性化的自我当中解脱,达到灵魂要的自我实践。

 

3.) 无制度优于统治集团

 

存于第四世界当中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统治集团的独裁主义。如果就如阿克顿勋爵( Lord Acton)所警告的:「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那么统治集团的独裁主义引起的便是那种腐败的最大威胁,其实就只不过是权力分立制衡不足。太过于强调统治者或领导人,而忘了自由、合作和同情的重要性。

 

通往第五世界的道路必须通过无制度社会。而为了在自然与人们的灵魂之间开创一个健康的平衡关系,人类必须获得自由。人们无法在一个不受领导者(或其他形式)约束之下的统治系统中获得自由。那样较低振动频率的思考就应该留在第四世界之中。正如 Jim Dodge所述:「无制度并不代表失去控制,它意味着不在他们控制之下。」第五世界中唯一有效的控制,是指透过自然无制度的自由,达到自我控制以及自我约束。

 

4.) 不攻击凌驾于暴力之上

 

第四世界是一个具侵略性的超暴力世界。那些出生于如此世界之中的人们,也将因此习惯于暴力。但是在暴力文化之下的暴力行为只会不断滋生暴力事件,而即使给予独裁权力,那也是进一步给与人类自由的一个有害借口。毕竟,第四世界中的统治者和法律是透过暴力行使力量。因此,要跨越到第五世界之中短暂的一步,就是要学习在面对那样的暴力时,能够维持纪律的不去攻击。

 

别误会我的意思,我们绝对不应该变得被动,当然也不能成为被动性的攻击。就如Derrick Jensen 所说:「爱并不意味着是和平主义。」(Love does not imply pacifism.),我们要在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中,表现出无情地侵略性,在非暴力之下秉持着格杀勿论的勇气,对抗一个腐败的系统。我们应该要有系统、组织地破坏及摧毁那些迫害人们及环境的不健康的基础建设。突然想起美国原住民的观念,不知羞耻的人们为了要变得更健康,因而远离更为高级和有道德的方式,转而使用恐惧的技俩和暴力,如此更为低贱与不道德。

 

5.) 柔弱胜刚强

 

转变就是放弃,自第四世界移动到第五世界,就是降服于一个甚至比理性更具力量的道理之中。在一切之中最具力量的道理,就是自然的规律,它可以让万物保持连结与行动。但按照现在的情况,在第四世界中,我们可悲地忽略这个神圣的纪律,进而将力量陷于不良系统中的不良动机之中,其危害程度,甚至为身为物种之一的我们带来威胁。

 

迈向第五世界有力的一步,可以协助我们自第四世界中的腐败中远离,而柔弱胜刚强将可以为失去平衡的系统带来平衡。我们必须要能够把我们阳刚的武器,转化成充满阴柔的力量。我们必须削弱傲慢的自我,并填入拥有真实力量的空性能量,而此力量则是因着与万物的神圣共融所得来。我们必须以合作优先,竞争为次的理念,将目的性放置于后,我们还必须透过更新那些因为时间流逝而成为怪异且过时的真理,借以停止在这样的死亡模式继续走下去。

 

6.) 怀抱着勇气而活,远胜于因着恐惧而活

 

第四世界使得我们的生活像陀螺般不停转动,我们充满偏执地生活着,大半的生活模式建立在恐惧之上。恐惧丢了工作、恐惧付不出租金,或者没钱买食物、恐惧受到限制、恐惧不安全,没有安全感,和缺乏舒适的生活、恐惧政府诈骗、恐惧在系统之内感到不足,因此将我们洗脑成,我们需要的比我们实际需要的多更多。恐惧、恐惧、恐惧。

 

第四世界之中因为恐惧而形成的生活模式,所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欺骗。数百万个相互依赖的受害者抱怨着这个或那个权力意识。数百万个无知、阿谀奉承的傻瓜正受着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Stockholm syndrome)之苦。没有任何人发现,他们各自握有囚禁自己的牢门之钥。

 

转变至第五世界即是将恐惧转换成勇气。牢门并没有锁住,而是一道通往自由与真理所开启之门,它扭转形势于力量的拥有,透过成为独立、平和的武士以取代相互依赖的偏执受害者。它凌驾于恐惧,偏执狂之上,并将我们的前决条件翻新。它是一种拥有环保意识的生活,而不是自负地生活。它是一个避免成为世界的受害者而形成的世界。并且只要越多人形成这个世界,则我们就越可能成为向更为健康的道路迈进的人们。就如Carol Pearson 所述。

 

資料提供: 阿呐薩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