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轮宇宙汹涌之波正在袭来。它的改变是在能量上的极性转换,首先是阴性的全然释放,伴随它的堵塞和沉积物,接着是阳性能量的重置,伴随它的充沛和革新。

 

以此同步的是,

世界正进入迷雾和稠密的尾端,正等待迷雾突然上升并被驱散。社会的意识型态凭借这个机遇加速转化。勿论世界格局如何,就身边而言,你可以看到尽管在这个国家普遍消费能力正在趋缓,但是一种内在的富足感正在上升,这种内在富足未来将以集体或个人的体验显化于外在。这就是意识转型带来的结果。

 

而对于意愿觉醒和进入觉醒的人类,更是至福。一个人很难看到什么样的幸福生活在道路的尽头在等待着自己。

物质还是次要的,真正的幸福来自心境的豁然开朗。就在汹涌的波浪过后,我们就会上升到另一个高度,并在这个高度之上展开梦想的远行。

 

远行,不是去到遥远的地方,而是进入心的开阔和辽远视野。我们生活中发生的一切人际关系故事从来都不是关于你和别人,而是你和你自己的关系。很难想象人们为了在生活中实现梦想、生活幸福美满竟然要在生活中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结果还不近人意。要付出时间精力、搞好关系、要不断保持一致、要学习各种游戏规则...

 

看,当我们把世界看成各种规则和关系的组合,它是如此复杂而让人恐惧。如果不是出于无知的自傲,一切都要小心翼翼认真面对的。在关系中,当你犯错,你要学会自我批评;当别人触犯了你,你要学会宽容忍耐。这些是建立在分离和对立之上的权宜之计,看似解决了问题,但它们和真正的和谐并不沾边。而我们就是这样自欺欺人,认为自己在不断学会做人的道理,并会在物质和心灵的双重努力中获得持久的幸福。

 

事实上,在游戏当中没有什么是真实的。如果认识不到世界是一场游戏,真正的幸福就无法产生。

 

在这世界上,幸福的指数依赖爱的关系。但是爱已经变成一种概念,一种对立存在物的执着和痴迷,一种亲友关系、国家之间的对立。

 

爱是无法训练和培养的。爱不是头脑和情感的经验,因为爱是无法从中取得唯一定义的。爱的能量是全一,既不分离也不对立。是自由和喜悦,是永无变迁和更改的体验。只有爱的流动可以创造真正的和谐。当一个人身上有爱的流动能量,错觉就不可能产生,因而自我批评和宽恕忍耐就是不需要的,至少内在是无法成立的。因为爱的自然流动已经包含了对立双方。爱更像一种仁慈不做作。

 

而试图去创造一个完美的关系或条件,是不自然的。

 

所以最终要理解到,所有关系的问题都是来自内在爱的匮乏。事实上爱是无处不在的能量之流,但是因为小我的面具阻挡了它,感官和意识的骗术,我们才把一切非爱当做爱来认同,并为此不断增增减减。爱是没有痛苦和道德诉求的,也没有固定经验。它超越其上,但同时也不会强加给人痛苦。

 

对于寻找真爱的人,真正要做的是不断溶解小我,这是达到爱的唯一途径。小我可以披上善、责任、道德、义务;也可以披上恶、自私、堕落、破坏。但是这些都不是真我,因而也不会产生真爱。真我是小我溶解后才会慢慢出现的。真我融入爱,一切美好的品质会自然流动,所有让人勉为其难的角色都不再必要。

 

小我有很多面向,觉醒的过程就是认清它们并解除它们的影响,并最终溶解它们。当你能够做真正纯粹的自己,没有错觉、自傲和让人沉重的道德约束,那么你会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各种人际关系会很自然而美好。简单、纯净、自知,这个世界才是实相,它反映你和爱的一体关系。

 yachak/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