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生物中,只有人会寂寞。

 

因为,只有人类,才有这种脑部高度进化的意识平台,才会创造出寂寞这种虚幻的程序。

 

每天,都有不少读者写信来问我,要如何才能消除他们的寂寞和空虚,或者由寂寞引起的并发症,像是忧郁、焦虑或不安。

 

男女老少都有,人数愈来愈多。

 

确实,我们赖以生存的这个红尘,是由人们的集体寂寞所建构起来的。

 

如果你细心观察,就可发现,寂寞的姿态和表情,无所不在。

 

在捷运、在麦当劳、在夜市、在咖啡厅或电影院,甚至在圣诞节或跨年晚会的拥挤人潮中。

 

如果你静心观照,也可看见,寂寞的魅影,也在你内心的每个角落、在你不经意的眼神、肢体动作或话语或MSN中。

 

寂寞来袭时,总是让人生不如死,彷佛有千万只蚂蚁,啃着你。

 

无奈的,在这个由寂寞建构起来的红尘里,聪明的人,愚笨的人,有钱的,没有钱的,都不自觉地选择使用麻药或安慰剂,来减轻症状。

 

然而,寂寞只是被压抑到内心深处,并没有消失,当夜深人静,当内心脆弱时,它又会从内心深处开始反扑。

 

寂寞的特性是,当你用药愈重,它的抗药性就愈强,反扑力也愈惊人。

 

寂寞,不是感冒,用再多的消炎剂或特效药,都没有用。

 

如果你能像我一样,用心观照它,就会发现,其实它只是个警报器,甚至发现,它也是个无可取代的好老师。相对的,你没有觉知和智慧地处理它,它也可以变成毁掉你一切的心魔。

 

有人说,他的寂寞来自失恋或找不到爱情。

 

有人说,他的空虚来自朋友太少,或自己长得不够好看。

 

也有人说,他的寂寞和空虚,来自恋情太多太复杂,或朋友太多,却没有人真正了解他。

 

然而,我说,当你没有觉知,当你失去内在的平静,即使你选上总统或成为众人追逐的偶像明星,你还是会感到寂寞。

 

寂寞这种病,和你有多少情人、朋友,或者和你多有钱,有多少人脉或拥有什么地位,都没关系。

 

它是一种来自你内心深处的警报,只是,病情一旦拖久,它就变成残暴负面的恶魔,如此而已。

 

当你被寂寞纠缠所苦,想尽办法都挥之不去,可想而知,你就失去了在这个因缘聚合的幻象世界中,优游自在的能力。

 

那种优游自在,就像古代侠客,或古龙笔下的楚留香,可以形单影只地云游四海,可以到处交朋友,和有缘人共饮寻欢,或者和知己促膝谈心。

 

然而,当时候一到,该离去时,也可以洒脱自在,不会有贪执和罣碍。

 

当因缘聚合,就全然地享受它。

 

当因缘离散或不俱足,也自在地接受它。

 

因缘最美的时刻,是顺应它,而不是贪恋它或逃避它。

 

我也曾深受寂寞所苦,迷惘地站在十字路口,不知该往哪里走。现在,我活着的每个当下,都可以平静自在。

 

没有什么地方,一定要去,或非去不可。

 

没有什么事或人,一定要让自己牵挂。

 

没有什么目标,一定要逼自己去达成,更不会违反自然或违逆因缘,逼自己不择手段去达成。

 

整个头脑是空的,整个心是干净的,清醒的,没有任何驱力、罣碍或妄想程序,占住你的内存和意识。

 

因此,你可以全然地体验,来自眼耳鼻舌身意或内在深层意识的各种感受,全然地,像体验一场电影或演唱会,全然地浸淫在其中,忘了自我。

 

当电影结束,当演唱会结束,当因缘离散时,也可以全然地离开,不带一丝罣碍和贪执或不安。

 

那些,被寂寞空虚所苦的现代人,恐怕都是失去了这种全然自在的能力吧!

 

当寂寞来敲门,当它来袭,如你能保持觉知,勇敢地正眼看它,看穿它虚幻的外相,看清它的真面目,你也可以像我一样,在这红尘幻影中,优游自在地体验一切,远离苦恼和寂寞,自在无碍。

 

面对寂寞这把由你头脑创造出来的苦牢之锁,你千万不要想在爱情或酒色财气,或在权势名位及任何事物中,找到开锁的钥匙。

 

唯一能救你的解决方案,就是用清醒的心,去观照它的虚幻不实,从源头把这个锁解构掉,它才会彻底消失不见。

 

作者:吳九箴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